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4-12-18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57
  • 胜诉律师:
  • 重庆华之岳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未成年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

2、对未成年人依法负有教育、管理、保护义务的学校、幼儿园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职责范围内的相关义务致使未成年人遭受人身损害,或者未成年致他人人身损害的,应当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赔偿责任。

3、学生安全事故中学校等教育机构对未成年学生在学校受到人身损害承担的系过错责任,其举证责任应遵循“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主张学校、幼儿园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存在过错责任的,需举证证明其未尽必要的教育和管理义务。

4、学校作为教育机构对学生的言行已作必要规范,且通过各种形式进行了宣传和教育,并对学生违反校规做了及时的处理的,可主张其已尽必要的教育和管理义务。


案情介绍:

法院查明,杨某浩(又名杨某吉),事发时与杨某豪、何某、池某均系原江北区建新初级中学校(简称建新中学)初二年级(一)班学生。2010年1月14日下午课间时间,杨某浩站在教室的窗前看外面,池某用一根塑料条打杨某浩的头,两人因此发生推搡,杨某浩被推得后退一步撞到杨某豪,杨某豪生气地踢了杨某浩一脚。此时上课铃响,杨某浩对杨某豪说:“你下次打重点”。此节课下课后,杨某豪在教室走廊质问杨某浩:“你刚才说的是啥意思”杨某浩说:“我要去上厕所”。杨某豪不让,并打了杨某浩,杨某浩还手,两人遂扭打在一起。何某路过时被杨某浩踢到,于是就用脚踢了杨某浩的腿两下。杨某豪站起来,朝坐在地上的杨某浩的上身蹬去,杨某浩后仰时,头部撞在墙壁瓷砖上。同学们见状将他们俩拉开。

事发后,杨某浩于2010年1月15日至2010年1月28日在江北区第一人民医院进行门诊治疗,诊断为:头部外伤;颈部、右下肢软组织损伤。杨某浩在该院就诊产生医疗费825.16元。

2010年1月29日,杨某浩的监护人罗某梅与杨某豪的监护人武某英在建新中学初中二年级一班班主任苏某燕的调解下达成协议,由杨某豪的监护人武某英赔偿杨某浩医疗费600元,余款由杨某浩自负。

2010年1月28日至2010年6月1日,杨某浩在第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门诊治疗,诊断为:头外伤综合症,产生医疗费5337.91元。

2010年6月25日至2010年9月27日,杨某浩在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治疗,诊断为:儿童精神分裂症,产生医疗费2034.44元。

建新中学校为自己辩称举示了证明其履行安全教育管理义务的证据,但一审判决书未载明。经审查,建新中学在本案一审中提交了以下四组证据:1、班主任会议记录五份、《关于进一步加强对学生安全教育的通知》、《2008年国庆安全教育讲话》、学校德育主任在全校大会所作的《校园安全、人人有责》的讲话、《重庆市建新中学加强学生校园安全管理的规定》、《重庆市建新中学学生违纪处理规定(修订稿)》、《建新中学2009-2010学年上期德育艺术工作计划》、学校委托律师在全校师生大会上所作的法制宣传演讲《你离犯罪有多远?》、《2009年放暑假安全教育讲稿》、杨某浩所在2011级1班同学向老师交的检讨书、杨某浩在2008年10月至2009年10月期间交到班主任处的保证书及检讨五份,该组证据拟证明学校重视安全,采取了各种形式进行了安全教育。2、《关于杨某豪等同学的处分决定》一份及《学生处分表》两份、学校向江北区教委作出的《建新中学关于杨渝浩打架事件的经过及处理情况的报告》、杨某浩自书的本案所涉事件的经过及检讨、何某书写的检讨、池某书写的检讨、在班主任调解下,罗某梅与武某英就赔偿事宜达成的《协议》,该组证据拟证明学校在本案事发后采取各种措施进行了妥善处理。3、照片,拟证明学校在醒目处粘贴有关于安全问题的标语及规定。4、书面证言两份及出庭证人苏某燕证言,拟证明本案事件的经过、学校管理情况以及对本案事件的处理情况。一审经过质证,杨某浩、何某、池某对学校举示的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未提出异议,仅对第2组证据中的《关于杨某豪等同学的处分决定》一份及《学生处分表》及第3组证据提出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的异议,同时提出学校对本案事件的发生具有过错的意见。

