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06-19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55

案例释义:

1、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不服,依法提起诉讼的,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但是,行政机关针对信访事项作出的登记、受理、交办、转送、复查、复核意见等行为,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为等,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2、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复函的意见,信访工作机构依据《信访条例》作出的登记、受理、交办、转送、承办、协调处理、督促检查、指导信访事项等行为,对信访人不具有强制力,对信访人的实体权利义务不产生实质影响。信访人对信访工作机构依据《信访条例》处理信访事项的行为或者不履行《信访条例》规定的职责不服提起行政诉讼的,或者对信访事项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依据《信访条例》作出的处理意见、复查意见、复核意见和不再受理决定,信访人不服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案情介绍:

原告陈某召诉称,2016年4月6日其向中国人民银行平阳县支行(以下简称平阳支行)投诉平阳信用联社柳下分社工作人员勾结他人将原告身份证实施冒名开户及密码挂失违法违规的行为,并递交了控告申请书和相关证据材料及笔迹鉴定,接访人员将投诉内容录入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申诉登记表让原告签字。2016年4月15日,原告才得知投诉没有受理。根据《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工作管理办法》规定,平阳支行必须受理原告的投诉,平阳支行不管受理或不受理都已经超过受理时限回复原告。2016年4月22日,原告再次补充材料向平阳支行投诉平阳县信用联社柳下分社工作人员协助犯罪嫌疑人故意违规操作导致经济损失,平阳支行于2016年5月3日作出不予受理的答复。2016年6月,原告向中国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以下简称温州市中支)反映平阳支行不作为、玩忽职守和故意违规操作、包庇犯罪嫌疑人等问题,多次去要求给书面答复。对此,温州市中支先后分两次约见平阳支行与投诉人当面调解,但未成功,于2016年7月29日做出书面回复。2016年8月18日,原告向被告反映平阳支行、温州市中支纪委的行政作为问题,被告作出答复称不存在不作为,但可以从反洗钱、账户管理角度切入原告所投诉问题进行全面调查。对此,原告认为,被告作为平阳支行和温州市中支的上级行政机关,应当责令下级行政机关改正违法的行政行为,如下级机关未依法作出答复,被告应当主动行使职权,查明事实。

法院查明,原告陈某召于2016年8月18日向被告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以下简称人民银行杭州中支)信访室提交《投诉书》一份,请求“调取相关证据材料,核实投诉人以上述词,查清事实真相,分清责任,对不作为的相关部门及相关人员予以合理的处理或纠正”,当日由被告人民银行杭州中支纪委予以接收。人民银行杭州中支纪委于2016年9月22日针对该投诉作出答复,内容如下:“…认定平阳支行客观上不存在行政不作为的问题,但从更好地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考虑,平阳支行可以从反洗钱、账户管理角度调查核实您所投诉的问题。…我中心支行纪委认为,温州市中支纪委履行了调查核实的职责。…对于你投诉平阳农商行(原平阳信用联社)涉嫌违规开户问题,…我中心支行纪委商金融消保处后决定,责成平阳支行依法进行调查处理,并将调查处理结果向您直接书面答复”。

