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08-07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42
  • 胜诉律师:
  • 重庆丹乡律师事务所
  • 重庆丹乡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 仲裁协议包括合同中订立的仲裁条款和以其他书面方式在纠纷发生前或者纠纷发生后达成的请求仲裁的协议。仲裁协议应当具有下列内容:(1)请求仲裁的意思表示;(2)仲裁事项;(3)选定的仲裁委员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仲裁协议无效:(1)约定的仲裁事项超出法律规定的仲裁范围的;(2)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订立的仲裁协议;(3)一方采取胁迫手段,迫使对方订立仲裁协议的。

2、 仲裁协议约定由某地的仲裁机构仲裁且该地仅有一个仲裁机构的,该仲裁机构视为约定的仲裁机构。该地有两个以上仲裁机构的,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其中的一个仲裁机构申请仲裁;当事人不能就仲裁机构选择达成一致的,仲裁协议无效。


案情介绍:

申请人吴某锋称,2011年12月11日被申请人李某松、林某明、林某、范某阳等人与申请人吴某锋签订了《重庆华西妇科医院经营权托管协议》。虽然在该协议第十七条中约定了仲裁条款:“因履行本协议发生的争议由双方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由重庆华西妇产医院所在地仲裁委员会仲裁”,但该仲裁协议并未约定具体明确的仲裁委员会名称,依法属约定不明,该仲裁协议无效。同时,该协议条款所约定的重庆华西妇科医院已经注销,不再存在,事后双方也并未达成仲裁协议,现被申请人李某松等人依据该仲裁协议向重庆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依法不成立,申请人不予认可,重庆仲裁委员会无管辖权。为此,依据《仲裁法》的相关规定,向法院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无效。

被申请人李某松、林某明、林某、范某阳共同称,申请人与被申请人所签订的《重庆华西妇科医院经营权托管协议》第十七条明确约定了仲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仲裁协议约定由某地的仲裁机构仲裁且该地仅有一个仲裁机构的,该仲裁机构视为约定的仲裁机构。重庆华西妇科医院所在地只有重庆仲裁委员会,因此,涉案协议仲裁条款不具备无效的条件,应当认定为选定了仲裁机构。申请人的申请应当被驳回。

法院查明:2011年12月21日,吴某锋作为甲方(被托管股东),李某松、林某、林某明、范某阳等作为乙方(全体股东),签订了《重庆华西妇科医院经营权托管协议》。该协议约定“鉴于条款:1.重庆华西妇科医院为合法登记注册的医疗机构,注册资本150万元,实缴资本150万元,持有《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持有合法有效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经营性质为盈利性的专科医院,法定代表人为李某松。……第十七条,争议解决。因履行本协议发生的争议应由双方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由重庆华西妇科医院所在地仲裁委员会仲裁。”

盖有“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档案信息服务中心政务信息查询点检索专用章(1)”的《企业基本情况》载明,企业名称重庆华西妇产医院(普通合伙),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注册号,注销原因决议解散,注销时间2014年6月13日,企业住所重庆市××区。

盖有“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立案登记专用章”的《立案登记一次性书面告知书》载明,李某松、林某明等:你诉吴某锋、吴某明等合同纠纷一案,因你递交的“重庆华西妇科医院经营权托管协议”第十七条约定“因履行本协议发生的争议应由双方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由重庆华西妇科医院所在地仲裁委员会仲裁”。故,你应向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

