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4-10-30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62
  • 胜诉律师:
  • 陕西平镜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有下列情形之一,进行金融票据诈骗活动,数额较大的,构成票据诈骗罪:(1)明知是伪造、变造的汇票、本票、支票而使用的;(2)明知是作废的汇票、本票、支票而使用的;(3)冒用他人的汇票、本票、支票的;(4)签发空头支票或者与其预留印鉴不符的支票,骗取财物的;(5)汇票、本票的出票人签发无资金保证的汇票、本票或者在出票时作虚假记载,骗取财物的。

2.有下列情形之一,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构成合同诈骗罪:(1)以虚构的单位或者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的; (2)以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或者其他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的; (3)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 (4)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的; (5)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

3. 本案区分票据诈骗罪和合同诈骗罪的本质,在于行为人提供票据的目的是用于欺骗还是用于担保,用于欺骗构成票据诈骗罪,用于担保的构成合同诈骗罪。在合同履行过程中,采用向对方留置空白支票作为担保获取对方信任、并承诺延期付款的方式,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


案情介绍:

法院查明:1、2010年12月2日,被告人管某以陕西鹏瑞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瑞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在明知其公司银行账户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向陕西新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金属公司)留置了一张票号为07177715的空白转账支票,后分别于2010年12月8日、10日从该公司提走钢材81.146吨,货值共计人民币381174.6元。后经新金属公司多次催要,被告人管某于2011年12月1日通过鹏瑞公司账户向新金属公司转账支付货款3万元,截止立案时尚欠货款351174.7元未还。另有被害单位新金属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乙报案材料及证言证明:他在被骗之前一直不认识管某。2010年12月2日,孙某带着管某来到他公司,称管某需要大约20吨钢材送往工地,由其作担保,承诺12月15日之前付款,管某还当场押了一张空白转账支票,双方达成了口头协议,当天管某便从他公司提走25.37吨钢材,价值共计116702元。

2、2010年12月14日,被告人管某经人介绍与陕西雄治物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雄治公司)负责人何某协商后,从该公司拉走价值349875.34元的钢材。次日,被告人管某向雄治公司出具空白转账支票一张,后银行以账面无资金为由拒绝转款。2011年2月25日,被告人管某向雄治公司支付了17万元的货款后,又从该公司提走价值199774元的钢材。同年3月1日,被告人管某再次从雄治公司提走价值271935.9元的钢材,并承诺钢材到达工地后一同结算,但一直未予付款。经雄治公司多次催款,被告人管某明知其公司银行账户资金不足,仍然向雄治公司出具了一张空白转账支票。案发后,被告人家属向雄治公司代偿还货款10万元,尚有551585.24元货款无法收回。 另有被害单位雄治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某报案材料及证言证明:2010年12月14日管某通过朋友介绍与他联系,在他公司购买钢材76.708吨、金额349875.34元,双方达成了口头协议。后他让公司业务员王某在公司出具提货单,并在管某未付款的情况下让其提走了该批钢材。第二天,王某拿来一张转账支票。一般购买方拿来空白支票的作用,一是待双方确认货物吨位和金额后,由出售方填写支票后投入银行转账,二是用空白支票进行抵押,说明购买方有支付货款的能力。他公司之后到银行转账时,银行以对方账面无钱款为由拒付。因雄治公司一直催要,鹏瑞公司后又出具了一张支票,但因该支票系过期支票,故亦无法兑现。

3、2011年2月23日,被告人管某在明知其公司银行账户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向西安锦钢联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钢联公司)留置了一张空白转账支票,并从该公司提走价值338756.88元的钢材。经锦钢联公司多次催要,被告人管某于2011年3月至同年7月期间,先后支付货款12万元,至立案时仍下欠218756.88元未还。案发后,被告人管某的家属代其向锦钢联公司偿还了5.3万元货款。另有锦钢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某甲的报案材料及证言证明:她和管某是1999年认识的,但双方没有业务往来。2011年2月23日管某电话联系她,称需要80吨螺纹钢,双方口头约定将钢材送到工地,两天后由管某支付货款。后管某于当天提走73.324吨螺纹钢,崔玉佳给她公司打了欠条,并将鹏瑞公司338756.88元的转账支票留在她公司。2011年2月25日,锦钢联公司前往银行转账时,被告知因鹏瑞公司账面金额不足,故银行拒收该张支票。后经催要,鹏瑞公司分三次支付了12万元货款及一张金额为10万元的转账支票,她公司之后去转账时,又被银行以账面金额不足为由拒付。后锦钢联公司又多次催要,管某虽多次承诺还款但一直没有兑现。

