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 2016-08-04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41
  • 胜诉律师:
  • 北京大地律师事务所。
  • 北京市大地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根据法律规定,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违反公司忠实义务。忠实义务是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在其任职期间的基本义务,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忠诚于公司的利益,以最大的限度实现和保护公司利益作为衡量自己执行职务的标准。司法机关可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及公序良俗的法律原则,来认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的行为是否违反忠实义务。

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216条的规定,关联关系是指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其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的企业之间的关系,以及可能导致公司利益转移的其他关系。此处所指的“可能导致公司利益转移的其他关系”,在实务中包括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与其他企业股东间存在身份上的关系。关联交易的缔约人必须将关联关系向公司股东会披露、报告,由股东会批准决定是否进行交易,以保障关联交易公正与公平,否则因此造成损失将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案情介绍:

原告天津新内田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内田公司)于1995年6月13日成立,股东为天津力生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内田和汉药株式会社。经营范围为中药饮片(净制、切制,含毒性饮片)的加工、生产、销售及相关的技术咨询服务;食用农产品(药用植物、其他植物)的初加工、销售及相关技术咨询服务等。

原告新内田公司于2013年2月1日聘任被告滕某担任原告的总经理。原告于2015年2月9日召开董事会,并作出董事会决议,决定于2015年2月10日免除被告的总经理职务。

原告新内田公司于2013年6月3日签发《人事任命书》。载明:经总经理决定,兹任命刘某为原告制药有限公司市场开发部课长,任职期限自2013年6月3日起。被告滕某在落款的总经理签字处签名,在公司公章处加盖有原告新内公司的公章。同日,原告与刘某签订《劳动合同书》。原告自2013年7月至2015年3月发放给刘某工资、奖金等合计120319.23元。刘某于2015年3月5日正式与原告新内田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关系。

案外人天津永春大药房(以下简称永春大药房)于2012年6月25日成立,系普通合伙企业,合伙人为刘某及滕某官(滕正官系被告滕某父亲),二人出资比例分别为49%、51%。经营范围为:药品:中成药、中药饮片(配方、精品包装)等。

永春药房自2013年8月至2014年12月与原告发生买卖业务关系,永春大药房购买原告价值41272.63元的散装中药,并购买原告价值15697.8元的罐装产品。

庭审中,原告认可,被告任命刘某为公司市场开发部课长属于其职权范围。

原告主张,刘某入职原告时,刘某与永春大药房的关系只有被告滕某知悉,其他股东、董事均不知道。

被告滕某主张,招聘刘某为市场开发部课长时,对于刘某与永春大药房的关系未向原告的其他股东汇报,原告对二者之间的关系是清楚的,之前原告的新厂房投产时,刘某曾代表天永春大药房向原告赠送花篮并出席开业典礼;未向原告汇报滕某官系永春大药房的合伙人事宜。

原告新内田公司主张,原告与永春大药房于2012年下半年开始建立买卖业务关系,原告向永春大药房供应散装或袋装的原材料。

原告主张,为永春大药房加工罐装产品的价格的报价程序为,由原告加工部形成最基本的成本价格,后交由原告财务部门进行审核计算单价,再交由资材部的领导即被告进行审核,若无异议就形成报价,若是有异议进行重新报价;市场开发部于2013年5月成立,第一任课长为刘某。其中,2013年12月18日销售的4131罐产品,由刘某提供原料,由原告提供包装材料和人工,全部15个品种仅仅按照单一的标准收取了加工费(不含税)13416.92元,远远低于财务核算的加工成本22491.13元,平均毛利率竟然低至负的67.6%。

原告新内田公司以被告滕某利用关联关系损害原告利益,违反了对原告的忠实义务为由,向天津市西青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法院一审判决确认被告滕某违反了对原告新内田公司的忠实义务,但驳回原告其他诉请。原、被告均不服,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新内田公司上诉称,一、原审判决关于新内田公司的加工成本损失及利息问题的认定存在错误。1、新内田公司以低于成本的代价为永春大药房加工罐装产品,造成新内田公司委托加工的成本损失数额为9074.21元;2、在新内田公司与永春大药房的关联交易中,滕某是拥有决定权并且能够行使决定权的唯一一名董事、总经理;3、滕某事后包庇、隐瞒永春药房的关联交易,并且延续3.8元的加工费,是造成新内田公司的公司利益受损的直接原因。二、原审判决不予支持工资成本、销售费用的理由错误。1、刘某之所以能够担任新内田公司关键部门的重要职位,完全是依靠滕某的职权行为,滕某未将其与刘某之间存在关联关系的事实告知董事会和股东,即是违反忠实义务的具体表现。2、刘某在任职期间,市场开发部所新开发的客户在合同数量、付款方式、回款速度等方面均落后于公司的老客户,甚至由于急攻冒进交付产品质量存在问题导致公司的优质客户在2015年合同采购量锐减。3、刘某声称用于公司业务的销售费用,没有明确的发票依据、没有部门主管滕某的批准,没有任何可以证明其真实用途的证据。在原审庭审中,滕某作为永春大药房的关联关系人,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为刘某的行为作证,因此不能排除刘某将销售费用用作永春药房的业务或者其他任何私人目的的可能性。4、原审法院已经认定滕某的行为违反了忠实义务。刘某的被任命和花费上诉人的费用,与永春大药房一样同属于违反忠实义务的具体表现。因此,对于新内田公司要求赔偿为刘某支出的工资成本、支付的费用的请求,应当予以支持。

