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4-07-21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58
  • 胜诉律师:
  • 辽宁永字律师事务所
  • 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
  • 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二人以上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致人损害,或者虽无共同故意、共同过失,但其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构成共同侵权。共同侵权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其中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 二人以上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但其分别实施的数个行为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应当根据过失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


案情介绍:

原告朱某昆是山东中大空调设备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大公司)的临时雇员,在锦州宝地曼哈顿D区东湖一号楼建筑工地负责消防系统及通风系统的施工工程。

2012年4月14日上午7∶30分左右,原告连同几名工友一同前往锦州宝地曼哈顿D区东湖一号楼楼顶施工,在刚走进楼门口途经电梯井时,原告朱某昆坠入10米左右负二层电梯井摔伤。其工友王某庄在现场目睹其跌入电梯井的整个过程,当时电梯井完全裸露,没有电梯门封闭,井口没有固定有足够高度的安全挡板,以防止人员坠入。看到原告朱某昆发生意外后,王某庄立刻电话联系工长郑某浩,郑某浩到达现场后立刻拨打120急救电话将原告朱某昆送入锦州市中心医院治疗。

经诊断,原告朱某昆颈椎管狭窄、颈椎外伤、颈脊髓损伤、截瘫,住院治疗146天,一级护理117天,二级护理29天,共花费医疗费305876.08元。后经辽宁学苑司法鉴定中心辽西分中心鉴定,原告朱某昆颈椎脊髓损伤致高位截瘫伤残评定为一级,终身护理一人。朱某昆父母健在,生育一子朱某昆,一女朱某华。因此事故,原告朱某昆的经济损失为1179620.08元(赔偿明细附后)。

另查,被告锦州缔一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缔一公司)是东湖一号工地的建筑施工单位;被告锦州宝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地公司)是总开发商,其将电梯安装工程承包给了被告上海三菱电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菱公司)。被告宝地公司与被告三菱公司于2010年5月25日签订了《产品安装合同》。合同约定,乙方(即被告三菱公司)在施工中,要严格执行安全操作规程,保证施工人员的人身安全,因施工造成的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以及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由乙方负责。乙方在施工中,应做好防火、防灾工作,因施工引起的事故以及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由乙方负责。

2013年1月21日,原告朱某昆起诉至锦州市太和区人民法院,要求被告宝地公司、三菱公司、缔一公司对原告的各项损失共计1273914.22元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三菱公司辩称,三菱公司受宝地公司委托,在事故发生工地从事电梯安装,事发前电梯主体已经安装结束,一楼电梯门被宝地公司拉到别处装修,电梯厅门口有70公分高的黄色护栏。事发时,没有任何人通知被告有人要在事发现场或附近进行施工作业。故被告不知原告因何原因到事发现场并坠入电梯井致伤。建筑工地是高危场所,原告应当有必要的安全防范意识。被告三菱公司受宝地公司的委托进行电梯安装,仅对被告的工作人员的安全管理、防火、防灾负有责任。根据《产品安装合同》的约定,施工期间现场施工的水、电和安全防护措施等等均由宝地公司提供,并由其落实专门联系人负责被告与其他施工单位交叉施工时的协调工作,故被告认为,现场安全防护设施的提供和其他施工人员的安全管理均不属于被告义务,如因此原因造成事故发生,其责任也不在被告。缔一公司是工程施工的总承包人,应当对各分包施工单位负有管理、协调责任,维护施工现场安全秩序,其未及时通知我方有其他施工人员需进入事发现场并提供周密的安全防范措施,对本次事故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宝地公司委托我公司进行电梯安装,根据双方签订的《产品安装合同》,宝地公司对现场防护装置及施工协调负有责任,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被告宝地公司和缔一公司共同辩称,原告所述侵权地点发生在三菱公司电梯井内,宝地公司已经将该工程交由三菱公司施工,因此三菱公司作为有资质的施工单位,应该按照双方签署的产品安装合同的约定,在施工过程中造成的人员伤亡的由三菱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缔一公司虽为本案的总承包单位,但不应该作为本案的第三人参加诉讼,理由是本案系安全生产中的侵权行为而发生的损害赔偿,分包单位作为有资质的施工单位,应该由分包单位承担责任,总包单位不应承担民事责任。

2013年6月27日,锦州市太和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三菱公司赔偿原告朱某昆人身损害经济损失1179620.08元,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被告三菱公司不服,向辽宁省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三菱公司上诉称:1、一审庭审违反法定程序,上诉人申请追加“中大公司”为被告,一审没有对是否追加作出口头或书面的裁定。2、认定事实不清,被上诉人医疗费、户籍证明、亲属关系证明、户口簿未向法庭提供相关的原件质证,上诉人不予认可。对于朱某昆坠落井道,一审法院调取锦州市安监局等部门的相关证据,以便分清责任,但一审法院没有调取。根据《产品安装合同》,被上诉人宝地公司提供施工期间必需的水、电和安全护栏装置及消防器材。3、事发现场是建设工地,两被上诉人必须保证建设工程安全生产,依法承担工程安全责任。上诉人作为分包人,仅能对属下施工人员的施工安全负责,对其他单位的人员没有管理职责。朱某昆已经请求工伤保险赔偿,不能重复主张权利。故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被上诉人宝地公司和缔一公司共同承担被上诉人朱某昆经济损失,上诉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2013年10月21日,辽宁省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三菱公司不服,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2014年7月21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朱某昆诉请: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1273914.22元。

二审上诉人三菱公司诉请: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被上诉人宝地公司和缔一公司共同承担被上诉人朱某昆经济损失,上诉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再审申请人三菱公司诉请:请求再审本案。


争议焦点:

