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4-05-16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48

案例释义:

1、刑事法律援助分为申请援助和通知辩护两大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因经济困难没有委托辩护人的,本人及其近亲属可以向办理案件的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所在地同级司法行政机关所属法律援助机构申请法律援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可以依照规定申请法律援助:(1)有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属于一级或者二级智力残疾的;(2)共同犯罪案件中,其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已委托辩护人的;(3)人民检察院抗诉的;(4)案件具有重大社会影响的。以上属于申请援助的范围。 

2、法律援助中通知辩护的范围包括: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未成年人,或者是盲、聋、哑人,或者是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死刑,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以上属于通知辩护的范畴。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有为通知辩护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的义务,但无为申请援助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的职责。

3、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有法律援助告知职责。根据2013年3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刑事诉讼法律援助工作的规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在第一次讯问犯罪嫌疑人或者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有权委托辩护人,并告知其如果符合规定的情形,本人及其近亲属可以向法律援助机构申请法律援助。人民检察院自收到移送审查起诉的案件材料之日起3日内,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有权委托辩护人,并告知其如果符合规定的情形,本人及其近亲属可以向法律援助机构申请法律援助;应当告知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或者近亲属有权委托诉讼代理人,并告知其如果经济困难,可以向法律援助机构申请法律援助。人民法院自受理案件之日起3日内,应当告知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并告知其如果符合本规定的情形,本人及其近亲属可以向法律援助机构申请法律援助;应当告知自诉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有权委托诉讼代理人,并告知其如果经济困难,可以向法律援助机构申请法律援助。人民法院决定再审的案件,应当自决定再审之日起3日内履行相关告知职责。


案情介绍:

法院查明,2012年至2013年2月23日期间,被告人陈某甲在温岭市松门镇河头村河头菜场棋牌室内开设“两张”、“四张”形式的赌场并安排被告人戴某甲、陈某乙在场头望风,期间抽头获利人民币4万余元。

温岭市公安局松门镇派出所民警于2013年1月10日在温岭市松门镇河头菜场抓获被告人陈某乙,于2013年2月23日在该菜场左边第五间棋牌室内抓获被告人陈某甲、戴某甲。后被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一审法院判决被告人陈某甲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三万元,追缴犯罪所得人民币四万元。

被告人陈某甲不服,提起上诉,上诉称,其行为不构成开设赌场罪;其辩护人认为一审法院未通知法律援助机构为上诉人陈某甲指定律师提供辩护系程序违法;上诉人不构成开设赌场罪;即使上诉人构成开设赌场罪,原判量刑亦过重,且对上诉人因为赌博提供条件而被行政拘留的四日应在刑期中予以折抵;

出庭检察员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建议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诉讼请求:

上诉人陈某甲请求:对本案发回重审或改判上诉人无罪。


争议焦点:

一审法院未通知法律援助机构为陈某甲指定律师提供辩护是否程序违法。


裁判理由:

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1、根据《刑事诉讼法》等法律法规中关于法律援助的相关规定,结合上诉人陈某甲的犯罪事实,不论是陈某甲属经济困难,还是同案被告人已委托辩护人,在一审审理过程中,陈某甲都只是可以申请法律援助,而非法院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为其指派律师提供辩护。且陈某甲在法院送达起诉书时被取保候审,其若申请法律援助,应当由其本人向法律援助机构提出,法院告知其有可以申请法律援助的权利,且已履行了告知义务。故陈某甲的辩护人提出一审法院未通知法律援助机构为上诉人提供法律援助属于程序违法的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信。2、被告人陈某甲、戴某甲、陈某乙结伙开设赌场、抽头渔利的事实,有三被告人的在卷供述及证人李某、戴某乙、潘某、江某等人的证言等证据予以证实,且被告人陈某甲在棋牌室收取的费用已超出正常的场所和服务费用,行政处罚决定书亦证实被告人陈某甲曾因为赌博提供条件而被公安机关处罚。故上诉人陈某甲及其辩护人提出上诉人不构成开设赌场罪的意见,理由不足,不予采信。3、上诉人陈某甲此前因为赌博提供条件而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四日,该行为系本案陈某甲开设赌场犯罪事实的组成部分,故对其行政拘留四日依法应当在刑期中折抵。对上诉人的辩护人提出上述行政拘留四日应折抵刑期的意见予以采纳,并由原审法院对陈某甲的刑期起止予以裁定更正。4、原判视上诉人陈某甲的犯罪事实、具体情节及认罪态度等,在法定刑幅度内处以相应的刑罚并无不当。

综上,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某甲、原审被告人戴某甲、陈某乙结伙,以营利为目的开设赌场,抽头渔利,其行为均已构开设赌场罪。原审被告人戴某甲、陈某乙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处罚。原判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陈某甲及其辩护人提出要求发回重审或宣告无罪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不予采信。检察员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意见成立,予以支持。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零三条: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开设赌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三十五条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因经济困难或者其他原因没有委托辩护人的,本人及其近亲属可以向法律援助机构提出申请。对符合法律援助条件的,法律援助机构应当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盲、聋、哑人,或者是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死刑,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


案例来源:

陈某甲、戴某甲等开设赌场罪(2014)浙台刑一终字第182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