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4-12-01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56
  • 胜诉律师:
  • 北京同创律师事务所
  • 北京同创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付款人承兑汇票,不得附有条件;承兑附有条件的,视为拒绝承兑。付款人承兑汇票后,应当承担到期付款的责任。公安机关对汇票的冻结措施并不是已作出承兑承诺的付款人拒绝付款的法定条件和理由。

2、汇票到期被拒绝付款的,持票人可以对背书人、出票人以及汇票的其他债务人行使追索权。背书人、承兑人和保证人对持票人承担连带责任,汇票的出票人、持票人可以不按照汇票债务人的先后顺序,对其中任何一人、数人或者全体行使追索权。

3、以背书转让的汇票,后手应当对其直接前手背书的真实性负责。票据债务人不得以自己与出票人或者与持票人的前手之间的抗辩事由,对抗持票人。

4、汇票可以设定质押,质押时应当以背书记载“质押”字样,否则不产生质押的法律效力。

5,人民法院在审理票据纠纷案件时,发现与本案有牵连但不属同一法律关系的票据欺诈犯罪嫌疑线索的,应当及时将犯罪嫌疑线索提供给有关公安机关,但票据纠纷案件不应因此而中止审理。


案情介绍:

原告天津凯盛船舶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盛公司)诉称,被告南京君汇创岳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汇公司)于2013年5月30日分别签发了编号为20123041及20123032的商业承兑汇票两张,汇票付款人均为被告君汇公司,收款人均为被告天津物资招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资公司),汇票到期日均为2013年11月30日。出票金额合计为人民币2500000元,其中编号为20123041汇票的出票金额为500000元,编号为20123032汇票的出票金额为2000000元,两张汇票均载明“本汇票已经承兑,到期无条件付票款”。后上述两张汇票经连续背书,最终由案外人天津临港滨海港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港公司)背书转让给原告。上述汇票到期后,原告委托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天津浦欣支行收取汇票款项,但因付款人拒绝付款而遭退票。

被告君汇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本案涉诉汇票已被天津市公安局立案侦查,公安机关查封导致我公司无法承兑汇票,申请中止审理。

被告物资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1、天津公安局已在(2013)第3014案件中将涉案汇票冻结,本案应中止审理。2、本案遗漏当事人,应当追加天津市润源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源公司)、临港公司、北京市通州区东方红胶带厂(以下简称东方红胶带厂)作为案件当事人。3、原告凯盛公司涉嫌以非法手段取得涉案票据,其无权提出涉案的诉讼请求。4、润源公司已经将涉案票据质押给了东方红胶带厂,东方红胶带厂再行背书转让的行为属于无效,凯盛公司不享有票据权利。5、凯盛公司在未行使付款请求权的情况下先行行使追索权,该行为不符合法律规定,应当予以驳回。6、若法庭认为天津市公安局对涉案票据的冻结不影响票据的付款流通且若凯盛公司也确实行使了付款请求权,则南京公司的开户行农行高淳城东分理处无权拒绝付款,故凯盛公司应当向农行高淳城东分理处主张权利。7、由于天津市公安局的查封措施,导致涉案票据在源头上失去法律效力,原告不具备票据法上的权利。

法院查明,2013年5月30日被告君汇公司分别开具票号为0010006220123032和0010006220123041的商业承兑汇票,付款人均为君汇公司,收款人均为物资公司,汇票到期日均为2013年11月30日。出票人签章、承兑人签章均为“君汇公司财务专用章”、“路中坤印”。其中,票号为0010006220123032的商业承兑汇票出票金额为200万元,背书顺序依次为:被告物资公司、案外人润源公司、案外人东方红胶带厂、案外人临港公司、原告凯盛公司。票号为0010006220123041的商业承兑汇票出票金额为50万元,背书顺序依次为:被告物资公司、案外人润源公司、案外人临港公司、原告凯盛公司。汇票到期后,原告委托其开户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天津浦欣支行向付款人君汇公司的开户行农行高淳城东分理处提示付款,农行高淳城东分理处未向原告付款,并向原告转交了被告君汇公司出具的《止付申请函》。该《止付申请函》载明:“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淳溪支行:根据天津市公安局经侦总队的通知,我单位开出的商业承兑汇票由于已涉及他人经济诈骗案件,我单位同意对以下票据采取到期止付方式,故请求贵行协助我单位对涉案票据进行到期止付,涉案票据共49份,合计金额肆仟肆佰贰拾玖万叁仟陆佰元整,详见以下清单”。需要协助止付的商业承兑汇票明细表中,序号2载明的出票日期2013年5月30日、到期日2013年11月30日、票号0010006220123032、金额200万元的商业承兑汇票,序号9载明的出票日期2013年5月30日、到期日2013年11月30日、票号0010006220123041、金额50万元的商业承兑汇票,为本案所涉汇票。另查,2013年11月21日,天津市公安局向案外人润源公司出具《立案告知书》,告知东方红胶带厂刘某岩的行为涉嫌合同诈骗罪,依法立案侦查。2013年11月26日,天津市公安局向中国农业银行高淳城东分理处送达《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要求冻结被告君汇公司(账号12×××15)开具的包括本案所涉票据在内的49张商业承兑汇票,票面金额共计4429.36万元。

