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6-10-11
发布日期:2019-04-18
阅 读 量:64
  • 胜诉律师:
  • 北京海铭律师事务所
  • 北京海铭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 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2、 被侵权人以书面形式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公示的方式向网络服务提供者发出的通知,包含下列内容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有效:(1)通知人的姓名(名称)和联系方式;(2)要求采取必要措施的网络地址或者足以准确定位侵权内容的相关信息;(3)通知要求删除相关信息的理由。被侵权人发出的通知未满足上述条件,网络服务提供者主张免除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3、 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根据国家机关依职权制作的文书和公开实施的职权行为等信息来源所发布的信息,有下列情形之一,侵害他人人身权益,被侵权人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1)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发布的信息与前述信息来源内容不符;(2)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以添加侮辱性内容、诽谤性信息、不当标题或者通过增删信息、调整结构、改变顺序等方式致人误解;(3)前述信息来源已被公开更正,但网络用户拒绝更正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不予更正;(4)前述信息来源已被公开更正,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仍然发布更正之前的信息。

4、 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搜索、链接等服务时,面对互联网上的不特定及海量的信息,没有义务对网络用户的信息进行主动选择、编辑、删除,故其难以判断有关信息是否合法。因此,法律规定了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的权利,但并未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有事先审查、主动审查的义务。


案情介绍:

法院查明,江门大宝公司于2005年11月7日登记成立,为台港澳法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金100万港币,经营范围:生产经营涂料(不含危险化学品)。

2011年5月9日,东莞大宝公司以江门大宝公司生产、销售的涂料产品包装、网站域名、江门大宝公司企业名称侵犯其商标专用权为由,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江门大宝公司停止侵权、变更企业名称、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经原审法院审理,于2012年3月29日作出(2011)江蓬法知初字第4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具体内容有:一、江门大宝公司停止侵犯东莞大宝公司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二、江门大宝公司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撤销www.gd-dabao.com网站;三、江门大宝公司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变更企业名称,不得使用含有“大宝”字样;四、江门大宝公司赔偿损失40万元;五、江门大宝公司在《中国涂料报》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六、驳回东莞大宝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此后,江门大宝公司不服该一审判决,向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11月20日作出(2012)江中法知终字第66号《民事判决书》,终审判决:一、维持(2011)江蓬法知初字第4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第四项、第五项、第六项;二、撤销(2011)江蓬法知初字第41号民事判决第三项;三、江门大宝公司在判决生效之日起规范使用其企业名称,不得在其生产出售商品上简化或突出使用“大宝”字样。以上终审判决生效后,东莞大宝公司向原审法院申请执行,原审法院向江门大宝公司发出执行通知书,要求江门大宝公司履行(2011)江蓬法知初字第41号《民事判决书》、(2012)江中法知终字第66号《民事判决书》规定的义务。因江门大宝公司未履行赔偿损失等给付义务,2013年10月11日,原审法院执行局根据申请执行人东莞大宝公司的要求,将江门大宝公司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2015年6月16日,江门大宝公司已履行完毕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原审法院作出《结案通知书》,作结案处理。2015年6月17日,原审法院已在法院失信被执行人系统内屏蔽江门大宝公司为失信被执行人的有关信息。

2014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与百度网讯公司签署《合作备忘录》,达成如下意见:1.执行局负责将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推送给百度网讯公司;2.百度网讯公司通过以下三种方式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进行展现:(1)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直接展现,(2)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失信信息提示,(3)自然人失信信息提示;3.执行局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打包后推送到FTP服务器的update目录中,第一次推送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中正在对外公布的全量数据,而后,每日早、中、晚各推送一次,每次推送的是当时的变量数据,百度网讯公司收取数据,并同步更新数据,确保与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官方网站上查询信息一致。

2015年4月20日,百度网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马月向北京市方正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公证,在公证处工作人员朱双的监督下,马月进行了如下操作:1.打开计算机;2.清除计算机缓存;3.打开IE浏览器,在地址栏输入www.baidu.com网址,点击进入后显示新的链接;4.点击“使用百度前必读”,显示新的链接,该页面有关内容有:“百度提醒您:在使用百度搜索引擎前,请您务必仔细阅读并透彻理解本声明。您可以选择不使用百度,但如果您使用百度,您的使用行为将被视为对本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鉴于百度非以人工检索方式,根据您键入的关键字自动生成到第三方网页的链接,除百度注明之服务条款外,其他一切因使用百度而可能遭致的意外、疏忽、侵权及其造成的损失,百度对其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任何通过使用百度而搜索链接到第三方网页均系他人制作或提供,您可能从该第三方网页上获得资讯及享用服务,百度对其合法性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通过百度搜索链接到的第三方网页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应该及时向百度提出书面权利通知,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百度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断开相关链接内容”;5.点击“权利声明”,显示新的链接,该页面显示的内容有:当权利人发现在百度生成的链接所指向的第三方网页的内容侵犯其合法权益时,权利人应事先向百度发出权利通知,百度将根据中国法律法规和政府规范性文件采取措施移除相关内容或屏蔽相关链接。公证人员对于以上操作均进行了截屏并保存在文档中,并将相关文档打印,取得打印稿九页,附在公证书后。2015年4月21日,北京市方正公证处出具(2015)京方正内经证字第03965号《公证书》证实上述情况的真实性。

