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09-30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59
  • 胜诉律师:
  • 河南九都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当事人在诉讼或执行过程中自愿接受调解、和解,是对自身权益的处分。律师事务所与委托人关于和解、撤诉或终止代理时仍按债款收回额一定比例提取风险代理费的约定,虽然是由当事人自愿达成,但确实加重了委托人的诉讼风险,不利于社会和谐与社会公共利益,该条款为无效条款。


案情介绍:

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1、2011年5月10日河南洛浦律师事务所(乙方,以下简称洛浦所)和洛阳市西工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甲方,以下简称西工联社,洛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为其债权债务的继受人)签订《风险代理协议》(以下简称“2011年协议”)。2011年协议主要约定内容为:一、乙方接受甲方的委托,指派赵宏江、杨传朝律师为甲方的代理人,代理范围包括申请恢复执行、听证、复议、诉讼等(须经甲方同意),直至甲方收到清收回的全部不良贷款。二、双方同意实行风险代理,在代理过程中,乙方律师的实支费、第三人给提供证据或财产的报酬、法院办案人员的差旅费及实支费等费用由乙方负担。四、乙方代理后,债务人自动付给甲方的不良贷款或执行回的不良贷款,甲方按收回额的40%付给乙方风险代理费。甲方自收到款项之日起十日内按上述比例向乙方支付风险代理费,如逾期支付,按应付款每日千分之二付给乙方违约金。七、本协议签订后,在乙方已提供追加被告或可供执行财产证据的前提下,如甲方私自与被告和解,放弃诉讼或终止代理等,仍按风险代理。十一、未尽事宜,双方协商解决”等事项。协议签订后,2011年5月13日西工联社给洛浦所律师赵宏江、赵秋喜出具了委托书,代理执行洛阳众森建材有限公司一案。2011年5月13日西工联社给洛浦所律师赵宏江、赵志端出具了委托书,代理执行河南省国浩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一案。乙方洛浦所律师赵宏江于2011年5月10日给西工联社缴纳了3000元保证金。

2、2011年6月14日河南省司法厅许可成立弘创所,赵宏江律师为该所法定代表人,同年7月19日赵宏江律师执业单位由洛浦所变更为弘创律所。

3、2011年6月16日乙方洛浦所通知甲方西工联社,变更2011年协议乙方为弘创律所,具体代理事宜由弘创所与西工联社协商办理,洛浦所不再履行2011年协议,本案双方均在该通知上盖章并签署同意。2011年6月29日西工联社给弘创律所律师赵宏江、赵秋喜出具了委托书,代理执行洛阳市唐龙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洛阳三明实业有限公司等一案。2011年8月15日西工联社给弘创律所律师赵宏江、赵志端出具了委托书,代理起诉被执行人洛阳市唐龙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洛阳三明实业有限公司股东付威、张尊宝等借款担保纠纷一案。该案由涧西法院立案受理。

4、2012年3月18日双方签订了风险代理协议(以下简称2012年协议),该2012年协议约定:“由弘创律所内律师代理清收西工联社的不良贷款执行事宜,但具体代理事项必须经西工联社同意。代理方式为风险代理,代理期限截止到2012年12月31日,为保证全面履行,乙方缴纳3000元保证金”等事项。协议签订后,2012年3月13日西工联社给弘创律所律师赵宏江、马磊出具了委托书,代理执行洛阳市涧桥总公司石油化工公司、洛阳市化学试剂厂等一案。2012年4月20日西工联社又给弘创律所律师赵宏江、马磊出具了委托书,代理执行洛阳市涧桥总公司石油化工公司、洛阳市化学试剂厂等一案。2012年3月15日西工联社给弘创所律师赵宏江、卫文卓出具了委托书,代理执行洛阳嘉碧食品有限公司、洛阳市丝钉厂等一案。2012年8月8日西工联社又给弘创律所律师赵宏江、袁方出具了委托书,代理付威、张尊宝等人借款担保纠纷一案,后该案又被法院驳回起诉。

