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8-03-26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53

案例释义:

1、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2、邀请朋友赴约饮酒的,应对朋友的人身安全负有合理的注意义务,例如提醒、劝告、通知、协助、照顾等,以减少安全风险。疏于履行该注意义务的,应对侵权后果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但该赔偿责任有限,因为他人的安全保障义务不能取代饮酒人自身的安全注意义务。故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案情介绍:

法院查明,受害人吴某午系原告吴某高、吴某青之子,系原告石某之夫,系原告吴某1、吴某2之父。吴某午与被告云某伟系朋友关系,被告在武清区豆张庄镇茨洲村经营一家小饭店。2017年11月13日18点41分,被告给吴某午发微信“来嘛熬大花莲12斤过来待会”,吴某午回复“行下班去”。当晚9点多,吴某午下班后驾车到被告小饭店吃饭并饮酒。饭后吴某午驾车回家途中,在武清区来渔路3KM+800M处发生交通事故,其车辆左侧前部撞击路南侧树木,吴某午当场死亡。经鉴定,吴某午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06.1mg/100ml。吴某午被抚养人女儿吴某1,2013年5月26日生;儿子吴某2,2017年3月1日生。

原告认为被告云某伟明知吴某午驾车应邀吃饭,并且让其饮酒,吃饭时间又持续两个多小时直至深夜,饭后被告又明知吴某午驾车回家未劝阻,未采取注意安全措施,导致吴某午发生事故死亡。被告存在重大侵权过错,应对原告方进行赔偿。

被告云某伟辩称,受害人与我系朋友关系,我经营饭店与受害人无关,我没有发微信邀请受害人吃饭,只是用微信宣传,电话也是无意中碰触的没说什么话,我不知道受害人是怎么到的饭店,我经营的是饭店,受害人看我经营的饭店有人,说进来溜达一圈,然后问我吃饭了吗,我说吃完了问他吃了吗,他说没吃,就吃了碗拉面喝瓶啤酒,之后受害人自己进厨房做了俩儿菜,自己去吧台拿的酒自己喝,在饭店待了一段时间,放吧台30块钱,我在后厨洗碗,不知道受害人什么时间走的。

2018年3月26日 ,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生效判决。


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401520元、丧葬费3159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15912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冷冻、运尸费等4486元、火化费等2000元,共计648716元的50%,即324358元;

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争议焦点:

被告是否对受害人吴某午饮酒后驾车是否尽到了合理的劝告和照顾义务,对其损害是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以及承担责任的比例为多少。


裁判理由:

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认为:

吴某午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十分清楚酒后驾车的巨大风险,然其仍大量饮酒,醉酒后深夜驾车,导致事故发生,吴某午应对自己的行为及后果承担责任。而本案被告经营饭店邀请朋友吴某午赴约,其对吴某午的人身安全负有合理的注意义务,例如提醒、劝告、通知、协助、照顾等,以减少安全风险。被告疏于履行注意义务,客观上存在过失,应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但这种赔偿责任是有限的,因为他人的安全保障义务不能取代饮酒人自身的安全意识和注意义务。原告主张的死亡赔偿金401520元、丧葬费3159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159120元,共计592230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并以被告承担5%的赔偿责任为宜,其中被抚养人生活费一并计入死亡赔偿金项下。原告主张精神抚慰金,本院综合考虑,以被告赔偿20000元为宜。原告其他诉讼请求与丧葬费系重复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云某伟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5日内赔偿五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29611.5元(592230元×5%)、精神抚慰金20000元,共计49611.5元;

二、原告其他请求不予支持。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十八条 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

第二十二条 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第二十六条 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第三十七条 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案例来源:

吴某高、吴某青等与云某伟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2018)津0114民初106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