另查明,经杨某浩、罗某梅于2010年11月2日申请对杨某浩的伤残等级及续医费进行鉴定,江北区人民法院委托重庆法正司法鉴定所对其伤残等级和续医费进行鉴定。2010年12月8日,重庆法正司法鉴定所给江北区人民法院回函称“杨某浩除存在面部损害外,还是明确的精神病诊断患者,其面部损害的伤残等级和续医费属我所鉴定范围,但其精神疾病的鉴定不属我所鉴定范围。”杨某浩于是于2010年12月21日再次向一审法院提出对其精神病与本次损害事实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用药之合理性及续医费进行鉴定的申请。江北区人民法院同意其鉴定申请并委托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进行鉴定。2011年2月17日,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结论为:1、诊断:创伤性应激障碍,与本次损害事实之间具有因果关系;2、精神科专科治疗具有合理性;3、建议逐渐停止治疗。此次鉴定产生因果关系鉴定费2000元、续医费鉴定费600元、用药合理性鉴定费600元、检查费用212元。

2010年9月30日,杨某浩以杨某豪、何某、池某、建新中学为被告,向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杨某豪之监护人武某英赔偿杨某浩医疗费、鉴定费和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20455.01元。杨某浩和杨某豪均不服判决,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杨某浩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支持其一审诉讼请求。杨某豪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杨某浩和学校承担相应过错责任,同时驳回杨某浩要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二审判决维持原判,杨某浩不服,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主张何某、池某应当承担责任,杨某浩在建新中学遭第二次伤害,建新中学理应承担赔偿责任。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杨某浩诉请:要求被告赔偿医疗费7643.01元、精神损失费3万元、续医费2万元,共计57643.01元。一审法院委托鉴定后,变更诉讼请求为:医药费7643.01元、精神损失费3万元、续医费2万元、护理费14050元、营养费5000元、复读损失12144元、鉴定费3412元(其中含因果关系鉴定费2000元、续医费鉴定费600元、用药合理性鉴定费600元、检查费用212元),以上费用合计92249.01元。

二审上诉人杨某浩诉请: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支持其一审诉讼请求。

二审上诉人杨某豪诉请:撤销原判,改判杨某浩和学校承担相应过错责任,驳回杨某浩要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

再审申请人杨某浩诉请:撤销一、二审判决,依法予以改判。


争议焦点:

1、杨某浩要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是否合理。

2、建新中学是否应当承担过错责任。


裁判理由:

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公民的身体健康及生命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非法侵害。根据司法鉴定机构的意见,杨某浩的损害后果与杨某豪对其造成的损害事实有因果关系,故杨某豪对本次事故负有完全的过错责任,因杨某豪系未成年人,其赔偿责任应由其监护人武某英承担。池某虽用塑料条打杨某浩、何某用脚踢杨某浩,但均未对杨某浩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后果,故池某和何某在本案中不承担赔偿责任。建新中学虽作为对未成年人依法负有教育、管理、保护义务的机构,但本案的损害后果系杨某豪的个人行为所致,建新中学在本次事件中并无过错,亦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根据法律规定,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包括医疗费、交通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费用,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遭受精神损害,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关于具体赔偿项目和金额,杨某浩受伤后产生的医疗费8197.51元,与本次事故有因果关系,应予支持,杨某浩仅主张医疗费7643.01元,系其自行处分自己的权利,不予干涉。因杨某浩系未成年人,此次损害后果对其今后身体发育和生活质量影响较大,对其要求赔偿的精神损害抚慰金酌情支持1万元。对于其要求赔偿的续医费2万元、护理费14050元、营养费5000元、复读损失费12144元,因无证据支撑,于法无据,不予支持。根据鉴定机构的鉴定结论,对杨某浩要求赔偿的续医费的鉴定费600元,不予支持,对其要求赔偿的因果关系鉴定费2000元、用药合理性鉴定费600元、检查费用212元,予以支持。综上所述,赔偿义务人应予赔偿的有:医药费7643.01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鉴定费2600元及检查费用212元,合计20455.01元。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杨某浩所受伤害为杨某豪个人行为所致,池某和何某均未对杨某浩的身体造成实质性伤害的后果,因此池某、何某不应承担侵权责任。建新中学作为教育机构对学生的言行已作了必要规范,且通过各种形式进行了宣传和教育,建新中学已尽到必要的教育和管理义务,故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对于杨某浩主张的续医费,因无医疗鉴定机构关于续医费的鉴定意见,不予支持。关于护理费,因杨某浩所受伤害既不构成残疾等级也无医疗鉴定机构关于护理依赖程度的鉴定意见,不予支持。关于复读损失费,因杨某浩没有提交复读损失费的计算依据以及确需复读的相关依据,不予支持。关于营养费,因无医疗鉴定机关的鉴定意见,不予支持。

