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08-30
发布日期:2019-04-18
阅 读 量:61
  • 胜诉律师:
  • 浙江海贸律师事务所律师

案例释义:

1、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公民在社会交往活动中自由发表言论的权利应当受到尊重与保护,但权利有其边界,权利人应以正当、合法之方式行使其权利。在发表涉及他人的言论时,尤其是相关内容对他人的人格权益可能造成损害的情况下,行为人对其陈述的事实或者据以作出评论的事实之真实性予以必要之审查,乃其应负之注意义务。

2、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财产损失的,按照被侵权人因此受到的损失赔偿;被侵权人的损失难以确定,侵权人因此获得利益的,按照其获得的利益赔偿;侵权人因此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被侵权人和侵权人就赔偿数额协商不一致,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由人民法院根据实际情况确定赔偿数额。被侵权人因人身权益受侵害造成的财产损失或者侵权人因此获得的利益无法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具体案情在50万元以下的范围内确定赔偿数额。

3、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可以认定为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的财产损失。合理开支包括被侵权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请求和具体案情,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案情介绍:

浙江米来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米来公司)是一家新型互联网公司,自2015年7月13日成立以来在Web端、手机端、APP端、微信商城、微信公众号等网络平台上为客户搭建商品信息发布、商品在线销售等服务。米来公司的经营范围为: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增值电信业务经营,企业管理咨询服务,纺织、服装及家庭用品、电子产品、食品、工艺品销售,广告服务。

张某系新浪微博“119江南囚”的所有人兼使用人,截至起诉之日,其微博关注人数达2161人,有粉丝3120人。通过打开“百度”页面,搜索“119江南囚”,可查询到,被告在其“119江南囚”新浪微博中多次捏造事实发博文、连续回帖称:“浙江台州米来信息科技公司老板是一个房产商,由于资金链断裂,才打起了网络诈骗的主意。他们向全国各地刚开网店的电商致电,极力吹嘘其营销业绩。诱骗到台州后,即要求签订合同。合同不仅要求提供10%的利润,还要求交纳13800元、25800元、36800元的服务费。其工作人员声称,利润分成不是目的,融资才是目的。天机在此,为了经营房地产所造成的资金缺口而铤而走险。”、“举报投诉没用,腐败如此,谁会理你?通过法律手段,得不偿失。况且法律是保护罪犯和富人的。只要你不停地转发有关他们的负面微博,就会把他们搞倒搞臭。”、“又有一位朋友看到我的微博后,劝他父母取消了合同,而没有上当受骗。转起来,让诈骗公司成为过街老鼠。”、“冯米来何许人也,我不知道。有多大能量,我不知道。疯狂的开发,疯狂的投资,才有今天的困境。把各行各业各个阶层的人拉下水,才是米来们摆脱困境的不二法则。什么是当代中国的祸水?古人在几千年就作出了预测:祸起萧墙(房地产)。”、“这位刘大爷不仅是个房产商,还有黑社会背景。”、“台州米来科技公司受骗者联盟正式成立。望各受骗人及时联系,联系电话:136××××4073。”、“台州市政府市委会为百姓说话?会保护百姓的利益不受损害?你有什么好处给他们?被骗了哪能追回?省委省政府也是一帮聋子瞎子。”、“这伙诈骗团伙借机以搭建农产品销售平台为名,诈骗农民的血汗钱,让他们重新返贫。”等等。此外,张某作为“台州米来公司诈骗受害人联盟”微信群的主要发起人,时常在群里恶意发表“别轻视了媒体的作用,我不能保证你们索回被骗资金,但能保证让米来垮台”等严重侵害原告名誉的言论。米来公司认为张某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其合法权益和声誉,对其经济效益造成了重大损失,遂向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被告张某书面答辩称:一、其在社交网络媒体上发表的言论属实,没有侵害原告的名誉权。二、原告米来公司的经济损失与被告无关,其要求被告赔偿没有正当理由。被告的行为没有给原告造成实质经济损失,原告要求被告赔偿50000元没有理由。

