裁判日期:2017-10-25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40

案例释义:

法律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法院判决书认为,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并不局限于动物的所有人,占有人出于无因管理占有流浪动物的为合法占有,合法占有流浪动物的人因其对动物的直接控制而负有管理义务,属于“动物管理人”的范畴,且应当履行与动物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同样的管理责任,对其管理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也需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案情介绍:

2016年6月16日中午12时左右,原告何某丽与同事等人带着家养的黑色拉布拉多成年犬在XX滨江小区内通行,经过姜某中家的花园门口时,何某丽饲养的狗在旁边的公共草坪小便时,何某丽被草丛中窜出的一只花猫抓伤两腿膝盖及膝盖后部。2016年6月16日至7月7日,何某丽先后三次前往成都市第十人民医院注射狂犬病疫苗,共支付医疗费用655.07元。2016年7月8日,何某丽到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做血常规检查,支付检查费用73.95元。

另查明,事发当时何某丽怀有身孕,何某丽的黑色拉布拉多成年犬有牵引绳牵着。

原告何某丽因就赔偿问题未与被告姜某中达成一致,遂于2016年8月8日向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判决被告姜某中赔偿何某丽医疗费、交通费、误工费合计3678.34元。姜某中不服,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姜某中诉称:1、姜某中并非流浪猫的合法占有人,对流浪猫没有直接控制,没有管理义务,不属于动物管理人。姜某中仅是为流浪猫提供食物,并非收养流浪猫,流浪猫在姜某中家的阳台吃食和留宿是不确定的,可以来去自由。姜某中在事发后为确认流浪猫的健康情况和让何某丽安心,才带流浪猫到医院作检查,不改变流浪猫的无主性质,不构成法律上的占有,根本说不上是流浪猫的饲养人。2、流浪猫是否是将何某丽抓伤的猫不能确定。除了何某丽提供的证人外,无任何直接证据证明姜某中喂食的流浪猫将何某丽抓伤。何某丽提供的证人没有出庭,证言不能被采信,证人是何某丽的同事,双方存在利益关系,证言内容偏向何某丽一方,证明效力极低。3、姜某中在自家院内投喂流浪猫并未对公共环境造成影响,投喂行为与何某丽被猫抓伤不存在因果关系,姜某中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上诉人何某丽辩称,被猫抓伤时不知道是谁家的猫,是物业带着才找到姜某中的家,姜某中提供了猫的住宿、食物等,手机上都有相关记录。何某丽当时怀孕,是经过与姜某中妻子协商一致对猫进行的检查。

2017年10月25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何某丽诉请:判令姜某中支付医药费等共计14668元并当庭赔礼道歉。

二审上诉人姜某中诉请: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何某丽的诉讼请求。


争议焦点:

1、姜某中是否属于动物饲养人或管理人;

2、何某丽是否被姜某中喂养的猫抓伤。


裁判理由:

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并不局限于动物的所有人,占有人出于无因管理占有流浪动物为合法占有,合法占有流浪动物的人因其对动物的直接控制而负有管理义务,属于“动物管理人”的范畴,应当承担侵权赔偿责任。结合证人方某可的证言、何某丽受伤的事实、现场照片、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以及姜某中的代理人在庭审过程中陈述“姜某中的妻子承认为抓伤何某丽的流浪猫提供食宿,其是姜某中家收养的猫,且事发后姜某中带着该猫到医院做健康检查”,能够相互印证证明何某丽是被姜某中所饲养的猫抓伤的事实。姜某中作为流浪猫的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对流浪猫尽到谨慎管理义务,避免对他人造成损害。姜某中在事故发生时未对其饲养的猫进行有效的约束、管理,致使猫窜出庭院将何某丽抓伤,姜某中存在过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因何某丽不存在挑逗等行为,且其饲养的狗也处于牵引绳管束状态,不存在任何过错,不应当减轻姜某中的赔偿责任。故姜某中应赔偿何某丽因被该猫抓伤产生的实际损失。

对何某丽的损失认定如下:1、医疗费719.72元;2、误工费,何某丽事发后三次到医院注射狂犬病疫苗各计算一天,到医院复查和领取报告各计算半天,共计算4天,按照何某丽月工资收入15000元计算,因请假时间均为工作日,故误工费计算标准按照月工作天数21.75元计算,合计2758.62元;3、交通费酌定200元;4、精神损害抚慰金,何某丽未举证证明因侵权行为导致了严重的损害后果,故不予支持;5、律师费不属于必然产生的损失,不予支持。以上合计3678.34元。对于何某丽主张要求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因姜某中系管理过失致何某丽受损,并非故意所致,故不予支持。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关于义务主体问题。动物饲养人或管理人是基于合法的根据或者事由饲养或者管理动物的人,对于流浪动物,姜某中虽可能确实基于爱心而提供流浪猫的食物和活动爬架,客观上会吸引流浪猫甚至有主的家猫聚集,实际履行了动物原有管理人的管理义务,基于无因管理理论,姜某中应当履行与动物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同样的管理责任,具有流浪猫管理人的主体身份,对其管理的动物造成的他人的损害,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关于抓伤的事实问题。本案中何某丽被哪只猫抓伤及如何抓伤的事实的确无确实充分的证据,但民事诉讼对事实的证明要求通常达到高度可能性即可。从何某丽的伤痕、事故发生的地点、照片中猫的动作形态、双方的协商情况、检查情况等事实看,何某丽提交的证据能够形成证据锁链,达到法律规定的高度可能性程度。姜某中至二审辩论终结,也没有提交证据反驳或者降低这种高度可能性存在的状态,一审判决认定何某丽由姜某中喂养的流浪猫抓伤的事实符合法律规定。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一、姜旭中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何玉丽医疗费719.92元、交通费200元、误工费2758.62元,合计3678.34元;

二、驳回何玉丽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七十八条 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


案例来源:

姜某中、何某丽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2017)川01民终11263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