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3-04-26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71

案例释义:

1、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继承开始后,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的,由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

2、自书遗嘱由遗嘱人亲笔书写,签名,注明年、月、日。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以录音形式立的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在危急情况下,可以立口头遗嘱。口头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危急情况解除后,遗嘱人能够用书面或者录音形式立遗嘱的,所立的口头遗嘱无效。

3、下列人员不能作为遗嘱见证人:(1)无行为能力人、限制行为能力人;(2)继承人、受遗赠人;(3)与继承人、受遗赠人有利害关系的人。


案情介绍:

原告汪某甲诉称:原告母亲汪某丙(曾用名)与魏某于××××年××月××日登记结婚,婚后购置一套房产位于南京市鼓楼区阳光广场×幢××××室。汪某丙在与被告魏某结婚之前,有过婚史,并育有两女,一女名为汪某甲(妹妹),另一女名为汪某乙(姐姐)。2012年9月22日,原告母亲汪某丙因病抢救无效死亡,留有口述遗嘱。魏某和汪某乙未对汪某丙进行过任何照顾,不应享有继承权。现原告汪某甲要求依法继承其母亲汪某丙的遗产并且整理遗物。因继承人对继承份额存在争议,故原告诉至法院,

法院查明,原告汪某甲、被告汪某乙系汪某丙(曾用名)的女儿,被告魏某系汪某丙第二任丈夫,系原告汪某甲和被告汪某乙的继父。

××××年××月××日,汪某丙和被告魏某结婚,婚后未生育子女。2003年7月1日,被告魏某取得本市鼓楼区阳光广场×号××××室房屋产权。2012年9月22日,汪某丙因病去世。

庭审中,原告提供遗嘱一份,内容为:“我将我生前的个人财产及生活用品等全部留给小女儿汪某甲。我和丈夫魏某的共同财产现金(工资和稿费)以及现住房(南京市龙江小区阳光广场×幢××××室)属于我的那部分(按照婚姻法规定夫妻共同财产各人一半)留给小女儿汪某甲。大女儿汪某乙长期以来对我的生活不闻不问,没有尽到儿女应尽的义务,所以我不留任何遗产给她。立遗嘱人:汪某丙,2012.3.15。以上内容由我口述,女儿汪某甲笔录有效。”原告陈述该遗嘱由原告代书,母亲汪某丙在遗嘱上签字。两被告则认为该份遗嘱系原告伪造。

案件审理中,经原告申请,本院依法调查汪某丙和魏某名下存款,调查结果如下:汪某丙南京银行存折内(账号01×××79)在2012年9月22日尚有存款13293.92元;中国工商银行存折内(账号43×××36)在2012年9月22日尚有存款414.69元,10月9日又发放工资447.10元,结余861.79元;中国工商银行定期存折内(账号43×××74)在2012年9月22日尚有存款200000元,截至2013年4月25日,该账户利息为495.83元;中国银行定期存折内(账号44×××01-007000-900043106)在2005年12月30日尚有美元2625.46元,截至2013年4月25日,该账户利息为306.01美元。被告魏某名下的中国工商银行(账号43×××52)在2012年9月22日尚有余款41784.35元。

原、被告均否认对方享有汪某丙遗产的继承权,原告为证明两被告未对汪某丙尽到照顾、扶养义务,提供汪某丙住院费用结算清单和日记、录音、照片,证明汪某丙住院期间医疗费、护工费等均由原告办理,且汪某丙在世期间有要和魏某离婚的想法。同时,原告在发给被告魏某的邮件中陈述秦某老师(魏某的学生)为汪某丙治病花费10万余元。二被告则称自己对汪某丙尽到了照顾义务,原告人在外地,没有尽到赡养义务。庭审中,原、被告对本市鼓楼区阳光广场×号××××室房屋要求分割产权份额。

2013年4月26日,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1、判令原告享有诉争房屋一半的产权及现金50万元;

