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8-01-01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58
  • 胜诉律师:
  • 山东楷迪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 公司账户与股东账户之间存在大量频繁的资金往来且资金用途复杂,导致公司财产与股东财产无法进行区分,将导致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2. 公司应当使用单位账户对外开展经营行为,公司账户与管理人员、股东账户之间不得进行非法的资金往来,以保证公司财产的独立性和正常的经济秩序。


案情介绍:

被告田某风、肖某娟、宋某平是被告山东协同教育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同教育公司)的股东。

李某一审诉称,自2012年起,被告田某风为被告协同教育公司业务需要多次从原告处借款,被告为方便提款指令原告将款汇往公司会计肖某娟账户下,截止到2014年11月3日被告共欠原告本金9130000元,利息876480元(截止到2014年10月8日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经催要,被告一直未还。经调取肖某娟中国建设银行尾号3688的银行记录发现,被告协同教育公司的财产与当时的股东宋某平、肖某娟、田某风的财产发生了实质性的混同,肖某娟的银行账户不仅与宋某平、协同教育公司的账户资金往来频繁,还与协同教育公司业务单位及协同教育公司其他工作人员如鲁某宽、郭某平等互相转移资金,另外还使用该账户进行理财和消费。后经调取协同教育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发现,宋某平自协同教育公司成立至2013年9月6日均为该公司最大股东及法定代表人,肖某娟自2013年8月22日至2014年12月30日为公司股东并担任公司会计,田某风自2013年9月6日至今为该公司最大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但在2014年12月30日,被告协同教育公司公司登记发生突然变更,股东只剩下田某风一人。被告的行为明显是在利用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律制度恶意逃避债务,侵害债权人的利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的规定,应承担连带责任。

田某风一审答辩称,涉案借款属于公司行为,和田某风及肖某娟、宋某平均没有关系,原告调取的宋某平、肖某娟个人的银行账户明细所涉及的银行卡都是协同教育公司使用的,与个人没有任何关系。协同教育公司股东和法定代表人变更是公司发展的需要,不存在原告所述的逃避债务,也与宋某平、肖某娟没有任何责任。对于2011年4月1日向原告借款200万元,协同教育公司截止到2015年2月18日尚欠原告本金117728.91元,欠付利息510609.52元合计628338.43元。对于2011年2月23日向原告借款200万元,原告主张的利息过高,应调整到不超过同期同类银行贷款的利率四倍,协同教育公司经营困难现在没有能力及时偿还。

协同教育公司一审答辩称,协同教育公司系借款人,本案所有借款均用于公司经营,田某风是协同教育公司董事长,肖某娟是协同教育公司财务人员,田某风的借款行为,肖某娟的收款和汇款行为,均是职务行为,应由协同教育公司对借款承担全部责任。协同教育公司通过肖某娟账户向原告借款12172000元后,通过肖某娟、鲁某宽、郭某平、宋某平、菏泽升迈网络工程公司等账户实际归还原告8611323元。原告要求被告协同教育公司偿还借款913万元,没有事实根据,缺乏法律依据。自2012年起,原告从被告协同教育公司处得到宝马车两辆、奔驰车一辆,中央公馆房子一套,苹果、三星手机电脑等50余部,以上共计500余万元,上述款项应抵偿借款。因此被告协同教育公司已经不再拖欠原告任何借款。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根据,不应支持。

肖某娟一审答辩称,肖某娟是协同教育公司的财务人员,涉案行为均是职务行为,应由协同教育公司承担责任,肖某娟个人不应承担责任。

宋某平一审未答辩。

法院确认:自2012年起,被告协同教育公司通过被告田海风多次向原告李某借款,2012年12月6日至2014年1月9日,原告李某共汇入协同教育公司会计即本案被告肖某娟账户1217.2万元,上述款项到账后又分别转入被告宋某平、协同教育公司及多位案外个人及公司账户,另有部分款项用于消费,部分以现金形式支取,部分款项转入理财账户、部分款项用于信用卡还款。原告提交的被告肖某娟在中国建设银行尾号为3688的账户明细显示,该账户与宋某平、协同教育公司、菏泽升迈网络工程公司等资金往来较为频繁。被告田某风与协同教育公司均称该账户及宋某平账户均为协同教育公司使用的账户,相关账户资金往来与肖某娟、宋某平个人无关。原告主张另有部分借款是以现金支付,提供了案外人马某菏泽农村商业银行尾号为4860的银行卡历史交易明细,称其中2013年6月3日至2013年12月20日期间陆续支取的多笔款项共计146.94万元,作为借款以现金形式支付给了被告田某风,并申请马某出庭作证,被告田某风、协同教育公司、肖某娟均不予认可。

