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4-05-12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66
  • 胜诉律师:
  • 山东畅海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环境污染属于特殊的侵权行为。因环境污染引起的损害赔偿诉讼,由加害人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及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由此,环境污染损害赔偿责任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受害人无需对加害人的主观过错进行证明,加害人也不得以自己没有过错进行抗辩。

2、家具造成室内环境污染造成消费者身体损害所引起的纠纷,适用环境污染侵权纠纷相关规定,由加害人就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


案情介绍:

【注:邵某双、杨某香、邵某因家具造成室内环境污染引起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包括后续治疗发生的医疗费及相关经济损失的事因所致,迄今已历经六次起诉及相应的五次判决、一次调解。(1)2009年7月29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9)青民五终字第900号民事判决书,确定本案是购买使用家具造成室内环境污染引起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由定为“环境污染侵权纠纷”,判令被告南洋胡氏家具公司赔偿。(2) 2009年11月10日,经法院调解,双方达成调解意见:被告南洋胡氏家具公司赔偿三原告后续治疗发生的医疗费及相关经济损失。(3) 2014年10月16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青民五终字第1454号民事判决书作出终审判决,判令被告南洋胡氏家具公司赔偿三原告后续治疗发生的医疗费及相关经济损失。(4) 2015年10月22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青民五终字第1968号民事判决书作出终审判决,判令被告南洋胡氏家具公司赔偿三原告后续治疗发生的医疗费及相关经济损失。(5)2016年12月17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鲁02民终6706号终审判决,判令被告南洋胡氏家具公司赔偿三原告后续治疗发生的医疗费及相关经济损失。(6)2018年5月2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鲁02民终35号终审判决,判令被告南洋胡氏家具公司赔偿三原告后续治疗发生的医疗费及相关经济损失。上述判决均已生效并履行完毕。本案例即为其中之一。】

原告邵某双、原告杨某香、原告邵某诉称,原告邵某双与原告杨某香系夫妻关系,原告邵某系二人之子,一家三口住在青岛市城阳区,从事个体洗浴服务业。2004年6月14日至7月14日期间,原告到青岛海博家具城购买了被告天津市南洋胡氏家具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洋胡氏家具公司)生产的多件实木家具。在使用过程中,三原告感到不同程度的咽喉不适、咳嗽不止、胸闷气喘、眼睛流泪、不断打喷嚏、疑似感冒反反复复,久治不愈,且越来越严重,并出现记忆力减退、脱发、食欲不振、面部神经偏瘫等症状,四处求医问药,就是不见好转,后经青岛市市立医院进行全面检查,最终确诊为慢性甲醛中毒。经委托青岛市室内装修协会室内环境监测中心对原告的室内空气进行检测,结果发现室内的甲醛严重超标,其超标的污染源来源于被告南洋胡氏家具公司生产的实木家具。

原、被告双方对此多次协商未果,后原告诉至法院,经(2005)城民重初字第3205号生效判决,认定被告生产的家具甲醛超标,是污染环境的违法行为,青岛市市立医院的诊断证明已经确定原告为慢性甲醛中毒,且甲醛中毒危害极大,能够引起全身系统的疾病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307834元。同时,原告就购买被告处多件实木家具的退还与赔偿纠纷另案起诉,案经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达成了一致调解协议,被告同意退还原告购买其家具款22700元,并赔偿经济损失19300元。因后续形成的医疗费,原告又起诉被告至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经法院主持调解,被告赔偿三原告医疗费26525.73元。上述款项均已执行完毕。自2009年11月10日至今,三原告身体患病状况越来越严重,产生巨额医疗费,又为此诉至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

被告南洋胡氏家具公司辩称,该案应该属于产品质量纠纷,不属于环境污染纠纷。虽然该案经过中院判决,但被告认为该判决存在诸多问题,空气质量与大气有区别。对于原告同一诉讼请求,法院适用不同案由,应适用正确案由。要求法院请示最高人民法院对该案的法律适用作出正确裁决。

法院查明,2005年11月4日,三原告起诉至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要求被告赔偿三原告医疗费及相关经济损失,该案经一审、二审、发回重审、二审,最终于2009年7月29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9)青民五终字第900号民事判决书,经举证质证,该判决书认定该案是购买使用家具造成室内环境污染引起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

