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4-06-03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46

案例释义:

1、公民、法人违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没有过错,但法律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2、对于房屋出租方安全保障注意义务,目前法律尚无具体的设定。在法无明文规定的情况下,应依合同约定处理相关纠纷,根据实际过错分摊责任。一般而言,出租人在将房屋交付给承租人使用后,已暂时失去对出租房屋的实际掌控,难以履行监管职责。而承租人作为实际支配者,负有合理使用、管理和确保房屋安全使用的责任,同时更有条件预见可能发生的危险和损害,并且最有可能采取必要的措施防止损害的发生或者减轻损害的程度,故理应承担安全保障义务。只要出租人提供的房屋没有质量安全方面的瑕疵,或者虽然存在瑕疵,但确定其不构成肇因或者不能确定其构成肇因,则承租人在使用范围内发生安全事故造成损失,应由其自行承担责任。


案情介绍:

法院查明,2010年9月30日,原告陈某添将自己所有的地址在漳浦县旧镇镇车站边旧镇供销社招待所南面的店面房屋二间出租给被告王某金、郑某华夫妻。双方签订合同一份,约定:……六、无论什么情况(除地震、战争外),造成房屋的损失,乙方(王某金)都要按时价赔偿经济损失。……等权利、义务和责任。合同签订后,原告陈某添即将房屋交付给被告王某金、郑某华夫妻。被告王某金、郑某华夫妻在租用的二间店面经营“北仔摩托电器店”(主营摩托车与电器)。2011年2月15日23时左右,被告经营的电器店内发生火灾。原告的房屋及周围店面均被烧毁。2011年3月29日,漳州市公安消防支队作出的漳公消火认字(2001)第2号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起火原因为:北仔摩托车电器店西南部发生电气短路,喷溅的熔珠引燃西南部中间隔墙西侧下方的可燃物所致。认定电气故障短路引起火灾的依据:(1)该摩托电器店进户电表位于建筑北侧外围的中间电表箱上部两个电表,电表箱内的四个电表的火线用绿色绝缘体的导线通过同一个螺栓与表箱内的接线柱连接,四个接线端子有明显的电热熔痕。(2)经现场勘验发现,北仔摩托电器店电表的接线端子上有明显的电热熔痕;摩托电器店电器销售区域北侧阁楼东侧内墙钢梯下方配电盘内的三个空气开关呈断开状态,一个空气开关呈闭合状态。(3)摩托电器店电器销售区域3号电冰箱对应的东侧内墙上距地面129cm处有一个开关、插座盒,其对应的下方平台和地面提取的熔珠、带熔痕的导线、带熔痕的触片送检,检出部分熔珠为一次短路熔珠。灾害成因为:北仔摩托电器店内物品摆放密集,影响人员疏散逃生;店内所有出口均被锁闭,借宿人员无法开启疏散门且对店内格局不熟悉,导致逃生困难;店内吊顶采用塑料扣板,扩大了火势蔓延速度。同时排除放火、生活用火、遗留火种、外来飞火、雷击、自然、小孩玩火等7种原因引起火灾可能。火灾现场勘验笔录专项勘验项第二段记载:摩托电器店电器销售区域东侧内墙北侧钢梯下方安装一个闸刀开关和一个配电盘,闸刀开关内未设置保险丝,配电盘内的三个空气开关呈断开状态,一个空气开关呈闭合状态。2011年12月30日,原告陈某添委托漳浦县价格认定中心对房屋被烧损维修费价格进行估算,2011年12月31日,漳浦县价格认定中心作出浦价认(2011)第55号价格认证结论书,认定原告陈某添的房屋修复费用为人民币182318元。被告王某金、郑某华申请对原告房屋被烧损维修费价格进行重新评估。根据被告王某金、郑某华申请,法院依法委托漳州德信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进行评估。2013年11月4日,漳州德信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回函认为:委估标的物因火灾已毁,无法对标的物进行现场勘察并判断,因此本公司无法对本次委估进行评估。现原告已将被烧毁的房屋修复。被告王某金、郑某华夫妻经营的“北仔摩托电器店”的两间店屋原来相互隔开,因经营需要,被告把两间店屋的部分中间隔墙拆除,把店前面的走廊向前延伸搭盖加装卷帘门,装修塑料吊顶扣板,墙壁也进行装修,相应室内电器线路也进行变动。火灾发生后,被告王某金、郑某华夫妻因火灾赔偿他人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408000元。