自2013年2月28日至2014年7月21日被告协同教育公司通过肖某娟、宋某平、鲁某宽、郭某平、菏泽升迈网络工程公司等账户汇入原告账户8611323元,其中2014年6月8日913万元欠条出具后汇款20万元。原告认可其中的7271323元是被告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称标注货款、工程款及郭某平2014年5月9日、6月4日的汇款(2013年7月16日宋某平汇款16万元、2013年7月17日宋某平汇款5万元、2014年2月28日郭效平汇款10.5万元、2014年5月6日郭效平汇款30万元、2014年4月1日菏泽升迈网络工程有限公司汇款30万元、2014年4月18日菏泽升迈网络工程有限公司汇款20万元、2014年5月9日郭某平汇款15万元、2014年6月4日郭某平汇款7.5万元)是被告及菏泽升迈网络有限公司购买货物支付的货款、工程款及郭某平购买山东三维建设有限公司菏泽办事处所有办公设备及剩余房租的款项,与本案无关。被告协同教育公司主张曾用财物折抵借款本金及利息,原告不予认可,被告未提供确实有效的证据。

关于2012年至2014年之间的借款是否约定利息,被告主张未约定利息,而是通过赠送原告财物等形式,原告称约定利息为月息2分。被告协同教育公司申请按照月息2分,根据原、被告之间的往来款项,对被告欠付原告的款项数额进行审计,一审未予准许。

经双方多次换条,2014年被告田某风为原告李某出具了借条8张,借款本金累计851万元,均未约定利息,原告自述小字内容是其与被告田某风结算时标注,小字标注的本息金额合计9208840元。2014年6月8日,被告田某风根据上述8张借条向原告李某出具欠条一份,内容为:“截止到2014年6月8日,本人田某风自2014年1月1日累计从李某处向李某借款合计人民币共计玖佰壹拾叁万元(9130000元)整,月息叁分计算。借款人田某风。”被告田某风认可上述借条、欠条是其出具,主张出具913万元欠条的目的是让原告去协同教育公司对账,具体欠款数额应以对账的结果为准。原告称双方日常借款约定的利息均为月息2分,因上述8张借条均已逾期,所以双方协商按照月息5分计息,8张借条的本金加上自到期日按照月息5分计算至2014年6月8日的利息共计920余万元,经双方协商减少部分款项后由被告田某风出具了913万元的欠条,并将8张借条原件收回。对于上述借条所涉及的款项,原告李某、被告田某风、被告协同教育公司均主张借款主体为协同教育公司。

2015年10月19日,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协同教育公司偿还原告李某借款本金851万元及利息, 被告田某风、肖某娟、宋某平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协同教育公司、田某风、肖某娟、宋某平不服,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6年3月11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协同教育公司、田某风、肖某娟、宋某平仍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2018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审查裁定。


诉讼请求:

原告李某腾请求四被告对涉案债务共同承担清偿责任。


争议焦点:

田某风、肖某娟、宋某平对涉案借款是否应当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裁判理由:

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节选):

关于责任承担主体问题。被告田某风系被告协同教育公司法定代表人,涉案借条虽然由被告田某风以个人名义出具,但原告李某、被告田某风、协同教育公司均认可借款主体为协同教育公司,应认定被告协同教育公司为借款人,原告要求被告协同教育公司承担还款责任,依法应予支持。被告宋某平自2012年10月30日至2014年12月30日为被告协同教育公司股东,被告田某风自2013年9月6日起担任被告协同教育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自2012年起即代表协同教育公司向原告借款,并且在2014年6月8日,依据其2014年1月至4月以个人名义出具的八张借条向原告出具了913万元借条一份,被告肖某娟自2013年8月22日至2014年12月30日为被告协同教育公司股东,涉案借款中汇入被告肖某娟账户的部分,大部分转入被告宋某平的账户,肖某娟、宋某平及协同教育公司之间的账户资金往来频繁,账户明细显示部分资金用于消费、理财及信用卡还款,被告田某风对于上述借款及转款情况明知,原告就涉案借款提起诉讼后,被告肖某娟、宋某平又退出公司,协同教育公司股东由原来的田某风、宋某平、肖某娟三人变更为田某风一人,协同教育公司变更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一款、第三款分别规定:“公司股东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原告关于被告肖某娟、宋某平与协同教育公司财产形成混同、被告田某风、肖某娟、宋某平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的主张成立,被告田某风、肖某娟、宋某平应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节选):

