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5-09-18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43
  • 胜诉律师:
  • 重庆中渡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 根据法律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还可以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向国务院部门、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部门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行政机关申请获取政府信息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包括数据电文形式);采用书面形式确有困难的,申请人可以口头提出,由受理该申请的行政机关代为填写政府信息公开申请。

2、在政府信息公开案件中,被告行政机关主张政府信息不存在,原告能够提供该政府信息系由被告制作或者保存的相关线索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调取证据。被告行政机关以政府信息不存在为由答复原告的,人民法院应审查被告是否已经尽到充分合理的查找、检索义务。原告提交了该政府信息系由被告制作或者保存的相关线索等初步证据后,若被告不能提供相反证据,并举证证明已尽到充分合理的查找、检索义务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被告行政机关有关政府信息不存在的主张。


案情介绍:

原告罗某昌是兴运2号船的船主,在乌江流域从事航运、采砂等业务。2014年11月17日,罗某昌因诉重庆大唐国际彭水水电开发有限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需要,通过邮政特快专递向被告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地方海事处(以下简称“彭水县地方海事处”)邮寄书面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具体申请的内容为:1.公开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港航管理处(以下简称“彭水县港航处”)、彭水县地方海事处的设立、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的文件。2.公开下列事故的海事调查报告等所有事故材料:兴运2号在2008年5月18日、2008年9月30日的2起安全事故及鑫源306号、鑫源308号、高谷6号、荣华号等船舶在2008年至2010年发生的安全事故。

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于2014年11月19日签收后,未在法定期限内对罗某昌进行答复,罗某昌向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彭水县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5年1月23日,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出(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载明:一是对申请公开的彭水县港航处、彭水县地方海事处的内设机构名称等信息告知罗某昌获取的方式和途径;二是对申请公开的海事调查报告等所有事故材料经查该政府信息不存在。彭水县法院于2015年3月31日对该案作出(2015)彭法行初字第00008号行政判决,确认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在收到罗某昌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后未在法定期限内进行答复的行为违法。

2015年4月22日,罗某昌以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出的(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不符合法律规定,且与事实不符为由,又向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出的(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并由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向罗某昌公开海事调查报告等涉及兴运2号船的所有事故材料。2015年6月5日,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罗某昌不服,遂向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在案件二审审理期间,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主动撤销了其作出的(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但罗某昌仍坚持诉讼。

罗某昌上诉称:罗某昌提供的《乌江彭水水电站断航碍航问题调查评估报告》中明确载明《彭水水上交通事故汇总表》据彭水县港航管理处提供,而彭水县港航处与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为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即《彭水水上交通事故汇总表》来源于彭水县地方海事处。该表虽为统计表,但是由彭水县地方海事处统计而来,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必然有统计的原始依据,但彭水县地方海事处未能就统计的原始依据和过程进行说明。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当庭认可其有值班电话记录、救援等记录,每月和年度都要进行事故统计,却一直辩称没有罗某昌诉称的事故资料,但又没有举证证明,故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一审判决认定《彭水水上交通事故汇总表》仅是一个统计表,但该表来源于《乌江彭水水电站断航碍航问题调查评估报告》,而该报告系重庆市发改委、重庆市交委委托重庆江河工程咨询中心有限公司、重庆西科水运工程咨询中心并经市港航局、彭水县地方海事处等参与形成,相关证人和单位清楚评估报告相关资料的来源,一审法院却违法不准许出庭,请二审法院依法予以纠正,通知证人出庭,并对相关单位和人员进行调查取证。综上,罗某昌所有的船舶发生事故是客观事实,且罗某昌已经提供明确线索,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为彭水唯一的船舶管理机构,对罗某昌申请公开的安全事故清楚,保存有相关资料却不予公开,明显违法,故一审法院事实认定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判决错误。

被上诉人彭水县地方海事处答辩称:罗某昌在行政诉状中诉称的所列事实没有根据,理由不能成立。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已将罗某昌申请的事项以(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邮寄给罗某昌的特别委托代理人,已经履行了告知义务。

