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5-12-01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58
  • 胜诉律师:
  • 江苏扬子江律师事务所
  • 江苏扬子江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2.接受劳务派遣单位并非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无论是劳动者的派遣单位,还是劳动者的使用单位,均系劳动者的用人单位。劳动者因履行劳动力派遣合同产生劳动争议而起诉,以派遣单位为被告;争议内容涉及接受单位的,以派遣单位和接受单位为共同被告。

3.劳动者在劳务派遣过程中受到损害,劳务派遣单位和用工单位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此处劳务派遣单位与用工单位乃是作为用人单位一方的法律地位而承担法律义务,有别于一般侵权民事责任的承担。

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劳务派遣期间,被派遣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派遣的用工单位承担侵权责任;劳务派遣单位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案情介绍:

2011年5月15日,胡某于与启东市众天劳务派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天公司)签订《劳务服务协议书》一份,该协议书约定,甲方(众天公司)因江苏宏强船舶重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强公司)生产需要输出劳务工,乙方(胡某于)自愿提供劳务服务,双方依法签订协议,甲方安排乙方到宏强公司工作。在该协议第四条“社会保险”部分,双方还约定,甲乙双方按国家和本市有关规定参加社会保险,甲方为乙方办理有关社会保险手续,关于社保双方如有约定的按照双方约定内容执行;如乙方在劳务用工单位发生工伤事故,甲方协助办理工伤事故的认定及工伤待遇的申请手续,并在与劳务用工单位签订的劳务协议中明确要求劳务用工单位支付属于《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由用人单位承担的工伤保险待遇。上述协议签订后,胡某于于同年5月16日到宏强公司设备科上班。

同年7月4日上午9时30分左右,宏强公司100T行车在协助拖运澄西船舶下水的滑板时,怀疑63T副钩有钢丝绳脱槽现象,于是起重组联系设备科派两个维修人员(胡某于、案外人王某建)上去检查,同时起重组也派案外人李某点配合一起上去。上去时李某点以及维修人员都与行车司机杨某联系,告知后才上去检查,经检查行车并无钢丝绳脱槽现象。此时下面要动车,起重指挥李某点讲了不要动,可能下面没有听到,只听下面指挥案外人续某平叫“63T高”,行车司机听到下面的起重指挥升副钩的指令后,就上升副钩。此时,正值维修工胡某于从卷扬棚子出来,一只脚踏在卷扬机齿轮上,另一只脚已经开始蹬上卷扬机机身上,这时齿轮突然转动,将胡某于左脚卷进两齿轮咬合处,导致其左脚面绞碾的严重事故。

经众天公司申请,启东社保局于2011年8月13日作出启人社工决字(2011)385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胡某于受到的上述事故伤害属于工伤。2013年1月17日,经南通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胡某于构成工伤六级伤残。2013年12月2日,胡某于以众天公司为被申请人,向启东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2014年1月23日,该会作出如下裁决:1.众天公司支付胡某于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3066.40元、护理费4680元、交通费3036.80元;2.众天公司支付胡某于2011年5月16日至7月4日期间的工资差额1399.48元;3.众天公司为胡某于安排合适的工作。

胡某于不服该裁决,遂以众天公司为被告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众天公司支付2011年5月15日至7月4日的工资差额6725.46元、停工留薪期间的工资62049元(2011年7月4日至2013年1月17日)、伤残津贴27039.60元(2013年1月18日至今)、一次性伤残补助金67379.20元、护理费28800元、营养费8100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2260元、治疗期间的住宿费714元、陪护费415元、交通费8733.50元、餐费1640元、其他费用285元,并要求众天公司立即安排合适的工作。