2015年6月至7月间,江门大宝公司在湖北、辽宁、重庆、河南等地经销商先后致信江门大宝公司,认为在百度、360、慧聪等网站搜索显示江门大宝公司为失信企业,导致经销业务下降,要求公司采取相应措施。

2015年6月29日,江门大宝公司委托代理人谢峰到江门市江门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由该公证处公证人员杨锦波操作计算机,进行了如下保全证据行为:1、点击桌面上“360浏览器”快捷方式,打开浏览器,在空白地址栏输入www.baidu.com;2、进入页面搜索栏输入“江门大宝化工”然后按搜索栏右边“百度一下”按钮,进入第二个页面,该页面显示:“百度提醒您:江门大宝化工有限公司由于失信已被列入国家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数据来源最高人民法院”;3、将鼠标拉至上述第二页面的上方位置,点击第二个页面由上至下第一条搜索记录中标有“失信详情请见》”字样,浏览器弹出一个新窗口,进入第三个页面,该页面显示:被执行人名称:江门大宝化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邓文英,执行法院:江门市蓬江区人民法院,执行依据文号:(2013)江蓬法执字第00704号等信息;4、将鼠标拉至上述第三个页面的中间位置,点击第三个页面由上至下第七条搜索记录(该记录标有“我是个涂料师傅听好多前辈说江门的‘中华大宝漆’是假的…-百度知道”字样),浏览器弹出一个新窗口,进入第四个页面,该页面显示:“网友采纳:大宝漆是台湾品牌,厂家是东莞大宝化工制品有限公司、上海大宝化工制品有限公司和台湾大宝涂料股份有限公司,江门大宝化工有限公司这家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大宝漆,是打擦边球的,恶意攀附、傍名牌以混淆公众对于市场主体来源的认识,产品质量可想而知。自2011年2月起,东莞大宝依法对江门大宝进行维权诉讼,要求停止对“大宝商标”的侵权。最终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支持东莞大宝的正当诉求,判决江门大宝赔偿经济损失40万,并在媒体上道歉,且今后不得在宣传上使用大宝、大宝漆、中华大宝、中华大宝漆等词语。自判决以来,江门大宝化工以种种理由拒不配合法院执行,江门法院在2013年1月将江门大宝公司及其负责人提交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由最高法院将其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并利用公告方式通告全国周知。为了更进一步使得江门大宝公司面对法院执行,江门法院在2014年至江门大宝公司进行了查封,扣押了生产设备及库存产品一批,并在2014年10月10日由广东高富比拍卖公司在江门市港口路进行了拍卖动作”; 2015年7月10日,江门市江门公证处作出(2015)粤江江门第017571号《公证书》证实上述情况的真实性。

2015年7月16日,江门大宝公司又委托代理人谢峰到江门市江门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由该公证处公证人员杨锦波操作计算机,进行了保全证据行为与江门市江门公证处作出(2015)粤江江门第017571号《公证书》公证内容大体相似。公证人员实时打印所得五个页面,附在公证书后。2015年7月17日,江门市江门公证处出具(2015)粤江江门第019613号《公证书》证实上述情况的真实性。

2015年7月18日,江门大宝公司向百度网讯公司、百度在线公司邮寄《通知函》,函件相关内容有:百度网站以“百度提醒”的方式在显著位置公告我公司为失信企业,并设置“江门大宝化工失信被执行人”的搜索关键词,链接转载慧聪网贬损我公司商誉内容的文章,以及在“百度知道”中对我公司商誉及产品的负面评论及跟帖,上述行为实质是竞争对手实施诋毁商品、商誉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已侵害我公司商誉和品牌形象,要求删除、断开、屏蔽侵害我公司商誉及品牌形象的内容。江门大宝公司在函件上一共列举了十条要求删除、断开、屏蔽的信息。

百度网讯公司庭审时陈述,其收到江门大宝公司发出的函件,并在收函后约2-3个工作日对涉及江门大宝公司的相关信息及时进行了删除处理,涉及“百度提醒您”中江门大宝公司为失信被执行人企业的信息已不存在,“百度知道”中的问答内容已予以删除,涉及“江门大宝是失信企业”的相关网页链接信息已断开链接。百度网讯公司因此于2015年9月21日、2015年10月15日、2015年10月16日向北京市方正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北京市方正公证处先后出具了(2015)京方正内经证字第13046号、第13781号、第13924号《公证书》证实上述情况属实。

