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8-06-19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27

案例释义:

1、依照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犯罪嫌疑人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也应当视为自动投案:1.犯罪后主动报案,虽未表明自己是作案人,但没有逃离现场,在司法机关询问时交代自己罪行的;2.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拒捕行为,供认犯罪事实的;3.在司法机关未确定犯罪嫌疑人,尚在一般性排查询问时主动交代自己罪行的;4.因特定违法行为被采取行政拘留、司法拘留、强制隔离戒毒等行政、司法强制措施期间,主动向执行机关交代尚未被掌握的犯罪行为的;5.其他符合立法本意,应当视为自动投案的情形。

2、交通肇事后保护现场、抢救伤者,并向公安机关报告的,应认定为自动投案,构成自首的,因上述行为同时系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义务,对其是否从宽、从宽幅度要适当从严掌握。交通肇事逃逸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应认定为自首,但应依法以较重法定刑为基准,视情决定对其是否从宽处罚以及从宽处罚的幅度。


案情介绍:

长春市双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7年9月27日4时许,被告人王某伟驾驶无号牌的蓝色海洋牌电动正三轮摩托车沿长春市双阳区北山路由南向北行驶至双阳区客运南站东门南侧,将被害人谭某军撞倒致伤,谭某军于当日经抢救无效死亡。案发后,被告人王某伟驾驶肇事车辆驶离现场,后步行回到现场投案自首。经鉴定,被害人谭某军系头部受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被告人王某伟承担事故全部责任。

法院查明,2017年9月27日4时许,被告人王某伟持C1驾驶证,驾驶无号牌的蓝色海洋牌电动正三轮摩托车,沿长春市双阳区北山路由南向北行驶至双阳区客运南站东门南侧时,将被害人谭某军撞倒致伤。事故发生后,被告人王某伟为逃避法律追究,驾驶肇事电动正三轮摩托车驶离案发现场。不久后,被告人王某伟步行回到事故现场,在返回现场时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并向到达案发现场的110巡警说明案发过程,接受办案人员的讯问。被害人谭某军经抢救无效,于当日8时01分宣布临床死亡。(长)公交(法)鉴(尸检)字(2017)384号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检验结果为:谭某军系交通事故头部受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长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双阳区大队出具的吉公交认字(2017)第0018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王某伟持C1型驾驶证驾驶与准驾车辆不符的正三轮电动摩托车,行车未确保安全,肇事后逃逸,确定王某伟承担事故全部责任,谭某军无事故责任。案发后,被告人王某伟积极赔偿了被害人谭某军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其谅解。

长春市双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王某伟犯交通肇事罪,于2018年4月17日向长春市双阳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被告人王某伟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其已与被害人谭某军家属达成赔偿谅解协议,希望法庭从轻处罚。

被告人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被告人王某伟虽然具有逃逸情节,但被告人王某伟在案发后能够主动投案自首,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对被害人家属积极赔偿积极损失,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被告人无前科劣迹,此次犯罪为初犯、偶犯,主观恶性不大,且被告人母亲身患癌症,综上,希望法庭从轻处罚。

2018年6月19日,长春市双阳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公诉机关起诉意见:被告人王某伟构成交通肇事罪,同时系自首,应依法判处。


争议焦点:

长春市双阳区人民法院认为:

被告人在逃逸后主动回到案发现场,并拨打报警电话,能否认定为自首;被害人的死亡与被告人的逃逸是否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裁判理由:

被告人王某伟在交通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离开案发现场,不久后主动返回,并拨打了报警电话,在返回到案发现场后,参与抢救被害人,接受现场民警询问,如实供述,应当认定为自首;被告人离开的时间较短,且在被告人离开后不久在返回现场时并报警,被害人的死亡并非由被告人的逃逸所致。被告人的行为符合交通肇事逃逸,法定刑在三至七年。鉴于被告人存在自首,且事故发生后,被告人王宏伟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取得其谅解,依法可以酌情从轻处罚。经社区调查对其采取非监禁刑,不致再危害社会,可依法适用缓刑。


裁判结果:

被告人王某伟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三十三条 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

一、关于“自动投案”的具体认定

《解释》第一条第(一)项规定七种应当视为自动投案的情形,体现了犯罪嫌疑人投案的主动性和自愿性。根据《解释》第一条第(一)项的规定,犯罪嫌疑人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也应当视为自动投案:1.犯罪后主动报案,虽未表明自己是作案人,但没有逃离现场,在司法机关询问时交代自己罪行的;2.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拒捕行为,供认犯罪事实的;3.在司法机关未确定犯罪嫌疑人,尚在一般性排查询问时主动交代自己罪行的;4.因特定违法行为被采取劳动教养、行政拘留、司法拘留、强制隔离戒毒等行政、司法强制措施期间,主动向执行机关交代尚未被掌握的犯罪行为的;5.其他符合立法本意,应当视为自动投案的情形。

罪行未被有关部门、司法机关发觉,仅因形迹可疑被盘问、教育后,主动交代了犯罪事实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但有关部门、司法机关在其身上、随身携带的物品、驾乘的交通工具等处发现与犯罪有关的物品的,不能认定为自动投案。

交通肇事后保护现场、抢救伤者,并向公安机关报告的,应认定为自动投案,构成自首的,因上述行为同时系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义务,对其是否从宽、从宽幅度要适当从严掌握。交通肇事逃逸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应认定为自首,但应依法以较重法定刑为基准,视情决定对其是否从宽处罚以及从宽处罚的幅度。

犯罪嫌疑人被亲友采用捆绑等手段送到司法机关,或者在亲友带领侦查人员前来抓捕时无拒捕行为,并如实供认犯罪事实的,虽然不能认定为自动投案,但可以参照法律对自首的有关规定酌情从轻处罚。


案例来源:

王某伟交通肇事罪(2018)吉0112刑初131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