5、2012年12月28日双方又签订了《律师见证服务协议》,该协议约定:由弘创律所4位律师提供见证服务和法律顾问服务,服务费为每年30万元(含奖励),代理期限截止到2013年12月31日,为保证全面履行,弘创所缴纳50000元保证金。协议签订后,2013年9月30日西工联社又给弘创律所律师赵宏江、马磊出具了委托书,代理执行洛阳嘉碧食品有限公司、洛阳市丝钉厂等一案。弘创律所按照该协议约定缴纳了50000元保证金。

6、2014年1月22日弘创律所从西工联社处取走了合同保证金合计53000元,并出具了转款的证明。

另查明:本案诉争的五起案件的具体办理情况为1、关于洛阳众森建材有限公司等执行一案,弘创律所称自己已按2011年协议约定,提供追加被告和可执行财产证据,多次要求西工联社仍不给加盖公章和提供所需手续,终止代理,应按照协议约定付给代理费104.8万元。西工联社对此则辩称,因弘创律所不能提供可执行财产和追加被告,该案至今仍处于被执行法院裁定中止执行状态。协议约定的代理费支付条件不成就,不该支付代理费。至于弘创律所主张的不予盖章等行为,均发生在弘创律所单方取走协议保证金、明确表示不再履行协议之后,此时西工联社没有义务再给其盖章或出具手续,即双方已经不存在风险代理合同关系。2、关于洛阳市唐龙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等执行一案和洛阳涧桥总公司石油化工公司等执行一案,同上述案件情况。3、关于洛阳嘉碧食品有限公司等执行一案,弘创律所称其已按2011年协议约定提供可执行财产证据,且该案已指定汝阳县法院执行,西工联社不给执行所需手续盖章,终止代理,应按照协议约定支付代理费108.8万元。西工联社对此则辩称,自己委托弘创律所代理该案执行后,弘创律所没有按协议提供可执行财产的证据给执行法院或给西工联社,该案至今处于中止执行状态。协议约定的代理费支付条件不成就。西工联社没有支付代理费义务。至于一审法院于2014年5月指定汝阳法院执行及弘创律所于2014年7月给西工联社领导发手机短信,要求西工联社提交恢复执行手续和委托代理执行手续等,均发生在弘创律所单方取走协议保证金且明确表示解除协议之后。此时双方早已就清收不良贷款事宜不存在风险代理合同关系为由,故西工联社未予理睬弘创律所要求盖章的行为。4、关于河南省国浩电信股份有限公司等执行一案,弘创律所称其已按2011年协议约定提供可执行财产证据和追加被告,但西工联社不给诉讼所需手续盖章,终止代理,应按照协议约定支付代理费312.4万元。西工联社对此则辩称,由于弘创律所没有提供可执行财产,该案至今处于被执行法院裁定中止执行状态。弘创律所接受该案委托执行后,没有申请恢复该案执行。而是于2011年8月份代理西工联社起诉被执行人单位的股东未清算赔偿,该案经涧西区法院受理后,弘创律所作为西工联社的代理人又申请撤回对该案被执行人单位控股股东的起诉,申请解除对其个人财产的查封,导致涧西区法院审理后裁定驳回西工联社的起诉。而弘创律所作为西工联社的全权代理人一直没有书写上诉状,导致该案一审裁定生效。故依据协议约定,支付代理费条件不成就,西工联社不应付任何费用。至于弘创律所称的不盖章事实,均发生在风险代理协议解除后,双方已经不存在委托代理关系之后,故西工联社不予盖章不存在违约与否的问题。

再查明,本案诉争的五起案件,没有清收回一分钱。另经一审法院庭审中多次告知弘创律所,是否有其损失证据需要提交,弘创律所均以涉及商业机密而拒绝提交。

2014年,弘创律所向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西工联社支付代理费862万元,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弘创律所不服,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并诉称:1、双方签订的风险代理协议是真实意思表示,应认定协议合法有效。西工联社委托弘创律所清收无法收回的死账、呆账,约定按照清收标的40%给付代理费,符合河南省农村信用联合社(2008)26号文件第五条第(五)项、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办法及法律法规司法解释的规定,2014年8月10日西工联社再次签收弘创律所发出的通知书,以行为再次确认将按协议履行义务。2、弘创律所已完成本案诉争五起案件代理事宜,西工联社中途恶意解除代理协议,致使约定的代理费给付条件已成就。弘创律所提供了追加被告的证据、被执行人的财产信息,制作了恢复申请执行书、偿还欠款通知书等,若西工联社不解除代理协议,将能收回欠款2155万元,弘创所将取得代理费收益862万元。然而西工联社却以当年没有签代理协议为由不再出具委托代理手续,恶意终止代理,致使弘创律所损失可得利益,西工联社应予赔偿。