2013年12月,凯盛公司以物资公司、君汇公司为被告提起诉讼,2014年9月,一审法院判决支持原告凯盛公司诉请。被告物资公司不服,提起上诉,并主张将两张票据的两个法律关系一并审理程序有误;天津市公安局已因另案冻结本案票据,故本案应中止审理;本案遗漏当事人润源公司、临港公司、东方红胶带厂;涉案票据已被公安机关冻结,丧失流动性,凯盛公司无权行使票据权利;凯盛公司涉嫌以非法手段取得票据,并未证明其持票的合法性;凯盛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提示付款,无权向物资公司行使追索权。

本案经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一审判决,经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凯盛公司诉请:

1、判令被告支付汇票金额2500000元以及该款自2013年12月1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的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二审上诉人物资公司诉请:

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凯盛公司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争议焦点:

1、原告凯盛公司取得票据权利是否合法。

2、润源公司是否将涉案票据质押给了东方红胶带厂。

3、原告凯盛公司是否先行使付款请求权。

4、公安机关对汇票的冻结措施是不是已作出承兑承诺的付款人拒绝付款的法定条件和理由。


裁判理由:

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原告持有的票据形式完备、必要记载事项齐全、背书连续,且原告提交的情况说明、结算单等证据可以证明其系通过合法手段取得票据,尚无证据证明原告存在恶意或重大过失。因此,原告作为持票人,能够以背书的连续,证明其汇票权利。被告物资公司辩称原告取得票据权利不合法,事实及法律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物资公司辩称案外人润源公司已将涉案票据质押给了案外人东方红胶带厂,东方红胶带厂再行背书转让的行为属于无效的问题,根据票据法的规定,汇票可以设定质押,质押时应当以背书记载“质押”字样。本案所涉两张汇票均未背书记载“质押”字样,且被告物资公司提交的证据亦不能证明本案汇票系案外人润源公司质押给案外人东方红胶带厂的,故对被告物资公司的抗辩,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物资公司主张原告未行使付款请求权的问题,汇票到期后,原告委托其开户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天津浦欣支行向付款人君汇公司的开户行农行高淳城东分理处提示付款,但农行高淳城东分理处未向原告付款,并向原告转交了被告君汇公司出具的《止付申请函》,对于原告,其付款请求权已被拒绝。汇票到期被拒绝付款的,原告可以对背书人、出票人以及汇票的其他债务人行使追索权。根据票据法的规定,汇票的出票人、背书人、承兑人和保证人对持票人承担连带责任。持票人可以不按照汇票债务人的先后顺序,对其中任何一人、数人或者全体行使追索权。被告君汇公司作为出票人,签发汇票后,即承担保证该汇票付款的责任,在汇票得不到付款时,应当向持票人清偿被拒绝付款的汇票金额及其他费用。被告物资公司作为第一背书人应当与被告君汇公司连带承担给付原告票款2500000元的票据责任。被告君汇公司未按期支付票款,原告主张以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为标准,给付从汇票到期日至清偿日止的利息损失,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至于被告君汇公司、物资公司抗辩涉案票据涉嫌刑事案件的问题,因公安机关是以东方红胶带厂刘某岩涉嫌诈骗立案,而刘某岩并非票据关系当事人,根据票据法的规定,以背书转让的汇票,后手应当对其直接前手背书的真实性负责,因此原告只需对其前手临港公司的签章真实性负责。票据具有文义性和无因性,票据关系以票据为载体,虽然以基础关系为前提,但票据关系又与其赖以建立的基础关系相分离。本案所涉汇票均系定日付款的汇票,均已经付款人承兑,根据票据法的规定,付款人承兑汇票,不得附有条件,付款人承兑汇票后,应当承担到期付款的责任。公安机关对汇票的冻结措施并不是已作出承兑承诺的付款人拒绝付款的法定条件和理由。原告经背书取得涉案汇票后,依据法律规定向被告君汇公司及物资公司主张权利,并无不当。因此,天津市公安局的刑事立案决定并不影响本案的审理。被告君汇公司、物资公司要求中止本案审理及追加被告的申请,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票据是无因证券,票据一经形成,票据关系即与原因关系相分离,同时票据又是要式证券和文义证券,票据记载的事项必须符合票据法的相关规定,票据权利的内容以及票据有关的一切事项必须以票据记载的文字为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三十一条规定,“以背书转让的汇票,背书应当连续。