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在自费项目中受到损害,旅游经营者未尽相应义务也要担责

——李某诉康辉旅行社、辉煌旅行社旅游合同纠纷案

裁判日期:2011-08-02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162
  • 胜诉律师:
  • 河南中砥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对可能危及旅游者人身、财产安全的旅游项目未履行告知、警示义务,造成旅游者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旅游者可依法请求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承担责任。但旅游者未按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的要求提供与旅游活动相关的个人健康信息并履行如实告知义务,或者不听从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的告知、警示,参加不适合自身条件的旅游活动,导致旅游过程中出现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旅游者请求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2、旅游者在自行安排活动期间遭受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旅游经营者未尽到必要的提示义务、救助义务,旅游者请求旅游经营者承担相应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前述“自行安排活动”期间,包括旅游经营者安排的在旅游行程中独立的自由活动期间、旅游者不参加旅游行程的活动期间以及旅游者经导游或者领队同意暂时离队的个人活动期间等。因此,旅游经营者对游客自费项目也应当做出真实的说明和明确的警示,并在危害发生后采取必要的措施,否则需承担相应责任。


案情介绍:

2010年2月3日,李某(未成年人)的母亲吴某红与河南康辉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康辉公司)签订《河南省国内旅游组团活动》,合同约定:李某和其母亲吴某红参加了康辉公司的海南三亚等地2月18日至2月22日的旅游;旅游费成人4100元,儿童4200元,合计8300元;李某的母亲委托康辉公司办理旅游意外险;双方还对合同权利义务转让作如下约定:出发前,旅行社可以在不降低旅游服务标准的前提下将旅游者转至其他旅行社合并组团,并由原旅行社就本合同内容对旅游者承担现行赔偿责任;赔偿后,原旅行社可以向受让旅行社追偿。该合同通用条款第四条第五项规定:旅行社所提供符合旅游者人身、财产安全的旅游服务项目,应当做出真实的说明和准确的警示,并采取防止危害发生的措施。康辉公司同时向李某提供了五日旅游行程表,按照该行程表规定2010年2月20日康辉公司安排李某和其母亲吴某红在玉带滩(上下船全程60分钟另行付费)游玩。李某和其母亲吴某红到达三亚后,由康辉公司委托海南辉煌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煌公司)负责接待,辉煌公司按前述的旅游行程表安排李某和其母亲吴某红在海南旅游。2010年2月20日,李某和其母亲吴某红在辉煌公司导游的带领下到玉带滩景区游玩,并自费参加了水上滚筒(汽球)活动,李某在汽球内右腿意外受伤。李某受伤后,博鳌玉带滩景区管理中心将李某送往琼海市人民医院治疗,后经李某要求,24日又将李某送上飞机回河南继续治疗。李某伤情诊断为右股骨下段闭合性骨折。李某2010年2月20日至2月23日在琼海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3天,产生医疗费用3110.71元;2010年2月24日至3月15日李某第一次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治疗20天,产生医疗费用17638.25元;2010年4月12日,李某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检查花费140元;2010年8月7日至8月14日李某第二次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治疗8天,产生医疗费用8135.75元。李某父亲前往海南接李某回郑州治疗8天,产生医疗费用8135.75元。李某父亲前往海南接李某回郑州治疗来回机票共计4030元,李某2010年2月24日乘坐同一航班从海南至郑州,因需用担架占用前后9个飞机座位产生9张机票款共计16560元。

因相关赔偿事项协商不成,李某以康辉公司、辉煌公司、海南博鳌玉带滩景区管理中心、海南博鳌人民政府为被告,向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被告康辉公司辩称:原告在玉带滩景区受到损害是其自行安排的活动期间遭受的,被告康辉公司已尽到必要的提醒和救助义务,不应承担责任。

被告辉煌公司辩称:被告辉煌公司是受康辉公司委托接待游客,在原告旅游期间,被告辉煌公司按行程表的安排已尽到义务,在玉带滩景区活动中,被告辉煌公司多次提醒游客注意安全,且原告参加的水上活动不是行程表上的项目,是游客自行参加的项目,已经超出了被告辉煌公司旅游合同注意义务的范围,但事故发生后,被告辉煌公司及时救助并帮助游客返回郑州。因此,被告辉煌公司认为其已经尽到义务,不应再承担责任。

法院查明,2009年12月21日,康辉公司和辉煌公司签订一份《国内旅游委托接待合同书》,双方约定:合同自签订之日起生效,自动延期一年:辉煌公司保证按照国令第550号《旅行社条例》接待康辉公司组织游客;团队回程无投诉,康辉公司当月团款在15个工作日内支付辉煌公司;合同还对双方的责任进行了约定。另查明,李某受伤后,康辉公司向投保旅游者人身意外伤害险的保险人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申请理赔,该保险公司以李某出险时游玩项目为非旅行社组织的旅游项目或活动,属责任免除为由,不受理索赔。

在诉讼中,李某撤销了对海南博鳌玉带滩景区管理中心、海南博鳌人民政府的起诉,并坚持提起违约诉讼。

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康辉公司支付原告李某医疗费等费用共计29712元,康辉公司不服,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其上诉称:我公司对一审法院认定李某自费参加水上滚筒(汽球)活动受到人身损害的事实和由此发生的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的计算方式并无异议,但对支持李某11张机票(被上诉人9张,其父李某忠2张)共计20590元的交通费的主张和确定由我公司承担60%的赔偿责任不服。李某的担架可以托运,即使放在飞机上也不必占用9个座位,最多占用3个即可,其余的6张机票11040元的交通费用不应支持;李某自费参加的水上滚筒(汽球)活动项目并不在双方约定的旅游服务范围内,在自费项目上发生事故,我公司应尽的提示、救助义务的合理程度远低于实际经营者应尽的义务。我公司最多承担李某所受损失10%的赔偿责任。

