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6-03-17
发布日期:2019-04-18
阅 读 量:28

案例释义:

1、我国现行法律尚无对信用权的明确规定,按一般的理解,民事法律范畴中的信用权是指民事主体对其经济能力和经济活动在社会上获得的相应信赖与评价所享有的利用、保有和维护的具体人格权。信用权也是一种无形财产权,其所保护的是民事主体的有关其经济能力和诚信状况的社会或专业的评价价值,以及建立在评价价值之上的资信利益。资信利益属于公民、法人的民事权益范畴,故应在人格权类之名誉权项下受到法律保护。

2、银行工作人员利用银行服务损害客户利益并造成持卡人产生信用不良记录,银行发生了管理监督上的疏忽。银行明知损害情形却怠于撤销持卡人信用不良记录,放任损害后果,其主观上存在过错;客观上因其未及时撤销信用不良记录,造成持卡人社会评价降低,且其行为与对持卡人造成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因此,银行的行为构成对持卡人名誉权的侵害,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案情介绍:

2014年5月20日,原告王某华在被告中国银行涟源支行办理信用卡。2014年6月初,刘某志利用其中国银行涟源支行大堂经理的身份,以帮助原告王某华升级信用卡额度为名,骗取原告王某华的该信用卡及密码套现3.9982万元,至今未还。2015年3月19日,涟源市人民法院以(2014)涟刑初字第422号刑事判决书认定上述事实,并以信用卡诈骗罪判处刘某志有期徒刑六年。

2015年10月23日,原告王某华在银行贷款时被告知其中国银行信用卡存在信用不良记录,无法贷款。

2015年10月30日,王某华向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查询个人信用报告,报告显示“透支超过60天的准贷记卡账户明细如下:2014年5月20日中国银行湖南省分行发放的准贷记卡(人民币账户)。截至2015年8月,信用额度40000,透支余额54542。最近5年内有10个月透支超过60天,其中9个月透支超过90天。”

原告王某华认为被告银行未及时消除其因第三人导致的不良记录,侵犯原告名誉权,遂于2015年11月3日向涟源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判决被告中国银行涟源支行撤销原告行用卡不良记录,并给予原告精神抚慰金,被告不服,向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中国银行涟源支行诉称:1、上诉人中国银行涟源支行怠于为被上诉人王某华消除信用不良记录不构成侵犯被上诉人王某华的名誉权;2、原审认定王某华的信用卡为犯罪分子盗取所用,本人没有使用,上诉人中国银行涟源支行应当为被上诉人王某华消除逾期信用记录于法无据。3、被上诉人王某华因征信中心存在不良记录不能贷款是由于被上诉人王某华怠于还款及追偿造成,上诉人中国银行涟源支行没有过错和重大过失。

被上诉人王某华答辩称:1、上诉人中国银行涟源支行的行为造成被上诉人王某华的社会评价降低;2、作案的刘某志是中国银行涟源支行的大堂经理,是银行的在职人员,中国银行涟源支行监管不力,应当承担责任;3、刘某志被公安机关抓获后,中国银行涟源支行没有及时为王某华消除不良记录。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2016年3月17日,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王某华诉讼请求:

1、被告中国银行涟源支行向有关机构撤回其信用不良记录;

2、赔偿原告因此造成的经济损失及精神损害赔偿金。

二审上诉人中国银行涟源支行诉请:

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


争议焦点:

1、被告未及时消除原告信用不良记录的行为是否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

2、被告是否需要赔偿原告的损失。


裁判理由:

涟源市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原告王某华在被告中国银行涟源支行办理信用卡,刘某志利用其被告大堂经理的身份,骗取原告信用卡及密码进行套现,至今未还,上述事实已经法院生效法律文书予以认定。刘某志的该犯罪行为导致原告王某华信用卡出现逾期违约情形,进而产生信用不良记录,应与原告王某华无关。被告中国银行涟源支行在明知这一情形的前提下,理应积极采取措施,将该情况上报到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但直到庭审当天,被告仍未将该情况予以上报,此时距法院查清事实已将近八个月,被告行为主观上明显存在过错;原告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存在信用不良记录,必然影响社会对原告名誉的公正评价,导致原告名誉受损,且实际已导致原告无法贷款,增加了原告从事商业活动的成本,这一损害后果与被告中国银行涟源支行未及时消除原告该信用不良记录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被告中国银行涟源支行的该行为已经侵犯了原告王某华的名誉权。对于被告辩称其报送信用卡违约记录的行为未侵犯原告名誉权的答辩意见,与本案客观事实不符,不予采纳。故对于原告王某华要求被告中国银行涟源支行向有关机构撤回其信用不良记录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予以支持。

由于被告中国银行涟源支行怠于为原告消除信用不良记录的行为导致原告名誉受损,已实际构成侵权,故被告应当赔偿原告损失。由于该信用不良记录的存在导致原告无法贷款,并影响社会对原告的信用评价,故中国银行涟源支行应积极采取措施为原告王某华消除该信用不良记录。至于原告的损失,由于原告未提交相应证据证明其经济损失,故对于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而精神损害赔偿应综合考虑被告中国银行涟源支行的过错程度、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给原告王某华造成的精神损害后果及本地区的平均生活水平等情况,酌定被告中国银行涟源支行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

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公民的信用权是指民事主体对其经济能力在社会上获得的相应信赖与评价所享有的保有和维护的具体人格权,信用权保护的是民事主体关于经济能力和诚信状况的评价。本案王某华在中国银行涟源支行办理信用卡,刘某志利用其在中国银行涟源支行担任大堂经理的身份,骗取王某华的信用卡及密码进行套现,没有将款项按时归还。中国银行涟源支行明知这一情况,没有积极采取措施为王某华消除信用不良记录,导致王某华的信用评价降低,至王某华无法贷款,增加了王某华从事商业活动的成本。中国银行涟源支行的不作为行为主观上存在过错,其行为与对王某华造成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侵犯了王某华的名誉权。故原审责令由中国银行涟源支行向有关机构申请并撤销王某华的信用卡中于2014年6、7月发生的信用不良记录,并判决赔偿王某华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处理适当。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1、限被告中国银行涟源支行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有关机构撤销原告王某华的信用卡6259XXXXXXXX6928于2014年6、7月间发生的信用不良记录,并赔偿原告王某华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10000元;

2、驳回原告王某华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零一条 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

第一百二十条 公民的姓名权、 肖像权、 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 法人的名称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适用前款规定。


案例来源:

王某华与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涟源支行名誉权纠纷(2016)湘13民终93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