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6-12-02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60

案例释义:

1、公安机关执法公开,是指公安机关依照法律、法规、规章和其他规范性文件的规定,向社会公众或者特定对象公开刑事、行政执法的依据、流程、进展、结果等相关信息,以及开展网上公开办事的活动。公安机关应当向控告人,以及被害人、被侵害人或者其家属公开下列执法信息:(1)办案单位名称和联系方式;(2)刑事案件立案、破案、移送起诉等情况,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种类和期限;(3)行政案件办理情况和结果。

2、依法确定为国家秘密的政府信息,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公开的政府信息,以及公开后可能危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安全、社会稳定的政府信息,不予公开;涉及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等公开会对第三方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政府信息,行政机关不得公开,但是第三方同意公开或者行政机关认为不公开会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影响的,予以公开;行政机关的内部事务信息,包括人事管理、后勤管理、内部工作流程等方面的信息,可以不予公开。除上述以外,政府信息都应当公开。

3、行政机关在日常工作中制作或者获取的内部管理信息以及处于讨论、研究或者审查中的过程性信息,一般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指应公开的政府信息。执法记录仪所记录的视频资料未作为证明执法机关依法履职或办理其他案件的证据使用的,可认定为其内部监督、管理信息,属于过程性信息,依法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


案情介绍:

原告江某兴诉称,原告自1999年租赁徐某才一间半房屋及场地用于汽车修理,1999年依傍房东房屋盖了89.22平方米的房屋。2014年2月28日开始,天宁区城市管理执法局将原告搭建的房屋和附属设施认定为违法建筑,多次要求原告自行拆除。2015年10月27日,被告常州市公安局天宁分局(以下简称天宁公安分局)所属青龙派出所副所长带领几名警察先期到达拆迁现场,青龙街道人员带领城管人员、社会闲散人员,开着铲车和挖机到达现场。原告的妻子为保护财产安全,不得已站到屋顶阻止强拆,左手拿着农药瓶。青龙派出所为拆迁保驾护航,没有履行职责阻止事态恶化,最终导致惨重结果发生,是极其严重的玩忽职守行为。原告向被告申请信息公开,被告否认警察出警的基本事实,且答复没有字号,不符合申请信息告知的格式。

被告天宁公安分局辩称,2016年2月15日,被告收到原告的信息公开申请,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工作的意见》第二条之规定,行政机关在日常工作中制作或者获取的内部管理信息以及处于讨论、研究或者审查中的过程性信息,一般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指应公开的政府信息。2015年10月27日,青龙派出所的执法记录仪视频用于内部管理。据此,3月16日,被告制作了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告知书,并于当天以挂号信邮寄的方式送达原告。被告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告知书的行为内容合法,程序正当,请求驳回原告的起诉。

法院查明,2016年1月29日,原告江某兴向被告天宁公安分局邮寄信息公开申请表,因地址未明确,至2016年2月15日,被告收到该信件。信息公开申请的内容为“青龙派出所在参与2015年10月27日城管强拆申请人位于新堂北路XXX号(青龙桥东首)相邻房屋致使申请人妻子喝药自杀的执法记录仪视频。”2016年2月23日,被告向原告告知,因15个工作日内不能办结,答复期限延长至30个工作日。2016年3月16日,被告向原告作出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告知书,内容为“您申请公开的执法记录仪视频资料属于公安机关内部管理信息,属于过程性信息,依法不予公开。”原告不服,遂向法院起诉。

2016年8月15日,本案经江苏省常州市天宁区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一审判决, 2016年12月2日,经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1、请求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政府信息申请告知书的行政行为。

2、判决被告重新向原告作出行政行为,向原告公开青龙派出所参与2015年10月27日城管强拆原告位于新堂北路315号(青龙桥东首)相邻房屋致使原告之妻喝药自杀的执法记录仪视频。


争议焦点:

民警的执法记录仪视频资料是否属于公安机关内部管理信息以及是否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


裁判理由:

江苏省常州市天宁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四条“各级人民政府及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部门应当建立健全本行政机关的政府信息公开工作制度,并指定机构负责本行政机关政府信息公开的日常工作”的规定,被告具有公开本机构政府信息的职责。

一、关于公开的内容。首先,《公安机关执法公开规定》第2条规定,执法公开,是指公安机关依照法律、法规、规章和其他规范性文件的规定,向社会公众或者特定对象公开刑事、行政执法的依据、流程、进展、结果等相关信息,以及开展网上公开办事的活动。第16条规定,公安机关应当向控告人,以及被害人、被侵害人或者其家属公开下列执法信息:1、办案单位名称和联系方式;2、刑事案件立案、破案、移送起诉等情况,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种类和期限;3、行政案件办理情况和结果。该规定并未要求公安机关的执法记录仪应当向当事人公开。其次,执法记录仪具有不同的功能,一是公安机关为规范民警执法而采取的内部监督管理信息,二是作为证明其依法履行职责,或办理治安行政案件、刑事案件的证据使用。本案中,执法记录仪所记录的内容,被告并未作为证明其依法履职或办理其他案件的证据使用,应认定为其内部监督、管理信息,依法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

二、关于公开的期限。被告在2月15日收到申请,因15个工作日内不能办结,答复期限延长至30个工作日。2016年3月16日向原告送达告知书,符合“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如需延长答复期限的,应当经政府信息公开工作机构负责人同意,并告知申请人,延长答复的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5个工作日”的规定。综上所述,被告在规定的时间内向原告公开了其申请的政府信息,故原告起诉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政府信息申请告知书,判决被告重新向原告作出行政行为,向原告公开青龙派出所在参与10月27日城管强拆原告位于新堂北路XXX号(青龙桥东首)相邻房屋致使原告妻子喝药自杀的执法记录仪视频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国办发[2010]5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工作的意见》明确,“行政机关在日常工作中制作或者获取的内部管理信息以及处于讨论、研究或者审查中的过程性信息,一般不属于《条例》所指应公开的政府信息。”天宁公安分局认定江某兴申请公开的执法记录仪视频资料属于公安机关内部管理信息,属于过程性信息,从而作出不予公开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事实清楚、内容适当,且符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的程序。原审判决驳回江某兴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驳回原告江某兴的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公安机关执法公开规定》

第2条规定:执法公开,是指公安机关依照法律、法规、规章和其他规范性文件的规定,向社会公众或者特定对象公开刑事、行政执法的依据、流程、进展、结果等相关信息,以及开展网上公开办事的活动。

第16条规定:公安机关应当向控告人,以及被害人、被侵害人或者其家属公开下列执法信息:1、办案单位名称和联系方式;2、刑事案件立案、破案、移送起诉等情况,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种类和期限;3、行政案件办理情况和结果。


案例来源:

江某兴与常州市公安局天宁分局信息公开一案的行政判决书(2016)苏0402行初14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