另查明,此前,平阳支行针对原告的投诉于2016年5月3日作出答复,决定对原告的投诉不予以受理。后原告以平阳支行不作为、玩忽职守及“平阳农商行故意违规操作、包庇犯罪嫌疑人极力为自己开脱的行为和查清平阳县信用联社柳下分社工作人员杨某和叶某及有关人员故意违规操作内外勾结、协助犯罪嫌疑人冒名开户的犯罪行为”问题向温州市中支纪委进行投诉,后温州市中支纪委作出反馈。原告仍不服,向被告人民银行杭州中支纪委进行投诉。被告作出答复称不存在不作为,但可以从反洗钱、账户管理角度切入原告所投诉问题进行全面调查。对此,原告认为,被告作为平阳支行和温州市中支的上级行政机关,应当责令下级行政机关改正违法的行政行为,如下级机关未依法作出答复,被告应当主动行使职权,查明事实。被告仅作出从反洗钱、账户管理角度进行全面调查的建议,实际上未进行调查的行为系行政不作为,遂以人民银行杭州中支为被告,于2017年5月5日向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被告人民银行杭州中支辩称,一、原告的投诉属于信访而非履职申请,提起不履行法定职责之诉于法无据。经审核,原告的投诉内容属于《中国人民银行纪检监察信访举报工作办法(试行)》第六条规定的人民银行纪检监察部门受理信访举报的范围,人民银行杭州中支纪委根据《信访条例》等规定依法受理了原告的信访投诉,并于2016年9月22日对原告作出了信访答复。现原告以不履行法定职责为由,提起行政诉讼于法无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六)项,提起不履行法定职责之诉应符合两个条件:一是当事人向行政机关提出过符合法定条件的申请;二是对于当事人的申请事项,行政机关负有法定职责而未履行。原告《投诉书》全篇文字中未体现申请履行法定职责的意思表示,没有涉及人民银行法定职责。故人民银行杭州中支纪委作出的答复是针对原告的信访事项而进行的回复,适用《信访条例》有关规定进行调整,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例》有关规定进行调整,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二、原告诉讼主体不适格,人民银行杭州中支纪委的信访答复与原告合法权益没有利害关系。根据《行政诉讼法》有关规定,只有对行政机关履行职责与否具有诉的利益的人才具有原告资格。本案中,人民银行杭州中支纪委在收到原告信访材料后,依据《信访条例》、《中国人民银行纪检监察信访举报办法(试行)》等规定,及时调查处理,在2016年9月22日对原告作出了信访答复,该答复对原告的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原告的权利义务并不因信访答复而发生变化,其与人民银行的行为没有利害关系,不具有诉的利益,不是适格的原告主体。三、人民银行杭州中支纪委对原告的信访答复内容适当,履行了规定的监督职责。投诉内容属于《中国人民银行纪检监察信访举报工作办法(试行)》第六条规定的受理信访举报的范围,人民银行杭州中支纪委根据《信访条例》等规定依法予以受理,并经调查核实,在规定期限内以信访答复的方式予以回复,形式正确,内容适当。

2017年6月19日,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撤销被告人民银行杭州中支针对原告投诉作出的回复并责令重作。


争议焦点:

原告向被告纪委进行投诉行为性质是否为信访行为以及是否为行政诉讼受案范围。


裁判理由:

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其中第(四)项“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信访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称信访,是指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采用书信、电子邮件、传真、电话、走访等形式,向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依法由有关行政机关处理的活动”。本案中,原告因平阳支行对其投诉事项决定不予受理后,向温州市中支纪委进行投诉,对温州市中支纪委的反馈意见不满再向被告人民银行杭州中支纪委进行投诉,要求核实其投诉事实,查清事实,对不作为的相关部门和人员予以处理。可见,原告向被告纪委进行投诉的实质是要求被告作为上级行政机关对下级行政机关进行监督管理的信访行为,故被告纪委作出的答复系针对原告的信访事项作出的反馈,对原告的实体权利义务不产生实质影响,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即陈某召的起诉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规定的起诉条件。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陈某召的起诉。

案件受理费50元,不予收取。

原告陈某召于本裁定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申请退费。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九条 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

(一)原告是符合本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二)有明确的被告;

(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

(四)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

《信访条例》

第二条 本条例所称信访,是指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采用书信、电子邮件、传真、电话、走访等形式,向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依法由有关行政机关处理的活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不服信访工作机构依据<信访条例>处理信访事项的行为提起行政诉讼人民法院是否受理的复函》

一、信访工作机构是各级人民政府或政府工作部门授权负责信访工作的专门机构,其依据《信访条例》作出的登记、受理、交办、转送、承办、协调处理、督促检查、指导信访事项等行为,对信访人不具有强制力,对信访人的实体权利义务不产生实质影响。信访人对信访工作机构依据《信访条例》处理信访事项的行为或者不履行《信访条例》规定的职责不服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二、对信访事项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依据《信访条例》作出的处理意见、复查意见、复核意见和不再受理决定,信访人不服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不服,依法提起诉讼的,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下列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九)行政机关针对信访事项作出的登记、受理、交办、转送、复查、复核意见等行为;

(十)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为。


案例来源:

陈某召诉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金融行政监督一案(2017)浙0102行初25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