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8-08-01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27
  • 胜诉律师:
  • 北京紫光达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职业培训一般指对入职前或在职期间的员工,为开发或升级常规职业技能而进行的技术业务知识或实践操作能力的教育和训练;而专项培训则旨在提高和改善特定劳动者知识、技能、工作方法等进行的专业技术培训,主要针对特殊岗位和专门岗位的员工,培训内容仅指专业技能及专业知识。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提供专项培训费用,对其进行专业技术培训的,可以与该劳动者订立协议,约定服务期。劳动者违反服务期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约定的违约金数额,不得超过用人单位提供的培训费用;且培训费用按服务期分摊计算,发生违约情形后,用人单位要求劳动者支付的违约金不得超过服务期尚未履行部分所应分摊的培训费用。

2、根据《劳动合同法》的规定,用人单位可与劳动者约定由劳动者承担违约金的情形只有两种,一种是劳动者接受专项培训且与用人单位约定服务期后又违反服务期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另一种是对于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可以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条款,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除此之外,用人单位不得与劳动者约定由劳动者承担违约金。据此,用人单位基于基本职业培训与员工在劳动合同之外约定服务期及违约责任的,违反了劳动合同法关于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违约金的限制性规定,属于无效条款。


案情介绍:

原告胡某义系被告恒丰银行于2015年招聘的新入职员工之一。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合同约定期限为3年,试用期6个月,合同第49条约定:“甲方提供专项培训费用对乙方进行专业技术培训的,甲乙双方应在培训前签订专项培训协议,约定乙方服务期,该协议作为本合同的附件一并执行。”

与此同时,恒丰银行开始了对新入职员工的集体培训,该阶段培训使用的《恒丰银行第二届管理培训生入职培训学员手册》所载“本阶段培训目的在于:通过集中培训,使学员们能够全面了解恒丰、认同恒丰企业文化、促进角色转换、了解恒丰银行管理制度和相关业务、掌握基本的工作技能,并进行职业化训练。……为后续的分行轮岗实习阶段创造坚实的理论基础”。

其间,恒丰银行(甲方)与胡某义(乙方)签署《恒丰银行管理培训生专项培训协议书》,内容载有“甲方对乙方的专项培训为:2015年管理培训生计划;专项培训时间预计自2015年8月1日起至2016年8月1日止,具体时间以实际培训时间为准。……本次专项培训由甲方为乙方提供培训费用预计10万元……;若培训完成后,结算确定的培训费用总额高于预计费用的,以实际发生的培训费总额为准。……乙方参加完培训之后,服从甲方安排,到甲方所规定的岗位上工作;乙方确认自培训结束之次日(工作日)起为甲方服务8年(或96个月),服务期限长于劳动合同期限的,除甲方提出终止劳动合同外,劳动合同期限相应顺延至服务期届满日;……乙方若违反本协议,在服务期内提出辞职或因乙方原因、过错导致甲方解除劳动关系的,乙方须向甲方支付违约金,该违约金的计算公式为:违约金数额=(专项培训费用总额/服务期总月数)×未履行服务期月数……”。该协议倒签日期“2015年8月1日”。

2015年10月至2016年6月,恒丰银行安排胡某义等新入职员工进行分行轮岗培训。该阶段培训手册载有“在这10个月中,……学员通过导师辅导、自我学习和实际工作了解银行前、中、后台各部门,各业务运作模式与经营流程”此间,胡某义被恒丰银行安排到宁波分行先后在柜台及业务管理部门轮岗实习工作。

上述培训期间,恒丰银行按月发放了胡某义工资,并负担了该培训项目的全部费用,包括培训期间的食宿。

2016年8月4日,恒丰银行分配胡某义到机构金融部工作。2017年6月27日,胡某义因个人原因向恒丰银行提出离职申请,单位负责人及分管领导均批示“同意”。2017年9月13日,胡某义应恒丰银行的要求向恒丰银行转账支付违约金72917元,恒丰银行于2017年9月22日向胡某义出具了《解除(终止)劳动合同证明书》。

后,胡某义申请劳动争议仲裁,要求恒丰银行返还收取其的违约金72917元。恒丰银行经传唤未参加仲裁审理。北京市西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8年1月3日作出京西劳人仲字[2018]第2号裁决书,以对胡某义与恒丰银行之间的劳动争议不具有管辖权为由,裁决驳回胡某义的仲裁申请。胡某义不服仲裁裁决,向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中,恒丰银行经合法传唤未到庭应诉。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驳回原告胡某义的全部诉讼请求,原告不服,遂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胡某义诉称,恒丰银行与我签订专项培训协议书载明培训时间预计自2015年8月1日起至2016年8月1日,但该期间恒丰银行系安排我参加军训、入职培训和轮岗实习工作,培训手册内容可以证实该培训实际是对新入职员工进行的基本职业要求及基础岗位工作的培训,而非专业技术培训;恒丰银行在为我办理离职审批手续时也确认我“入行以来的参加培训情况”为“无”,这也足以证明我参加的培训是所有入行员工的入职培训,管理培训生分行轮岗是实习工作并非培训;恒丰银行没有参加诉讼,也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实专业技术培训内容及培训费用,一审仅依据专项培训协议书载有“培训费用预计10万元”判定我应支付违约金是举证责任分配不当,认定基本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被上诉人恒丰银行辩称,我公司已经按照双方签订的专项培训协议书为胡某义提供了培训,胡某义因个人原因辞职,违反协议约定的服务期,应向我单位支付违约金。不同意胡某义的上诉请求。

