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8-06-11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57
  • 胜诉律师:
  • 四川戎星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患者依此主张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的,应当提交到该医疗机构就诊、受到损害的证据。患者无法提交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诊疗行为与损害之间具有因果关系的证据,依法提出医疗损害鉴定申请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

2. 患者有损害,但医疗机构主张不承担责任的,应当就法律规定的以下不承担责任的情形等抗辩事由承担举证证明责任:(1)患者或者其近亲属不配合医疗机构进行符合诊疗规范的诊疗;(2)医务人员在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下已经尽到合理诊疗义务;(3)限于当时的医疗水平难以诊疗。但是,对于患者或者其近亲属不配合医疗机构进行符合诊疗规范的诊疗,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也有过错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3.患者有损害,因下列情形之一的,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1)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2)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 (3)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此处所称病历资料包括医疗机构保管的门诊病历、住院志、体温单、医嘱单、检验报告、医学影像检查资料、特殊检查(治疗)同意书、手术同意书、手术及麻醉记录、病理资料、护理记录、医疗费用、出院记录以及国务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规定的其他病历资料。

4.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案情介绍:

原告吴某1诉称:吴某2同邬某玲是夫妻关系,系原告吴某1的父母。原告母亲邬某因“停经9月,阴道流水半小时”,于2004年8月7日入住被告医院待产,被告不进行积极诊治和处理,直到2004年8月9日上午10时40分才对原告母亲实施剖腹产术,原告出生后即被转送至泸州医学院附属医院(以下简称泸医附院,现为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进行抢救,该院诊断原告为“新生儿窒息、新生儿缺氧缺血性脑病、新生儿吸入性××、窒息后多器官障碍综合征”患者。经泸州医学院医护人员积极抢救,原告的生命虽然被保住了,但是由于宫内“缺血缺氧”引起的脑损伤十分严重,以致生长发育迟滞、运动功能障碍、生活不能自理、智力低下。原告父母一直以为原告“宫内窒息”是自身原因导致的,直到2017年5月才了解到如果待产过程中处理不及时也有可能导致胎儿宫内窒息。为核实是否是因被告的医疗行为导致,原告父母于2017年7月21日到被告处要求复印原告母亲在被告处住院期间的全部病历资料,被告只给原告复印部分病历资料,使原告方无法核实其病历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合法性,但原告方依据被告提供的有限的病历,可以发现原告的“宫内窒息”和严重后果确实是由被告违反诊疗规范过错行为导致的。因此,原告于2017年9月5日,以其智力残疾是被告违反诊疗规范的医疗过错行为导致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被告赔偿残疾赔偿金、医药费、护理费等。

被告江安县人民医院辩称:从原被告双方封存的病历反映,原告的伤残系其自身原因造成,被告诊疗过程符合规范,对原告主张的损害没有过错,也与原告主张的损害没有因果关系。原告申请对被告的诊疗行为是否有过错,与原告的损害是否有因果关系及原因力的大小予以鉴定。四川华大司法鉴定所认为原告无法提供原告母亲邬某孕前检查、孕期规律产检等相关资料,无法就本案原告所申请的上述事由作出客观、科学、合理的分析和认定。故本次鉴定没有专业的鉴定意见。造成无专业鉴定意见的原因也非常明确,该举证责任应当由原告承担。故原告在本案当中无法举证证明被告的诊疗行为有过错,且与原告的损害有因果关系。

法院认定:原告之母邬某玲于2004年8月7日5时入住被告江安县人民医院待产,被告以“G2P137W孕头位活胎,胎膜早破、妊高征”收治入院。同月9日,被告在《江安县人民医院手术同意书》中“手术目的及原因”中记载,“妊娠近37+3W,胎膜已破3天,妊高征,胎心音好,但B超提示胎儿双顶经8.3cm,胎盘早剥,须及时剖宫产术终止妊娠。手术指征:胎盘早剥。”对原告母亲进行了剖宫产手术,同日10时40分原告出生。当日10时40分,《江安县人民医院婴儿记录》中“其它记录”记载,“因系胎盘早剥、胎儿宫内发育迟缓、低体重儿,故送泸州医学院诊治。”同日11时30分被告江安县人民医院以诊断原告“新生儿窒息,延月小样儿”为由,向原告方发出《病危通知书》。泸医附院入院诊断为“1、过渡产儿;2、低体重儿;3、新生儿窒息;4、多耳畸形;5、缺血缺氧性脑病?”收治入院。同日12时40分,泸医附院以“(1)病性危重”,初步诊断为“早产儿、低体重儿、新生儿窒息”向原告方发出《病员家属(单位通知单)》。同月21日,原告经泸医附院医治后出院。泸州医学院附院出院诊断为“1、新生儿窒息;2、新生儿缺氧缺血性脑病;3、新生儿吸入性××;4、窒息后多器官障碍综合征(心、肺等);5、多耳畸形;6、过渡产儿;7、低体重儿。”2016年6月1日,原告取得了江安县残疾人联合会颁发的《残疾人证》,该证记载“残疾类别:智力残疾等级:贰级”。

