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5-04-17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31
  • 胜诉律师:
  • 广东广诚信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以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保守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和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保密事项。对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可以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条款,并约定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在竞业限制期限内按月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竞业限制的人员限于用人单位的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和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竞业限制的范围、地域、期限由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的约定不得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

2、关于竞业范围、地域、期限、补偿费的数额及支付方法、违约责任等属于竞业限制协议的必备条款,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应当作出约定,否则无从确认合同权利义务的具体范围及合同履行的具体责任;用人单位拟定竞业限制协议中有关违约金的约定,属于加重对方责任,免除自己义务的格式条款且未与劳动者进行协商的,应以违反合同公平原则而归于无效。

3、双方当事人在竞业限制协议中未约定经济补偿金的,并不能引起竞业限制协议全部无效的法律后果。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条款的情况下,经济补偿金的给付具有强制性。对于已经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劳动者,用人单位不能因未约定经济补偿金而拒绝支付经济补偿金。劳动者也不能以用人单位没有约定或者没有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为由而不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否则,劳动者仍然需要支付合同约定的违反竞业限制义务的违约金。


案情介绍:

被告陆某于2011年6月入职江门市日大照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大公司),岗位是PRO/E、CAD绘图员。陆某于2014年2月10日离开日大公司后,到佛山市顺德区百宏五金制品有限公司工作,岗位为灯饰绘图员。日大公司与陆某签订有劳动合同以及《员工商业秘密保密协议》,劳动合同期限自2013年6月9日至2014年6月8日,双方在《员工商业秘密保密协议》中约定,陆某在日大公司任职期间,非经日大公司事先同意,不得在与日大公司生产、经营同类产品或提供同类服务的其他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内担任任何职务,包括但不限于股东、合伙人、董事、监事、经理、职员、代理人、顾问等。陆某离职二年内不得组建、参与或就业于与日大公司有竞争关系的公司或单位,亦不得自行从事与日大公司有竞争关系的生产经营活动。如陆某违反上述条款,应一次性向日大公司支付违约金200000元。陆某于2014年2月10日离开日大公司后,到佛山市顺德区百宏五金制品有限公司工作,岗位为灯饰绘图员。

日大公司认为陆某违反保密协议的约定,故向江门市江海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陆某向日大公司支付违约金200000元。

2014年8月12日,江门市江海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江海劳人仲案字(2014)220号仲裁裁决书,裁决驳回日大公司的诉求。日大公司不服该裁决,遂向江门市江海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认为竞业限制协议无效,以日大公司要求支付违约金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驳回了日大公司的诉讼请求。日大公司不服,向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日大公司诉称:一、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日大公司与陆某自愿签订《员工商业秘密保密协议》,约定了竞业限制条款,是双方的一致意思表示,并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原审法院依据的劳动合同法的第二十三条是可选择性规定并不是强制性规定,故不是无效情形;二、陆某未办理任何离职手续,擅自离职,并立即就业于一间与日大公司有竞争关系的公司,其行为严重违反了《员工商业秘密保密协议》的竞业限制约定,应当支付违约金;三、双方在竞业限制协议中没有约定经济补偿金,并不能导致竞业限制协议无效,该协议对双方仍然具有约束力。

被上诉人陆某辩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在约定竞业限制条款时,应当约定经济补偿金,这是法律强制性规定,日大公司与陆某的竞业限制协议中没有约定经济补偿金,是用人单位规避自己的责任,损害劳动者合法权益,应当认定无效。

2015年4月17日,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日大公司诉请:

1、判令陆某向日大公司支付违约金20万元;

2、陆某承担本案诉讼费。

二审上诉人日大公司诉请:

1、撤销原判;

2、改判陆某向日大公司支付违约金5000元;

3、本案诉讼费由陆某承担。


争议焦点:

陆某是否应支付日大公司违反竞业限制协议的违约金。


裁判理由:

江门市江海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三条“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以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保守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和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保密事项。对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可以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条款,并约定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在竞业限制期限内按月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的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条款,必须同时约定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后,在竞业限制期限内按月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本案双方当事人在签订的《员工商业秘密保密协议》中并没有约定经济补偿条款,有违《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当事人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的规定,《员工商业秘密保密协议》仅规定了陆某竞业限制的相关义务及违约责任,排除了陆某遵守竞业限制可得的相关权益,有违合同公平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规定,日大公司与陆某签订的《员工商业秘密保密协议》中关于竞业限制的约定,有违《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属于无效约定,日大公司要求陆某支付违约金200000元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对于竞业限制协议是否有效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的规定,用人单位可以和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签订竞业限制协议。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对签订竞业限制协议的事实没有异议,但陆某认为该竞业限制协议属于格式条款,日大公司排除自己的义务,加重陆某的责任,明显违反公平原则,应当认定无效。本院认为,竞业限制协议应由双方当事人自由协商并确定具体的协议条款,双方当事人以平等自愿原则签订的竞业限制协议应当认定为合法有效,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六条的规定,双方当事人在竞业限制协议中未约定经济补偿金的,并不能引起竞业限制协议全部无效的法律后果,故原审法院以双方签订的竞业限制协议中未约定经济补偿金而无效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对于双方在《员工商业秘密保密协议》中约定20万元违约金的条款是否有效的问题,本院认为,首先,在双方签订的《员工商业秘密保密协议》中,日大公司仅约定了陆某违反协议的违约金,并未对日大公司应当承担的相应责任进行约定,且该20万元违约金相较陆某在日大公司的工资数额、工作岗位、因陆某违约可能给日大公司造成的损失等来看,明显过高,故本院采信陆某主张,认为双方签订的《员工商业秘密保密协议》关于违约金约定的条款属于加重陆某责任,且未进行协商的格式条款,应属无效。其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对于竞业限制的具体范围、地域、期限、补偿费的数额及支付方法、违约责任等均由双方当事人自行约定。本案双方签订的《员工商业秘密保密协议》未对陆某作为日大公司的绘图员应当遵守的具体保密范围进行约定,亦未对竞业地域、补偿费数额及支付方法等作出约定,属于必备条款不具备的协议。另外,日大公司并未举证证明陆某的行为侵害了日大公司商业秘密的具体项目,且因双方对竞业限制的地域未作出约定,日大公司未举证证明陆某到广东省佛山市工作属于违反竞业协议约定。综上,,日大公司请求陆某承担违反竞业限制协议的违约金的上诉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驳回日大公司的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第二十三条 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以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保守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和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保密事项。

对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可以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条款,并约定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在竞业限制期限内按月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

第二十四条 竞业限制的人员限于用人单位的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和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竞业限制的范围、地域、期限由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的约定不得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

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前款规定的人员到与本单位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有竞争关系的其他用人单位,或者自己开业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竞业限制期限,不得超过二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

第六条 当事人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约定了竞业限制,但未约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劳动者履行了竞业限制义务,要求用人单位按照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的30%按月支付经济补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前款规定的月平均工资的30%低于劳动合同履行地最低工资标准的,按照劳动合同履行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


案例来源:

江门市日大照明有限公司与陆某竞业限制纠纷(2015)江中法民四终字第115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