二审中,恒丰银行主张依据双方签署的《恒丰银行管理培训生专项培训协议书》,其单位已支付培训费用,安排胡某义参加了“2015年管理培训生计划”专项培训,胡某义违反该协议书中约定的服务期而提出辞职,应按照未履行的服务期折算培训费用支付违约金。恒丰银行认可《恒丰银行第二届管理培训生入职培训学员手册》及《第二届管理培训生项目分行轮岗阶段管培生个人手册》是培训的具体内容。恒丰银行还提供“胡某义管培生培训费用明细”,显示培训费用12万余元,其中包括入职培训场地租用费及培训费用、分行跟踪服务费用、能力强化提升集中培训费用及食宿费用、分行轮岗学习期间住宿费用,上述费用均系以第二届管理培训生全体培训人员平均分摊总费用计算,且胡某义2015年8月至2016年8月期间的工资收入亦计入在该培训费用之中。

2018年8月1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胡某义诉请:

1、被告返还原告支付的违约金72917元;

2、被告补偿原告误工费和交通费5000元;

3、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二审上诉人胡某义诉请:

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恒丰银行退还钱款72917元。


争议焦点:

1、恒丰银行提供的培训是职业培训还是专业培训;

2、原告胡某义是否需要为违反有关服务期的约定承担违约责任。


裁判理由: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提供专项培训费用,对其进行专业技术培训的,可以与该劳动者订立协议,约定服务期。劳动者违反服务期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用人单位要求劳动者支付的违约金不得超过服务期尚未履行部分所应分摊的培训费用。胡某义入职恒丰银行时,双方签订有《恒丰银行管理培训生专项培训协议书》,其中对专项培训的名称、培训所需费用、服务期及违约金数额均作了明确约定。该协议是双方自愿签订,合法有效。胡某义提交的《管理培训生入职培训学员手册》、《分行轮岗阶段管培生个人手册》等证据也能体现专项培训的相关内容,胡某义主张恒丰银行所提供的培训不属于专项培训的意见不能成立。恒丰银行要求胡某义支付的违约金费用未超过协议约定数额,故对于胡某义要求恒丰银行返还违约金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胡某义提出的恒丰银行支付误工费、交通费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不予支持。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依据我国劳动法的规定,劳动者享有接受职业技能培训的权利,用人单位应当建立职业培训制度,按照国家规定,提取和使用职业培训经费,根据本单位实际,有计划地对劳动者进行职业培训。本案中,恒丰银行作为用人单位有责任为新入职员工提供必要的职业培训,以使新入职的员工具备从事劳动岗位的基本素质和基础技能,使之胜任即将上任的本职工作。恒丰银行招聘新员工入职,并在与新员工签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同时,对新入职员工进行了入职培训及岗位培训。该培训内容均系对一般劳动者的岗前培训,以及业务岗位的常规性、一般性业务知识和实际操作能力的基础培训,且恒丰银行组织该专项培训是针对包括胡某义在内的一批新入职员工的集体培训,并非针对胡某义等特定人员所进行专业技术培训。恒丰银行所提供的培训费用亦非是针对胡某义个人的特定培训而产生的费用支出,故恒丰银行针对上述培训事项要求胡某义承担整体培训费用之部分,缺乏事实依据。

恒丰银行虽以上述培训内容与胡某义签订了《恒丰银行管理培训生专项培训协议书》并约定服务期及违约责任,但该协议书中所指的专项培训是恒丰银行针对所有新入职员工进行基本职业培训,并非属于旨在提高和改善特定劳动者知识、技能、工作方法等进行的专业技术培训,故恒丰银行基于基本职业培训与员工在劳动合同之外约定服务期及违约责任,违反劳动合同法关于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违约金的限制性规定,故恒丰银行与胡某义所签《恒丰银行管理培训生专项培训协议书》中约定服务期及违约责任之部分内容无效,恒丰银行主张依据该培训协议的约定而要求胡某义承担违约责任及不同意向胡某义返还所收违约金钱款的抗辩,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驳回原告胡某义的全部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1、撤销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8)京0102民初3091号民事判决;

2、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向胡某义返还已收取的72917元款项;

3、驳回胡某义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

第三条第一款 劳动者享有平等就业和选择职业的权利、取得劳动报酬的权利、休息休假的权利、获得劳动安全卫生保护的权利、接受职业技能培训的权利、享受社会保险和福利的权利、提请劳动争议处理的权利以及法律规定的其他劳动权利。

第六十八条 用人单位应当建立职业培训制度,按照国家规定提取和使用职业培训经费,根据本单位实际,有计划地对劳动者进行职业培训。

从事技术工种的劳动者,上岗前必须经过培训。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第二十五条 除本法第二十二条(违反服务期约定)和第二十三条(违反竞业禁止条款)规定的情形外,用人单位不得与劳动者约定由劳动者承担违约金。


案例来源:

胡某义与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劳动争议(2018)京02民终4682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