2016年12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弘创律所不服二审判决,遂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弘创律所申请再审称:1、2011年风险代理协议是双方专为清收已核销借款而签订的,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该约定也不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因此原判决以该协议第七条违反社会公共利益为由认定该条款无效是错误的。2、原判决认定事实错误。(1)原判决未认定弘创律所已从事代理工作的事实错误。在本案诉争五起案件中,弘创律所已给西工联社(原审当事人为洛阳市西工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该社现已注销,其债权债务继受人为洛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为与原审表述一致,以下仍简称西工联社)提供追加被告、可执行财产、恢复执行申请书、指定执行申请书、偿还欠款通知书、民事起诉状、偿还欠款本金、尽快指定执行的催办函等诉讼文书,且采取冻结存款、多次代理恢复执行等行为,但原判决对此事实未予认定。(2)原判决未认定弘创律所应获得可得利益862万元错误。如按协议委托至收到全部款项之日止,弘创律所能收回五起案件2155万元,获得代理费862万元。但由于西工联社终止代理的原因,导致弘创律所无法收回欠款。2011年协议第一条、第二条、第六条至第十条已约定双方委托与代理的权利义务、违约责任的计算方法等,原判决认为弘创律所要求支付合同约定的代理费无依据是错误的。(3)西工联社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2011年协议约定限期清收50000元,弘创律所已清收682110元,但西工联社故意违约,推迟两年才退还保证金3000元;西工联社还中途终止代理,已构成根本违约。3、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本案是因西工联社中途终止代理、恶意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而引发的违约赔偿纠纷,由于西工联社中途终止代理,弘创律所可以获得的可得利益862万元无法实现,因此弘创律所可依据2011年协议第一条、第七条、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第四百零五条规定要求西工联社赔偿可得利益损失862万元。4、原判决剥夺弘创律所的诉权不当。二审判决书中本应依照法律规定归纳双方争议焦点,对上诉请求及理由、代理意见等逐条予以分析论证,阐明采纳与否的理由,但二审判决中均未体现,导致法律规定的弘创律所基本权利得不到实现。

2017年9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再审裁定。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弘创律所诉请:判令西工联社支付代理费862万元。

二审上诉人弘创律所诉请:撤销一审判决,改判西工联社支付代理费862万元。

再审申请人弘创律所诉请:撤销原判决,支持弘创律所可获得862万元的风险代理费的诉讼请求,诉讼费由西工联社承担。


争议焦点:

弘创律所要求西工联社支付862万元代理费的主张应否得到支持。


裁判理由:

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弘创律所与西工联社均在2011年6月16日通知上盖章并签署同意,变更2011年协议乙方为弘创所,2011年协议可以作为双方为实施风险代理的依据,即双方之间就2011年协议构成委托与受托代理的委托合同关系。关于2011年协议第七条约定“本协议签订后,在乙方已提供追加被告或可供执行财产证据的前提下,如甲方私自与被告和解,放弃诉讼或终止代理等,仍按风险代理协议约定的收回额的40%提取风险代理费”约定的效力问题。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在诉讼或执行过程中自愿接受和解、放弃诉讼或终止代理,是对自身权益的处分,是当事人依法享有的诉讼权利。即使认为委托人的选择不妥,也应当出于维护委托人合法权益的考虑提供法律意见,而不能为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基于多收代理费的目的,通过与委托人约定相关合同条款限制委托人接受和解、放弃诉讼、终止代理等。上述行为不仅侵犯委托人的诉讼权利,加重委托人的诉讼风险,同时也不利于促进社会和谐,违反社会公共利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合同无效,该条款为无效条款,对双方不具有约束力。