持票人以背书的连续,证明其汇票权利。”本案诉争汇票,形式完备,各项必要记载事项齐全,且背书连续,持票人凯盛公司,能够以背书的连续,证明其汇票权利。且凯盛公司亦举证证明了其取得诉争汇票的基础法律关系,故对其票据权利应予确认。上诉人物资公司主张被上诉人凯盛公司涉嫌非法取得票据,未提交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不予支持。关于上诉人物资公司提出的凯盛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提示付款,无权向物资公司行使追索权的上诉理由,凯盛公司在票据到期日前已向其开户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天津浦欣支行背书委托收款,在提示付款遭拒后,君汇公司的开户行向凯盛公司转交了君汇公司出具的《止付申请函》,现物资公司主张凯盛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提示付款,缺乏相应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凯盛公司行使票据付款请求权遭拒,再行向票据付款人和其他债务人主张追索权,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关于上诉人物资公司提出的本案遗漏当事人和应当中止的上诉理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十四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票据纠纷案件时,发现与本案有牵连但不属同一法律关系的票据欺诈犯罪嫌疑线索的,应当及时将犯罪嫌疑线索提供给有关公安机关,但票据纠纷案件不应因此而中止审理。”本案所涉票据虽涉及刑事案件,但与本案并非同一法律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以背书转让的汇票,后手应当对其直接前手背书的真实性负责”,该法第十三条的规定,“票据债务人不得以自己与出票人或者与持票人的前手之间的抗辩事由,对抗持票人。”也即在本案中,凯盛公司只对临港公司向凯盛公司的背书真实性负责,上诉人物资公司关于润源公司和东方红胶带厂涉嫌诈骗的抗辩不能对抗凯盛公司享有的票据权利。同理,对于上诉人要求追加案外人为本案第三人的请求,与本案追索权并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本院亦不予支持。根据凯盛公司票据追索权的原审诉讼请求,原审法院将两张权利人与义务人一致的票据合并审理,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也不影响当事人诉讼权利,原审程序并无不当。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君汇公司、物资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连带给付凯盛公司票款2500000元;并以2500000元为基数给付自2013年12月1日至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的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

第三十五条第二款:汇票可以设定质押;质押时应当以背书记载“质押”字样。被背书人依法实现其质权时,可以行使汇票权利。

第四十三条 付款人承兑汇票,不得附有条件;承兑附有条件的,视为拒绝承兑。

第四十四条 付款人承兑汇票后,应当承担到期付款的责任。

第六十一条 汇票到期被拒绝付款的,持票人可以对背书人、出票人以及汇票的其他债务人行使追索权。

第六十八条 汇票的出票人、背书人、承兑人和保证人对持票人承担连带责任。

持票人可以不按照汇票债务人的先后顺序,对其中任何一人、数人或者全体行使追索权。

持票人对汇票债务人中的一人或者数人已经进行追索的,对其他汇票债务人仍可以行使追索权。被追索人清偿债务后,与持票人享有同一权利。

第七十条 持票人行使追索权,可以请求被追索人支付下列金额和费用:

(一)被拒绝付款的汇票金额;

(二)汇票金额自到期日或者提示付款日起至清偿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利率计算的利息;

(三)取得有关拒绝证明和发出通知书的费用。

被追索人清偿债务时,持票人应当交出汇票和有关拒绝证明,并出具所收到利息和费用的收据。


案例来源:

天津凯盛船舶服务有限公司与南京君汇创岳贸易有限公司、天津物资招商有限公司票据追索权纠纷(2013)滨民初字第1791号 (2014)二中民二终字第302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