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4-03-20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29
  • 胜诉律师:
  • 广东君信律师事务所
  • 广东君信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法律对合同和其他民事行为显失公平情形有相关的规定。如:1987年1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九条规定,“下列民事行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关予以变更或者撤销:(一)行为人对行为内容有重大误解的;(二)显失公平的。” 1999年10月1日实施的《合同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一)因重大误解订立的;(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 1988年4月2日试行、2008年12月24日修正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十二条规定,“一方当事人利用自身优势或者利用对方没有经验,致使双方的权利义务明显违反公平、等价有偿原则的,可以认定为显失公平”。2017年10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一条规定,“一方利用对方处于危困状态、缺乏判断能力等情形,致使民事法律行为成立时显失公平的,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撤销。”根据法律规定,合同和其他民事行为被认定为显失公平的,皆可撤销,归于无效,并由损害方承担相应责任。


案情介绍:

原告雷闯诉称:2013年12月31日,原告在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官方网站www.12306.cn上购得2014年1月8日21:10从深圳站出发的K9004次无座火车票一张,乘车区间为深圳站至韶关东站,车票价格85.5元。经在12306网站查询,K9004次列车从深圳站到韶关东站的硬座车票价格为85.5元。原告购买的无座车票价格和硬座有座车票价格相同。同一趟列车中被告广深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深公司)售卖的硬座车票和硬卧车票,因为提供的服务不同,而价格不同,所以从深圳站至韶关东站K9004次列车硬卧票价为198.5元,硬座票价为85.5元,硬座车票价格低于硬卧车票。而原告虽然支付了和同车次有座的硬座车票相同的票价,购买了无座车票,但被告并未提供与硬座车票相应的服务,原告在4个多小时的旅途里也未获得座位服务,显然有失公平。既然被告不能给原告提供座位服务,无座票的价格应低于硬座车票价格。但事实上被告享受了有座车票的价格权利,并没有履行相当于硬座车票价值的服务义务,所以无座车票价格里应扣除被告未履行的座位服务部分,被告未履行座位服务部分的价值为该客运合同款的50%,即42.75元,被告利用自己垄断铁路公共运输的优势地位,将不提供座位的客运服务按提供座位服务的价格来出售,原告与被告在订立客运合同时已显失公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原告有权要求变更与被告之间客运合同的价格条款。为此,原告雷闯向广州铁路运输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广深公司向原告返还客运合同款42.75元。

被告广深公司辩称:一、原告与被告订立的铁路旅客运输合同合法有效,不存在被告“利用自己垄断铁路公共运输的优势地位”致使合同订立显失公平的情形,原告要求降低无座车票票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理由:1、原、被告之间签订的铁路旅客运输合同自被告向原告交付无座车票时即已成立,合同内容未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是合法、有效的,依法应受法律保护。2、被告发售的无座车票上已标明了价格、乘车时间、车次以及无座等详细信息,已保证了原告对无座车票相关情况所享有的充分知情权,其在购买车票时已知晓“无座”及“与有座车票价格相同”的事实。原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既可以不购买无座车票,也可以选择购买其他车次的有座车票或改乘其他交通工具,但其自愿选择购买无座车票,是其真实的意思表示,不存在判断失误、缺乏经验、无法获得充分信息或被迫选择铁路无座车票的显失公平的情形。3、原、被告订立的是一个无座位运输合同,与被告与其他旅客订立的有座位的运输合同没有可比性。该合同并未包含任何座位服务费用,不存在原告所称的无座车票价格里应扣除未履行的座位服务部分,更不存在座位服务部分的价值为该客运合同款的50%的事实。4、无座旅客运输是国家铁路运输企业为了方便旅客乘车方便或在客流高峰期而采取的一项应急运输措施,目的是最大限度地满足旅客出行需求。广深公司确定的无座客票的票价与硬座车票票价相同符合《铁路客运运价规则》的定价标准。二、被告已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自身全部合同义务,原告已获得其在合同项下所有服务,合同目的已经有效实现,合同已经履行完毕。原告要求返还票款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法院查明,2013年12月31日,原告雷闯在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官方网站www.12306.cn上购买一张2014年1月8日21时10分由深圳开往韶关东的K9004次新空调硬座(无座)火车票,票价85.5元。原告已于2014年1月8日21时10分乘坐该次列车从深圳到达韶关东。原告认为,原告购买的无座车票价格和同一趟列车的有座车票价格相同,服务不同,有失公平,遂酿成本案纠纷。

2014年3月20日,广州铁路运输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1、被告向原告返还客运合同款42.75元;

2、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争议焦点:

原、被告之间订立的铁路运输合同是否构成显失公平。


裁判理由:

广州铁路运输法院认为:

一、从合同缔约角度看,被告广深公司作为铁路运输企业在发售车票时,其关于客票价格、乘车区间、车次、是否有座号等信息均已在购票前向旅客进行了明示告知。原告雷闯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知悉所购车次只剩无座票及相应票价的情况下,拥有购买其他车次有座车票或改乘其他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多种选择权,其仍然自主、自愿选择购买无座车票,表明其与广深公司所订立的铁路旅客运输合同是建立在双方平等、自愿、诚信的基础上,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存在被告“利用自己垄断铁路公共运输的优势地位”致使合同订立显失公平的情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十二条关于“一方当事人利用自身优势或者利用对方没有经验,致使双方的权利义务明显违反公平、等价有偿原则的,可以认定为显失公平”的规定,本案不符合“一方当事人利用自身优势或者利用对方没有经验”的前提条件,不构成法律意义上的显失公平。

二、从合同履行情况看,被告广深公司作为承运人已按照铁路旅客运输合同规定的时间、路线、服务标准,安全地将原告运送至目的地,履行了自身全部合同义务,使原告订立铁路旅客运输合同的根本目的得到了有效实现,原、被告之间的铁路旅客运输合同已履行完毕,双方的合同权利义务均已终止。因此,原告要求变更合同价款,并返还部分票款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雷闯的诉讼请求。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条 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七十二条 一方当事人利用自身优势或者利用对方没有经验,致使双方的权利义务明显违反公平、等价有偿原则的,可以认定为显失公平。


案例来源:

雷闯与广深铁路股份有限公司铁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2014)广铁法民初字第43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