本案诉争的五起案件,均未要回合同约定的执行款项。因此,依据2011年协议第四条:“乙方代理后,债务人自动付给甲方的不良贷款或执行回的不良贷款,甲方按收回额的40%付给乙方风险代理费”的约定,弘创律所主张西工联社向其支付合同约定的代理费,无依据。且经庭审中多次告知弘创律所,是否有其损失证据需要出示,弘创律所均以涉及商业机密而拒绝提供。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根据最高法院证据规则的规定,弘创律所应承担其举证不能的风险后果。综上,弘创律所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予支持。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双方签订的2011年风险代理合同约定“在弘创律所已提供追加被告或可供执行财产证据的前提下,如西工联社私自与被告和解,放弃诉讼或终止代理等,仍按风险代理协议约定的收回额的40%提取风险代理费”,然而实体权利、诉讼权利主体系当事人而非受托人,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在诉讼或执行过程中自愿接受调解、和解,是对自身权益的处分,受托人弘创律所不应为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多收代理费,通过与委托人西工联社约定相关合同条款限制委托人接受调解、和解、终止代理,侵犯委托人的诉讼权利,加重委托人的诉讼风险,不利于社会和谐,违反社会公共利益,并认定该约定无效并无不当。况且,委托人西工联社作为实体权利的受益人,未从相关五起案件取得任何实际利益,弘创律所亦无证据证明西工联社与五起案件债务人恶意串通损害弘创所的利益,在此情况下,若由西工联社支付高额风险代理费用显然不当。一审法院已多次告知弘创律所提供损失证据,弘创律所拒不提供,应自行承担相应的后果。故一审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首先,从风险代理行为的本质看,风险代理收费能否实现与委托人的合法利益能否切实得到实现密切相关。本案中,西工联社并未实际收回案涉五起案件对应的不良贷款,弘创律所也未举证证明西工联社存在同债务人恶意串通之情形,故其要求西工联社支付风险代理费的主张无事实依据,不能成立。其次,从弘创律所所述内容看,其主张862万元代理费的合同依据主要是2011年《风险代理协议》中第七条第二款“本协议签订后,在乙方已提供追加被告或可供执行财产证据的前提下,如甲方私自与被告和解,放弃诉讼或终止代理等,仍按风险代理协议约定的收回额的40%提取风险代理费”的约定,该约定虽然是由当事人自愿达成,但确实加重了委托人的诉讼风险,不利于社会和谐与社会公共利益,原判决认定该条款为无效条款,并无不当。即便认可其效力,因西工联社并未实际收回不良贷款,本案也不满足向弘创律所支付风险代理费的约定条件。第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一十条的规定,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合同,因解除合同给对方造成损失的,除不可归责于该当事人的事由以外,应当赔偿损失。如弘创律所认为西工联社解除双方合同给其造成了经济损失,可向西工联社主张赔偿,原审法院也已向其释明可提供证明其所受损失的相关证据,但其以涉及商业秘密为由不予提供,此种情况下,原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至于弘创律所还以西工联社终止代理构成根本违约为由,要求西工联社承担违约责任以及赔偿可得利益损失的问题,经审查,弘创律所实际上将原审中要求支付代理费的诉讼请求变更为支付违约金和可得利益损失,变更后的诉请超出了原审审理范围,因此本案不予审查。弘创律所还提出原审法院剥夺其诉权的主张,但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驳回弘创所的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再审审查裁定:

驳回河南弘创律师事务所的再审申请。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五条 当事人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

第五十二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

(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第五十六条 无效的合同或者被撤销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合同部分无效,不影响其他部分效力的,其他部分仍然有效。

第四百一十条 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因解除合同给对方造成损失的,除不可归责于该当事人的事由以外,应当赔偿损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 第一款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案例来源:

河南弘创律师事务所、洛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诉讼、仲裁、人民调解代理合同纠纷 (2016)豫民终503号 ( 2017)最高法民申2833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