法院另查明,自2009年11月10日至2013年12月8日,原告邵某双因咳嗽、牙龈出血、头痛、头晕等症状在青岛市城阳区人民医院花费医疗费66713.91元,在该医院住院79天;在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花费医疗费21060.43元;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花费医疗费118595.44元;在烟台毓璜顶医院花费医疗费2981.53元;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花费医疗费9947.98元,在即墨京源医院花费医疗费794元、在即墨同德医院花费医疗费695.78元。2012年4月9日,原告邵某双前往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诊治,并于2012年4月10日、4月26日到该医院复诊。2010年7月29日,原告邵某双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进行健康检查,健康体检报告载明原告邵某双的疾病诊断为体重超重、轻度脂肪肝、非萎缩性胃炎等症状,2011年9月30日,原告邵某双再次到该医院进行健康检查,健康体检报告载明原告邵某双的疾病诊断为高血压病、高血脂症(高胆固醇)、高尿酸血症、非萎缩性胃炎等。自2009年11月10日至今,原告杨某香因双眼干痒眼痛发花、咳嗽、咽痛、急性上呼吸道感染等多项症状到多家医院进行诊治及住院治疗,被诊断为急性支气管炎、面部神经麻痹等疾病,其中,在青岛市城阳区人民医院花费医疗费共计58743.08元,在该医院住院73天;在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花费医疗费13555.48元;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花费医疗费47850.24元,在该医院住院8天。2011年8月31日,原告杨某香到吉林中心医院进行诊治,花费医疗费776.19元。2012年11月6日,原告杨某香到即墨京源医院进行诊治花费医疗费267.10元。2012年11月9日,原告到即墨同德医院进行诊治,花费医疗费373元。期间,原告杨某香因周身无力等症于2012年4月10日前往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诊治,并于2012年4月24日、4月26日进行复诊。2010年8月1日,原告在北京北肿恩济大药房花费药费28.20元,并于2013年4月6日、4月14日、4月21日在青岛国风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分别花费药费439.60元、410元、382.30元。2010年7月30日,原告杨某香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进行健康体检,健康体检报告载明原告杨某香的疾病诊断为非萎缩性胃炎伴糜烂、高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血症等。2011年9月30日,原告杨某香再次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进行健康检查健康体检报告载明原告杨某香的疾病诊断为Ⅱ型糖尿病、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边缘升高、胃息肉(已钳除)等。自2009年11月10日至今,原告邵某因头疼、头晕、发热、咽痛、咳嗽、恶心、胃脘痛等症状疾病到多家医院进行诊治及住院治疗,其中在青岛市城阳区人民医院花费医疗费44314.58元,在该医院住院102天;在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花费医疗费19857.29元;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花费医疗费53103.41元;在青岛市市立医院花费医疗费708.90元;在青岛阜外心血管医院花费医疗费15727.52元,在该医院住院17天;在吉林中心医院花费医疗费234.65元。2010年7月29日,原告邵某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进行健康体检,健康体检报告载明原告邵某的疾病诊断为肥胖症、中度脂肪肝、右肺中叶性病变等。2011年9月30日,原告邵某再次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进行健康体检,健康体检报告载明原告邵某的疾病诊断为正常高值血压、非萎缩性胃炎、中-高度脂肪肝等。

再查明,庭审中,被告当庭申请对三原告的治疗行为是否与甲醛中毒存在关联性进行司法鉴定并申请庭后提交书面鉴定申请,庭后,被告提交法医鉴定申请书一份,申请事项为1、要求对邵某双、杨某香、邵某是否甲醛中毒进行司法鉴定;2、要求对邵某双、杨某香、邵某的治疗费用所涉及的内容、针对甲醛中毒的真实性、必要性、合理性作出鉴定。对此,2013年12月24日,青岛正源司法鉴定所作出退案说明。

还查明,案件受理后,经原告申请,本院分别于2013年7月8日、2014年1月6日先予执行被告医疗费共计人民币200000元。

2014年5月12日,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赔偿三原告经济损失如下:原告邵某双医疗费222514.02元、误工费724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28元;原告杨某香医疗费121611.11元、误工费740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68元;原告邵某医疗费133841.69元、误工费891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428元;三人共花费交通费36961元、住宿费24468元;

2、三原告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上述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666473.82元。

3、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争议焦点:

该纠纷是属于产品质量纠纷,还是属于环境污染纠纷。


裁判理由:

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认为:

