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4-11-17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52

案例释义:

1、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饲养动物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由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就受害人有过错或者第三人有过错承担举证责任。即,只要受害人举证证明损害系动物饲养人所饲养或管理人所管理的动物之事实,其是否有过错或是否因第三人的过错造成受害人的损害从而免除或减轻动物饲养人或管理人的赔偿责任,则由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承担举证责任。

2、饲养的动物无理智可言,其在公共场所的出现,本身就具有可能给不特定的社会公众造成一定损害的危险性,而要防止造成损害,就必须由饲养人或者管理人通过主动、积极和有效的方式方法对动物进行管理、约束和控制,防患于未然。没有采取主动、积极和有效的方式方法对动物进行管理、约束和控制,造成他人损害的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案情介绍:

2013年8月3日10时34分左右,范某兰在奎屯市团结南街联通公司大楼路段人行道用小球逗狗玩,顾某仁骑车路过为躲避范某兰的狗而摔倒。2013年8月3日至8月5日,顾某仁在伊犁州奎屯医院门诊治疗、购药共花费1813.52元。2013年8月5日,伊犁州奎屯医院出具诊断证明书,诊断顾某仁为头部外伤,头痛、呕吐。

另查明,顾某仁因本次诉讼支付邮寄送达费64.4元。

顾某仁向范某兰索赔未果,遂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塔城地区奎屯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4年7月29日,奎屯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未全部支持其诉讼请求,认定顾某仁对损害后果也有一定的过错,双方的责任比例确定为5:5,判令范某兰按其责任比例对顾某仁损失承担赔偿责任。顾某仁不服,遂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塔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顾某仁上诉称:原审以我是成年人应有提前的预判,认定我承担50%的责任,我不能预见动物的侵害行为,原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错误。

被上诉人范某兰未到庭参加诉讼并提出答辩意见。

2014年11月17日,塔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顾某仁诉请:判令被告范某兰赔偿医疗费用1,800元、误工费1,200元、营养费600元,邮寄费64.4元。

二审上诉人顾某仁诉请:撤销原判,判令被上诉人范某兰赔偿全部损失。


争议焦点:

受害人顾某仁是否应自行承担50%的过错责任。


裁判理由:

奎屯市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范某兰在奎屯市团结南街联通公司大楼路段人行道用小球逗狗玩,顾某仁骑车路过为躲避范某兰的狗而摔倒受伤,对于顾某仁的损害后果范淑兰具有过错。但顾某仁作为成年人,在骑车过程中应注意车速以及对前方行驶环境应有提前的预判。在本案中,顾某仁在人行道上骑车行驶,更应注意车速以及前方行驶环境,在遇到范某兰的狗时应提前减速下车步行,安全的避让范淑兰的狗,而顾某仁未采取安全有效的避让措施,导致其摔倒受伤,故顾某仁对其的损害后果也有一定的过错。结合本案实际,双方的责任比例确定为5:5,范某兰应当按其责任比例对顾某安仁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对于顾某仁主张的各项损失,认定如下:1、医疗费用1,800元,有证据证实,予以确认;2、误工费1,200元,因顾安仁未提供其误工损失的证据,且其已年满66周岁,不能证明其存在误工损失,故不予确认;营养费600元,因顾某仁未实际住院治疗,且未有相关医嘱须加强营养,不予支持。以上费用合计1,800元,范某兰应按责任比例承担900元(1,800元×50%)。顾某仁主张的邮寄费64.4元,为其本次诉讼的实际损失,予以确认。范某兰应赔偿顾某仁各项损失964.4元(900元+64.4元)。

塔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侵权责任》第七十八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饲养动物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由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就受害人有过错或者第三人有过错承担举证责任。”故饲养动物致人损害赔偿属特殊侵权,只要受害人举证证明损害系动物饲养人所饲养或管理人所管理的动物之事实,其是否有过错或是否因第三人的过错造成受害人的损害从而免除或减轻动物饲养人或管理人的赔偿责任则由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事发地点为奎屯市团结南街段人行道,属于公共场所。由于饲养的动物无理智可言,其在公共场所的出现,本身就具有可能给不特定的社会公众造成一定损害的危险性,而要防止这一危险源可能给社会公众造成的损害,就必须由饲养人或者管理人通过主动、积极和有效的方式方法对该动物进行管理、约束和控制,防患于未然,尽量杜绝这一危险源可能造成的损害,保障不特定多数的社会公众的合法权益。范某兰在公共场所遛狗时,没有采取主动、积极和有效的方式方法对该动物进行管理、约束和控制,而是扔皮球逗狗,放任动物自由行动,致使狗在人行道奔跑时与在道路中骑车行驶的刘某斌相撞。范某兰作为动物饲养、管理人,应当承担过错责任。同时,范淑兰也未能举证证明顾某仁对此事件的发生具有过错,不能免除其作为动物饲养、管理人的责任。故范某兰作为本案加害动物的饲养人和管理人,是本案民事赔偿责任的承担主体,应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原审判决认定顾某仁自负50%的过错责任,属于适用法律错误。顾某仁认为其不应承担过错责任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顾某仁是农七师131团退休职工,不存在继续工作的情形,其所要求的误工费不予支持。顾某仁主张的营养费因无相关的医嘱,本院亦不予支持。综上所述,顾某仁因损害而产生的医药费1800元,应由范某兰承担赔偿责任。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致判决错误,应予纠正。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一、范某兰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顾某仁各项损失964.4元;

二、驳回顾某仁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5元(已减半收取),由顾某仁负担15元,范淑兰负担10元。

二审判决:

一、维持奎屯市人民法院(2014)奎民初字第567号民事判决的第二项;

二、撤销奎屯市人民法院(2014)奎民初字第567号民事判决的第一项;

三、被上诉人范某兰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上诉人顾某仁1,800元。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七十八条 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


案例来源:

顾某仁与范某兰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2014)伊州民三终字第376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