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5-07-03
发布日期:2019-04-17
阅 读 量:787
  • 胜诉律师:
  • 黑龙江如平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建筑物中抛掷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


案情介绍:

2014年4月27日晚6时30分左右,原告陈某路过汇雄7号楼2单元楼下时被楼上扔下的装有陶立砖和水泥块的黄色编织袋砸伤,经公安机关调查,未能查出具体的责任人。原告住院治疗,经肇东市第一医院诊断为闭合性颅脑损伤、头皮挫裂伤(多处)、鼻部软组织挫裂伤、颈肩部软组织挫伤。经肇东市光大司法鉴定所鉴定,医疗终结期限为六周;护理期十五日;营养期十五日;误工期二个月。花医疗费14,646.07元、法医鉴定费2,500.00元。因原告陈某无法确定谁是具体的加害人,遂向黑龙江省肇东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将汇雄7号楼2单元的业主34名业主及楼栋的物业管理方众信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作为被告告上法庭。

被告众信物业服务有限公司辩称:1、本案系物件损害责任纠纷,众信物业公司不是本案的赔偿主体。原告称被“楼上扔下的装有陶立砖和水泥块的黄色编织袋砸伤”,砸人的黄色编织袋明显是楼上装修用户所有,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因此,本案对原告所造成的后果应当由楼上侵权的住户承担责任。楼上不是众信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的办公场所,因此,众信物业公司不是本案中可能造成抛物的楼房的使用人,因此,众信物业公司不应承担原告所造成的伤害后果。2、众信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已经尽到了管理责任。首先,在业主入户时,答辩人已经明确告知了业主装修的注意事项,其中就有不允许高空抛物;其次答辩人在明显位置张贴了禁止高空抛物的提示标志,因此,答辩人已经尽到了的管理责任,对本案的发生没有任何过错,不应承担本案的管理责任。3、根据物权法的规定,建筑物区分所有权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业主的专有部分,一部分为公共部分;住宅就属于业主的专有所有权,对于业主的专有所有权系属于业主的私有空间,物业公司对业主的专有所有权除公共设备外无权管理。本案中发生高空抛物的就来自于楼上的住宅用户的专有部分,对住宅用户的个人行为物业公司无权管理。因此,物业公司不应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4、本案应当定性为刑事案件,由公安机关缉拿嫌疑人。本案中是有人故意将装有陶立砖和水泥块的黄色编织袋从楼上抛下,很明显,嫌疑人应当明知抛下编织袋的后果,有可能砸到人,造成人受伤或者死亡的后果,但嫌疑人明知该后果可能发生,却仍然将编织袋抛下,很明显,嫌疑人是对后果持放任态度,其主观目的性系间接故意。因此嫌疑人应当构成故意伤害或者故意杀人罪。故本案应当定性为刑事案件,由公安机关缉拿嫌疑人。综上答辩意见,请求合议庭予以采纳,并依法驳回原告对答辩人的诉讼请求。

部分被告业主分别辩称:没有从高处抛掷物品,陈某所受到的伤害不是答辩人所致,故答辩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其他被告缺席未提交答辩。

2015年7月3日,黑龙江省肇东市人民法院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1. 要求被告34名业主和众信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共同给付医疗费14,646.07元、误工费7,622.50元、护理费3,320.63元、营养费750.00元、伙食补助费500.00元、精神抚慰金1,000.00元、法医鉴定费2,500.00元,合计30,339.20元。

2. 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争议焦点:

1、 物业公司是否为赔偿主体以及是否尽到了应有的提示与管理责任。

2、 34名业主是否应当补偿原告陈某的损失。


裁判理由:

黑龙江省肇东市人民法院认为:

高空抛物侵权行为具有极大的危险性,在无法确定具体的侵权人的情况下,根据现行法律,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原告陈某路过汇雄7号楼2单元楼下时被楼上扔下的装有陶立砖和水泥块的黄色编织袋砸伤,原告陈某没有过错,本案34名被告均是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且均未能举出充分证据,证明其没有实施抛物行为,因此,34名被告应对原告的损害承担补偿责任。被告众信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在业主进户时已经明确告知了业主装修的注意事项,其中包含不允许高空抛物。物业公司已经尽到了管理责任,对本案的发生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责任。

关于原告请求的医疗费,依据原告住院医疗票据共计14,646.07元,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请求的住院伙食补助费500.00元,经计算未超出标准,可支持;原告请求的营养费,根据鉴定营养期十五日,营养费750.00元未超出标准,可支持;原告请求的误工费,参照上一年度黑龙江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的标准和法医鉴定的医疗终结期予以保护,经计算为6,799.00元(40794÷12×2);原告请求的护理费,参照上一年度黑龙江省分行业(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的标准和法医鉴定的护理期予以保护,经计算,应为3,242.00元(49320÷365×9×2+49320÷365×6×1)。以上合计25,937.07元。关于原告请求的精神抚慰金,因原告未致残,该请求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被告吕某等34名业主各补偿原告陈某762.86元。

二、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50.00元,由上列被告各负担15.00元,由原告负担39.00元;鉴定费2,500.00元,由上列被告各负担74.00元。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五条 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

(一)停止侵害;(二)排除妨碍;(三)消除危险;(四)返还财产;(五)恢复原状;(六)赔偿损失;(七)赔礼道歉;(八)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以上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八十七条 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九条 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第二十条 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

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

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第二十一条 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

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

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

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

第二十三条 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

第二十四条 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


案例来源:

陈某与被告吕某等人、肇东市众信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不明抛掷物责任纠纷(2014)肇东民初字第213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