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争议焦点:

汪某丙的代书遗嘱是否为王某甲伪造的以及是否有效。


裁判理由:

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认为:

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且与继承人无利害关系,代书人、见证人要在遗嘱上签名。本案中,原告提供的由其代书的遗嘱并未有两个见证人见证,不符合代书遗嘱的形式要件,该遗嘱无效。故原告汪某甲、被告汪某乙和魏某作为被继承人应当依照法定继承分割汪某丙名下的遗产。根据规定,继承人有故意杀害被继承人、为争夺遗产而杀害其他继承人、遗弃被继承人的,或者虐待被继承人情节严重的、伪造、篡改或者销毁遗嘱,情节严重的行为,则该继承人丧失继承权。本案中,原、被告均认为对方丧失继承权,但均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故本院对该主张均不予支持,原、被告作为汪某丙的子女、配偶均有权继承汪某丙的遗产。

原、被告要求按份额分割本市鼓楼区阳光广场×号××××室房屋的产权份额,不违反法律规定。该房屋系被继承人汪某丙和被告魏某的夫妻共同财产,房屋的二分之一为汪某丙的遗产,由原、被告平均分配,故被告魏某享有该房屋产权的三分之二,原告汪某甲、被告汪某乙各享有该房的六分之一产权。

汪某丙名下的存款本金共计人民币214155.71元、美元2625.46元、魏某名下存款41784.35元均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其中人民币127970元、美元1312.73应归被告魏某所有,其余部分为汪某丙的遗产,原、被告三人应当平分,每人分得人民币42656.67元(127970元/3)、美元437.57元(1312.73元/3)。汪某丙名下存折内2012年9月22日(含当日)前产生的利息由原告汪某甲继承六分之一、被告汪某乙继承六分之一、被告魏某分得三分之二,9月22日(不含当日)后产生的利息由原告汪某甲、被告汪某乙、被告魏某各分得三分之一。


裁判结果:

一、位于本市鼓楼区阳光广场×号××××室房屋产权由原告汪某甲继承六分之一产权份额,被告汪某乙继承六分之一产权份额,被告魏某享有该房屋三分之二产权份额。

二、汪某丙名下存款本金及魏某名下存款中属于汪某丙的部分(共计本金人民币127970元、美元1312.73元)由原告汪某甲、被告魏某、汪某乙各继承人民币42656.67元、美元437.57元。

三、汪某丙名下存折内2012年9月22日(含当日)前产生的利息由原告汪某甲继承六分之一、被告汪某乙继承六分之一、被告魏某分得三分之二;9月22日(不含当日)后产生的利息由原告汪某甲、被告汪某乙、魏某各分得三分之一。

四、驳回原告汪某甲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

第三条 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包括:

(一)公民的收入;

(二)公民的房屋、储蓄和生活用品;

(三)公民的林木、牲畜和家禽;

(四)公民的文物、图书资料;

(五)法律允许公民所有的生产资料;

(六)公民的著作权、专利权中的财产权利;

(七)公民的其他合法财产。

第十条 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

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

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

继承开始后,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的,由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

本法所说的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养子女和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

本法所说的父母,包括生父母、养父母和有扶养关系的继父母。

本法所说的兄弟姐妹,包括同父母的兄弟姐妹、同父异母或者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养兄弟姐妹、有扶养关系的继兄弟姐妹。

第十七条 公证遗嘱由遗嘱人经公证机关办理。

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

第二十七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遗产中的有关部分按照法定继承办理:

(一)遗嘱继承人放弃继承或者受遗赠人放弃受遗赠的;

(二)遗嘱继承人丧失继承权的;

(三)遗嘱继承人、受遗赠人先于遗嘱人死亡的;

(四)遗嘱无效部分所涉及的遗产;

(五)遗嘱未处分的遗产。


案例来源:

原告汪某甲与被告汪某乙、魏某继承纠纷(2013)鼓民初字第840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