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8-06-21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74

案例释义:

1.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 重婚的;(二) 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三) 实施家庭暴力的;(四) 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的案件,对于当事人提出的婚姻损害赔偿请求不予支持;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当事人不起诉离婚而单独提起婚姻损害赔偿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故请求婚姻损害赔偿的一方须自己无过错,并应以主张解除婚姻关系为条件,同时提交足够的证据,证明另一方存在婚姻损害赔偿的法定过错情形。

2.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除法律另有规定的外,人民法院依照下列原则确定举证证明责任的承担:(1)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应当对产生该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2)主张法律关系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当事人,应当对该法律关系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案情介绍:

原告唐某(女)、被告陶某(男)于2009年3月9日在荥经县民政局登记结婚,双方均系再婚,婚后生有一子。2017年4月10日,原、被告双方在荥经县民政局登记离婚。双方签订了离婚协议书,约定儿子由男方监护;离婚后,男方支付女方现金100000元。

离婚后唐某又向法院提起损害赔偿诉讼,原告唐某陈述,其于2010年底发现被告陶某偶尔有婚外情,2013年被告发展成为固定的婚外同居,2017年春节后离婚前被告亲口向原告陈述他在外面有女人了;2016年3月至5月,被告家暴过原告二次,但原告没受伤,原告也报警了,但原告在警察没到时就去上班了,也没去派出所做笔录。

被告陶某陈述,家庭纠纷争吵是事实,但没有过家暴,其在婚姻存续期间没有对婚姻不忠的行为,其与王某系初中同学,只是朋友关系,离婚后才发展成为恋爱关系,离婚后原告经常纠缠他,因此他才说在外面找到了;双方感情初时很好,只是后来原告掌控欲较强,对他在经济上的要求的生活费很高,且原告未履行照顾父母,小孩的义务。

原、被告双方一致确认,双方结婚后,家庭支出多由被告负担。

原告唐某诉称,初时双方感情好,但从2010年底开始被告就开始不待见原告了。被告在婚姻存续期间内有出轨现象,与他人非法同居,也对原告实施过家暴。原告为被告生了一个儿子,导致原告工作岗位和薪酬待遇有变动,身体也收到影响。因离婚一事被告的种种行为对原告造成的一系列的伤害,请求依法支付原告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

被告陶某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的工作岗位、薪酬待遇的变动与家庭没有关系,所以不同意支付赔偿金,婚姻存续期间被告没出轨也未家暴,因此不同意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且离婚协议中的100000元包含了财产补偿金等所有费用。

原告又举示照片两张、衣服照片、与魏某还有与玉某的微信聊天截图、与赵某的通话记录、微信名为逆风飞扬的朋友圈及评论截图,拟证明被告婚后出轨的事实。

被告辩称照片、力天截图、通话记录等证据不能证明其有出轨和家暴行为,微信朋友圈系原告自行杜撰,其他聊天也不能证明其在婚后有出轨和家暴行为。

2018年6月21日,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判令被告支付原告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共3180000元。


争议焦点:

被告陶某是否有婚内出轨行为,是否对原告唐某实施家暴。


裁判理由:

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认为:

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的;(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三)实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本案中,原、被告双方系在民政部门协议离婚,且原告所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被告在婚姻存续期间存在着与他人同居的情形,也不能证明被告在婚姻存续期间有家庭暴力情形的存在,故原告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夫妻双方在家庭生活中有着不同的分工与角色,都会因为自己分工和角色而负担一定义务,作出一定的牺牲与让步,原、被告双方一致确认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家庭支出主要由被告负担,且双方离婚协议中约定的100000元,被告已经据实向原告支付,因此关于原告主张的因为生孩子导致的身体掏空、身体不好,以及因为生孩子而造成的工作及薪酬变动而产生的损失,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唐某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为3035元,由原告唐某负担。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第四十六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

(一) 重婚的;

(二) 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

(三) 实施家庭暴力的;

(四) 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

第二十八条 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损害赔偿”,包括物质损害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涉及精神损害赔偿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

第二十九条 承担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损害赔偿责任的主体,为离婚诉讼当事人中无过错方的配偶。

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的案件,对于当事人基于婚姻法第四十六条提出的损害赔偿请求,不予支持。

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当事人不起诉离婚而单独依据该条规定提起损害赔偿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案例来源:

唐某与陶某离婚后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018)渝0107民初12487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