江门大宝公司认为,2015年7月18日,江门大宝公司向百度网讯公司、百度在线公司邮寄《通知函》,但是百度网讯公司为证明其对涉及江门大宝公司的相关信息进行了删除处理,一直在2015年9月21日、2015年10月15日、2015年9月21日对其删除后的结果进行了公证证据保全。也不能明确百度网讯公司删除侵权信息的具体时间。其中,百度网讯公司在2015年10月15日申请公证的京13781号《公证书》证明其断开链接慧聪网的负面报道文章;2015年10月16日申请公证的京13924号《公证书》则证明其删除“百度知道”中负面评论的侵权信息。因此,从江门大宝公司2015年7月18日向百度网讯公司发出通知函,以及百度网讯公司在2015年10月16日最后删除侵权信息的时间推算长达90天。在此期间,百度网讯公司没有及时采取必要措施,以至于“百度知道”中的负面评论和链接慧聪网负面报道的文章长时间在网络传播,误导公众、降低了江门大宝公司的社会评价与产品声誉。对此,百度网讯公司没有尽到事后监管义务,存在放任的主观过错。所以,百度网讯公司、百度在线公司依法构成名誉权侵权。遂向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人民法院提起名誉权诉讼,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书认定二被告不构成侵权,江门大宝公司不服,遂向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江门大宝公司上诉称:一、关于“百度提醒您”产品的性质以及是否构成名誉权侵权的问题,原审法院认为百度网讯公司主观不存在过错,不构成对江门大宝公司名誉权侵权,是事实认定错误。首先,百度网讯公司提供与最高人民法院签订的《合作备忘录》,该证据在庭审中因没有出示原件,江门大宝公司无法确认其真实性。即便该《合作备忘录》是真实的,从“百度公司每日早、中、晚分别到FTP服务器的updatc目录中收取数据,并同步更新数据”的内容来看,百度网讯公司在发布百度提醒信息时必须做到与最高人民法院网站失信被执行人的变量数据同步更新。因此,《合作备忘录》要求百度网讯公司做到与最高人民法院的变量数据同步更新,而不存在变量数据更新的合理期限问题。同时,我国《侵权责任法》规定了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法定义务,并没有所谓合理时间的规定。其次,关于百度网讯公司删除“百度提醒您”中失信被执行人的时间问题。江门大宝公司实际是在2015年5月25日履行判决的给付义务,而法院对于(2013)江蓬法执字第704号案件的结案记录时间为2015年6月16日,并于2015年6月17日将江门大宝公司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删除,但百度网讯公司在“百度提醒您”仍继续发布江门大宝公司失信被执行人的相关信息。因百度网讯公司侵权行为具有连续性、不间断性的特点,江门大宝公司无法预判百度网讯公司删除“百度提醒您”中失信被执行人的准确时间。百度网讯公司提供了2015年9月21日申请作出的(2015)京13046号公证书,证明其删除“百度提醒您”江门大宝公司失信被执行人信息的时间,即从2015年6月17日至9月21日,推算“百度提醒您”发布失信被执行人信息长达95天。而原审法院以2015年6月17日江门大宝公司通知向百度网讯公司的时间起算,至2015年6月29日申请公证证据保全时,有关信息尚未删除、屏蔽的前后12天时间差,并认为该时间差属于合理时间。原审法院对百度网讯公司删除失信被执行人信息时间的错误,并且认为百度网讯公司没有及时更新是合理时间。对此,是原审法院的凭空臆想和自由裁量权的滥用,而不是来自法律的规定。第三,百度网讯公司收到通知后没有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存在放任的主观过错,依法属于侵权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合作备忘录》对于百度网讯公司发布百度提醒信息是有要求的,必须做到与最高人民法院网站失信被执行人的变量数据同步更新。《合作备忘录》赋予了百度网讯公司发布失信被执行人信息,亦具备管理信息的能力,故有较高的审慎义务。本案中,百度网讯公司没有做到与最高人民法院早、中、晚时段推送失信被执行人的变更数据同步更新。2015年6月17日,江门大宝公司已不是失信被执行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第(四)项规定,国家机关依职权公开实施的职权行为等发布的信息来源已被公开更正,网络用户或网络服务提供者仍然发布更正前信息,应承担侵权责任。故“百度提醒您”中仍发布江门大宝公司失信被执行人的信息,是侵权行为。所以,原审法院认为百度网讯公司主观不存在过错,不构成对江门大宝公司名誉权侵权是事实认定错误。第四,“百度提醒您”不是纯粹公益性的产品,由于与最高人民法院的合作,不仅是百度网站的点击率提高,同时也提高了百度网讯公司搜索网站的知名度,以及百度网获得更多植入商业性广告的机会等现实的利益,故百度网讯公司对“百度提醒您”有较高的审查义务。所以,原审法院认为百度网讯公司与最高人民法院之间的《合作备忘录》不是商业合同,没有证据证明百度网讯公司因为此项合作获利是事实认定错误。

