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5-02-13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28

案例释义:

1、公安部《交通警察道路执勤执法工作规范》第七十条规定:在城市快速路、主干道及公路上执勤应当由两名以上交通警察或者由一名交通警察带领两名以上交通协管员进行。需要设点执勤的,应当根据道路条件和交通状况,临时选择安全和不妨碍车辆通行的地点进行,放置要求驾驶人停车接受检查的提示标志,在距执勤点至少二百米处开始摆放发光或者反光的警告标志、警示灯,间隔设置减速提示标牌、反光锥筒等安全防护设备。

2、根据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的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3、本案中,被告人被控滥用职权的行为主要是:违反《交通警察道路执勤执法工作规范》的规定设点执勤检查,且未摆放临检标志;未尽指导交通协管员依法执勤的法定职责;没有阻止交通协管员在执勤中的不当行为,制造了事故隐患。


案情介绍:

法院查明,2013年7月25日,被告人张某某作为大同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三大队二中队正式民警,带领交通协管员李某、赵某某二人在大同市南郊区御河西路白马城村环岛交叉路口处设点执法检查,未按规定摆放临检标志,违反有关规定在环岛处拦车检查。当日9时许,肇事司机李某某驾驶晋B-63655解放牌红色重型半挂牵引车、晋B-W492京驼牌重型仓栅式半挂车由北向南行至环岛处时,交通协管员李某发现李某某驾车违反禁行令欲驶入市区,便上前示意李某某停车接受检查,李某某将车停在环岛内侧行车道上并将驾驶证、机动车行驶证交给李某,交通协管员李某即转身离去。随后,肇事司机李某某准备起步驾车靠边停放接受处理时,与同方向被害人李某驾驶的二轮燃油车相撞,继续行驶三四米后致李某当场被碾轧死亡。

2013年8月21日,在大同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的主持下,当事人双方自愿达成赔偿协议,肇事司机李某某赔偿被害人李某家属650000元,交警支队补偿被害人李某家属140000元,被害人家属收到上述赔款后分别出具了收条。

被告人张某某供述,我是大同市交警支队三大队民警、副主任科员。2013年7月25日8点多,我带领李某、赵某某负责太阳能会议期间路面疏导工作。开车行至御河西路白马城村环岛处时,见环岛西南路边有一商贩,我将车停到西侧隔离带行人等候区。下车后,我走向商贩欲对其占道经营行为给予纠正,走到一半时,商贩就开车走了。就在这时,我听到协管员李某喊了一声,我转身一看,一辆大车将一辆两轮摩托车撞倒了,大车的右前轮下面压着一个人,我赶快跑到事故现场实施抢救。根据山西省公安厅交管局规范执法行为禁绝公路“三乱”十五条措施的规定,禁止交通协管员从事交通违法处罚,包括开具法律文书和扣留车辆证件等执法工作,但李某平时就是这样工作的,他的任务是我给安排的。我作为组长,带领李某和赵某某两个人日常工作,执勤地点由我确定,对于执勤任务我们没有具体分工,谁发现违规车辆后谁就拦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交叉路口不得停车,也不能拦车。当日,在此设立执勤点是我疏忽了,按规定查处违规车辆时,应设立安全警示标志,我们没有设置。在白马城环岛设立执勤点,不符合执勤规范。

同案交通协管员李某在侦查期间供述,2013年7月25日上午9时左右,张某某开车拉上我和赵某某从城区铁牛里沿御河西路由南向北巡视,行驶至白马城环岛处时,看到一辆大车从得大高速由北向南行驶,我们转过白马城环岛,将车停在环岛西面绿化带前的人行道等候区,车头朝南,张某某让我下车把那个大车拦住,我就下车向环岛走去。快走到环岛路当中时,我向大车打手势,让他靠边停车。当时,大车紧挨着环岛将车停在了路当中。这时,我就向驾驶员的方向走,司机也下车向我走来。在大车车头前右轮处,我和司机说:这里大车禁行,你有没有通行证,他说:我没有,回个家也不让回。完后,他从一个包里拿出驾驶证和行车本给我,我拿上驾驶证和行车本的同时,安顿大车司机将车停到马路边接受处理。然后,我就回身向执勤车方向走,准备将大车的驾驶证和行车本交给张某某。当时,张某某和赵某某在执勤车外面站着,张某某在车头位置站着,赵某某在车尾部站着。走到执勤车前大约三米左右时,听到身后有响动,我就回头看,大车出事了,把人压住了。我把大车的手续交给张某某后,就快步跑到事故车跟前,并指挥司机救人,拨打110、120、119电话。打完电话后,我就在大车的右前方外围指挥,疏导从环岛西面过往的车辆并保护现场。我是交通协管员,我们出去执勤都听正式交警的安排。按照法律规定,城市快速通道和环岛处不能停车,不应该在那里拦车。我们在环岛处拦车,张某某也没有制止过。张某某安排我和赵某某负责下路拦车检查,他主要负责开具处罚单,很少下路拦车检查。