杨某豪故意致伤杨某浩,应对杨某浩所受伤害承担全部侵权责任。因杨某豪系未成年人,其赔偿责任由其监护人武某英承担。杨某豪认为杨某浩在纠纷中存在过错的事实与该院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纳。关于杨某浩之监护人罗某梅与杨某豪之监护人武某英在建新中学老师主持调解下达成的协议,因该协议是在杨某浩的伤情未医疗终结时所形成,杨某浩的监护人在该协议中的处分行为非其真实意思表示,该协议的效力不及于法院对本案损失的确认和处理,杨某豪以此协议作为不承担赔偿责任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因司法鉴定杨某浩所患创伤性应激障碍与本次损害事实之间有因果关系,杨某豪的行为给杨某浩身心均造成了伤害,一审判决确定1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符合法律的规定,予以确认。综上,杨某浩与杨某豪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不应予以支持。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一)关于杨某浩主张的续医费是否应当支持的问题。首先,本案一审中,经杨某浩申请,一审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对其精神病与本次损害事实之间的因果关系、用药合理性及续医费进行了鉴定,鉴定意见作出后,杨某浩并未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而鉴定意见明确杨某浩不需要续医费;杨某浩在二审中虽提出异议,但并未申请重新鉴定,原审法院依据该鉴定意见未支持其续医费并无不当。其次,杨某浩在再审中提出司法精神病鉴定的申请,要求对其伤残等级和续医费进行鉴定。本院同意并依法委托了鉴定机构进行司法精神病鉴定,后因杨某浩主观上的原因导致鉴定未能完成。杨某浩虽在再审中举示了其在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治疗的相关诊断证明、门诊费用收据、处方签、医药费收据、《残疾人证》及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区分局花园派出所委托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所作的司法鉴定意见书等证据,但因其不能证明该系列证据与本案的关联性,同时该系列证据系产生于本案二审之后,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三条“合议庭在申请再审人具体的再审请求范围内进行审理,当事人超出原审范围增加、变更诉讼请求的,不属于再审审理范围”的规定,其超出原审范围增加的请求,不属于本案再审审理的范围。故对其再审中举示的证据,本院不予采信。综上,因杨某浩未完成续医费的举证责任,故对其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何某、池某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本案中,池某用塑料条打了杨某浩的头部,何某用脚踢了杨某浩的下肢,但均未对杨某浩的身体造成实质性伤害的后果。何某、池某的行为与杨某浩受到的损害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不应对杨某浩损害的后果承担赔偿责任,故杨某浩要求何某、池某承担侵权赔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建新中学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

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一款规定:“对未成年人依法负有教育、管理、保护义务的学校、幼儿园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职责范围内的相关义务致使未成年人遭受人身损害,或者未成年致他人人身损害的,应当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赔偿责任。”根据该规定,学生安全事故中学校等教育机构对未成年学生在学校受到人身损害承担的系过错责任。即举证责任应遵循“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即学校和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和保护职责的举证责任由受到伤害的学生及其监护人承担。而本案一、二审及再审中,杨某浩及其监护人均未举示建新中学违反教育、管理和保护义务的证据,杨某浩并未完成其相应的举证责任。其次,从建新中学一审中举示的证据看,其证据来源合法,杨某浩、池某、何某质证时均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且各证据能相互印证,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上述证据证明该校制定有相应的规章制度及安全管理规定,且定期不定期地以各种形式对学生进行安全教育及宣传,对学生进行了必要的管理,对学生违反校规的行为给予了及时的处理。结合《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的相关规定,建新中学并不存在未尽到教育、管理的法定义务的情形,依法不应对杨某浩人身损害的后果承担赔偿责任。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一、杨某豪之监护人武某英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杨某浩医疗费、鉴定费和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20455.01元,扣除已赔偿的600元,尚应赔偿19855.01元;

二、驳回杨某浩的其它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238元,由杨某豪之监护人武某英负担。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238元,由杨某浩与杨某豪各负担119元。

再审判决:

维持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1)渝一中法民终字第05324号民事判决。


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七条第一款规定:“对未成年人依法负有教育、管理、保护义务的学校、幼儿园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职责范围内的相关义务致使未成年人遭受人身损害,或者未成年致他人人身损害的,应当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三十二条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


案例来源:

杨某浩与杨某豪,何某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2012)渝高法民提字第00051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