后,李某松、林某、林某明、范某阳以吴某锋、吴某明为被申请人,向重庆仲裁委员会请求裁决:1.解除各方签订的《重庆华西妇科医院经营权协议》;2.吴某锋立即支付2017年第一季度的承包费135万元;3.吴某锋持有的重庆华西妇科医院10%的股权归其他股东所有;4.吴某明为吴某锋承担担保责任,将其所有的重庆华西妇科医院10%的股权归其他股东所有;5.仲裁费用全部由吴某锋、吴某明承担。重庆仲裁委员会受理该案,案号为(2017)渝仲字第311号。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各方当事人均确认重庆华西妇科医院后更名为重庆华西妇产医院(普通合伙),其住所地和实际经营地址一直为重庆市××区,重庆华西妇产医院(普通合伙)已经注销。2011年12月21日,各方只签订了《重庆华西妇科医院经营权托管协议》,而未签订《重庆华西妇科医院经营权协议》,李某松等在《仲裁申请书》中仲裁请求及事实和理由部分所称的《重庆华西妇科医院经营权协议》就是指《重庆华西妇科医院经营权托管协议》。

2017年8月7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裁定。


诉讼请求:

确认仲裁协议无效。


争议焦点:

仲裁协议未约定具体明确的仲裁委员会名称是否属于约定不明以及仲裁协议是否有效。


裁判理由: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仲裁协议应当具有下列内容:(一)请求仲裁的意思表示;(二)仲裁事项;(三)选定的仲裁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规定的仲裁协议无效的情形就是针对仲裁协议的前述三项内容,即,请求仲裁并非各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仲裁事项约定不明、仲裁机构约定不明。从本案来看,第一,本案中各方均认可《重庆华西妇科医院经营权托管协议》的确存在仲裁条款,且没有证据表明在签订前述协议时各方非出于自愿。故,各方均有将协议产生的纠纷请求仲裁的意思表示。第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当事人概括约定仲裁事项为合同争议的,基于合同成立、效力、变更、转让、履行、违约责任、解释、解除等产生的纠纷都可以认定为仲裁事项。本案各方当事人在《重庆华西妇科医院经营权托管协议》第十七条约定的仲裁事项是“因履行本协议发生的争议”,即属于概括约定,因此,涉案仲裁条款对仲裁事项的约定明确。第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仲裁协议约定由某地的仲裁机构仲裁且该地仅有一个仲裁机构的,该仲裁机构视为约定的仲裁机构。本案各方约定的仲裁机构是重庆华西妇科医院所在地,而双方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均认可重庆华西妇科医院的所在地是重庆市,而重庆市辖区范围内只有一个独立的仲裁机构,即,重庆仲裁委员会,因此,《重庆华西妇科医院经营权托管协议》第十七条对仲裁机构的约定明确。

至于申请人提到的重庆华西妇科医院变更名称为重庆华西妇产医院(普通合伙)后,重庆华西妇产医院(普通合伙)已经注销的问题。本院认为,该医院的注销时间发生在《重庆华西妇科医院经营权托管协议》签订之后,而签订前述协议时,各方当事人提交仲裁的意思表示、仲裁事项、仲裁机构都是清楚明确的,该医院的注销对于仲裁协议效力没有影响。


裁判结果:

驳回申请人吴某锋的申请。

申请费400元,由申请人吴某锋负担。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合国仲裁法》

第十六条:仲裁协议包括合同中订立的仲裁条款和以其他书面方式在纠纷发生前或者纠纷发生后达成的请求仲裁的协议。

仲裁协议应当具有下列内容:

(一)请求仲裁的意思表示;

(二)仲裁事项;

(三)选定的仲裁委员会。

第十七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仲裁协议无效:

(一)约定的仲裁事项超出法律规定的仲裁范围的;

(二)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订立的仲裁协议;

(三)一方采取协迫手段,迫使对方订立仲裁协议的。

第十八条:仲裁协议对仲裁事项或者仲裁委员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当事人可以补充协议;达不成补充协议的,仲裁协议无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条:仲裁协议约定由某地的仲裁机构仲裁且该地仅有一个仲裁机构的,该仲裁机构视为约定的仲裁机构。该地有两个以上仲裁机构的,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其中的一个仲裁机构申请仲裁;当事人不能就仲裁机构选择达成一致的,仲裁协议无效。


案例来源:

吴某锋、李某松、林某明、林某、范某阳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2017)渝01民特865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