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4-10-08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50
  • 胜诉律师:
  • 四川普天信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 帮工人在从事帮工活动时,对于专业技能、工作经验等有较高要求时,应有必要的注意义务。帮工人发生人身损害,自己有过错的,应自行承担相应的责任。

2. 帮工人经被被帮工人同意后从事帮工活动,又因帮工活动遭受人身损害的,被帮工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但如果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


案情介绍:

2009年3月4日下午,周某财雇请他人拆除其位于原达县(现为达州市达川区,下同)黄都乡街道的房屋(该房屋系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共有)。唐某德等人闻讯后前来帮工。

拆房时,唐某德被楼上垮塌的楼板砸伤右小腿部,周某财等人遂将唐某德送到原达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右胫腓骨下段粉碎性骨折。唐某德于2010年5月31日治愈出院。治疗共花费医疗费50369.12元,周某财已缴32500元,尚欠原达县人民医院医疗费17869.12元。

唐某德出院后,委托达州金证司法鉴定中心对其伤情进行鉴定,该中心于2012年5月5日出具达金司鉴中心(2012)临鉴字第032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对唐某德的伤情鉴定意见为六级伤残,唐某德用去鉴定费700元。

唐某德将周某财等房屋共有人诉至法院,要求各被告赔偿各项损失。诉讼中,周某财对鉴定意见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经一审法院委托,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于2012年11月28日作出法临2012-4600号法医学鉴定书,鉴定意见为唐某德属七级伤残。周某财用去鉴定费、检查费、住宿费、交通费等共计3000元。

一审法院审理后,确定唐某德共用去医疗费等各项费用共计136858.80元,并判令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连带承担其中60%的主要责任,唐某德承担40%的次要责任,唐某德不服,提起上诉,二审维持了原判,唐某德仍不服,遂申请再审。

本案经四川省达县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一审判决,经四川省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二审判决,经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再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唐某德诉请:判令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赔偿医疗费17869.1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810元、护理费22700元、残疾赔偿金6128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鉴定费700元、后续治疗费8000元、误工费55800元、交通费1000元,共计189165元。

二审上诉人唐某德诉请:撤销一审判决,支持唐某德一审诉讼请求。

再审申请人唐某德诉请:撤销二审判决,改判由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承担136858.80元的全部赔偿责任,并承担第二次鉴定费3000元。


争议焦点:

雇佣人与帮工人之间对帮工人人身损害的责任划分。


裁判理由:

四川省达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唐某德系提供劳务者,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系接受劳务的受益人,理应对唐某德受到的伤害承担主要的赔偿责任。唐某德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从事有危险的工作中,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对其所受伤害,本人也应自负一定的责任。因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系所拆房屋的共有人,故应共同承担赔偿责任。本案诉讼时效因当地人民调解委员会主持调解而中断。从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故唐某德于2012年6月13日提起的诉讼,未超过诉讼时效期间,故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辩称唐某德起诉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的理由不能成立。因唐某德委托达州金证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六级伤残鉴定意见,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申请重新鉴定,后鉴定为七级伤残,故双方各支付的因鉴定用去的费用均应由唐某德承担。唐某德主张的交通费,因未说明起止时间、地点、人数,可酌情认定200元。其误工费、护理费可按农村人口标准按每天40元计算。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应按七级标准计算。唐某德主张的后续治疗费8000元,可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权利。唐某德主张的尚欠达县人民医院医疗费17869.12元,因涉及与该医院存在争议,可另案处理。

四川省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唐某德为周某财家提供劳务,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作为接受劳务的受益人,依法应对唐某德受到的伤害承担主要的赔偿责任。唐某德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从事有危险的工作中,未采取安全防护措施,未尽到合理的安全注意义务,本人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一审判决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连带承担60%的主要责任,唐某德承担40%的次要责任,公平合理。唐某德上诉称应由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等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于法无据,依法不能成立。

