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11-24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54
  • 胜诉律师:
  • 湖南秦明律师事务所
  • 湖南秦明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合同自动终止。用人单位与其招用的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人员发生用工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按劳务关系处理。企业停薪留职人员、未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内退人员、下岗待岗人员以及企业经营性停产放长假人员,因与新的用人单位发生用工争议的,人民法院应当按劳动关系处理。

2、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 


案情介绍:

蔡某秀,女,1955年X月X日出生。原告彭某富系蔡某秀的丈夫,原告彭某辉、彭某舟系蔡某秀的子女。2017年4月,蔡某秀经人介绍到被告中泰家政服务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泰公司)从事家政服务。

2017年4月12日苏某兰与中泰公司签订《中泰家政公司与用户及家政服务员管理合同》,约定由中泰公司委派家政服务员周某菊到苏某兰从事做饭、家务、卫生、照顾老人、病患陪护等家政服务;苏某兰每月提前支付公司2350元;家政服务员的工资由中泰公司支付;中泰公司应为苏某兰委派身份、体检合格并符合合同要求的家政服务员等内容。周某菊等人后来因故未继续在苏某兰家从事家政服务。2017年6月27日,中泰公司遂委派蔡某秀到苏某兰家做家政服务。

2017年7月11日下午6时左右,苏某兰之子因家庭琐事与蔡某秀发生争执并提出解除合同。蔡某秀在收拾行李过程中突发疾病倒地不起。苏某兰及之子认为蔡某秀是故意行为,未打急救电话,而是电话通知中泰公司凡某波和拨打报警电话。当日7时15分左右,彭某富、凡某波赶至苏某兰家中,协同110民警拨打120电话。之后,蔡某秀被送至津市市人民医院救治。2017年7月20日上午,蔡德某因抢救无效死亡。津市市人民医院出具的蔡某秀死亡记录上载明“入院诊断:脑干出血、脑疝形成;高血压病3级、很高危组。最后诊断:脑干出血、脑疝形成;高血压病3级、很高危组;肺部感染、胸腔积液;高钠高氯血症。死亡原因:脑疝形成”。蔡某秀在住院期间共支付医疗费用27173.46元。蔡某秀住院期间,中泰公司给付了3000元医疗费。蔡某秀死亡后,中泰公司向彭某富给付了4万元现金。

三原告因蔡某秀的死亡所遭受的损失如下:医疗费27173.46元;死亡赔偿金563112元(31284元年×18年);丧葬费26945元;近亲属交通、误工、住宿费用酌定1000元;损失合计618230.46元。

法院查明,中泰公司没有与蔡某秀签订工作合同和为蔡某秀购买相关保险。双方口头约定,蔡某秀工作期间每月工资1800元,在休息期间,中泰公司每天给予15元补助。中泰公司在蔡某秀工作期间没有为其做体检。

原告认为被告中泰公司在明知蔡某秀与苏某兰存在矛盾未调和的情况下,仍将其委派至苏某兰家中提供家政服务;且未对蔡某秀做任何体检检查,不具有津市市防疫站发放的健康证的情况下擅自委派,存在重大过错,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中泰公司辩称,死者蔡某秀与中泰公司是劳动关系。双方虽然没有签订书面合同但是有约定工资和工作场所;蔡某秀是服从中泰公司的安排去从事家政服务工作。蔡某秀年满62周岁,但是并没有享受基本养老待遇,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蔡某秀没有享受基本养老保险、退休金,蔡某秀与中泰公司不是劳务关系是劳动关系。蔡某秀死亡属于工亡劳动争议,根据劳动争议仲裁调解法,三原告应当先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三原告没有提交证据认定蔡某秀与苏某兰之间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原告方在庭审中陈述蔡某秀身体十分健康,那么蔡某秀发病导致脑干死亡与中泰公司是否为其体检等没有关系。三原告认为中泰公司在管理上的过错与蔡某秀死亡有因果关系是主观臆断,没有证据证明。综上,蔡某秀与中泰公司是劳动关系,无证据证明中泰公司与蔡某秀死亡有因果关系。

2017年11月24日,湖南省津市市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一审判决。


诉讼请求:

判决中泰公司赔偿三原告各项经济损失265115.23元(已经减去支付的46000元)。


争议焦点:

死者蔡某秀与中泰公司是劳动关系还是劳务关系。


裁判理由:

湖南省津市市人民法院认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解释称:“用人单位与其招用的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人员发生用工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按劳务关系处理。本案中,蔡某秀在年满62周岁(已到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年龄)到中泰公司从事家政服务,双方建立的是雇佣关系。对中泰公司提出双方建立了劳动关系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本院庭审查明的事实,蔡某秀是在苏海兰家中从事家政服务时,与苏某兰家人因家务琐事发生争吵后,突发疾病后死亡,应当认定是蔡某秀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而死亡,作为雇主的中泰公司应承担无过错责任。根据津市市人民医院出具的蔡某秀死亡记录上载明的“入院诊断:脑干出血、脑疝形成;高血压病3级、很高危组。最后诊断:脑干出血、脑疝形成;高血压病3级、很高危组;肺部感染、胸腔积液;高钠高氯血症。死亡原因:脑疝形成”内容来看,蔡某秀自身疾病是导致其死亡的主要原因。本院根据查明的案件事实确定当事人的民事责任,即中泰公司应负20%责任,三原告自行承担80%责任。

三原告主张的医疗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合法有据,本院予以认可。三原告主张的近亲属处理丧事所支出的交通、误工、住宿等费用损失偏高,本院依法予以调整。

根据本院确定中泰公司应该承担的赔偿责任比例,抵减中泰公司在蔡某秀住院期间和死亡后已向三原告给付了4.3万元,中泰公司需向三原告赔偿80646.09元。


裁判结果:

一、中泰家政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彭某富、彭某辉、彭某舟各项损失80646.09元(已经扣减已经给付的43000元)

二、驳回彭某富、彭某辉、彭某舟其他的诉讼请求。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三十一条 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

第二十一条 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合同终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

第七条 用人单位与其招用的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人员发生用工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按劳务关系处理。


案例来源:

原告彭某富、彭某辉、彭某舟与被告津市市中泰家政服务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家政服务合同纠纷(2017)湘0781民初678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