二、关于本案“百度知道”及“百度搜索引擎”,提供服务是否构成侵权的问题,原审法院认为百度网讯公司在本案中并不存在过错,并未对江门大宝公司构成侵权,是事实认定错误。(一)百度网讯公司没有及时对“百度知道”中的侵权信息采取必要措施,是没有尽到事后监管义务,构成侵权。我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能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原审法院在审理中查明,2015年7月18日,江门大宝公司向百度网讯公司、百度在线公司邮寄《通知函》,百度网讯公司为证明其对涉及江门大宝公司的相关信息进行了删除处理,曾先后在2015年9月21日、2015年10月15日、2015年9月21日对其删除后的结果进行了公证证据保全。但是,原审法院在本案的判决中却没有列明百度网讯公司申请作出上述三份公证书的相应时间,以至于不能明确百度网讯公司删除侵权信息的具体时间。其中,百度网讯公司在2015年10月15日申请公证的京137**号《公证书》证明其断开链接慧聪网的负面报道文章;2015年10月16日申请公证的京139**号《公证书》则证明其删除“百度知道”中负面评论的侵权信息。因此,从江门大宝公司2015年7月18日向百度网讯公司发出通知函,以及百度网讯公司在2015年10月16日最后删除侵权信息的时间推算长达90天。在此期间,百度网讯公司没有及时采取必要措施,以至于“百度知道”中的负面评论和链接慧聪网负面报道的文章长时间在网络传播,误导公众、降低了江门大宝公司的社会评价与产品声誉。在庭审中,百度网讯公司确认收到江门大宝公司发出的通知函,而且该通知函足以指引百度网讯公司定位侵权信息,是有效的通知。所以,百度网讯公司依法构成侵权,原审法院对本案“百度知道”的事实认定错误。(二)百度搜索引擎对于“百度提醒您”新产品的服务有合理注意义务。“百度提醒您”是百度网讯公司的一项新产品,其新产品功能的实现,离不开百度搜索引擎工具。如“百度一下”是百度网讯公司向用户提供搜索引擎服务,“百度快照”是百度网讯公司向用户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的工具。在“百度一下”中输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查询”或相近关键词搜索关键词即可查找到相关信息,关键词是百度网讯公司为实现搜索服务而特定化的用语,而且,“百度提醒您”显示的搜索结果页面明显区别于一般搜索引擎的搜索结果,这就意味着这种技术性设定及编辑的搜索标准存在百度网讯公司的人为介入。(三)“百度知道协议”、“使用百度者必读”,不能免除百度网讯公司的合理注意义务和事后的监管义务。百度网站的“百度知道协议”、“使用百度者必读”等内容,类似于格式合同,存在强调自身的利益,而排除、限制对方的权利,并且其约束力也仅限于其与网络用户之间,故不能约束本案的被侵权人。并且该告知内容的字体细小,没有使用加粗字体引起使用者注意,在百度网站首页不容易发现。对此,只能证明百度网讯公司向网络用户履行了告知义务,但不能成为其免除侵权责任的告示,百度网讯公司不能免除事先的合理注意义务和事后的监管义务。

三、百度网讯公司收到江门大宝公司的书面通知后,长时间没有对涉讼文章采取必要措施,是没有尽到事后监管义务,构成侵权。但原审判决中遗漏了对此侵权事实的认定。百度网链接慧聪网涂料网讯发布标题为“最高法院将江门大宝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的报道文章,但是,由于(2013)江蓬法执字第704号案件已于2015年6月16日结案,并于次日删除了江门大宝公司为失信被执行人的信息,即该文章提及的最高人民法院将江门大宝公司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的事实已经不存在。而且文章以江门大宝公司列为“失信黑名单”等带有贬损性倾向的标题,在江门大宝公司结案后百度网仍然链接慧聪网发布的负面报道文章。涉讼文章必然通过网络的传播而扩大,更进一步加深了对江门大宝公司名誉权的侵害后果。江门大宝公司在2015年7月18日向百度网讯公司发出通知函,但百度网讯公司在2015年10月15日断开链接慧聪网的负面报道文章,在长达89天期间,百度网讯公司没有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存在放任的主观过错,百度网讯公司依法构成侵权。

