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8-10-31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45

案例释义:

行政机关针对信访事项作出的登记、受理、交办、转送、复查、复核意见等行为,因不会对当事人的实体的权利义务产生实质影响,因此不属于法院的行政诉讼受案范围。


案情介绍:

2017年11月8日,北京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市规土委)石景山分局作出京国土石(举)2017081《关于苏某荣所提问题的答复意见》(以下简称被诉答复意见),主要内容为:“经过对北京市石景山区佟家坟村3号院拆迁档案的复查核实,不存在您反映的非法强制拆除等问题。您要求的立案调查违法行为,目前,我们未发现北京市石景山区佟家坟村3号院拆迁行为存在违法行为。”苏某荣不服,向市政府提出行政复议。2018年3月1日,市政府作出京政复字[2018]5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以下简称被诉复议决定)维持前述被诉答复意见。苏某荣不服,于2018年3月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对市规土委、北京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市政府)提起行政诉讼。

原告苏某荣诉称,北京市石景山区佟家坟×号院(以下简称佟家坟×号院)两处宅基地是原告父母苏某家遗留财产,2010年3月,北京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石景山分中心(以下简称石景山土储分中心)组织强拆了上述宅基地。由于土地一级开发项目执行《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根据该办法的规定,被告市规土委具有查处违法拆迁行为的法定职责,故原告于2017年9月21日、2017年9月28日向被告提交了《行政履行法定职责申请书》和《行政申诉和举报书》。被告于2017年11月8日作出《关于苏某荣所提问题的答复意见》(以下简称答复意见),原告不服,向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市政府2018年3月1日作出维持答复意见的行政复议决定。原告认为,其申请履责事项涉及石景山土储分中心的强制拆除行为,该违法强拆行为致使苏某夫妻合法财产灭失,还造成原告就该宅基地主张合法权益所提起的民事、行政诉讼中,因标的物灭失而由原告承担了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但是,被告作出的答复意见中明显袒护石景山土储分中心的违法拆迁行为,其认为不存在违法拆迁以及存在两份拆迁补偿合同是虚构事实,与客观不符。市政府依据《信访条例》的规定维持该答复意见属于定性错误。现请求法院撤销被诉答复意见和行政复议决定,并责令被告市规土委对原告的两份申请重新作出答复意见。

被告市规土委辩称,一、答辩人下属石景山分局依法处理原告信访举报事项,程序合法。2017年9月21日,答辩人下属石景山分局收到原告的《行政履行法定职责申请书》。原告认为石景山储备分中心非法强制拆除苏某家两处宅基地内房屋,向石景山分局提出信访举报,要求其查处石景山土储分中心违法拆迁。2017年11月8日,石景山分局根据《信访条例》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在法定时限内对原告的信访举报事项作出了答复意见,程序合法;二、石景山分局作出的答复意见认定事实清楚,并无不当。原告反映石景山土储分中心非法强制拆除的佟家坟×号院已经纳入拆迁范围。拆迁公司对该院被拆迁房屋的房屋权利人进行了拆迁补偿。拆迁完成后,原告曾多次就相关补偿协议效力、拆迁人违法拆迁等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行政诉讼,人民法院已经作出过相关判决。截至目前,尚未有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相关补偿协议签订违法。综上,石景山分局处理原告的信访举报事项依据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原告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法院支持答辩人下属石景山分局作出的答复意见。

被告市政府辩称,2018年1月2日,答辩人收到被答辩人提交的行政复议申请及相关材料,经审查,答辩人依法受理该复议申请。2018年3月1日,答辩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的相关规定作出京政复字[2018]5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市规土委作出的答复意见,并依法送达当事人。综上所述,被诉复议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请法院依法驳回被答辩人的诉讼请求。

2018年8月21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裁定,驳回原告苏某荣的起诉。苏某荣不服,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诉讼请求: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苏某荣诉请:撤销被诉答复意见和行政复议决定,并责令被告市规土委对原告的两份申请重新作出答复意见。

二审上诉人苏某荣诉请:请求撤销一审裁定,依法改判。


争议焦点:

行政机关按照信访程序作出的答复意见是否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裁判理由: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九)项规定,下列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九)行政机关针对信访事项作出的登记、受理、交办、转送、复查、复核意见等行为;……。以上规定表明,对信访事项的处理行为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行政处理行为,其对当事人行政法上的权利义务不产生实质影响,对信访事项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根据《信访条例》作出的相关信访处理行为,依法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对信访事项处理行为不服的,应按照《信访条例》的相关规定寻求救济。

本案中,原告以石景山土储分中心违法强拆佟家坟×号院两处宅基地为由于2017年9月向被告提出申请,要求进行查处。被告下属石景山分局按照信访程序对原告反映的问题作出了答复意见。本院认为,根据(2015)石行初字第92号行政裁定书和(2015)一中行终字第2519号行政裁定书的内容,原告曾于2015年以石景山土储分中心和石景山分局为共同被告向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石景山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法院确认二被告于2010年3月对佟家坟×号院实施的拆迁行为违法。石景山法院以原告不是涉案房屋所有权人等为由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二审法院亦裁定驳回原告的上诉,维持一审裁定。由此说明,石景山土储分中心是否存在违法拆迁行为与原告的合法权益没有必然因果关系,故原告向被告反映石景山土储分中心存在违法拆迁行为的问题,应当属于信访事项,被告据此作出的答复意见属于对信访事项的处理行为。原告对该信访事项处理行为所提本案之诉,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本院依法应予以驳回。根据规定,原行政行为不符合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等受理条件,复议机关作出维持决定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一并驳回对原行政行为和复议决定的起诉。故对原告要求撤销被告市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违法等请求事项,亦不符合起诉条件,本院应一并予以驳回。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行政诉讼,应当符合法定条件;不符合法定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规定,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系提起行政诉讼的法定条件之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九)项规定,下列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九)行政机关针对信访事项作出的登记、受理、交办、转送、复查、复核意见等行为。经查明,根据(2015)石行初字第92号行政裁定书和(2015)一中行终字第2519号行政裁定书的内容,苏某荣曾于2015年以石景山土储分中心和石景山分局为共同被告向石景山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法院确认二被告于2010年3月对佟家坟3号院实施的拆迁行为违法。石景山法院以苏某荣不是涉案房屋所有权人等为由裁定驳回苏某荣的起诉。二审法院亦裁定驳回苏某荣的上诉,维持一审裁定。据此,石景山土储分中心是否存在违法拆迁行为与苏某荣的合法权益没有行政法上的利害关系。本案中,苏某荣向市规土委反映石景山土储分中心存在违法拆迁行为的问题,属于一般公民对违法事项的信访举报行为,市规土委所作被诉答复意见系对信访事项的处理行为。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对行政机关信访处理行为不服提起的诉讼,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苏某荣针对市规土委所作被诉答复意见所提之诉,依法应予驳回,其请求撤销被诉复议决定之诉,亦应一并予以驳回。综上,苏某荣的起诉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一审法院裁定驳回苏某荣的起诉并无不当,本院应予维持。苏某荣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审裁定:

驳回原告苏某荣的起诉。

案件受理费五十元,于本裁定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退还原告。

二审裁定:

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


法律依据:

《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

第一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不服,依法提起诉讼的,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下列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九)行政机关针对信访事项作出的登记、受理、交办、转送、复查、复核意见等行为;

(十)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为。


案例来源:

苏某荣与北京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答复意见纠纷(2018)京0101行初239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