法院查明,庭审中经休庭上网查阅,被告张某已经删除其于2016年11月30日在“119江南囚”微博上发布的相关内容,但此后其仍在上述微博上转发《浙江省米来信息科技股份公司是骗子公司》的博文,并陆续发表含有“揭露米来公司黑幕”、“让这伙骗子成为过街老鼠”、“货色”、“诈骗”、“恶名臭名远扬”、“恶黑势力”、“除非他们自己改邪归正”等词汇的不当言论。为本案纠纷,原告米来公司支付了公证费1640元;其聘请律师支付了律师费5000元。

一审法院判决张某构成侵权并以删帖、道歉、赔偿等方式承担侵权责任。张某不服,向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并称,一,一审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此案,不符合法律规定。简易程序只适用于审理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简单的民事案件。其中,“事实清楚”是指当事人双方对争议的事实陈述基本一致,并能提供可靠的证据,无需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即可判断事实,分清是非;“权利义务关系明确”是指谁是责任的承担者,谁是权利的享有者,关系明确;“争议不大”是指当事人对案件的是非、责任以及诉讼标的争执无原则分歧。缺少其中任何一个条件,都不能作为简单的民事案件适用简易程序审理。二,一审法院未查清基本事实,上诉人发表的言论属实,并没有侵犯被上诉人的权利。被上诉人是否存在欺诈行为是本案必须查明的事实,上诉人发表的言论属实,未侵害被上诉人的名誉权。

2017年8月30日, 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米来公司诉请:

1、判令被告张某立即删除在“119江南囚”微博等网络平台上发布的侵害原告名誉的所有信息,并停止侵犯原告名誉权的行为;

2、判令被告张某在“119江南囚”微博网络平台上公开发表为期两个月的致歉声明;

3、判令被告张某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含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50000元。

二审上诉人张某诉请:

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争议焦点:

1、张某的行为对米来公司名誉权受损的后果是否存在过错。

2、张某是否该承担责任以及承担责任的方式。


裁判理由: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认为:

一、关于被告张某在“119江南囚”微博上发布涉案信息的行为是否构成侵犯原告米来公司的名誉权。

被告张某提供证据旨在证明原告米来公司存在诈骗行为,但是,根据被告张某提供的《米来服务协议》,结合原告米来公司的庭审陈述和被告张某的书面答辩意见,可以反映出原、被告之间曾签订《米来服务协议》,但协议并没有实际履行,被告张某没有向原告米来公司支付过服务费,其自身没有“被诈骗”的经历。另外,被告张某虽然提供了柳某龙、何某仙、金某强等人的书面意见,但柳某龙、何某仙、金某强等人系证人,无正当理由未出庭作证,本院无法确认相关内容的真实性;况且,即使上述书面意见确系相关人员出具,根据被告张某提供的《米来服务协议》、浙江增值税普通发票、收款收据的复印件,可以反映出柳某龙、何某仙、金某强等人与原告米来公司可能存在合同关系,原告米来公司实施的行为在未经有关职能部门认定构成诈骗的情况下,被告张某凭柳某龙、何某仙、金某强等利害关系人的片面之词,就断定原告米来公司存在诈骗行为,也显然不当。因此,被告张某在“119江南囚”微博上转发《浙江省米来信息科技股份公司是骗子公司》的博文,并针对原告米来公司陆续发表不正当、不合理的言论,其行为势必造成原告米来公司社会评价的降低,损害了公众对原告米来公司的信赖,侵害了原告米来公司的名誉权。