在案件审理期间,原告于2017年10月11日以被告江安县人民医院存在伪造、篡改、隐匿与纠纷有关的病历的违法情形,提供的病历不具有真实性、完整性、合法性为由,向院申请对被告提供的病历的真实性、完整性、合法性,以及能否作为鉴定材料进行司法鉴定。2017年11月22日,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以“委托要求超出本机构技术条件和鉴定能力”为由,向本院发出《不受理函》。2017年12月4日原告申请对被告的医疗行为是否有过错、过错与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具有因果关系及过错参与度、伤残等级、护理依赖、后续医疗费进行司法鉴定。经双方协商,选定四川华大司法鉴定所对上述事项进行鉴定。2018年3月13日,四川华大司法鉴定所以“根据送检的鉴定材料,无邬某孕前检查、孕期规律产检等相关资料,经与家属沟通亦无相关资料,故我所鉴定人员无法根据目前提供的资料对前述鉴定事项进行全面、客观、科学、合理的分析和完成鉴定。”为由,向法院发出《司法鉴定不受理函》。

2018年6月11日,四川省江安县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支付原告的残疾赔偿金和长期护理费,该两项在人民法院委托鉴定后确认具体赔偿金额;

2、判令被告支付原告精神损害赔偿金,已经发生的医药费、护理费、住院生活补助费、营养费、住宿费、交通费、复印费等共计111923.81元。

3、判令被告承担原告后续治疗费和后续治疗期间的住院生活补助费、营养费及可能产生的交通费、住宿费等费用(暂定100000元);

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和鉴定费。


争议焦点:

1、被告在诊疗活动中是否有过错。

2、是否存在依法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的情形。


裁判理由:

四川省江安县人民法院认为:

(一)被告是否存在过错。

2018年4月9日,原告方以“医疗过错等不能进行鉴定的责任是被告方提供的涉案病历不具有真实性、完整性,应当推定医疗机构存在过错,判令医方承担全部责任”为由,申请对原告进行伤残等级、护理依赖、后续治疗费进行司法鉴定。本院认为,本案系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关于被告是否存在过错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第四条第二款“患者无法提交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诊疗行为与损害之间具有因果关系的证据,依法提出医疗损害鉴定申请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之规定,原告主张被告在为原告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当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但原告就此问题所举证据不足,且经本院委托四川华大司法鉴定所鉴定后,也不能证明被告在诊疗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的情形,故对原告该主张不予支持。

(二)被告是否存在推定过错。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患者有损害,因下列情形之一的,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一)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二)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三)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之规定,原告应举证证明,被告存在推定过错的情形。原告对病历的真实性有五点质疑:(1)原告主张2004年8月8日的B超检查报告单无医生签字,不具有真实性和合法性。经核实原件上有医生签字,因签字有一定程度的挥发,导致复印件签字不明显,不能认定B超检查报告单不具有真实性,故对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2)原告主张2004年8月8日后没有任何关于胎心的记载,其9日的病程记录认为原告胎心音正常没有证据支持,病程记录不具有真实性。经核对被告在《待产记录》中8日的胎心记录完整,故本院对原告方该主张不予支持。(3)原告主张Apgar评分没有具体项目,且没有脚底印痕,被告提交的评分表是更换过的,该评分表不具有真实性。本院认为,原告未举证证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当时的医疗规范对前述行为的具体规定,且不能证明被告具有伪造和篡改的情形,故本院对原告认为Apgar评分不具有真实性且系更换的主张不予支持。(4)原告主张出院记录有两份,是伪造。经核对两份出院记录在记载内容上没有出入,原告以此证明该出院记录系伪造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5)原告主张病程记录与分娩记录、护理记录、体温单证明产妇未在医院的时间段的胎心音检查时间相矛盾,病程记录和分娩记录不具有真实性。经核对病程记录、护理记录、体温单及《手术记录》中的“术中所见”项和“手术经过”项均无原告主张的相互矛盾的事由,故本院对原告该项主张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告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被告存在违反诊疗规范、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或篡改病历资料等情形,在本院委托四川华大司法鉴定所鉴定后,鉴定机构作出鉴定的情况下,也不能推定被告有过错,故本院对原告认为被告具有推定过错的主张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吴某1的诉讼请求。


法律依据:

《侵权责任法》

第五十四条 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第五十八条 患者有损害,因下列情形之一的,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

(一)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

(二)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

(三)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案例来源:

吴某1诉江安县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2017)川1523民初1528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