滕某上诉称,1、原审判决中,关于永春大药房自2013年8月至2014年12月与新内田公司发生买卖业务关系,时间节点与事实严重不符。真实情况是:永春大药房自2012年下半年开始与新内田公司之间有业务往来,相关事宜由新内田公司资材部部长李某平全面负责,并直接与永春大药房接洽定价(李某平与永春药房法定代表人刘某为亲属关系),2012年12月新内田公司已经开始生产并向永春大药房交付部分成品。发生上述交易时,滕某是案发另一公司(天津乐敦制药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还没有成为新内田公司总经理或其他高级管理人员,且滕某当时癌症复发,正在日本住院接受治疗,所有工作全部停止,由此可知,上述交易发生在滕某为新内田公司总经理任期之前,对上述交易的发生更是无法知晓,也不应对此负有责任和义务。2、原审判决所指的关联交易实质上是正常经济往来。3、原审判决不当使用自由裁量权,在于法无据的情况下,将信息披露义务强加给滕某,继而判定滕某未披露行为是违反忠实义务的行为,上述逻辑违背了法无禁止即可为的法理原则。4、原审判决第一项不符合民事诉讼法规定的起诉条件,不具有可诉性。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新内田公司诉请:

1、确认被告利用关联关系损害原告利益的行为违法,并确认被告违反了对原告的忠实义。

2、判令被告赔偿给原告造成的加工成本损失9074.21元及其利息(利息的计算期间自2013年12月19日起至实际支付赔偿金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3、判令被告向原告赔偿支付的工资成本120319.23元

;4、判令被告向原告赔偿销售费用损失63386.47元;

5、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二审上诉人新内田公司诉请:

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依法改判:1、滕某利用关联关系损害新内田公司利益,应当赔偿给新内田公司造成的加工成本损失9074.21元及其利息(利息的计算期间自2013年12月19日起至上诉人滕某实际支付赔偿金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2、滕某向新内田公司赔偿支付的工资成本120319.23元;3、滕某向新内田公司赔偿销售费用损失63386.47元;4、一审、二审诉讼费由滕某承担。

二审上诉人滕某诉请:

依法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改判驳回新内田公司原审的全部诉讼请求;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争议焦点:

被告的行为是否构成违反对公司的忠实义务。


裁判理由:

天津市西青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原、被告对被告在原告处的任职情况以及原告与天津永春大药房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并无异议。所争议的是,原告主张被告因违反对公司的忠实义务,并要求其赔偿相关损失。但被告辩称其并不存在违反对公司忠实义务的行为,因此,本案首先需要确定的是被告的行为是否构成对公司忠实义务的违反。

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公司的利益,我国公司法要求公司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必须在法律法规与公序良俗的范围内,忠诚于公司的利益,以最大的限度实现和保护公司利益作为衡量自己执行职务的标准,简而言之,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在其任职期间,对公司所承担的基本义务即是忠实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一款第八项将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违反法律未明示的对公司忠实义务的行为归纳为“违反对公司忠实义务的其他行为”,该项规定实际上赋予了司法机关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及公序良俗的法律原则来认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的行为是否违反忠实义务的权力。

