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8-07-31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55

案例释义:

1.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

2. 依法负担被监护人抚养费、赡养费、扶养费的父母、子女、配偶等,被人民法院撤销监护人资格后,应当继续履行负担的义务。


案情介绍:

原告龚某,男,2010年×月×日出生,学生。原告龚某的法定代理人:支某(龚某奶奶),女,1949年×月×日出生,农民。被告:明某,女,1988年×月×日出生,农民。

原告的法定代理人支某诉称,被告明某与原告父亲龚某柱于2008年×月××日登记结婚,2010年×月×日生育原告龚某,原告现8周岁。原告父亲龚某柱于2015年5月份被确诊为白血病,于2018年5月病故。原告现由爷爷、奶奶抚养,爷爷、奶奶年岁已高,抚养原告确有困难,被告作为母亲对原告有法定支付抚养费的义务。经原告多次向被告索要抚养费,被告拒绝支付,故原告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起诉至吉林省长春市双阳区人民法院,请求依法判决。

明某辩称,我最多一个月拿400.00元抚养费。

法院查明,原告龚某系被告明某与龚某柱的婚生子,龚某柱于2018年5月××日病故。明某于2017年7月××日离家出走,此后,龚某一直与其奶奶支某共同生活,由支某照顾。2018年6月13日,支某以明某未积极履行监护人的责任为由诉至本院,申请撤销明某的监护人资格,指定其为龚某的监护人。法院于2018年6月26日作出(2018)吉0112民特3号民事判决,撤销明某为龚某监护人的资格,指定支某为龚某的监护人。

2018年7月31日,吉林省长春市双阳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从即日起支付原告抚养费每月1000元,至原告独立生活时止;

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争议焦点:

1.父母对未成年子女的监护权被撤销后是否免除给付抚养费的义务;

2.原告要求的抚养费数额是否过高。


裁判理由:

长春市双阳区人民法院认为:

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原告龚某在被告明某离家出走后一直由其奶奶支某照顾,明某作为龚某的母亲,应承担必要的抚养费。明某对龚某的监护人资格虽经法律程序被撤销,但并不免除其作为母亲对龚某的抚养义务,故其应依法继续履行负担抚养费的义务。但原告要求的抚养费数额过高,结合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并考虑原告现在的监护人年事已高,抚养能力相对较差等因素,从保护未成年人合法利益的角度出发,本院酌定被告每月给付原告抚养费600元为宜。


裁判结果:

一、被告明某自2018年7月起,每月给付原告龚某抚养费600元,每半年给付一次即3600元,分别于每年的1月5日和7月5日给付,至龚某年满18周岁时止;

二、驳回原告龚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第二十一条第一款 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

第二十一条第二款 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第三十七条 依法负担被监护人抚养费、赡养费、扶养费的父母、子女、配偶等,被人民法院撤销监护人资格后,应当继续履行负担的义务。


案例来源:

龚某与明某抚养费纠纷(2018)吉0112民初1492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