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11-01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64

案例释义: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案情介绍:

被告人王某荣,1998年6月至2008年6月任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2002年6月18日周口市川汇区人民检察院指控于某哲犯诈骗罪,向周口市川汇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被告人王某荣主审该案。经开庭审理,王某荣认为于某哲构成诈骗罪,应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10000元,合议庭其他成员认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判决于某哲无罪。王某荣向川汇区法院审委会汇报该案,经讨论决定拟判决于某哲无罪,周口市川汇区人民检察院得知后提出撤诉,合议庭评议准许检察院撤诉。

2002年9月13日川汇区人民检察院重新起诉于某哲诈骗一案,王某荣又作为主审人组成合议庭对于某哲诈骗案进行公开审理。审理前经王某荣汇报,川汇区人民法院部分审委会委员参加了旁听,审理后合议庭统一意见是以诈骗罪未遂判处于某哲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2000元。经川汇区法院审委会讨论形成不同意见,并决定就三个问题向周口市中级法院请示:1.罪与非罪;2.定诈骗罪还是职务侵占罪;3.既遂还是未遂。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书面答复于某哲的行为构成诈骗罪,据此合议庭重新评议,一致意见是以诈骗罪判处于某哲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20000元。王某荣向川汇区法院审委会汇报了向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请示的书面结果,并汇报中院电话口头答复系犯罪既遂,审委会讨论后同意合议庭意见。

2003年1月9日川汇区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认定于某哲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20000元,于某哲提出上诉。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被告人王某荣在审理于某哲诈骗一案过程中,一直未发现公诉机关提供的定罪证据中存在矛盾及来源不合法的证据,并将其作为定案根据,同时对于某哲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没有进行调查核实,在向川汇区法院审委会和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汇报的审理报告中均认定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2007年6月27日,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审理该案,认为于某哲犯诈骗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判决于某哲无罪。同年6月29日于某哲被释放,实际被羁押2085天。2007年11月29日,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次再审审理,认为于某哲的行为不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第一次再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判决于某哲无罪。2010年9月7日经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决定由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于某哲人民币207061.35元。

2011年6月12日被告人王某荣向周口市人民检察院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周口市川汇区人民法院于2011年12月20日作出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王某荣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九个月。王某荣不服,提起上诉。其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其构成玩忽职守罪属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其在于某哲一案中不存在违法审判之处,请求二审改判无罪。

辩护人赫某泉的辩护意见是:1.王某荣在办理于案过程中认真履行了职责,对案件处理多次汇报,非常慎重,2002年当时的司法环境无法排除“三无证据”,认定王某荣犯玩忽职守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于案属于疑难复杂案件,王某荣因对法律理解和认识上的偏差导致裁判结果错误不承担责任;3.于案被改判无罪是由于再审时调取了新的证据,对此王某荣不应承担责任;4.王某荣案件在适用刑法397条和399条上存在竞合,应当选择适用特殊条款的399条,认定王某荣不构成犯罪。

二审查明,周口市川汇区人民法院认定于某哲犯诈骗罪的证据有证明于某哲参与办理土地使用权证的淮阳县土地局档案资料、何某芝支付购地款的中国农业银行票据复制件、周口地区淀粉厂破产清算组杜某德收到何某芝购地款汇款的收条、证明于某哲办理土地使用权证的证人杜某德、李某等人的证言等,但庭审中,于某哲一直辩解其未参与办理土地使用权证。被告人王某荣对于某哲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没有到土地登记管理部门进行调查核实;对于无提取人、无提取说明、无原件存放说明的中国农业银行汇款票据复制件未与原件核对以确定真假;对于杜某德出具的收条中收到汇款凭证的日期早于汇款凭证记载日期这一明显矛盾,未发现并予以排除。案发后经河南省公安厅鉴定,淮阳县土地局地籍调查表、土地登记申请表中于某哲的签名和指印均非于某哲本人所留;上述中国农业银行汇款票据复制件经与原件核对均系伪造,证人杜某德、李某等人的证言经进一步核实均系伪证。

2017年11月1日,河南省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二审上诉人王某荣诉请:改判无罪。


争议焦点:

王某荣是否构成玩忽职守罪。


裁判理由: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某荣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审判工作中未依法认真履行职责,错误认定案件事实,导致案件被告人于某哲被错误追究法律责任,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玩忽职守罪。王某荣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构成自首,可依法对其从轻处罚。上诉人王某荣所提“一审判决认定其构成玩忽职守罪属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其在于某哲一案中不存在违法审判之处,请求二审改判无罪”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王某荣在办理于案过程中认真履行了职责,对案件处理多次汇报,非常慎重,2002年当时的司法环境无法排除’三无证据’,认定王某荣犯玩忽职守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经查,王某荣在审理于某哲诈骗案件过程中,对于某哲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无罪辩护意见未认真调查核实,未将书证复制件与原件核对,未发现并排除证据中的明显矛盾,根据伪证认定了错误的事实,原判认定其未认真履行审判职责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故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其辩护人所提“于案属于疑难复杂案件,被改判无罪是由于再审时调取了新的证据,王某荣对因法律理解和认识上的偏差以及新证据出现导致的裁判结果错误不承担责任”的辩护意见,经查,王某荣在审理于某哲诈骗一案过程中,未能认真履行其法定审查职责,错误认定案件事实,进而导致案件错误定罪,王某荣是否存在认识上的偏差均不影响王某荣错误认定案件事实的责任,故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其辩护人所提“王某荣案件在适用刑法397条和399条上存在竞合,应当选择适用特殊条款的399条,认定王某荣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经查,本案涉及罪名为玩忽职守罪,与399条规定的徇私枉法罪在法律适用上并不存在竞合和选择适用关系,故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根据王某荣在错案形成中的责任以及王某荣自首的情节,原判量刑过重,二审予以纠正。


裁判结果:

一、维持河南省舞阳县人民法院(2011)舞刑初字第167号刑事判决中对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某荣的定罪部分,即王桂荣犯玩忽职守罪;

二、撤销河南省舞阳县人民法院(2011)舞刑初字第167号刑事判决中对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某荣的量刑部分,即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九个月;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某荣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三百九十七条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案例来源:

王某荣玩忽职守罪(2012)漯刑二终字第15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