按照公司法的原则,具有关联关系的公司之间进行关联交易,必须受法律特别的规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条所称的关联关系,是指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其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的企业之间的关系,以及可能导致公司利益转移的其他关系。但是,国家控股的企业之间不仅因为同受国家控股而具有关联关系。此处所指的“可能导致公司利益转移的其他关系”,在实务中包括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与其他企业股东间存在身份上的关系。本案中,被告作为高级管理人员担任原告总经理要职,在被告任职期间其批准刘某担任原告市场开发部课长,而刘某与被告之父滕某官合伙成立永春大药房,鉴于双方特殊的关系,原告与永春大药房当属关联关系,所产生的交易属关联交易。本质上而言,关联交易仍视为一种商事法律行为,所不同是其交易双方的关系决定了它与一般的商事法律行为存在着差异。在一般的商事法律关系中,交易主体之间的法律地位是平等的,依据彼此真实的意思表示而为交易,基本上能达到双方认可的公平结果。而关联交易中双方当事人地位不平等,一方对另一方的经营决策能够直接或间接控制,从而会在相对方之间产生利益的不公平、不均衡,因此,法律对关联交易作了特别的规制,要求关联交易在其产生过程中必须履行特殊的程序。具体而言,关联交易的缔约人必须将该项关联关系向公司股东会披露、报告,由股东会批准决定是否进行交易,唯有充分的信息披露,才能保障关联交易公正与公平。本案中,原告与永春大药房之间涉及货物买卖的关联交易,无论是否由被告利用职权促成,被告作为公司的总经理,同时又分管公司的市场开发部,当然负有将此项关联关系向公司股东会报告的义务。然而,本案尚无证据证明被告履行了报告义务,因此,被告的行为构成对公司忠实义务的违反。

关于原告诉请的加工成本损失及利息问题。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是被告的原因导致原告所述的产品的加工成本损失及损失金额的事实,故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加工成本损失及利息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诉请的工资成本问题。刘某在原告公司任职期间,原告对刘某支出的工资是刘某作为原告的职员的合法收入,故原告要求被告赔偿该工资支出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亦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诉请的销售费用问题。销售费用是公司业务人员在从事职务过程中的支付,若原告认为该支出违反公司的相关规定,原告可通过法律途径另行主张,但此款与被告无直接的因果关系,故原告要求被告赔偿销售费用损失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亦不予支持。

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在其任职期间,对公司所承担的基本义务即是忠实义务。按照公司法的原则,具有关联关系的公司之间进行关联交易,必须受法律特别的规制。根据公司法规定,关联关系是指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其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的企业之间的关系,以及可能导致公司利益转移的其他关系。本案中,滕某作为高级管理人员担任新内田公司总经理,在滕某任职期间其批准刘某担任新内田公司市场开发部课长,而刘某与滕某之父滕某官合伙成立永春大药房,鉴于双方特殊的关系,滕某与永春某药房应属关联关系,新内田公司与永春大药房所产生的交易属关联交易。新内田公司与永春大药房之间涉及货物买卖的关联交易,无论是否由滕某利用职权促成,滕某作为公司的总经理,同时又分管公司的市场开发部,负有将此项关联关系向公司股东会报告的义务。然而,本案尚无证据证明滕某履行了报告义务,因此,滕某的行为构成对公司忠实义务的违反。

现新内田公司主张滕某应赔偿加工成本损失及利息,但新内田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是滕某的原因导致新内田公司所述产品的加工成本损失及损失金额的事实,故本院对此不予支持。刘某在新内田公司任职期间,新内田公司对刘某支出的工资是刘某作为新内田公司职员的合法收入,故新内田公司请求滕刚赔偿该工资支出的主张,本院亦不予支持。另外,销售费用是公司业务人员在从事职务过程中的支付,若新内田公司认为该支出违反公司的相关规定,新内田公司可通过法律途径另行主张,但此款与滕某无直接的因果关系,故新内田公司请求滕某赔偿销售费用损失的主张,本院亦不予支持。

2016年8月4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一、确认被告滕某违反了对原告新内田公司的忠实义务;

二、驳回原告新内田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二十一条 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其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

违反前款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第一百四十八条 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有下列行为:

(一)挪用公司资金;

(二)将公司资金以其个人名义或者以其他个人名义开立账户存储;

(三)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同意,将公司资金借贷给他人或者以公司财产为他人提供担保;

(四)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或者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同意,与本公司订立合同或者进行交易;

(五)未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

(六)接受他人与公司交易的佣金归为己有;

(七)擅自披露公司秘密;

(八)违反对公司忠实义务的其他行为。

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违反前款规定所得的收入应当归公司所有。

第二百一十六条 本法下列用语的含义:

(一)高级管理人员,是指公司的经理、副经理、财务负责人,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和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人员。

(二)控股股东,是指其出资额占有限责任公司资本总额百分之五十以上或者其持有的股份占股份有限公司股本总额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东;出资额或者持有股份的比例虽然不足百分之五十,但依其出资额或者持有的股份所享有的表决权已足以对股东会、股东大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的股东。

(三)实际控制人,是指虽不是公司的股东,但通过投资关系、协议或者其他安排,能够实际支配公司行为的人。

(四)关联关系,是指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其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的企业之间的关系,以及可能导致公司利益转移的其他关系。但是,国家控股的企业之间不仅因为同受国家控股而具有关联关系。


案例来源:

天津新内田制药有限公司与滕某公司关联交易损害责任纠纷(2015)青民二初字第0738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