根据已经生效的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青民五终字第900号民事判决书,本案系环境污染侵权责任纠纷,对被告抗辩称该案应该属于产品质量纠纷,不属于环境污染纠纷的意见,本院依法不予采纳。庭审中,被告当庭申请对三原告的治疗行为是否与甲醛中毒存在关联性进行司法鉴定并申请庭后提交书面鉴定申请,庭后,被告提交法医鉴定申请书一份,申请事项为1、要求对邵某双、杨某香、邵某是否甲醛中毒进行司法鉴定;2、要求对邵某双、杨某香、邵某的治疗费用所涉及的内容、针对甲醛中毒的真实性、必要性、合理性作出鉴定。对此,2013年12月24日,青岛正源司法鉴定所作出退案说明。因被告提交的申请与其当庭申请的事项不一致,且三原告因购买被告家具导致甲醛中毒的事实已经生效的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青民五终字第900号民事判决书予以认定,该判决书判决维持的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2005)城民重初字第3205号生效民事判决,判令被告赔偿三原告因甲醛中毒引发的医疗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307834.56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三)规定:因环境污染引起的损害赔偿诉讼,由加害人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及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根据该规定,环境污染应当属于特殊的侵权行为,环境污染损害赔偿责任应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环境污染致人损害案件中的受害人则无需对加害人的主观过错进行证明,加害人也不得以自己没有过错进行抗辩。受害人实际上根本无须就因果关系作哪怕最初的证明,而加害人则应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及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即举证责任倒置。本案中,被告亦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三原告的治疗行为与甲醛中毒无因果关系,被告应承担举证责任倒置的责任,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被告应赔偿三原告因后续治疗甲醛中毒引发的相关疾病产生的相关经济损失。根据三原告提交的有效证据,原告邵某双自2009年11月10日至2013年12月8日因治疗甲醛中毒引发的疾病发生的医疗费为220789.07元,其中住院79天。原告杨某香自2009年11月至今因治疗甲醛中毒引发的疾病发生的医疗费为122825.19元,其中住院81天。原告邵某自2009年11月10日至今因治疗甲醛中毒引发的疾病发生的医疗费为134147.75元,其中住院119天。上述原告杨某香仅主张医疗费为121611.11元、原告邵某仅主张医疗费为133841.69元,系其对自己民事权利的处分,对此,本院均予以确认。三原告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计算标准过高,本院参照每天20元的标准支持原告邵某双的住院伙食补助费为1580元(20元×79天)、支持原告杨某香的住院伙食补助费为1620元(20元×81天)、支持原告邵某的住院伙食补助费为2380元(20元×119天),原告邵先双仅主张其中的1028元、原告杨某香仅主张其中的1068元、原告邵某仅主张其中的1428元,系其对自己民事权利的处分,对此,本院均予以确认。三原告主张按照每天80元的标准计算各自住院期间的误工费,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故原告邵某双的误工费应为6320元(80元×79天)、原告杨某香的误工费应为6480元(80元×81天)、原告邵某的误工费应为9520元(80元×119天),原告邵某仅主张其中的8910元,系其对自己民事权利的处分,本院亦依法予以确认。三原告主张的住宿费24468元,鉴于三原告外出就医的真实性,并考虑到三原告外出就医发生该费用的必要性,对三原告的该项主张,本院酌情支持其20000元。对于三原告主张的交通费36708元,结合原告外出就医及原告在本地就医的事实,该费用亦为必然支出,本院酌情支持其20000元。关于三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因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青民五终字第900号民事判决维持的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2005)城民重初字第3205号民事判决书已经判令被告赔偿原告邵某双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赔偿原告杨某香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赔偿原告邵某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故三原告在本案中属重复主张,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被告南洋胡氏家具公司赔偿原告邵某双、原告杨某香、原告邵某各项经济损失包括:

(一)、医疗费476241.87元;

(二)、住院伙食补助费3524元;

(三)、误工费21710元;

(四)、住宿费20000元;

(五)、交通费20000元。

上述第(一)至(五)项款项共计人民币541475.87元(已先于执行人民币20000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二十四条 违反国家保护环境防止污染的规定,污染环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六十五条 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六十六条 因污染环境发生纠纷,污染者应当就法律规定的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的情形及其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第四条 (三)因环境污染引起的损害赔偿诉讼,由加害人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及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


案例来源:

邵某双、杨某香等与天津市南洋胡氏家具制造有限公司环境污染责任纠纷(2013)城环民初字第1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