被告人管某共诈骗上述三家公司钢材价值1221516.82元,全部进行销赃,并将赃款用于支付货款、偿还公司银行贷款及个人赌债。

2012年6月7日,被告人管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法院审理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管某犯票据诈骗罪,于2014年6月19日作出(2014)未刑初字第00301号刑事判决判决其构成合同诈骗罪。宣判后,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检察院在法定期限内提出抗诉,认为其应构成票据诈骗罪。

2014年10月30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裁定。


诉讼请求:

公诉机关抗诉意见:被告人的行为应构成票据诈骗罪而非合同诈骗罪,且属于自然人犯罪而非单位犯罪,建议二审法院以票据诈骗罪定性,并在五年以上十年以下量刑。


争议焦点:

被告人的行为是构成票据诈骗罪还是合同诈骗罪,以及是自然人犯罪还是单位犯罪。


裁判理由:

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被告人管某作为陕西鹏瑞工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公司名义与他人口头达成钢材销售合同,在合同履行过程中,采用向对方留置空白支票作为担保获取对方信任、并承诺延期付款的方式,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管某犯罪事实成立,但指控被告人犯票据诈骗罪的罪名不当,应予纠正。对被告人管某于2010年12月2日从新金属公司购买钢材一节,因在交易过程中有担保人作为担保,被害单位在其债权无法实现时可以要求担保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故该笔交易不属经济犯罪,所涉及的116702元货款不应计算在被告人管某的犯罪数额内。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原审被告人管某作为陕西鹏瑞工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公司名义与他人口头达成钢材销售合同;在合同的实际履行过程中,采用向对方留置空白支票作为担保获取对方信任、并承诺延期付款的方式,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依法应予惩处。对未央区人民检察院抗诉提出一审判决定性不准,被告人的行为应构成票据诈骗罪而非合同诈骗罪;本案属自然人犯罪而非单位犯罪以及出庭履行职务的西安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所提原审被告人管某的行为构成票据诈骗罪,系单位犯罪,原审法院对原审被告人定性错误导致量刑畸轻,建议二审法院以票据诈骗罪定性,并在五年以上十年以下量刑的意见,经查,本案区分票据诈骗罪和合同诈骗罪的本质在于被告人管某提供票据的目的在于用于欺骗还是用于担保。原审被告人管某以鹏瑞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或在他人提供担保的情况下,或经他人介绍、或在正常的交易往来中,以鹏瑞公司名义与销售钢材方口头达成钢材销售合同。管某依据西安市钢材市场的行业惯例,采用向对方留置空白支票是作为担保的形式而非用于支付。这一做法在西安市钢材市场的实际经营中是得到认可的;况且本案的被害人在得知管某预留的银行支票不能支付的情况下仍给管某提供钢材;原审被告人管某在上述合同的实际履行过程中,或已支付少量货款,或以承诺延期付款的方式,骗取他人财物,其行为完全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故未央区人民检察院提出的构成票据诈骗罪的抗诉意见和西安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构成票据诈骗罪的意见均不予支持。根据本案卷中证据显示,原审判决认定鹏瑞公司的合同诈骗犯罪事实均发生于2011年3月份以前,而该公司处于无人上班的状态发生在2011年的8月份。且相关证据证实,在2011年3月份以前鹏瑞公司是有正常的业务且已开展多年,且该公司的经营、银行贷款均系以鹏瑞公司的名义进行。从该单位的税务报表看也仅是从2011年2月显示零报税,并非属于盗用单位名义实施的犯罪,故应属单位犯罪。因此,对未央区人民检察院提出的本案属自然人犯罪而非单位犯罪的抗诉理由亦不予支持。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应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被告人管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又一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

二审裁定:

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二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以虚构的单位或者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的;

(二)以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或者其他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的;

(三)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

(四)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的;

(五)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

第二百三十一条 单位犯本节第二百二十一条至第二百三十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本节各该条的规定处罚。


案例来源:

管某票据诈骗罪(2014)西中刑二终字第00128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