四、本案涉讼是网络名誉权侵权案件,应当在网络环境下公开道歉、消除影响。江门大宝公司法人名誉权是在“百度提醒您”、“百度知道”、“百度搜索引擎”及网站链接等网络环境下被侵权,由于互联网的性质决定了侵权内容的散播具有更广泛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判决侵权人承担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或者恢复名誉等责任形式的,应当与侵权的具体方式和所造成的影响范围相当”,故对于为受害人恢复名誉、消除影响的范围,应与侵权所造成的不良影响的范围相当,即侵权的言论在一定范围和一段时间内传播的,应当相应地在一定范围和一段时间内在相应的载体上进行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而不能像传统的侵犯名誉权那样一次性了结。所以江门大宝公司主张百度网讯公司在百度网站公开道歉、消除影响合法有据。

五、百度网讯公司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赔偿经济损失。首先,百度网讯公司在“百度提醒您”、“百度知道”、“百度搜索引擎”及网站链接中的侵权行为直接指向江门大宝公司法人名誉权,导致的直接后果是误导消费者降低对江门大宝公司的社会评价及产品声誉。由于百度网讯公司施加给江门大宝公司的不当影响,直接造成江门大宝公司的涂料产品在湖北、辽宁、河南、重庆等主要销售省份销量下滑的严峻趋势,而且因商誉的不当影响在大的招标工程中丧失投标机会而蒙受损失,但这些证据显示的只是江门大宝公司的部分经济损失。其次,从(2011)江蓬法知初字第41号、(2012)江中法知终字第66号两份《民事判决书》,以及江门大宝公司获得很多的荣誉证书等均可以证明,江门大宝公司于2005年登记成立迄今十多年期间,开发的系列油漆、涂料产品及其“ZHDBO”和“宝丽源”品牌,销售渠道已形成覆盖国内各省、地(市)、县三级区域的终端市场布局,产品深受广大顾客的认可和欢迎,已是全国建材及涂料行业中具有品牌影响力的企业。百度网讯公司侵权行为造成江门大宝公司名誉的不利影响和经济损失,必然要大于传统的名誉侵权。故恳请二审法院综合考量以上情况,酌定百度网讯公司对江门大宝公司经济损失的赔偿。

百度网讯公司辩称:一、“百度提醒您”的信息来自于最高人民法院,百度网讯公司在本案中不存在任何过错。(一)“百度提醒您”中的信息系最高法院执行局将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推送给百度,百度网讯公司不对最高法院推送的信息做任何编辑和修改。百度网讯公司一审中提交的(2015)京方正内京证字第17484号公证书证明“百度提醒您”与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被执行人数据信息一致。(二)“百度提醒您”对失信被执行人的信息展示完全符合与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签订的《合作备忘录》中的约定。根据约定,该合作旨在扩大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影响力,深化执行信息公开工作,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三)根据《合作备忘录》中的约定“执行局将失信被执行人中的名单信息打包后推送到FTP服务器的update目录中,第一次推送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中正在对外公布的全量数据,而后每日早、中、晚各推送一次,每次推送的是当时的变量数据”,“百度提醒您”中的失信被执行人信息的更新均有赖于最高人民法院向百度推送更新的信息。(四)江门大宝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已从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删除后,依然出现在“百度提醒您”的信息中;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百度网讯公司未尽到与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被执行人数据信息一致的义务。综上,江门大宝公司在上诉状中认可江门法院(2013)江蓬法执字第704号案件结案时间与江门法院从被执行人失信名单中删除时间不一致的事实,江门法院删除江门大宝公司失信被执行人的信息滞后于结案时间。法院内部的信息与最高人民法院向社会公开的失信被执行人信息也不是同一个数据系统。最高院对外公开的信息再同步到百度网讯公司,必然会有一个合理的时间。所以,本案中从江门大宝公司的涉诉被执行案件结案时间到江门法院将其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删除,再到江门法院将信息同步到最高院,最高院再将信息同步到百度,涉诉信息更新的十几天(含四个休息日)时间显然属于合理的时间范畴内。百度网讯公司在本案中不存在过错。

二、江门大宝公司认为一审法院认定百度网讯公司提供的“百度知道”及“百度搜索引擎”未构成侵权是事实认定错误。百度网讯公司认为江门大宝公司的观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百度网讯公司已及时对“百度知道”中的涉案信息采取了必要措施,履行了法定义务,不存在过错,不构成侵权。关于江门大宝公司认为百度网讯公司采取措施的时间应为一审提交的公证书所显示的公证时间的观点,没有事实依据。首先,百度网讯公司一审提交的公证书表明在公证时的互联网状态,即公证之前,涉案信息己经被删除。其次,百度网讯公司每日接到上万件投诉,不可能针对每一个投诉都予以公证。百度网讯公司只针对涉及诉讼的案件进行公证,符合常理。(二)百度网讯公司公示《百度知道协议》、《使用百度前必读》是履行事前提示以及事后监督的行为,符合法律规定。

