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01-16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32

案例释义:

根据《枪支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管制枪支,是指以火药或者压缩气体等为动力,利用管状器具发射金属弹丸或者其他物质,足以致人伤亡或者丧失知觉的各种枪支。无持枪资格的公民摆设射击摊位所用枪支如为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足以致人伤亡或者丧失知觉的,可认定为非法持有枪支罪。


案情介绍:

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赵某华犯非法持有枪支罪一案,向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法院查明,2016年8月至10月12日间,被告人赵某华在天津市河北区李公祠大街亲水平台附近,摆设射击摊位进行营利活动。2016年10月12日22时许,公安机关在巡查过程中发现赵某华的上述行为,将其抓获归案,当场查获涉案枪形物9支及相关枪支配件、塑料弹。经天津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鉴定,涉案9支枪形物中的6支为能正常发射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

2016年12月27日,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其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赵春华不服,以其不知道持有的是枪支,没有犯罪故意,行为不具有社会危害性且原判量刑过重为由,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赵某华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涉案枪形物的提取、包装和送检过程违反公安部《法庭科学枪支物证的提取、包装和送检规则》的规定,侦查人员未对查获的枪形物现场进行编号;随手抓取枪形物,破坏了物证表面痕迹,使物证遭到污染;未按规定封装并填写标签;没有证据证明涉案枪形物的保管过程,无法确定是否与其他枪支混同。因此,涉案枪形物不能确定是从赵某华处查获的,依法不能作为定案证据。2.公安部制定的《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所依据的试验及理由不科学、不合理,该“判据”确定的枪支认定标准不合法,且属内部文件,不能作为裁判的法律依据。鉴于目前没有法律、法规、规章对枪支做出定义或解释,只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以下简称《枪支管理法》)的规定,以“足以致人伤亡或者丧失知觉”作为认定标准。3.在案《枪支鉴定书》因检材的提取、包装和送检过程违法,不能确定与赵某华的关联;鉴定所依据的《枪支性能的检验方法》未经公开,属尚未公布的规定;出具鉴定书的鉴定机构只有枪弹痕迹鉴定资质,并无枪支鉴定资质。鉴定书不能作为定案证据。4.赵某华始终认为自己持有的是玩具枪而非真枪,其对行为对象存在认识错误,不具备非法持有枪支犯罪的主观故意。5.赵某华的行为不具有任何社会危害性。综上,被告人赵某华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2017年1月26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二审上诉人赵某华诉请:撤销一审判决,认定赵某华无罪。

二审公诉机关意见: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赵某华非法持有枪支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赵某华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了非法持有枪支罪,原审判决定罪准确;赵某华非法持有枪支6支,属情节严重,依法应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原审判决量刑在法定幅度内,但鉴于赵某华非法持有枪支是为了经营游戏项目,主观恶性较小,其行为未造成实际危害结果,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且系初犯,建议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改判有期徒刑三年并适用缓刑。


争议焦点:

赵某华摆设射击摊位的枪是否为《枪支管理办法》所认定的“枪支”以及赵某华是否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


裁判理由:

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被告人赵某华违反国家枪支管理制度,非法持有枪支,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应依法予以处罚。赵某华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

