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08-17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43

案例释义:

1、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保证期间,债权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数量、价款、币种、利率等内容作了变动,未经保证人同意的,如果减轻债务人的债务的,保证人仍应当对变更后的合同承担保证责任;如果加重债务人的债务的,保证人对加重的部分不承担保证责任。债权人与债务人协议变动主合同内容,但并未实际履行的,保证人仍应当承担保证责任。

2、一般保证的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期间的,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债权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履行期限作了变动,未经保证人书面同意的,保证期间为原合同约定的或者法律规定的期间。

3、在民间借贷中,借贷双方姓名、借款金额、利率标准、借款期限均为合同主要内容,应当得到借贷各方的一致确认才具有约束力,如事后有修改,应当由各方共同签字或按捺方为确认。

4、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民间借贷中,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载明的借款金额,一般认定为本金。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的,人民法院应当将按实际出借的金额计算本金及利息。

5、借贷双方对逾期利率有约定的,从其约定,但以不超过年利率24%为限。未约定逾期利率或者约定不明的,人民法院可以区分不同情况处理:(1)既未约定借期内的利率,也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年利率6%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2)约定了借期内的利率但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借期内的利率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案情介绍:

原告林某伟诉称:候某娴做生意资金困难,于2014年3月26日向林某伟借款100000元,口头约定月息8分,林某伟按其要求将扣除头息8000元之后的92000元款项汇入林某芳账户,但候某娴从借款后始终分文未还,林某芳也未尽担保责任,对林某伟造成经济损失,故于2017年1月起诉。

被告候某娴经公告送达开庭传票,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予任何形式的答辩,应视为其自动放弃。

被告林某芳辩称,1、林某伟的起诉已经超过诉讼时效和保证期间,依法应驳回其诉讼请求。林某伟实际出借款项为2014年3月27日,合同约定借款期限为6个月,因此本案借款期限至2014年9月27日,林某芳的保证期间仅应计算至2015年3月26日,林某伟最迟应于2016年9月27日起诉,但其迟至2016年12月20日方才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也超过了林某芳的保证期间。2、林某伟主张的月息3%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不予支持。双方在借据中约定的借款为100000元,但实际上林某伟只支付了92000元,不能由此认定为头息,即便法院认定双方为有息借款,利息也应从实际出借款项之日开始计算,且应以92000元为基数,林某伟主张月息3%超过法律保护限度,不应予支持。

林某伟围绕其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借据、银行交易明细、公告费发票,林某芳质证认为证据的真实性均可确认,但借据上“期限”一栏事后划去“6个月”林某芳并不知情,也并未取得其同意,候某娴在划掉部分加盖手印的行为加重了林某芳的保证责任,所以林某芳可免除保证之责。此外,银行交易明细体现本案借款本金应为92000元,而非100000元。

法院查明,2014年3月25日,林某伟转款50000元给林某芳,次日,候某娴作为借款人、林某芳作为担保人向林某伟出具《借据》一张,载明借款100000元,在“期限”一栏,原本有“6个月”字样,后被划除并加盖指印。林某芳在该借据上所留的身份证号码以及手机号码均少写一位数。2014年3月27日,林某伟转款42000元给林某芳。2017年5月11日,林某伟因本案诉讼支出公告费400元。

2017年8月17日,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1.判令两被告连带偿还借款100000元,并支付2014年3月26日借款之日起至实际还款之日止的利息,按月息3分计算;

2.判令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争议焦点:

案涉借据上“6个月”期限被划除是否加重了林某芳的保证责任以及林某芳是否可免除保证之责。


裁判理由:

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认为:

合法之债,受法律保护。首先,关于案涉借据上“6个月”期限被划除的问题,林某伟称系候某娴划除并加盖的手印,林某芳抗辩候某娴的行为加重了其保证责任。在民间借贷中,借贷双方姓名、借款金额、利率标准、借款期限均为最重要的元素,应当得到借贷各方的一致确认方具有约束力,如事后有修改,应当由各方共同签字或按捺方为确认。纵观案涉整份借据,仅有“6个月”一处有修改痕迹,林某芳抗辩并不知情,而林某伟既未举证证明修改时间,亦未举证证明该修改获得了林某芳之认可,故该修改不应对林某芳产生效力。林某芳关于已超过保证期限、其依法不应承担保证责任的抗辩意见,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可予支持。其次,林某伟提供的借据和银行流水记录能够共同证明其与候某娴、林某芳之间存在合法有效的借贷关系,候某娴经其催讨后未归还借款,已构成违约,林某伟诉求其偿还尚欠本金以及为实现债权合理支出的公告费,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可予支持,但本金应为92000元而非其主张的100000元。其次,关于利息,双方并无明确约定,林某伟主张自2014年3月26日起按月息3%计息,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本院依法调整自林某伟向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之日起(2016年12月20日)为按年息6%的标准计算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


裁判结果:

一、候某娴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林某伟借款本金92000元及资金占用期间利息(按年利率6%的标准自2016年12月20日计算至实际还款之日止);

二、候某娴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林某伟公告费400元;

三、驳回林某伟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九十条 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零七条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第二百零六条 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对借款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借款人可以随时返还;贷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

第二百一十一条 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视为不支付利息。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约定支付利息的,借款的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限制借款利率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十九条 借贷双方对逾期利率有约定的,从其约定,但以不超过年利率24%为限。

未约定逾期利率或者约定不明的,人民法院可以区分不同情况处理:

(一)既未约定借期内的利率,也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年利率6%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二)约定了借期内的利率但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借期内的利率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案例来源:

林某伟与候某娴、林某芳民间借贷纠纷(2017)闽0203民初1837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