二、关于被告张某是否该承担责任以及承担责任的方式。

虽然被告张某已删除了其于2016年11月30日在“119江南囚”微博上发布的内容,但其仍予以转帖,并针对原告米来公司陆续发布不当言论,原告米来公司要求被告张某立即停止侵权,删除侵害原告米来公司名誉的所有信息,并进行赔礼道歉,请求合理,本院予以支持。原告米来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进行证据保全,花费公证费1640元,开支合理,对其该部分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原告米来公司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聘请律师参加诉讼,产生了律师费损失5000元,其要求被告张某予以赔偿请求合理,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张某的行为损害了公众对原告米来公司的信赖,诋毁了原告米来公司的商誉,但鉴于无法确定其因此造成的其他财产损失,本院酌情确定其他财产损失金额为15000元。

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上诉人张军与被上诉人米来公司争议的主要焦点在于上诉人张军所实施的行为是否侵权。从本案已查明的事实来看,上诉人在其管理的名为“119江南囚”的微博上所发布的涉及被上诉人的相关言论明确指向被上诉人存在“诈骗”、“黑恶势力”等不正当经营行为,上述信息经由互联网传播能够为不特定的公众所获取,客观上会在一定范围内造成被上诉人社会评价之降低。因此,本案上诉人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之关键在于侵权责任的过错要件是否得以认定,即上诉人对被上诉人名誉权受损的后果是否存在过错。本院认为,公民在社会交往活动中自由发表言论的权利应当受到尊重与保护,但权利有其边界,权利人应以正当、合法之方式行使其权利。在发表涉及他人的言论时,尤其是相关内容对他人的人格权益可能造成损害的情况下,行为人对其陈述的事实或者据以作出评论的事实之真实性予以必要之审查为其应负之注意义务。根据本案已查明的事实与上诉人所提供的证据来看,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曾经订立服务合同,但协议并未实际履行。至于上诉人所提供的多份书面证人证言,被上诉人并不认可。鉴于出具书面证言的证人均未出庭作证,且相关内容亦缺乏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故原审未对上诉人所主张的事实予以采信,合法有据。上诉人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其对所发布的涉及被上诉人存在诈骗等事实的言论之真实性已尽必要审查义务,因此,上诉人所发表言论缺乏事实依据,非属正当,且客观上已造成被上诉人社会评价降低的损害后果,上诉人对此具有过错,原审据此认定上诉人的行为构成对被上诉人名誉权的侵犯,并判令其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并无不当。另外,关于本案的程序问题,本案的基本事实尚属清楚,当事人的争议焦点较为明确,虽然双方关于侵权是否构成存在争议,但案件难易之判断以及简易程序之适用与否应由法院在审理过程中根据具体情况予以决定,本院经审查认为,上诉人关于程序的异议理由不能成立,一审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得当。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一、被告张某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实施侵犯原告浙江米来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名誉权的行为;

二、被告张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删除其已在“119江南囚”微博上发布的侵犯原告米来公司名誉权的所有信息;

三、被告张某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在“119江南囚”微博上置顶公开发布向原告米来公司赔礼道歉的声明(道歉的内容经本院审核确定),声明的时间不少于30天;

四、被告张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米来公司经济损失(包括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21640元;

五、驳回原告米来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二十条 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财产损失的,按照被侵权人因此受到的损失赔偿;被侵权人的损失难以确定,侵权人因此获得利益的,按照其获得的利益赔偿;侵权人因此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被侵权人和侵权人就赔偿数额协商不一致,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由人民法院根据实际情况确定赔偿数额。

第三十六条第一款 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十六条 人民法院判决侵权人承担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或者恢复名誉等责任形式的,应当与侵权的具体方式和所造成的影响范围相当。侵权人拒不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采取在网络上发布公告或者公布裁判文书等合理的方式执行,由此产生的费用由侵权人承担。

第十七条 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财产损失或者严重精神损害,被侵权人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二十条和第二十二条的规定请求其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八条 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可以认定为侵权责任法第二十条规定的财产损失。合理开支包括被侵权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请求和具体案情,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被侵权人因人身权益受侵害造成的财产损失或者侵权人因此获得的利益无法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具体案情在50万元以下的范围内确定赔偿数额。


案例来源:

浙江米来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诉张某网络侵权责任纠纷(2017)浙10民终1427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