关于一审判令田某风、肖艳娟、宋艳平对涉案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是否正确的问题。

双方对协同教育公司与股东之间是否构成财产混同存在争议。对此,本院认为,我国实行银行账户实名制,账户所有人原则是账户资金的权利人。同时,根据《会计法》、《税收征收管理法》、《企业会计基本准则》等相关规定,公司应当使用单位账户对外开展经营行为,公司账户与管理人员、股东账户之间不得进行非法的资金往来,以保证公司财产的独立性和正常的经济秩序。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李某出借的款项均汇入了协同教育公司股东肖某娟账户(大部分款项又汇入宋海平账户,小部分款项汇入协同教育公司账户),协同教育公司亦通过肖某娟、宋某平等股东账户向李某偿还借款。同时,协同教育公司的账户与肖某娟、宋某平等股东的账户之间存在大量、频繁的资金往来,且资金用途复杂,导致公司财产与股东财产无法进行区分。三上诉人抗辩,协同教育公司实际控制肖某娟、宋某平等股东账户,股东账户的资金属于公司资金。为此,三上诉人二审提交了菏泽诚和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2012、2013、2014年度公司财务审计报告并主张年度审计报告是根据公司财务资料作出,说明公司财务规范、资产独立。对此,本院认为,三份审计报告的审计意见均为“贵公司财务报表已经按照企业会计准则和《企业会计制度》的规定编制,在所有重大方面公允反映了贵公司2012.2013.2014年度的财务状况及经营成果”,因该审计报告反映的是企业某一特定日期的财务状况和某一会计期间的经营成果等会计信息,该审计报告与公司资产是否独立的问题之间缺乏必要联系,故对上诉人的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因协同教育公司与股东之间构成财产混同,公司已经失去了独立承担债务的基础。同时,肖某娟、宋某平在本案诉讼期间又退出协同教育公司,致使公司变为一人有限公司(田海风一人股东)。以上情形严重损害了债权人的利益,根据《公司法》第二十条的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一审判令田某风、肖某娟、宋某平对涉案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最高人民法院审查再审申请认为(节选):

我国实行银行账户实名制,原则上账户名义人即是账户资金的权利人。同时,根据《会计法》、《税收征收管理法》、《企业会计基本准则》等相关规定,公司应当使用单位账户对外开展经营行为,公司账户与管理人员、股东账户之间不得进行非法的资金往来,以保证公司财产的独立性和正常的经济秩序。根据本案认定的事实,李某腾出借的款项均汇入了协同教育公司股东肖某娟账户(大部分款项又汇入宋某平账户,小部分款项汇入协同教育公司账户),协同教育公司亦通过肖某娟、宋某平等股东账户向李某腾偿还借款。同时,协同教育公司的账户与肖某娟、宋某平等股东的账户之间存在大量、频繁的资金往来,且资金用途复杂,导致公司财产与股东财产无法进行区分。协同教育公司、宋某平、肖某娟申请再审称协同教育公司实际控制肖某娟、宋某平等股东账户,股东账户的资金属于公司资金,但未提供充足的证据。因此,原判决认定因协同教育公司与股东之间构成财产混同,公司已经失去了独立承担债务的基础,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同时,肖某娟、宋某平在本案诉讼期间又退出协同教育公司,致使公司变为一人有限公司(田某风一人股东)。以上情形严重损害了公司债权人的利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的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一、被告协同教育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原告李某借款本金851万元及利息;

二、被告田某风、肖某娟、宋某平对本判决第一项中的借款本金及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驳回原告李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再审审查裁定:

驳回协同教育公司、田某风、肖某娟、宋某平的再审申请。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二十条 公司股东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

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案例来源:

山东协同教育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田某风民间借贷纠纷案(2017)最高法民申2646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