李某答辩称:我遭受人身损害的旅游项目在康辉公司安排的旅游行程之内,康辉公司负有安全保障义务;康辉公司认为我的监护人应负事故主要责任纯属混淆是非、推卸责任。我购买九张机票确是其伤情需要,不属于扩大的损失。

2011年8月2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李某诉请:1、被告赔偿原告李某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补课费、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共计76223. 25元(暂计算至2010年8月23日);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二审上诉人康辉公司诉请:撤销原判,改判承担李某所受损失10%的赔偿责任。


争议焦点:

李某在自费项目中受伤,旅游公司是否应担责。


裁判理由:

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李某的监护人与康辉公司之间签订的旅游组团合同,是当事人真实的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合同签订后,康辉公司按照约定履行了李敏办理旅游意外保险并组织旅游义务。2010年2月20日康辉公司按照行程安排组织李某和其母亲吴某红在玉带滩游玩,李某和其母亲自费参加了水上滚筒(汽球)活动,并在汽球中受伤。虽然他们是因参加自费项目受伤,但康辉公司作为带领他们到玉带滩游玩的旅游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服务符合保障游客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对可能危及旅游者人身、财产安全的旅游服务项目,应当做出真实的说明和明确的警示,并采取防止危害发生的措施。本案中,康辉公司仅提供了导游证言,不足以证明康辉公司完全履行了上述义务。因此,康辉公司所提供的服务不完全符合履行合同要求,对李某受伤造成的损失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李某系未成年人,是在母亲吴某红的带领下参加水上滚筒(汽球)活动的危险性估计不足,导致李敏受伤,所以李某本人也应对此承担相应的责任。辉煌公司是受康辉公司的委托,在海南接待李某,其与李某之间没有直接的合同关系。康辉公司将李某转至辉煌公司合并组团,符合涉案合同的约定。该合同明确约定由康辉公司就本合同内容对李某承担先行赔偿责任。因此,李某要求辉煌公司承担民事责任,理由不当,不予支持。李某要求的医疗费,该院依据有效票据确认为29024.71元。因博鳌玉带滩景区管理中心已支付李某25914元;护理费参照上年度河南省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年平均工资17232元计算31天(原告住院期间)为146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按照李某住院期间每天30元计算为930元;营养费按照李某住院期间每天20元计算为620元;因李某在本案中坚持提起违约诉讼,对其精神损害主张,该院不予支持;因海南距郑州遥远,且李某右股骨闭合性骨折急需治疗,李某在家人陪护下乘飞机返回郑州合理。关于9张机票问题,因民航允许一人购买同一航班的9张机票,故支持李某交通费20590元,以上各项费用共计49520元。两方承担比例为4比6。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康辉公司向李某提供的接待说明和五日旅游行程表系双方旅游合同的组成部分,五日旅游行程表的内容显示康辉公司安排李某和其母亲吴某红在玉带滩(上下船全程60分钟另行付费)游玩,故应认定李某自费参加的水上滚筒(汽球)活动项目在双方约定的旅游服务范围内,故康辉公司提出的李某自费参加的水上滚筒(汽球)活动项目不在双方约定的旅游服务范围内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李某购买9张机票是按照航空公司的要求及自身病情的需要而购买,并非单纯是托运单架,故康辉公司提出的其余的6张机票11040元的交通费用不应支持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恰当。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一、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康辉公司支付李敏医疗费、护理费、住院后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共计29712元;

二、驳回李敏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706元,由李敏负担1041元,康辉公司负担665元。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43元,由康辉公司负担。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 第一款 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第一百零七条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八条 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对可能危及旅游者人身、财产安全的旅游项目未履行告知、警示义务,造成旅游者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旅游者请求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旅游者未按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的要求提供与旅游活动相关的个人健康信息并履行如实告知义务,或者不听从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的告知、警示,参加不适合自身条件的旅游活动,导致旅游过程中出现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旅游者请求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十五条 签订旅游合同的旅游经营者将其部分旅游业务委托旅游目的地的旅游经营者,因受托方未尽旅游合同义务,旅游者在旅游过程中受到损害,要求作出委托的旅游经营者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九条 旅游者在自行安排活动期间遭受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旅游经营者未尽到必要的提示义务、救助义务,旅游者请求旅游经营者承担相应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前款规定的自行安排活动期间,包括旅游经营者安排的在旅游行程中独立的自由活动期间、旅游者不参加旅游行程的活动期间以及旅游者经导游或者领队同意暂时离队的个人活动期间等。

旅游经营者委托除前款规定以外的人从事旅游业务,发生旅游纠纷,旅游者起诉旅游经营者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第二十一条 旅游者提起违约之诉,主张精神损害赔偿的,人民法院应告知其变更为侵权之诉;旅游者仍坚持提起违约之诉的,对于其精神损害赔偿的主张,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案例来源:

康辉旅行社与李某、辉煌旅行社旅游合同纠纷(2011)郑民四终字第1146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