唐某德因右小腿受伤从2009年3月4日起在达县人民医院住院到2010年5月31日治愈出院,达县人民医院出院医嘱未注明休息时间,因此唐某德的误工时间为454天。2010年5月25日之后唐某德因出院与原达县人民医院发生纠纷,致自己身体软组织受伤,因该伤在达县中医院住院治疗,其住院时间与本案所涉纠纷无法律关系。故一审法院以454天计算唐某德的误工费是正确的,唐某德上诉称误工费应计算至定残前一日的理由不能成立。

唐某德在达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费已由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支付32000元,尚欠17869.12元,一审法院以“涉及与该医院存在争议”,未予处理,现已由达州市通川区人民法院通川民初(2012)字第1497号民事判决由唐某德支付。但周某财辩称该款项系唐某德自行扩大的损失,不应由其支付。因双方对此争议较大,唐某德对该款项可另行主张权利。唐某德主张的后续治疗费8000元,尚未实际产生,可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权利。唐某德因伤就近入住达县人民医院,没有外出就医,无大额交通费用发生,一审酌定交通费200元,合乎情理。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在一审中认为唐某德系帮工,且提供了证人周某华、陈某荣、吴某贵的调查笔录,其中证人吴某贵、周某华亲自到庭作证,该三名证人事发时均在场,均证实为帮工,没有报酬。故一、二审认定的本案为帮工法律关系是正确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十四条规定,帮工人因帮工活动遭受人身损害的,被帮工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但如果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本案中,唐某德在帮工时受到伤害,应由被帮工人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承担赔偿责任。但拆除旧房属于高空作业,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对拆房人员的专业技能、工作经验、必要的注意义务亦有较高的要求。唐某德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拆房活动的危险性和自身的安全注意义务应有基本认知,其未采取安全防护措施,未尽到合理的安全注意义务,对其自身所受伤害,唐某德也应自负一定的责任。故二审维持一审作出的“由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承担60%的连带赔偿责任,其余费用由唐某德自行承担”判决,符合客观事实和法律规定,并无不当。

关于唐某德再审审理时提出的“由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承担第二次鉴定花费3000元”的主张,本案一审对鉴定费用的负担问题作出判决后,唐某德在上诉时,并未将原一审判决中的鉴定费问题作为一项明确的上诉请求,二审亦未对此进行审理,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三条规定,唐某德在再审审理阶段提出鉴定费用的承担问题,不属于本案再审审理范围,故法院对此依法不予审理。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唐某德受伤后的医疗费325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810元(454天×15元/天)、护理费18160元(454天×40元/天)、残疾赔偿金49028.80元(6128.60元/年×20年×40%)、精神抚慰金12000元、误工费18160元(454天×40元/天)、交通费200元,共计136858.80元,由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承担60%的连带赔偿责任,共计82115.28元。扣除周某财已支付的医疗费32500元、重新鉴定用去的3000元,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还应给付唐某德46615.28元。此款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其余费用由唐某德自行承担。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再审判决:

维持四川省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达中民终字第395号民事判决。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八条 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三十五条 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

二人以上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致人损害,或者虽无共同故意、共同过失,但其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构成共同侵权,应当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承担连带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 第一款 受害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故意、过失的,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的规定,可以减轻或者免除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但侵权人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受害人只有一般过失的,不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

第三条 二人以上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但其分别实施的数个行为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应当根据过失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第十四条 帮工人因帮工活动遭受人身损害的,被帮工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被帮工人明确拒绝帮工的,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可以在受益范围内予以适当补偿。

帮工人因第三人侵权遭受人身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第三人不能确定或者没有赔偿能力的,可以由被帮工人予以适当补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三十一条 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十三条 第一款 人民法院应当在具体的再审请求范围内或在抗诉支持当事人请求的范围内审理再审案件。当事人超出原审范围增加、变更诉讼请求的,不属于再审审理范围。但涉及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当事人在原审诉讼中已经依法要求增加、变更诉讼请求,原审未予审理且客观上不能形成其他诉讼的除外。


案例来源:

唐某德与周某财、周某权、孟某芬、周某兵、张某芬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 (2014)川民提字第460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