证人交通协管员赵某某的证言证明,我是大同市交警支队三大队二中队交通协管员。2013年7月25日上午8点40分左右,张某某开车拉着我和李某到白马城环岛附近进行执法检查,我们把警车停在了距环岛十五、六米西面人行道中间的行人等候区。下车后,我在车的副驾驶方向站着,李某在司机方向站着,负责北面和东面驶来的车辆。我和李某都是交通协管员,张某某是正式民警,他带着我们俩人,是我们的组长。以往,我们在这里执勤时,张某某都让我和李某负责拦车检查扣本,他自己负责开罚单,这样的分工已经形成惯例了。我们在执法检查时,张某某没有专门做过分工。大约在九点半前后,突然听到有人喊,我回头看见一辆重型半挂车压住个骑电动车的女人,李某在离警车还有两三米处。当时,他正在往我们车前走,张某某在我们车前面站着,我没看见是怎么回事,他们说李某站在环岛中间拦住个闯禁令的重型半挂车,向司机索要驾驶证后让这辆车靠边停车。然后,他就向警车方向走,也没指挥这辆车靠边,这辆车的司机自己驾车靠边时把人压住了。李某和我说他让司机靠边时没有指挥,就是口头让司机靠边。在环型路口不可以拦车检查,但是张某某从来没有制止过。

2014年10月31日,大同市南郊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张某某不服,向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其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称,张某某驾车巡逻属于流动执勤,无须摆放临检标志;李某拦车行为非张某某授意和指派,张某某并不知晓,且李某拦车符合交通协管员职责,并非违法行为;张某某与李某不存在领导关系,而是指导关系;张某某的行为与交通事故致人死亡的结果之间不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

2015年2月13日,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二审上诉人张某某诉请:宣告上诉人张某某无罪。


争议焦点:

张某某未按规定摆放临检标志,违反规定在环岛处拦车检查的行为导致李某当场被碾轧死亡是否构成滥用职权罪。


裁判理由:

大同市南郊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被告人张某某身为交通警察,在执法检查工作中违反《交通警察道路执勤执法工作规范》的有关规定设点执勤检查,且未摆放临检标志,对交通协管员李某的行为不制止,致使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一人死亡的后果,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其行为已构成滥用职权罪。大同市南郊区人民检察院的指控成立。被告人张某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且被害人李某家属在案发后及时获得赔偿,可以从轻处罚。

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关于上诉人张某某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经查,证人赵某某、李某某证明交通协管员李某发现李某某驾驶重型半挂车闯禁令驶入环岛,便上前示意李某某接受检查,李某某当即停车并将随车证件交给李某的事实过程,与被告人张某某以及同案李某供述的具体情节相印证,在案证据虽不能证明上诉人张某某明知并指令交通协管员李某拦截李某某驾驶重型半挂车在环岛处停车接受检查,但作为交通警察负有指导交通协管员依法执勤的法定职责,而事实上上诉人张某某没有尽到此责,导致交通协管员李某擅自拦截车辆并扣押驾驶证件的行为得以发生。虽然事故交叉路口悬挂有明确的交通指示标牌,作为司机应当负有规范谨慎驾驶和安全注意义务;上诉人张某某驾车巡逻值勤,不属于设点执勤,无须摆放临检警示标志,但由于上诉人张某某怠于指导交通协管员正确履行职责,使得同组协管员拦截车辆并扣押驾驶证件后交由其处罚的不当做法成为惯例,案发时其未予有效阻止同组协管员李某在交叉路口拦截车辆,进而为肇事司机违章驾驶致人死亡的行为制造了条件,故上诉人张某某所提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上诉人张某某身为国家公安交通警察,在驾驶警车与交通协管员李某、赵某某同组执法巡查过程中,虽未明确指令交通协管员李某在环岛处拦截违章车辆,但因疏于对协管员李某的执勤指导,以至于协管员李某违反交通执法规范在环岛交叉路口拦截违章重型半挂车扣留驾驶证件,且未指挥或引导肇事司机停靠在安全地带接受检查,进而为事故的发生制造了安全隐患因素,其行为已构成滥用职权罪。在本案中,交通协管员李某将违章车辆拦截在交叉路口的行为与被害人李某死于交通事故的结果之间存在间接的因果关系,上诉人张某某作为交通执法巡查组组长,应当对本组交通协管员李某执勤不当的后果承担指导责任,故上诉人张某某及其辩护人所提无罪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原判认定的事实存在,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被告人张某某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拘役五个月。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三百九十七条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案例来源:

张某某滥用职权罪(2014)同刑终字第129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