另查明,罗某昌提交了涉及兴运2号船于2008年5月18日在彭水高谷长滩子发生整船搁浅事故以及于2008年9月30日在彭水高谷煤炭沟发生沉没事故的《乌江彭水水电站断航碍航问题调查评估报告》《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关于近两年因乌江彭水万足电站不定时蓄水造成船舶搁浅事故的情况报告》《重庆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委托开展乌江彭水水电站断航碍航问题调查评估的函(渝发改能函〔2009〕562号)》等材料。

2015年9月18日,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罗某昌诉请:1、撤销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出的(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

2、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向罗某昌公开海事调查报告等涉及兴运2号船的所有事故材料。

二审上诉人罗某昌诉请:1、撤销彭水县法院于2015年6月5日作出的(2015)彭法行初字第00039号行政判决,依法改判撤销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出的(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并改判彭水县地方海事处立即向罗某昌公开申请公开安全事故的所有政府信息;

2、判决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彭水县地方海事处承担。


争议焦点:

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出《政府信息告知书》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裁判理由:

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为行政机关,具有受理并处理向其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法定职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五款规定,“被告主张政府信息不存在,原告能够提供该政府信息系由被告制作或者保存的相关线索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调取证据。”但在本案中,罗某昌并未提供其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由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制作或保存的相关线索。罗某昌提供的《乌江彭水水电站断航碍航问题调查评估报告》中第33页彭水水上交通事故汇总表,只是一个统计表,并不能直接证明海事调查报告等所有事故材料存在以及由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制作或保存,罗某昌亦未提交其他证据证明其申请公开的海事调查报告等信息由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制作或保存,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对罗某昌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已经履行了法定告知义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之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被告已经履行法定告知或者说明理由义务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一)不属于政府信息、政府信息不存在、依法属于不予公开范围或者依法不属于被告公开的。”故罗某昌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依法应予驳回。

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三条规定,除本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的行政机关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外,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还可以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向国务院部门、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部门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为行政机关,负有对罗某昌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作出答复和提供政府信息的法定职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本条例所称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的规定,罗某昌申请公开彭水县港航处、彭水县地方海事处的设立、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的文件,属于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当属政府信息。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已为罗某昌提供了彭水编发(2008)11号《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机构编制委员会关于对县港航管理机构编制进行调整的通知》的复制件,明确载明了彭水县港航处、彭水县地方海事处的机构性质、人员编制、主要职责、内设机构等事项,罗某昌已知晓,予以确认。

罗某昌申请公开涉及兴运2号船等船舶发生事故的海事调查报告等所有事故材料的信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事故调查处理规定》的相关规定,船舶在内河发生事故的调查处理属于海事管理机构的职责,其在事故调查处理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属于政府信息。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为彭水县的海事管理机构,负有对彭水县行政区域内发生的内河交通事故进行立案调查处理的职责,其在事故调查处理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属于政府信息。罗某昌提交了兴运2号船于2008年5月18日在彭水高谷长滩子发生整船搁浅事故以及于2008年9月30日在彭水高谷煤炭沟发生沉没事故的相关线索,而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出的(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第二项告知罗某昌申请公开的该项政府信息不存在,仅有彭水县地方海事处的自述,没有提供印证证据证明其尽到了查询、翻阅和搜索的义务。故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出的(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违法,应当予以撤销。在案件二审审理期间,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主动撤销了其作出的(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罗某昌仍坚持诉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确认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出的政府信息告知行为违法。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驳回罗某昌的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一、 撤销(2015)彭法行初字第00039号行政判决;

二、 确认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地方海事处于2015年1月23日作出的(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行政行为违法。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称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

第十三条规定:除本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的行政机关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外,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还可以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向国务院部门、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部门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

二十一条规定:对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行政机关根据下列情况分别作出答复:(一)属于公开范围的,应当告知申请人获取该政府信息的方式和途径。

第二十六条规定:行政机关依申请公开政府信息,应当按照申请人要求的形式予以提供;无法按照申请人要求的形式提供的,可以通过安排申请人查阅相关资料、提供复制件或者其他适当形式提供。


案例来源:

罗某昌与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地方海事处政府信息公开案(2015)渝四中法行终字第00050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