2014年5月22日,原审法院作出(2014)启民初字第0069号民事判决书,判令众天公司支付胡某于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3066.40元、护理费7020元、交通费3036.80元;2、众天公司支付胡某于2011年5月15日至7月4日期间的工资差额1162.89元;3、众天公司为胡某于安排合适的工作。因众天公司为胡某于缴纳了工伤保险,故对胡某于在仲裁中主张的医药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假肢费、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等,应按规定至相关机构申领,法院不予支持;因胡某于未要求与众天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并要求众天公司安排合适工作,众天公司亦同意为胡某于安排工作,故胡某于不符合支付伤残津贴的条件;对胡某于主张的营养费8100元、住宿费714元、陪护费415元、餐费1640元及其他费用285.50元,没有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胡某于不服该判决,向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1月4日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此后,胡某于又以接受劳务派遣的宏强公司、行车司机杨某为被告,向法院提起本案诉讼,主张众天公司是原告的用人单位,被告宏强公司不是原告的用人单位,只是工作地点在被告宏强公司处,两被告符合第三人侵权的前提条件,故请求判令两被告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被告宏强公司辩称,原告的本次伤害属于工伤,原告系众天公司的劳务派遣员工,与众天公司存在着劳动关系,原告的有关主张应按照《工伤保险条例》处理。原告是在执行派遣工作中受伤,原告在为宏强公司工作,接受宏强公司的指示和管理,原告与宏强公司之间虽不存在劳动关系,但劳动力事实上的给付发生在二者之间,因此,宏强公司不属于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被告宏强公司事实上承担了社会保险费缴纳、工资支付等义务,与一般用人单位所承担的义务并无不同,如果再要求宏强公司承担侵权责任,明显加重了宏强公司的负担,对宏强公司不公。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起诉。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杨某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应由其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而原告要求被告宏强公司按第三人侵权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故判决驳回胡某于的诉讼请求。胡某于不服,提起上诉,并称,宏强公司作为管理者,未提供安全防护,在事故中指挥不当,应承担未尽安全防护和管理的责任;杨某没有听清指挥开动机器从而造成事故,在事故中也有一定的过错;胡某于的损害结果与被上诉人的过错有关,应当获得赔偿。

另,2014年3月6日,上海市树声律师事务所委托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依照《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人体损伤致残程度鉴定标准(试行)》,对胡某于的伤残程度等进行法医学鉴定。2014年3月13日,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作出通一院司鉴所(2014)临鉴字第272号《关于胡某于伤残程度等的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胡某于因被卷扬机齿轮绞伤左脚致左足毁损伤,目前左足跖跗关节以上缺失,构成人损七级伤残。

另查明,众天公司已经为胡某于参加了工伤保险。因胡某于未与众天公司解除劳动关系,且要求众天公司安排合适的工作,故胡某于尚未向工伤保险基金主张其余工伤保险待遇。

本案经江苏省启东市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一审判决,经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1.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残疾赔偿金26030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误工费7888.80元、交通费5696.70元、护理费13140元、营养费5400元、假肢费375000元、住宿费714元、陪护费415元、餐费1640元、鉴定费1560元,合计692044元;

2.本案诉讼费用由两被告承担。


争议焦点:

接受劳务派遣的宏强公司是否属于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且应当在本案中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裁判理由:

