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2-6-18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31
  • 胜诉律师:
  • 广东诚公律师事务所
  • 广东诚公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人身权的,应当给予受害人赔偿;致人精神损害的,赔偿义务机关应该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国家赔偿中适用精神损害赔偿的具体情形包括,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行政职权时发生的下列侵犯人身权情形:(1)违法拘留或者违法采取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行政强制措施的;(2)非法拘禁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3)以殴打、虐待等行为或者唆使、放纵他人以殴打、虐待等行为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4)违法使用武器、警械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5)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其他违法行为。

其具体情形同时包括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以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发生的下列侵犯人身权情形:(1)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的,或者依照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但是拘留时间超过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其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2) 对公民采取逮捕措施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3)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无罪,原判刑罚已经执行的;(4) 刑讯逼供或者以殴打、虐待等行为或者唆使、放纵他人以殴打、虐待等行为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5) 违法使用武器、警械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

2、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决定采用“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方式的,应当综合考虑以下因素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具体数额:精神损害事实和严重后果的具体情况;侵权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违法、过错程度;侵权的手段、方式等具体情节;罪名、刑罚的轻重;纠错的环节及过程;赔偿请求人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平均生活水平;赔偿义务机关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其他应当考虑的因素。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具体数额,还应当注意体现法律规定的“抚慰”性质,原则上不超过依照国家赔偿法所确定的人身自由赔偿金、生命健康赔偿金总额的百分之三十五,最低不少于一千元。


案情介绍:

赔偿请求人朱某蔚申请称:其任深圳一和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一和公司)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并经营有无锡一和机电有限公司,被羁押前收入丰厚且有较高社会地位及声誉。检察机关的错误羁押致使其被扣押宝马轿车报废,个人房产和公司厂房被法院错误拍卖,银行信用卡欠款逾期未还,社会保险、专利权失效,公司无法上市,工程账款未收取,所持公司股权被冻结;其年迈母亲因无人照顾摔成重伤,时年18岁女儿患抑郁症至今未愈;其遭受了极大的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害,但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仅决定赔偿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对其他赔偿请求未予支持。故申请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作出赔偿决定:1、维持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支付侵犯人身自由873天的赔偿金124254.09元的决定;2、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在深圳、无锡以登报方式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00万元;3、广东省人民检察院赔付被扣押车辆损失、被拍卖房产损失、职务工资损失、银行信用卡欠款本息、社会保险费、公司无法上市损失、应收工程账款损失共计2931.077万元;4、对深圳一和公司解除股权查封,恢复专利权,免除4年税赋,延长特种产品许可期4年,解除与刑事案件举报人万春红的投资关系。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答辩称:朱某蔚被无罪羁押873天,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支付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124254.09元,已向朱某蔚当面道歉,并为帮助朱某蔚恢复经营走访了相关工商管理部门及向有关银行出具情况说明。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未参与涉案车辆的扣押,不应对此承担赔偿责任。朱某蔚未能提供精神损害后果严重的证据,其要求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不应予支持,其他请求不属于国家赔偿范围。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5年7月25日,广东省深圳市公安局以涉嫌犯合同诈骗罪将朱某蔚刑事拘留。同年8月24日,广东省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作出不予批准逮捕决定。同月26日,朱某蔚被取保候审。2006年5月26日,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以粤检侦监核[2006]4号复核决定书批准逮捕朱某蔚。同年6月1日,朱某蔚被执行逮捕。2007年2月13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以深检公二刑诉[2007]31号起诉书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朱某蔚犯合同诈骗罪。2008年9月11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指控依据不足为由作出(2007)深中法刑二初字第74号刑事判决,宣告朱某蔚无罪。同月19日,朱某蔚被释放。同月25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以深检公二刑抗[2008]16号刑事抗诉书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案件审理过程中,广东省人民检察院认为抗诉不当,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撤回抗诉。2010年3月25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08)粤高法刑二终字第326号刑事裁定,准许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撤回抗诉。朱某蔚被羁押时间共计875天。