陈某添依合同约定向王某金、郑某华索赔未果,遂向法院提起诉讼。王某金、郑某华提起反诉认为陈某添将存在安全隐患的房屋出租给王某金、郑某华使用,主观上存在过错,陈某添应承担损失,王某金、郑某华代为承担赔偿第三人后完全有权向陈某添追偿。陈某添确实存在损失问题,但提供的单方委托的鉴定结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一审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对反诉原告王某金、郑某华先行赔付第三者的经济损失人民币408000元,酌定由反诉原告王某金、郑某华承担70%即285600元,反诉被告陈某添承担30%即122400元。另认定,被告王某金、郑某华应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赔偿原告陈某添因火灾造成房屋毁损的经济损失人民币182318元。双方都不服该判决,遂提起上诉。

陈某添上诉称:1、火灾所造成的损失是与被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有直接因果关系,上诉人对房屋失去使用和控制权,且双方合同约定,造成损失应由被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承担。原审认定上诉人陈某添作为出租房屋的所有人,负有安全监管责任等,也是造成火灾的原因之一,也应承担一定赔偿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2、本案火灾赔偿事宜,上诉人均没有参与,原审判决上诉人赔偿被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因火灾赔偿第三人的经济损失122400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3、原审没有支持上诉人请求每15年要重新修复一次的费用及二、三、四层楼房合计1440平方米的租金损失不妥。

王某金、郑某华上诉称:1、陈某添确实存在损失问题,但提供的单方委托的鉴定结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原审认定陈某添的经济损失为182318元,且由上诉人全额赔偿是错误的。2、原审将上诉人自身的经济损失排除在外错误,判决陈某添赔偿上诉人经济损失只有122400元,在金额上计算错误。

2014年6月3日,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反诉被告)陈某添诉请:判令被告王某金、郑某华赔偿房屋第一次的维修费182318元及二、三、四层楼房(合计1440平方米)的租金损失。

反诉原告(一审被告)王某金、郑某华诉请: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判令原告陈某添赔偿其损失994496元及利息。

二审上诉人陈某添诉请:撤销原审判决第三项,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对上诉人的反诉请求。

二审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诉请:撤销原审判决第一、二项,改判被上诉人陈某添赔偿上诉人经济损失298348.8元。


争议焦点:

房屋出租人是否对出租房屋负有安全保障注意义务,应否对房屋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裁判理由:

漳浦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本案因火灾造成的损失的责任承担,应区分对待。对内,应尊重合同双方当事人的约定,按双方合同约定处理;对外,则应按双方过错程度来确定责任大小。原告陈某添与被告王某金、郑某华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系双方在平等协商的情况下订立的,是双方真实意识表示,合同内容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是合法有效的合同,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因火灾造成原告陈某添房屋受损,根据双方签订的房屋租用合同“无论什么情况(除地震、战争外)造成房屋的损坏,乙方王某金、郑某华都要按时价赔偿经济损失”的约定,原告陈某添请求被告王某金、郑某华赔偿房屋因火灾烧毁造成的损失,符合双方合同约定,应予支持。

因标的物已毁,无法对标的物进行现场勘察并判断,被告申请重新评估无法进行。故被告对浦价认(2011)第55号价格认证结论书的异议,无法通过重新鉴定予以证实。而原告陈某添提供的漳浦县价格认定中心作出浦价认(2011)第55号价格认证结论书,经审查,其形式合法,内容客观真实,符合证据的一般特征,可以作为定案依据予以采信。故原告因火灾造成的房屋损失,可按该结论书认定的人民币182318元予以确定。被告王某金、郑某华提出原告请求对房屋装修所需费用是单方委托鉴定的,程序不合法,委托鉴定的材料与事实不相符,鉴定结论是错误的辩解意见,法院不予采纳。

另原告请求每15年要重新修复一次的费用,及二、三、四楼房合计1440平方米的租金损失,因未能提供确实有效的证据加以证明,该请求不予支持。反诉原告王某金、郑某华反诉请求判令反诉被告陈某添因过错造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994496元。由于双方的房屋租赁合同已对租赁的房屋造成的损失作出约定,反诉原告王某金、郑某华因火灾造成的自身财产损失应自行承担,因此该部分损失请求反诉被告陈某添赔偿,法院不予支持。

