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6-11-16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37

案例释义:

1、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构成合同诈骗罪。

2、现实中,商品房合同诈骗行为人绝多是商品房的买受人,而非房地产开发商,房地产开发商一房二卖,则基本属于民事欺诈。故对房地产开发商一房二卖,需注意区分诈骗犯罪与民事欺诈行为。首先,合同诈骗行为人签订合同时就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故意,实施合同诈骗的房地产开发商,是通过买受人履行合同、支付房款来获取财物,但自己根本不打算履行交房义务。而在民事欺诈中,房地产开发商一房二卖只是为了获取更高的售房价格从而得到更多的利润,但对于买受人已支付的购房款,并不想非法占为己有。其次,在具体行为表现上,有合同诈骗主观故意的房地产开发商,可能在签订合同时就没有履约能力,如根本不可能或者虽有可能、但并未实施建造房屋;也可能在签订合同时,采取各种欺诈手段,如虚构单位、冒用他人名义、伪造票据等,设计骗取买受人的财物占为己有;还可能在签订合同取得买受人的购房款后,又打算不履行交房义务,挥霍所取得的对方财物等。再次,合同诈骗罪是数额犯,需达到数额较大的程度才能构成犯罪。


案情介绍:

2011年5月,上海市嘉定区外冈镇杨甸村村民被告人杨某生家在动拆迁过程中,分得四套安置房期房,后经家庭约定,其中二套归杨某生所有。2011年6月,杨某生与购房人徐某某签订房地产买卖合同,约定将杨某生预分得的约57平方米的拆迁安置房1套(后明确地址为中泉路XXX弄XXX号XXX室、面积58.11平方米)以30万元的价格出售给徐某某。收到30万元房价款后,杨某生于2014年3月将该房屋交付徐某某使用,二人还约定在杨取得房产证后及时办理过户事宜,但嗣后杨某生借故始终未予办理。2015年4、5月间,杨某生取得该房屋产权证,为偿还外债,向被害人李某某隐瞒该房屋的上述状况,以该房屋作为抵押,并与李某某签订金额为50万元的抵押借款合同及办理了抵押权登记,从李某某处骗得借款30万元。2012年6月,杨某生与购房人孙某在房产中介签订房地产居间合同,约定将杨某生预分得的约80平方米的拆迁安置房1套(后明确为中泉路XXX弄XXX号XXX室、面积为80.43平方米)以40余万元的价格出售给孙某。杨某生收到41万元房价款后,于2014年1月将该房屋交付孙某,二人还约定在杨取得房产证后及时办理过户事宜,但嗣后杨某生借故始终未予办理。2015年1月左右,杨某生为偿还外债,向被害人沈某某隐瞒该房屋的上述状况,并与沈某某签订房地产买卖合同,约定以56万元的价格出售该房屋。同年4月至6月,杨某生取得了该房屋产权证,并将房屋过户给沈某某指定的程某某。其间,杨某生骗得被害人沈某某房价款20万元。杨某生所得的房款,均被其用于赌博及偿还赌债。

2015年7月19日,公安机关经侦查抓获杨某生,杨某生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2015年11月9日,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检察院以杨某生犯合同诈骗罪向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被告人杨某生对公诉机关指控其构成合同诈骗罪无异议,辩称:在第一节事实中,其与李某某间系借款,不是房地产买卖;在第二节事实中,其原本想把沈某某买房的钱还给孙某,但沈某某仅支付其房款20万元。其辩护人认为,在第一节事实中杨某生与徐某某间属于民事上的违约,与李某某间属于抵押借款关系,故杨没有实施合同诈骗的行为,在第二节事实中,杨某生属于合同诈骗,但未收到沈某某支付的全部房款;杨某生认罪态度较好,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2016年11月16日,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公诉机关起诉意见:被告人杨某生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采用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规定,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杨某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建议对其判处五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争议焦点:

被告杨某生是否构成合同诈骗罪。


裁判理由:

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认为:

被告人杨某生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采用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被告人杨某生及其辩护人认为,杨某生在第一节事实中与李某某间属于抵押借款关系,杨某生在第二节事实中收到沈某某的房价款为20万元。经查,被害人李某某的陈述、被告人杨某生的供述、有关的《借款抵押合同》、《房地产抵押权登记证明》等证据证实,杨某生与李某某签订有抵押借款合同,并办理了抵押权登记,且李某某支付的30万元的性质属于借款。相关的收条、被告人杨某生的供述等证据能证实,杨某生已实际收取沈某某房价款20万元,但本案的证据不足以证实沈某某已向杨某生支付了其余房价款。故上述辩解、辩护观点,合法有据,本院予以采纳。公诉机关认为,杨某生在收取徐某某、孙某支付的房价款后,为非法占有该款,故意不与二人办理房产过户手续,且又将涉案房屋出售他人,故徐某某、孙某属于合同诈骗的被害人。辩护人认为,杨某生在第一节事实中没有实施合同诈骗的行为。经查,杨某生于2011年6月、2012年6月与徐某某、孙某分别签订了房产买卖合同,签订合同不久,徐某某、孙某即按约交付房价款。2014年1月至3月间,杨某生向徐某某、孙某分别交付了涉案房屋。嗣后,杨某生虽借故始终未与徐某某、孙某办理房产过户手续,但本案的证据不足以证实杨某生与徐某某、孙某签订合同及取得房价款时已具有诈骗的主观故意。又查明,杨某生在按约收取房价款,并将涉案房屋分别交付徐某某、孙某使用的情况下,起意利用上述房屋签订合同骗取钱款还债,遂向李某某、沈某某隐瞒房屋的真实状况,与李某某签订中泉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的抵押借款合同,与沈某某签订中泉路XXX弄XXX号XXX室的房地产买卖合同,致使李某某被骗30万元、沈某某被骗20万元,故杨某生具有合同诈骗的主观故意、客观行为,且李某某、沈某某属于本案的被害人。上述公诉意见、辩护观点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纳。控辩双方认为,杨某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的意见,合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裁判结果:

1、被告人杨某生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7月19日起至2020年7月18日止。罚金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2、责令被告人杨某生退赔违法所得人民币五十万元,发还被害人李某某人民币三十万元,发还被害人沈某某人民币二十万元。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二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 以虚构的单位或者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的;

(二) 以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或者其他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的;

(三) 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

(四) 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的;

(五) 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


案例来源:

杨某生合同诈骗案(2015)嘉刑初字第1923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