2011年3月15日,朱某蔚以无罪逮捕为由向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申请国家赔偿,要求赔偿侵犯人身自由873天的赔偿金10.95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万元,其他损失2933.477万元。广东省人民检察院认为,对朱某蔚申请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支付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应予受理;其他请求不属于该院赔偿范围,不予受理。遂于同年7月19日作出粤检赔决[2011]1号刑事赔偿决定:1、按照2010年度全国职工日平均工资标准支付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124254.09元(142.33元×873天);2、口头赔礼道歉并依法在职能范围内为朱某蔚恢复生产提供方便;3、对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不予支持。朱某蔚不服,于2011年8月2日向最高人民检察院邮寄申请复议书,最高人民检察院逾期未作复议决定。

另查明:(1)朱某蔚之女朱某某在朱某蔚被刑事拘留时未满18周岁,至2012年抑郁症仍未愈。(2)深圳一和实业有限公司自2004年由朱某蔚任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2005年以来未参加年检。2009年经营期限届满未申请延期,但因其股东涉诉被冻结股权,暂未被吊销营业执照。(3)朱某蔚另案申请深圳市公安局赔偿被扣押车辆损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以朱某蔚无证据证明其系车辆所有权人和受到实际损失为由,决定驳回朱某蔚赔偿申请。(4)2011年9月5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广东省公安厅联合发布粤高法〔2011〕382号《关于在国家赔偿工作中适用精神损害抚慰金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该纪要发布后,广东省人民检察院表示可据此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

2012年6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对本案作出赔偿决定。


诉讼请求:

维持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支付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的决定,并决定由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登报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00万元,赔付被扣押车辆、被拍卖房产等损失。


争议焦点: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对朱某蔚的羁押是否给起造成精神损害以及是否应赔偿其精神抚慰金。


裁判理由:

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认为:

赔偿请求人朱某蔚于2011年3月15日向赔偿义务机关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提出赔偿请求,本案应适用修正的国家赔偿法。

关于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向朱某蔚支付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124254.09元的决定。朱某蔚实际羁押时间为875天,广东省人民检察院计算为873天有误,应予纠正。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几个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以作出刑事赔偿决定时的上年度即2010年度全国职工日平均工资142.33元为赔偿标准,并无不当,但本院赔偿委员会变更赔偿义务机关尚未生效的赔偿决定,应以作出本赔偿决定时的上年度即2011年度全国职工日平均工资162.65元为赔偿标准。因此,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应按照2011年度全国职工日平均工资标准向朱某蔚支付侵犯人身自由875天的赔偿金142318.75元。

关于朱某蔚提出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在深圳、无锡以登报方式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200万元的请求。朱某蔚经由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宣告无罪,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已决定向朱某蔚以口头方式赔礼道歉,并为其恢复生产提供方便,从而在侵权行为范围内为朱某蔚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该项决定应予维持。朱某蔚另要求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以登报方式赔礼道歉,不予支持。朱某蔚被羁押875天,正常的家庭生活和公司经营也因此受到影响,应认定精神损害后果严重。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在粤高法[2011]382号《关于在国家赔偿工作中适用精神损害抚慰金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发布后表示可按照该纪要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对朱某蔚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赔偿委员会根据本案实际情况确定为50000元。

朱某蔚申请广东省人民检察院赔偿被扣押车辆损失,由于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未实施扣押车辆的行为,且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另案审理认为朱某蔚并非车辆所有权人,其申请于法无据。朱某蔚提出赔偿被拍卖房产损失的请求,与广东省人民检察院职权行为无涉,不予支持。朱某蔚提出赔付职务工资损失、银行信用卡欠款本息、社会保险费、公司无法上市损失、应收工程账款损失,对公司解除股权查封、恢复专利权、免除税赋,延长特种产品许可期,解除投资关系等其他请求,不属于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范围,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维持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粤检赔决〔2011〕1号刑事赔偿决定第二项;撤销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粤检赔决〔2011〕1号刑事赔偿决定第一、三项;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向朱某蔚支付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142318.75元;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向朱某蔚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驳回朱某蔚的其他赔偿请求。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

第三十五条:有本法第三条或者第十七条规定情形之一,致人精神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案例来源:

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案例42号:朱某蔚申请无罪逮捕赔偿案 (2011)法委赔字第4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