三、百度网讯公司不构成侵权,无需承担侵权责任,也无需对江门大宝公司给予损害赔偿。涉案信息来源于第三方或由第三方发布,百度网讯公司仅提供互联网技术服务,对网络中存在的涉案信息不具有预见性、控制力,也无法主动审查,而是有赖于权利人的有效投诉。在接到江门大宝公司的通知后,百度网讯公司已经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同时充分尽到事前提示与事后监管义务。百度网讯公司未实施任何侵犯江门大宝公司权利的行为,主观上也不存在任何过错,无需承担侵权责任,也不应对江门大宝公司给予损害赔偿。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百度网讯公司不存在侵害江门大宝公司名誉权的侵权行为,同时尽到了合理注意义务,对涉案信息采取了相应合理措施,履行了法定义务。

2016年10月11日,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江门大宝公司诉请:

1.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在百度网站删除、屏蔽、断开链接损害原告法人名誉权及商业信誉的信息内容;

2.两被告在百度网站网页首页的显著位置连续六十天刊登道歉声明、消除影响,并在《人民日报》、《南方都市报》第一版非中缝版面的显著位置连续三次刊登道歉声明、消除影响;

3.两被告共同赔偿原告法人名誉权及商誉损失、经济损失130万元,并支付原告为制止侵权开支的合理费用(包括公证费、复印费等)2240元;

4.本案诉讼费用由两被告承担。

二审上诉人江门大宝公司诉请:

1.撤销原审判决;

2.判令百度网讯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在百度网站删除、屏蔽、断开链接损害江门大宝公司名誉权及商业信誉的信息内容;

3.判令百度网讯公司在百度网站网页首页的显著位置连续六十天刊登道歉声明、消除影响,并在《人民日报》、《南方都市报》第一版非中缝版面的显著位置连续三次刊登道歉声明、消除影响;

4.判令百度网讯公司赔偿江门大宝公司名誉权及商誉损失、经济损失人民币伍拾万元,并支付江门大宝公司为制止侵权开支的合理费用(包括公证费、复印费等)2240元;

五、本案两审诉讼费用由百度网讯公司承担。


争议焦点:

1.百度在线公司是否应当承担本案责任。

2.“百度知道”及“百度搜索引擎”提供的服务是否构成名誉权侵权。

3.“百度提醒您”产品的性质,以及是否构成对江门大宝公司的名誉权侵权。

4.百度网讯公司有没有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删除对江门大宝公司相应的信息。


裁判理由:

江门市蓬江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本案是名誉权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关于本案争议的几个问题,原审法院作如下评述:

一、关于百度在线公司是否承担本案责任的问题。依据工业和信息化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查询,百度www.baidu.com网站主办单位为百度网讯公司,江门大宝公司并未能提供证据证实百度在线公司与百度网讯公司共同经营百度网的事实,故江门大宝公司起诉要求百度在线公司承担本案责任,依据不足,原审法院予以驳回。

二、关于本案“百度知道”及“百度搜索引擎”提供的服务是否构成名誉权侵权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百度网讯公司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其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搜索、链接等服务时,面对互联网上的不特定及海量的信息,其没有对网络用户的信息进行主动选择、编辑、删除,难以判断有关信息是否合法,因此,我国法律规定了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的权利,但并未规定网络服务者有事先审查、主动审查的义务。本案中,首先,“百度知道”是百度网讯公司向用户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服务,向用户提供的讨论、交流的平台,“百度知道”中有关问答是网络用户进行的操作,百度网讯公司事先对相关内容并不知情;其次,“百度一下”是百度网讯公司向用户提供的搜索引擎服务,百度网讯公司在提供搜索引擎服务及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时,已将相应“百度知道协议”、“使用百度前必读”等内容公布于平台首页,还于其网站明确告知相应的投诉方式,故百度网讯公司已对用户尽到了事前告知之义务。鉴于网络信息及时性、海量性的特点,百度网讯公司对网络用户所发布的信息原则上不负有主动审查和事先审查的义务。江门大宝公司认为百度网讯公司监管不足,主观上有过错的意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采纳。由此可见,百度网讯公司主观上并无过错;再次,百度网讯公司在接到江门大宝公司的书面投诉后已及时删除讼争帖子及相关网络链接,该行为可认定为百度网讯公司已及时履行了事后监管义务,江门大宝公司请求百度网讯公司在百度网站(网址:www.baidu.com)删除、屏蔽、断开链接涉及其公司的信息内容,实际上已经实现,原审法院不再另行判决。综上,百度网讯公司在本案中并不存在过错,并未对江门大宝公司构成侵权。

