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8-02-28
发布日期:2019-04-17
阅 读 量:47
  • 胜诉律师:
  • 重庆奕平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从事高空、高压、地下挖掘活动或者使用高速轨道运输工具等高度危险活动造成他人损害的,并且又无证据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经营者应当承担责任。

2、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失的,可以减轻经营者的责任。


案情介绍:

2002年10月11日,被告铜梁供电公司作为供电方与原铜梁县安居镇波仑铸钢厂作为用电方签订高压供用电合同,约定供电方由安居电厂以10千伏电压,经架空线向用电方铁马1社受电点供电,同时经双方协商确认,供电设施运行维护责任分界点在T接点处。T接点属于用电方。分界电源侧供电设施属供电方,由供电方负责运行维护管理。分界点负荷侧供电设施属用电方,由用电方负责运行维护管理。

2011年4月27日,被告杨寿村七组与周汝建签订租赁合同,约定杨寿村七组将波仑铸钢厂厂房、部分设备等租赁给周汝建用于开办俊利摩配厂。签订租赁合同后,杨寿村七组将变压器、配电盘等设备移交周汝建。

2015年3月17日,被告铜梁供电公司作为供电人,与被告俊利摩配厂作为用电人签订高压供用电合同,约定:供电人由110KV安居电站以10千伏电压,经架空线公用线路向用电人第1受电点(受电设备为变压器)供电;供用电设施产权分界点为10KV安凉线铁马4社农排支线#4杆T接点处,T接点接火点引流线产权归用电人。分界点电源侧产权属供电人,分界点负荷侧产权属用电人,双方各自承担其产权范围内供用电设施上发生事故等引起的法律责任。供电人不得擅自操作用电人产权范围内的电力设施,但下列情况除外:1、可能危及电网和用电安全,2、可能造成人身伤亡或重大设备损坏,3、供电人依法或依合同约定事实停电。用电人保证电或非电保安措施有效,以满足安全需要。合同还约定,用电人保证受电设施及多路回路的联络、闭锁装置始终处于合格、安全状态,并按照国家或电力行业电气运行规程定期进行安全检查和预防性试验,及时消除安全隐患。用电人电气运行维护人员应持有电力监管部门颁发的《电工进网作业许可证》;用电人应对受电设施进行维护、管理。合同签订后,铜梁供电公司依约向俊利摩配厂供电。

2017年5月12日16时许,王海在柏自友、姜印自有承包地改建的鱼塘钓鱼收杆时,其手持的鱼竿触及鱼塘上空高压线导致触电经抢救无效死亡,原告支付了抢救费用1300元。

鱼塘经营者柏自友、姜印系夫妻关系。王海触碰的电线为10KV安凉线铁马4社农排支线T接点至俊利摩配厂变压器之间的线路。

原告刘梅、王祖春系王海父母。王海系农村居民户口,出生于1993年6月3日,其生前在城镇打工从事木工工作并已在城镇生活居住一年以上。

王海触电死亡后被告铜梁供电公司支付了原告20000元,被告俊利摩配厂和被告柏自友各自支付了原告5000元。

原告刘梅、王祖春认为,被告铜梁供电公司和被告俊利摩配厂安装的高压线不符合相关规定,对王海的死亡应承担责任。被告柏自友、姜印在其经营的鱼塘存在安全隐患的情况下开放钓鱼,对王海触电死亡的后果也应承担相应责任。因赔偿事宜协商未果,原告向重庆市铜梁区人民法院,对被告铜梁供电公司、俊利摩配厂、柏自友、杨寿村七组提起诉讼。

被告铜梁供电公司辩称,造成王海死亡的10千伏高压线的所有权不属于铜梁供电公司,该高压线的实际使用人是俊利摩配厂,鱼塘未设置警示标志,死者本人也应承担责任。高压线的产权所有人、实际使用人、鱼塘经营者、死者本人均应承担责任,被告铜梁供电公司对王海的触电死亡不应承担法律责任,请求驳回对被告铜梁供电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俊利摩配厂辩称,应当驳回对被告俊利摩配厂的诉讼请求。本案应当适用特殊侵权责任,由从事高压活动的经营者承担责任,俊利摩配厂不是高压线的经营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如果适用一般侵权,被告俊利摩配厂不是高压线的使用人,俊利摩配厂在使用过程中对王海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死者自身存在过错,应当减轻侵害人的责任。

