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8-04-13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58
  • 胜诉律师:
  • 重庆华华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规定,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人民法院支持认定的“上下班途中”情形包括:(1)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单位宿舍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2)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3)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4)在合理时间内其他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

2、本案中,该劳动者下班前往同事家聚餐的活动,并非一个经常性且必须的活动,不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该路线与其平时下班回家的路线不是一个方向,故不属于合理路线的下班途中,法院据此不支持其认定为工伤的诉请。


案情介绍:

重庆佳缘假日酒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缘酒店公司)是具有用工主体资格的企业,刘某是具有就业资格的劳动者,在佳缘酒店公司处从事楼层领班工作。2016年9月XX日刘某下班后,于19时10分许与同事张某搭乘滴滴车司机代某永驾驶的渝CXXXXX号小型轿车前往同事曾某娟家聚餐,行至永川区学府大道香水湾路口路段,代某永驾驶的小型轿车与周某良驾驶的川AXXXXX号小型普通客车相撞,造成搭乘人刘某受伤。同日,刘某被送往重庆医科大学附属永川医院住院治疗。2016年9月28日,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作出第《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周某良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代某永、张某、刘某无责任。同年10月31日,刘某经重庆医科大学附属永川医院出院诊断为:1.颈脊髓损伤;2.不全性四肢瘫。2017年3月2日,刘某向重庆市永川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确认其与佳缘酒店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该委作出不予受理决定。刘某不服,起诉至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法院。2017年4月17日,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渝0118民初2174号民事调解书,确认刘某与佳缘酒店公司从2016年8月20日起存在劳动关系。

2017年4月19日,刘某向重庆市永川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永川区人社局)申请工伤性质认定。同年4月24日,永川区人社局受理了刘某的工伤认定申请。同年4月26日,永川区人社局向佳缘酒店公司邮寄送达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2017年5月26日,永川区人社局作出永川人社伤险认字[2017]495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刘某2016年9月26日受到的伤害属于工伤。永川人社伤险认字[2017]495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于2017年6月1日送达刘某,同年6月5日邮寄送达佳缘酒店公司。

佳缘酒店公司收到永川人社伤险认字[2017]495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后不服,于2017年7月13日以永川区人社局为被告向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撤销永川区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

刘某受伤前的经常居住地系永川区巴塞罗那小区,曾某娟的家位于永川区凤栖阁。

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法院支持了原告佳缘酒店公司诉讼请求,一审第三人刘某不服,遂于2017年7月13日 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其上诉称,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应理解为下班后到达第一目的地的,视为合理路线的下班途中。因此,刘莉下班后前往同事家聚餐应认定为合理路线的下班途中,刘某在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应当认定为工伤。

被上诉人永川区人社局辩称,刘莉系合理时间内下班途中遭遇交通事故受伤,下班后前往同时家聚餐应认定为下班途中,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永川区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佳缘酒店公司未向本院递交书面答辩状。

2018年4月13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佳缘酒店公司诉请:撤销永川区人社局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

二审上诉人刘某诉请: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


争议焦点:

刘某莉受伤情形是否符合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


裁判理由:

永川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佳缘酒店公司是具有用工主体资格的企业,刘某是具有就业资格的劳动者,双方经民事调解书确认存在劳动关系。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单位宿舍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二)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三)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四)在合理时间内其他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的规定,只有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的才能认定为工伤,且只有符合合理时间及合理路线的才能属于上下班途中。本案中,刘某系下班后与同事张某搭乘滴滴车前往另一同事曾某娟家聚餐的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受伤,前往地点与其经常居住地并非一个方向,故刘某的受伤情形不符合上述规定,不应认定为工伤。永川区人社局辩称刘某受伤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三)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四)在合理时间内其他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的规定,但本案中,刘某下班前往同事家聚餐的活动,并非一个经常性且必须的活动,不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该路线与其平时下班回家的路线不是一个方向,故不属于合理路线的下班途中,不能认定为工伤。综上,永川区人社局作出的永川人社伤险认字[2017]495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属于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法规错误,依法应予以撤销。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单位宿舍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二)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三)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四)在合理时间内其他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之规定,只有在符合合理时间及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的,才能认定为工伤。本案中,上诉人刘某发生交通事故受伤的路线与其平时下班回家的路线不是一个方向,其绕道原因系下班后要前往同事家聚餐。而同事朋友间聚餐活动不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必须的活动,故上诉人刘某的受伤情形不应视为“上下班途中”,不应认定为工伤。一审法院以此为由,认为永川区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法规错误,予以撤销,并无不当。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

撤销永川区人社局作出的永川人社伤险认字[2017]495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案件受理费50元,由永川区人社局负担。

二审法院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刘某负担。


法律依据: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四条第(六)项: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六条: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单位宿舍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二)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三)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四)在合理时间内其他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


案例来源:

刘某与重庆市永川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重庆佳缘假日酒店有限公司劳动行政确认纠纷(2018)渝05行终181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