三、关于“百度提醒您”产品的性质,以及是否构成名誉权侵权的问题。“百度提醒您”是百度搜索引擎项下的一个工具,百度网讯公司与最高人民法院合作,目的在于扩大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影响力,加大对被执行人信誉监督,推进社会诚信体系建设。“百度提醒您”中关于江门大宝公司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信息来源于最高人民法院,且江门大宝公司曾在法院生效判决作出后,未能及时履行生效判决的义务,法院根据涉案申请执行人东莞大宝公司的申请,将江门大宝公司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是合法的执行措施,以上事实均有法院生效的裁判文书予以证实。江门大宝公司以此认为百度网讯公司侵犯其名誉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采纳。

对于百度网讯公司有无在“百度提醒您”中及时删除、屏蔽江门大宝公司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问题。经查,(2013)江蓬法执字第704号案件于2015年6月16日结案,原审法院已于结案次日在法院失信被执行人系统屏蔽了有关信息。江门大宝公司在2015年6月29日申请公证证据保全时,有关信息尚未删除、屏蔽,前后有12天的时间差。对此,原审法院认为,《合作备忘录》约定,百度网讯公司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公布、屏蔽、撤销、纠正的信息对“百度提醒您”中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及时予以更新,否则有可能会导致相关企业或个人名誉受损。就本案而言,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内部系统的信息传输到百度网讯公司,存在一定时间差属于合理时间范畴,不应因此认定百度网讯公司存在故意或放任的主观过错;其次,百度网讯公司接到江门大宝公司书面投诉后核查,上述信息已不存在;第三,该项合作不是商业合同,没有证据证明百度网讯公司因为与最高人民法院的该项合作获利,不应赋予百度网讯公司过高的审查义务,故原审法院认定百度网讯公司已及时删除、屏蔽江门大宝公司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其在该问题上主观不存在过错,不构成对江门大宝公司名誉权侵权。

因此,江门大宝公司主张百度网讯公司、百度在线公司侵犯其名誉权依据不足,对于其请求百度网讯公司、百度在线公司停止侵权、登报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赔偿经济损失130万元及为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2240元等各项诉讼请求,原审法院均不予支持。

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本案属名誉权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当事人没有提出请求的,不予审理,但一审判决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者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他人合法权益的除外”的规定,本案二审审理范围仅针对江门大宝公司提出上诉的问题。综合双方当事人的上诉及答辩意见,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百度网讯公司是否应对江门大宝公司承担侵权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规定:“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被侵权人以书面形式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公示的方式向网络服务提供者发出的通知,包含下列内容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有效:(一)通知人的姓名(名称)和联系方式;(二)要求采取必要措施的网络地址或者足以准确定位侵权内容的相关信息;(三)通知要求删除相关信息的理由。被侵权人发出的通知未满足上述条件,网络服务提供者主张免除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百度网讯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其通过“百度知道”和“百度搜索引擎”为用户提供信息通道或者信息平台服务,其本身并不对传输或存储的信息进行主动编辑、组织或者修改,根据上述法律规定百度网讯公司在接到有效通知或者知道其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才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本案中,江门大宝公司于2015年7月18日向百度网讯公司邮寄《通知函》,通知中要求百度网讯公司删除、断开、屏蔽侵害其公司商誉及品牌形象的内容,并列举了十项要求删除、断开、屏蔽的信息。江门大宝公司明确其上诉请求中要求百度网讯公司删除、断开、屏蔽的信息内容为《通知函》中列举的第1至9项的内容,而江门大宝公司确认《通知函》中第2至第9项的内容百度网讯公司已经删除或者屏蔽,《通知函》中第1项内容中的“百度提醒您”插标也已经不存在。至于《通知函》中要求删除的“江门大宝化工失信被执行人”及类似搜索关键词的问题。搜索关键词是用户在使用搜索引擎时输入的、能够最大程度概括用户所要查找的信息内容的字或者词。网络用户输入关键词,搜索引擎中根据关键词显示相关的搜索结果,网络用户点击相关的搜索结果中的链接才显示相应的网页内容,故搜索关键词本身并非侵权内容,搜索关键词本身也不足以准确定位侵权内容的相关信息,故江门大宝公司要求百度网讯公司删除“江门大宝化工失信被执行人”及类似搜索关键词,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关于江门大宝公司主张百度网讯公司仍有部分侵权内容没有删除的问题,由于其未明确指出未删除的侵权内容,也未能举证证明其在本案诉讼前已经向百度网讯公司发出足以准确定位侵权内容相关信息的有效通知,故即使仍存在相关的信息内容,也不属于本案审理的范围,江门大宝公司可另案主张权利。

