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10-20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47

案例释义:

1、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1)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2)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3)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4)患职业病的;(5)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6)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7)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

2、 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是指他人因不服从职工履行其工作职责的管理行为而施加暴力对职工造成的伤害,该暴力伤害与履行工作职责应具有直接因果关系。因逾越工作职责范围,或者违背职业道德和劳动纪律,采取非正当方式履职的行为而遭受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将不认定其为工伤。


案情介绍:

经法院审理查明,原告严某松系马钢集团康泰置地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泰公司)职工,从事门岗保卫工作。2016年9月17日18时许,案外人金某海和其妻子印某芬驾驶汽车回其居住的花××××村,当行驶至东岗××村小区大门口时,被门岗严某松以未缴纳停车费为由拒绝放行,双方因此在门岗室发生争吵。在争吵过程中,印某芬将严某松的茶杯摔碎,严某松遂持一根链条锁砸印某芬的肩部,金某海见状遂上前用拳头击打严某松面部,导致严某松鼻部受伤。经鉴定,严某松右侧鼻骨线性骨折合并鼻中隔骨折,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2017年3月27日,马鞍山市花山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皖0503刑初2号刑事判决书,对上述伤害事故过程予以认定,判决金某海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拘役六个月,宣告缓刑一年。该一审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2016年11月25日,康泰公司作为严某松的用人单位向马鞍山市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2017年4月28日,马鞍山市人社局对申请人康泰公司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行政行为,认定康泰公司职工严某松在工作过程中与他人发生争吵,虽然起因于工作,但其所受伤害系因先攻击对方而招致。性质上不属于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伤害,因而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的规定,决定不予认定为工伤。

原告严某松不服被告马鞍山市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行政行为,于2017年5月23日向马鞍山市花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第三人康泰公司无正当理由未出庭应诉亦未提交答辩状及证据材料。

2017年10月20日,马鞍山市花山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1、撤销被告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行政行为;

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争议焦点:

1、严某松受到的伤害与其履行工作职责间是否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2、马鞍山市人社局对康泰公司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行政行为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裁判理由:

马鞍山市花山区人民法院认为: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本案中,马鞍山市花山区人民法院(2017)皖0503刑初2号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刑事判决书确认,2016年9月17日18时许,案外人金某海和其妻子印某芬驾驶汽车回其居住的花××××村,当行驶至东岗××村小区大门口时,被门岗严某松以未缴纳停车费为由拒绝放行,双方因此在门岗室发生争吵。在争吵过程中,印某芬将严某松的茶杯摔碎,严某松遂持一根链条锁砸印某芬的肩部,金某海见状遂上前用拳头击打严某松面部,导致严某松鼻部受伤。经鉴定,严某松右侧鼻骨线性骨折合并鼻中隔骨折,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的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是指他人因不服从职工履行其工作职责的管理行为而施加暴力对职工造成的伤害,该暴力伤害与履行工作职责应具有直接因果关系。严某松受到的伤害发生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本案的争议焦点集中在严某松受到的伤害与其履行工作职责间是否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本案伤害事件发生过程中,印某芬将严某松的茶杯摔碎,尚未触及人身伤害,此时严某松持链条锁砸印某芬的行为已经超越履行正常职责或维护单位利益的目的,其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预测到自己的行为将会进一步激化矛盾,对其自己受到的伤害应该具有一定的认识。对于自己受到伤害在可预测的前提下,仍然放任不管,最终导致的伤害按照工伤认定中的不可预测性原则,已经超出了履行工作职责的范围。履行职责发生争议时,劳动者应以恢复正常履行工作职责状态为目的,并以适度的方法和手段达到该目的,行为不应超过合理、必要的限度,否则劳动者的严重不当行为会阻却履行工作职责与受到暴力伤害之间的因果关系,导致其不被认定为因履行工作职责。综上,本案原告的受伤虽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内,但其受伤与其履行工作职责之间并不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被告马鞍山市人社局认定其受伤的情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之规定,对原告作出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事实认定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本案原告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行政行为诉请理由,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严某松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严某松承担。


法律依据: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四条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


案例来源:

严某松与马鞍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确认纠纷(2017)皖0503行初54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