宝地公司、缔一公司是否也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裁判理由:

锦州市太和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公民的人身权利受法律保护。原告朱某昆在建筑工地途经电梯井时跌入井内属实。该电梯井口没有设置明显警示标志,也没有采取安全措施,其所遭受的人身损害损失应当依法由施工人电梯安装公司即被告三菱公司负担。追加被告宝地公司与追加被告缔一建筑分别是建筑工地的开发商与建筑施工单位,不是原告所受损害的直接侵权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对于被告三菱公司辩称原告已经申请工伤保险赔偿,我公司不同意全额赔偿原告的人身损失的主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根据该条规定,劳动者因工伤事故受到人身损害,有权向用人单位主张工伤保险赔偿,如果所受人身损害系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所致,劳动者同时还有向第三人主张人身损害赔偿的权利。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构成工伤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享有工伤保险赔偿请求权,同时也享有对第三人侵权的人身损害赔偿请求权。二者虽然基于同一损害事实,但存在于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之中,互不排斥。基于侵权事实的存在,受伤职工作为被侵权人,与侵权人之间形成侵权之债的法律关系,有权向侵权人主张人身损害赔偿。侵权之债成立与否,与被侵权人是否获得工伤保险赔偿无关,即使用人单位已经给予受伤职工工伤保险赔偿,也不能免除侵权人的赔偿责任。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其亲属在获得民事赔偿后是否还可以获得工伤保险补偿问题的答复》((2006)行他字第12号)中可以明确,即使原告朱某昆获得了用人单位的工伤保险赔偿,也不能免除侵权人即被告三菱公司的侵权损害赔偿责任。故原告朱某昆因此次事故所遭受的人身损害损失应当由被告三菱公司承担。

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朱某昆跌入电梯井受伤,电梯井口没有采取安全防护措施,没有设置明显的警示标志,该电梯是由上诉人进行施工,此节事实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现上诉人主张应当由被上诉人宝地公司和缔一建筑共同承担赔偿责任,依据是事故发生在建设工地,两被上诉人应当负责安全生产责任。而依据宝地公司与上诉人三菱公司签订的《产品安装合同》约定,安装电梯工程施工过程中安全防护措施由上诉人负责,因施工造成的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及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由上诉人一方负责。上诉人提出的施工已经结束的主张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因此该工程应属尚在施工过程中,发生事故造成的人身损害依法应由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关于上诉人提出的朱某昆已经申请了工伤保险赔偿,不应主张侵权赔偿的上诉主张,因上诉人系直接侵权人,朱某昆有权请求其进行侵权责任赔偿。至于朱某昆是否申请工伤保险赔偿以及赔偿数额为多少,并未加重上诉人的赔偿责任,上诉人的此项上诉请求于法无据,该院不予支持。关于朱某昆提交的相关证据是否是原件问题,庭审中朱某昆提交的医疗费收据虽为复印件,但加盖了出具单位医院的财务公章,故该证据的真实性、有效性该院予以认定。关于户籍证明、户口簿经与原件核对后可以提交复印件,符合证据规则的规定,该院予以认定。关于亲属关系证明朱某昆提交的是村民委员会的介绍信原件,其真实性该院予以认定。原审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判决直接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无需追加“中大公司”为被告。综上,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以维持。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产品安装合同》约定,乙方(即三菱公司)在施工中,要严格执行安全操作规程,保证施工人员的人身安全,因施工造成的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以及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由乙方负责。朱某昆进入电梯施工现场附近区域,电梯井口缺乏必要的安全防护设施,造成朱某昆跌落电梯井并致重伤,三菱公司作为电梯安装服务的提供商,应对该事故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再审法院裁量其承担70%民事责任。缔一建筑公司作为案涉锦州宝地曼哈顿D区东湖一号楼的主体施工方,与三菱电梯公司的施工区域有交叉,且三菱电梯公司电梯工程的施工现场在其主体施工现场之内,缔一建筑公司对进出工地的各工种施工人员均有安全管理义务。朱某昆如何进入工地,是否经缔一建筑公司的允许,缔一建筑公司在庭审中陈述并不知情,缔一建筑公司对于朱某昆跌落电梯井造成重伤存在过失,其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法院裁量其承担20%民事责任。宝地公司作为建设单位,将电梯工程发包给三菱公司施工,将主体工程发包给缔一公司,按照其与三菱公司的安装合同约定,其应负责三菱公司与其他施工单位交叉作业时的协调工作,本案坠落事故发生地点为三菱公司与缔一公司交叉区域,宝地公司未尽施工协调、安全管理的总义务,对本次事故的发生也应承担适当责任,法院裁量其承担10%民事责任。朱某昆多次进入工地现场施工,理应对施工现场有所熟悉,本人亦有注意义务,但考虑到本案的发生情况和其受损害情况,可不判决其承担民事责任。综上,再审申请人三菱公司部分再审理由具有一定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法院予以支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一、被告三菱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朱某昆人身损害经济损失1179620.08元。

二、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再审判决:

一、撤销一、二审民事判决;

二、三菱公司赔偿原告朱某昆人身损害经济损失825734.05元(总计损失1179620.08元的70%);

三、缔一公司赔偿原告朱某昆人身损害经济损失235924.03元(总计损失1179620.08元的20%);

四、宝地公司赔偿原告朱某昆人身损害经济损失117962元(总计损失1179620.08元的10%)。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二条 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一十九条 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 二人以上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致人损害,或者虽无共同故意、共同过失,但其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构成共同侵权,应当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承担连带责任。

二人以上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但其分别实施的数个行为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应当根据过失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案例来源:

上海三菱电梯有限公司与朱某昆、锦州宝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锦州缔一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2014)辽审三民提字第27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