关于江门大宝公司主张百度网讯公司没有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人民法院适用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认定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的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是否及时,应当根据网络服务的性质、有效通知的形式和准确程度,网络信息侵害权益的类型和程度等因素综合判断”。江门大宝公司提交的(2015)粤江江门第019613号《公证书》显示,2015年7月16日江门大宝公司进行证据保全时已经没有了“百度提醒您”的插标内容;百度网讯公司提交的《公证书》也可以证明百度网讯公司已经删除、屏蔽或断开“百度提醒您”的插标内容以及《通知函》中第2至第9项的内容的链接。虽然百度网讯公司于2015年9月21日、2015年10月15日、2015年10月16日才到公证机关申请证据保全,由公证机关出具相应的《公证书》,但上述公证书显示的是百度网讯公司进行证据保全时相关的网页链接信息已经删除、屏蔽或断开,而非相关网页链接信息在当天才删除、屏蔽或断开,故江门大宝公司主张以百度网讯公司申请证据保全的时间作为其删除、屏蔽、断开相关网页链接信息的时间,理据不足,本院不予认可。江门大宝公司于2015年7月18日向百度网讯公司邮寄《通知函》,但未能提交足够证据证明百度网讯公司在收到其通知后在合理的时间内没有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故其关于百度网讯公司没有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主张,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江门大宝公司主张百度网讯公司对“百度提醒您”的服务有合理注意义务以及百度网讯公司没有对“百度提醒您”的信息保持与最高人民法院的信息同步,构成侵权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规定:“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根据国家机关依职权制作的文书和公开实施的职权行为等信息来源所发布的信息,有下列情形之一,侵害他人人身权益,被侵权人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发布的信息与前述信息来源内容不符;(二)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以添加侮辱性内容、诽谤性信息、不当标题或者通过增删信息、调整结构、改变顺序等方式致人误解;(三)前述信息来源已被公开更正,但网络用户拒绝更正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不予更正;(四)前述信息来源已被公开更正,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仍然发布更正之前的信息”。“百度提醒您”是百度网讯公司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提供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在百度搜索引擎中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及相关信息的展示,其展示的内容与最高人民法院提供的内容相符,且在江门大宝公司向其发出《通知函》之前已经删除或屏蔽相关的内容,故不存在百度网讯公司不予更正的情形。而且,(2013)江蓬法执字第704号案件于2015年6月16日结案,法院在2015年6月17日在法院失信被执行人系统屏蔽了相关信息,虽然江门大宝公司在2015年6月29日申请证据保全公证时相关信息仍未删除或屏蔽,但在其2015年7月16日申请证据保全公证时已经没有显示相关信息,而江门大宝公司未能举证证明2015年6月29日之后相关信息仍未删除或屏蔽。从执行法院在失信被执行人系统屏蔽相关信息到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将相关信息推送给百度网讯公司,百度网讯公司再对相关信息进行更新需要一定的工作时间,本案中的上述时间并未超出合理的范围。虽然百度网讯公司与最高人民法院签订的《合作备忘录》约定百度网讯公司应当每日收取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推送的变量数据(包括:公布、屏蔽、撤销、纠正的信息),并同步更新数据,但该《合作备忘录》是百度网讯公司与最高人民法院签订的,对合同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江门大宝公司并非该合同的当事人,其根据《合作备忘录》的约定主张百度网讯公司承担法律责任,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江门大宝公司主张百度网讯公司侵犯其名誉权,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江门大宝公司基于侵权而要求百度网讯公司承担的停止侵权、赔礼道歉、赔偿损失、承担制止侵权合理费用的诉讼请求也缺乏依据,故原审判决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处理恰当,本院予以维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驳回原告江门大宝化工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7011元,由原告江门大宝化工有限公司负担。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240元,由江门大宝化工有限公司负担。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三十六条: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五条: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被侵权人以书面形式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公示的方式向网络服务提供者发出的通知,包含下列内容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有效:(一)通知人的姓名(名称)和联系方式;(二)要求采取必要措施的网络地址或者足以准确定位侵权内容的相关信息;(三)通知要求删除相关信息的理由。被侵权人发出的通知未满足上述条件,网络服务提供者主张免除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三条: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根据国家机关依职权制作的文书和公开实施的职权行为等信息来源所发布的信息,有下列情形之一,侵害他人人身权益,被侵权人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发布的信息与前述信息来源内容不符;(二)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以添加侮辱性内容、诽谤性信息、不当标题或者通过增删信息、调整结构、改变顺序等方式致人误解;(三)前述信息来源已被公开更正,但网络用户拒绝更正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不予更正;(四)前述信息来源已被公开更正,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仍然发布更正之前的信息。

第三十六条第二款:人民法院适用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认定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的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是否及时,应当根据网络服务的性质、有效通知的形式和准确程度,网络信息侵害权益的类型和程度等因素综合判断。


案例来源:

江门大宝化工有限公司、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名誉权纠纷(2016)粤07民终1721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