江苏省启东市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本案中,胡某于提供的认定工伤决定书、仲裁裁决书、民事判决书等证据,能够证明胡某于系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且胡某于已就其部分损失申请劳动争议仲裁与劳动争议诉讼。本案的关键是:宏强公司是否属于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劳务派遣关系是一种特殊的劳动关系,系因劳动力的派遣在派遣单位、接受单位与受派遣单位之间形成,在这种特殊劳动关系中,虽然劳动力的雇佣与劳动力的使用是分离的,但劳动者、派遣单位、受派遣单位三方均依法享有一定权利,需依法履行一定义务,无论是劳动力的雇佣单位,还是劳动力的使用单位,均系劳动者的用人单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也规定“劳动者因履行劳动力派遣合同产生劳动争议而起诉,以派遣单位为被告;争议内容涉及接受单位的,以派遣单位和接受单位为共同被告。”这一规定也表明受派遣单位并非第三人。综上,胡某于在宏强公司(受派遣单位)从事派遣工作过程中受伤,宏强公司并非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胡某于与众天公司签订的《劳务服务协议书》中也明确约定了“胡某于在劳务用工单位发生工伤事故,按《工伤保险条例》处理”的内容,表明胡某于认可按《工伤保险条例》处理可能发生的工伤事故。故胡某于应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主张自己的权利,其要求宏强公司按第三人侵权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碍难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因生产安全事故受到损害的从业人员,除依法享有工伤保险外,依据有关民事法律尚有获得赔偿的权利的,有权向本单位提出赔偿要求。首先,胡某于没有证据证明其受伤的案涉事故属于生产安全事故;同时,胡某于在庭审中一直主张其与宏强公司间不存在劳动合同关系,杨某、宏强公司系侵权第三人。不论案涉胡某于受伤是否属于生产安全事故,既然胡某于自认其与宏强公司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宏强公司也就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五十三条中的“本单位”,胡某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主张赔偿与其事实主张相互矛盾。再次,即使属于生产安全事故,在用人单位已经为胡某于缴纳工伤保险的情况下,胡某于应当首先用尽工伤保险中的一切救济手段。现胡某于并未用尽工伤保险中的一切救济手段,不宜适用该条款规定救济胡某于。综上,法院碍难依据该条规定支持胡某于主张。

杨某经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系其对自身诉讼权利的放弃,不妨碍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法判决。

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劳务派遣期间,被派遣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派遣的用工单位承担侵权责任;劳务派遣单位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本案中,杨某接受宏强公司的安排操作行车,为宏强公司提供劳务活动。虽无证据证明杨某与宏强公司之间具体法律关系,但杨某因执行宏强公司的工作任务而致胡某于受到损害的,应当由宏强公司承担侵权责任。故杨某在本案中不应当对胡某于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关于宏强公司是否应当对胡某于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根据查明的事实,本案中,胡某于与众天公司系劳动合同关系,宏强公司接受用人单位众天公司的劳务派遣,与胡某于之间是劳动者与用工单位的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九十二条规定,用工单位给被派遣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劳务派遣单位与用工单位承担连带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用工单位违反劳动合同法和本条例有关劳务派遣规定,给被派遣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劳务派遣单位和用工单位承担连带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劳动者因履行劳动力派遣合同产生劳动争议而起诉,以派遣单位为被告;争议内容涉及接受单位的,以派遣单位和接受单位为共同被告。故不论是劳务派遣单位还是用工单位给被派遣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劳务派遣单位和用工单位都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由此可见,在劳务派遣法律关系中,虽涉及三方当事人,但其属于特殊的用工形式,在调整劳动者与用人单位或用工单位之间的权利义务时,仍应当适用劳动法律法规等规范性文件的规定。因此,劳动者在劳务派遣过程中受到损害而应当由劳务派遣单位和用工单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时,劳务派遣单位与用工单位乃是作为用人单位一方的法律地位而承担的法律义务,有别于一般侵权民事责任的承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应当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中,胡某于在用工单位所受到的损害已经被认定为工伤,其亦主张了相应的工伤待遇赔偿,但在此过程中其未要求宏强公司承担责任,系其对权利的自由行使。胡某于现要求宏强公司承担一般侵权的法律责任,但宏强公司明显不属于其工伤事故中的第三人,故其该主张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因生产安全事故受到损害的从业人员,除依法享有工伤保险外,依据有关民事法律尚有获得赔偿的权利的,有权向本单位提出赔偿要求。胡某于认为,即便宏强公司主张其系非用人单位之外第三人的理由成立,其亦应当按照该规定承担赔偿责任。本院认为,胡某于虽在宏强公司工作过程中受伤,但未能提供证据其损害属于宏强公司生产安全事故所致,故其该主张没有事实依据,本院同样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判决驳回胡某于的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二条 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

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

第五十三条 因生产安全事故受到损害的从业人员,除依法享有工伤保险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尚有获得赔偿的权利的,有权向本单位提出赔偿要求


案例来源:

胡某于与江苏宏强船舶重工有限公司、杨周一般人格权纠纷 (2015)通中民终字第02348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