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1.关于辩护人所提涉案枪形物的提取、包装和送检过程违反公安部《法庭科学枪支物证的提取、包装和送检规则》规定,侦查人员未对查获的枪形物现场进行编号;随手抓取枪形物,破坏了物证表面痕迹,使物证遭到污染;未按规定封装并填写标签;没有证据证明涉案枪形物的保管过程,无法确定是否与其他枪支混同。因此,涉案枪形物不能确定是从赵某华处查获,依法不能作为定案证据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公安机关在侦查过程中,虽未按照公安部相关规定现场对涉案枪形物进行编号、封装和填写标签,但严格依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制作了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并对查扣过程进行了同步录像;将赵某华带回派出所后,经其确认给涉案枪形物贴上标签予以封存。一审庭审期间,赵某华本人对扣押送检的枪形物当庭予以了确认。二审期间,检察机关从天津市公安局河北分局依法调取了相关情况说明,进一步证明了涉案枪支依法提取、扣押、保管、送检的过程。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证据之间没有矛盾,能够确定涉案枪支为上诉人赵某华所持有,排除被混同的可能性。侦查机关未在第一现场对涉案枪形物进行编号、封装和填写标签,以及随手抓取枪形物,不影响证据关联性的认定。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2.关于辩护人所提公安部制定的《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所依据的试验及理由不科学、不合理,该“判据”确定的枪支认定标准不合法,且属内部文件,不能作为裁判的法律依据;目前没有法律、法规、规章对枪支做出定义或解释,只能根据《枪支管理法》的规定,以“足以致人伤亡或者丧失知觉”作为认定标准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枪支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本法所称枪支,是指以火药或者压缩气体等为动力,利用管状器具发射金属弹丸或者其他物质,足以致人伤亡或者丧失知觉的各种枪支。”此规定未包含可供执行的、具体的量化标准,需要由有权机关做出进一步规定。《枪支管理法》第四条明确规定“国务院公安部门主管全国的枪支管理工作”,据此,公安部作为枪支管理主管部门有权制定相关规定,本案鉴定所依据的《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均合法有效,应当适用。辩护人所提上述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3.关于辩护人所提在案《枪支鉴定书》因检材的提取、包装和送检过程违法,不能确定与赵某华的关联;鉴定所依据的《枪支性能的检验方法》未经公开,属尚未公布的规定;出具鉴定书的鉴定机构只有枪弹痕迹鉴定资质,并无枪支鉴定资质,鉴定书不能作为定案证据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公安部颁布的《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规定,涉案枪支、弹药的鉴定由地(市)级公安机关负责,各地可委托公安机关现有刑事技术鉴定部门开展枪支、弹药的鉴定工作,故本案鉴定机构具备相关鉴定资质;《枪支性能的检验方法》系公安部正式颁布的规范性文件,辩护人认为该规定属“尚未公布的规定”没有事实根据;枪支的关联性问题前已述及。综上,本案《枪支鉴定书》系具有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对赵某华持有的枪形物依照法定程序和方法做出的结论,符合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对鉴定意见审查与认定的要求,且经法庭举证、质证,应依法予以采信并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4.关于上诉人赵某华所提不知自己持有的是枪支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赵某华认为自己持有的是玩具枪而非真枪,其对行为对象存在认识错误,不具备非法持有枪支犯罪的主观故意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涉案枪支外形与制式枪支高度相似,以压缩气体为动力、能正常发射、具有一定致伤力和危险性,且不能通过正常途径购买获得,上诉人赵某华对此明知,其在此情况下擅自持有,即具备犯罪故意。至于枪形物致伤力的具体程度,不影响主观故意的成立。上诉人所提上诉理由和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均不予采纳。

5.关于辩护人所提赵某华的行为不具有任何社会危害性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枪支独有的特性使其具有高度危险性,因此,《枪支管理法》明确规定“国家严格管制枪支。禁止任何单位或者个人违反法律规定持有、制造(包括变造、装配)、买卖、运输、出租、出借枪支”,非法持有枪支本身即具有刑事违法性和社会危害性。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赵某华违反国家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枪支,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且情节严重,应依法予以处罚。原审判决认定赵某华犯非法持有枪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关于上诉人赵某华所提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本院认为,上诉人赵某华非法持有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非军用枪支6支,依照法律规定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且属情节严重,应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综合考虑赵某华非法持有的枪支均刚刚达到枪支认定标准,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相对较小,其非法持有枪支的目的是从事经营,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相对较低,二审期间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等情节,可酌情予以从宽处罚并适用缓刑。对赵某华的部分上诉理由和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以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被告人赵某华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二审判决:

一、维持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2016)津0105刑初442号刑事判决对上诉人赵某华的定罪部分,即“被告人赵某华犯非法持有枪支罪”;

二、撤销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2016)津0105刑初442号刑事判决对上诉人赵某华的量刑部分,即“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三、上诉人赵某华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依法实行社区矫正。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二十八条 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以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定罪处罚:

(一) 非法持有、私藏军用枪支一支的;

(二) 非法持有、私藏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一支或者以压缩气体等为动力的其他非军用枪支二支以上的;

(三) 非法持有、私藏军用子弹二十发以上,气枪铅弹一千发以上或者其他非军用子弹二百发以上的;

(四) 非法持有、私藏手榴弹一枚以上的;

(五) 非法持有、私藏的弹药造成人员伤亡、财产损失的。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 非法持有、私藏军用枪支二支以上的;

(二) 非法持有、私藏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二支以上或者以压缩气体等为动力的其他非军用枪支五支以上的;

(三) 非法持有、私藏军用子弹一百发以上,气枪铅弹五千发以上或者其他非军用子弹一千发以上的;

(四) 非法持有、私藏手榴弹三枚以上的;

(五) 达到本条第一款规定的最低数量标准,并具有造成严重后果等其他恶劣情节的。


案例来源:

赵某华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2017)津01刑终41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