至于火灾给第三人造成的损失,由于双方签订的合同不对第三人发生效力,且合同也未就第三者造成的损失的赔偿责任进行约定。故对第三者的损失,应根据双方过错大小来确定赔偿责任。本案中,引起火灾的原因是电气短路,而认定电气短路引起火灾的依据是:电表的接线端子上有明显的电热熔痕,电器销售区域北侧阁楼东侧内墙钢梯下方安装一个闸刀开关和一个配电盘,闸刀开关内未设置保险丝,配电盘内的三个空气开关呈断开状态,一个空气开关呈闭合状态。对于闸刀开关内未设置保险丝的情况,原、被告均否认是自己所为,但均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是对方所为。而对闸刀开关的设置,双方均有可能。但反诉原告王某金、郑某华作为承租人和房屋直接使用人,赋有直接管理和确保房屋安全使用的责任,其责任相对于房屋所有人,更为直接,因此对火灾事故的发生,应承担主要责任,而反诉被告陈某添作为出租房屋的所有权人,负有安全监管责任,其明知房屋被改造装修,存在安全隐患,而不加以阻止,其不监管的行为,也是造成火灾的原因之一,也应承担一定赔偿责任。现王某金、郑某华已就火灾致第三人遭受的损失先行予以赔偿,有权请求向陈某添追偿属陈某添应承担的份额,故反诉原告王某金、郑某华请求反诉被告陈某添承担赔偿责任,部分理由成立,应予支持。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对反诉原告王某金、郑某华先行赔付第三者的经济损失人民币408000元,酌定由反诉原告王某金、郑某华承担70%即285600元,反诉被告陈某添承担30%即122400元。

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向上诉人陈某添租用店面用于经营摩托车和电器,因发生火灾,导致自身及他人财产损失。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与上诉人陈某添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是合法有效的合同,对双方具有约束力。上诉人陈某添依据合同约定主张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因火灾给其造成经济损失应予赔偿的理由,符合合同的约定,应予支持。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因基于租赁合同的约定,主张上诉人陈某添应赔偿因火灾导致的自身财产损失,缺乏依据,不予支持。因火灾给他人造成损失,基于租赁合同的约定,不对第三人发生效力,且合同也未对造成第三人的损失赔偿责任进行约定,故上诉人陈某添是否对第三人的损失承担责任,应根据其在本案中是否存在过错来确定。上诉人陈某添上诉提出原审认定其未尽安全监管义务,应承担一定赔偿责任错误的理由,作为火灾房屋的出租者,上诉人陈某添将房屋交付给承租人后,暂时失去对房屋的掌控,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对讼争房屋的改造装修,致存在安全隐患而造成火灾,责任不在上诉人陈某添,原审以上诉人陈某添未尽安全监管义务,也是造成火灾的原因之一的认定不当,应予纠正,上诉人陈某添该上诉理由成立,应予支持。

上诉人陈某添还上诉提出应支持其主张每15年重新修复房屋费用及二、三、四层楼租金损失的理由,因上诉人陈某添对该上诉理由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实其主张,故不予支持。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上诉提出上诉人陈某添提供的鉴定结论,系单方委托鉴定的,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且原审判决全部赔偿错误的理由,经审查,浦价认(2011)第55号价格认证结论书系上诉人陈某添诉前单方委托鉴定的,诉讼期间,原审法院委托鉴定时,因鉴定标的物已毁,无法对标的物进行现场勘察并判断,上诉人陈某添申请重新评估无法进行,在这种情况下,原审法院审查浦价认(2011)第55号价格认证结论书,认为该鉴定结论形式合法,内容客观真实,可以作为定案依据采用,并无不当,二审也认为可以采用,且让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承担全部损失,依据明确,故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还上诉提出原审将其自身损失赔偿排除在外错误的理由,基于本案双方当事人在租赁合同上的约定,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自身损失应自行承担,其请求赔偿缺乏依据。综上,上诉人陈某添上诉部分理由成立,应予支持,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提出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一、被告王某金、郑某华应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赔偿原告陈某添因火灾造成房屋毁损的经济损失人民币182318元。

二、反诉被告陈某添应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支付反诉原告王某金、郑某华因火灾赔偿给第三人的经济损失人民币122400元。

三、驳回原告陈某添的其他诉讼请求。

四、驳回反诉原告王某金、郑某华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一、维持漳浦县人民法院(2013)浦民初字第1139号民事判决第一、三项;

二、撤销漳浦县人民法院(2013)浦民初字第1139号民事判决第二、四项;

三、驳回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的反诉诉讼请求。

本案一审受理费人民币1973元、反诉受理费人民币6873元,均由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620元,由上诉人王某金、郑某华负担。


法律依据:

第一百零六条 公民、法人违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没有过错,但法律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第一百一十七条 侵占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的,应当返还财产,不能返还财产的,应当折价赔偿。

损坏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的,应当恢复原状或者折价赔偿。

受害人因此遭受其他重大损失的,侵害人并应当赔偿损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条 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法》

第六条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四条 连带责任人根据各自责任大小确定相应的赔偿数额;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

支付超出自己赔偿数额的连带责任人,有权向其他连带责任人追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案例来源:

中国裁判文书网,陈银添与王加金、郑秋华财产损害赔偿纠纷(2014)漳民终字第394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