被告柏自友、姜印辩称,二被告对王海的死亡没有任何过错,二被告所有的鱼塘是养鱼塘而不是钓鱼塘,二被告没有对保护区域设定警示标志的法定义务。事发当天二被告均不在家,王海私自在二被告的养鱼塘钓鱼,碰撞鱼塘上方的高压线触电死亡,王海的死亡结果与二被告养鱼的行为没有任何因果关系,请求驳回对被告柏自友、姜印的诉讼请求。

被告杨寿村七组辩称,杨寿村七组不是高压线的经营人或使用人,从事高空高压侵权应由经营人承担责任,高压线的经营人就是铜梁供电公司,杨寿村七组对王海触电结果的发生没有任何过错,请求驳回对杨寿村七组的诉讼请求。

2018年2月28日,重庆市铜梁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1、判决被告铜梁供电公司俊利摩配厂、柏自友、姜印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592200元,医疗费1300元,丧葬费31620元,处理丧葬事宜误工费、交通费5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共计680120元;

2、本案受理费由被告负担。


争议焦点:

1. 被告铜梁供电分公司、俊利摩托车配件厂、柏自友、姜印,谁是高压线经营者。

2. 受害方和加害方各自对该损害应承担多大的责任。


裁判理由:

重庆市铜梁区人民法院认为:

本案王海的死亡直接原因是触高压电死亡,尚无证据证明王海系其故意和不可抗力造成其死亡,故高压线路的经营者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而经营者应依发电、输电、配电、用电等具体经营环节予以确定。本案中,首先,根据被告铜梁供电公司与被告俊利摩配厂签订的高压供用电合同,双方约定供用电设施产权分界点为10KV安凉线铁马4社农排支线#4杆T接点处,T接点接火点引流线产权归用电人。分界点电源侧产权属供电人,分界点负荷侧产权属用电人。双方各自承担其产权范围内供用电设施上发生事故等引起的法律责任。其次,双方在合同中明确约定,供电人不得擅自越界操作用电人产权范围内的电力设施,本案所涉高压线路的维护和管理义务方也是俊利摩配厂。据此,本案中导致王海触电死亡的高压线路系10KV安凉线铁马4社农排支线T接点至俊利摩配厂变压器之间的线路,根据铜梁供电公司与俊利摩配厂的合同约定,该高压线路的所有权属于俊利摩配厂,本院认定俊利摩配厂系涉案高压线路的经营者,被告俊利摩配厂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被告柏自友、姜印作为涉案鱼塘经营者,应当明知鱼塘上空通过的高压输电线路对垂钓人员存在安全隐患,其未举证证明设置了安全警示标志、进行了安全告知,其对本案损害后果具有过错,依法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王海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对自身安全未尽到必要的谨慎注意义务,且原告未举示证据证明王海垂钓的鱼塘系经营性鱼塘,也未举示证据证明王海的垂钓行为得到了柏自友、姜印的同意,王海本身具有较大过错,应减轻俊利摩配厂和柏自友、姜印的侵权责任。本院根据本案的事实及各当事人的过错确定俊利摩配厂承担30%的赔偿责任,柏自友、姜印共同承担10%的赔偿责任,其余损失由原告自行承担。被告铜梁供电公司和被告杨寿村七组在本案中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责任。


裁判结果:

一、被告俊利摩托车配件厂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赔偿原告刘梅、王祖春损失费188986元。

二、被告柏自友、姜印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共同赔偿原告刘梅、王祖春损失费59662元。

三、驳回原告刘梅、王祖春对被告铜梁供电分公司的诉讼请求。

四、驳回原告刘梅、王祖春对被告杨寿村七组的诉讼请求。

五、驳回原告刘梅、王祖春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二十六条 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第七十三条 从事高空、高压、地下挖掘活动或者使用高速轨道运输工具造成他人损害的,经营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失的,可以减轻经营者的责任。


案例来源:

王祖春刘梅与重庆市铜梁区俊利摩托车配件厂姜印等触电人身损害责任纠纷(2017)渝0151民初2680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