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5-12-11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51
  • 胜诉代理:
  • 启东市鼎盛法律服务所

案例释义:

司法实践中,认定劳动关系应当采取综合认定的方法,即应该根据劳动者是否实际接受用人单位的管理、指挥或者监督,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否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用人单位是否向劳动者提供基本劳动条件,以及向劳动者支付报酬等因素综合认定。故此,劳动者主张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须举证证明其实际接受用人单位的管理、指挥或者监督,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并且用人单位向劳动者提供基本劳动条件,以及向劳动者支付报酬等各种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明。


案情介绍:

2012年10月10日,瑞隆速递公司与上海中通吉速递服务有限公司签订《快递行业特许经营(加盟)合同》。2012年9月,蔡某凯开始为瑞隆速递公司做快递件的取送业务。由蔡某凯向瑞隆速递公司购买快递面单,收取快递件及快递费用,并将其中部分快递费用支付给瑞隆速递公司。投送快递件为0.5元/单,由瑞隆速递公司支付给蔡某凯。2013年7月2日,蔡某凯在取送快递时因发生交通事故受伤。9月6日,蔡某凯向启东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要求确认蔡某凯与中通快递股份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该委于12月20日作出启劳人仲案字(2013)第544号仲裁裁决,裁决:蔡某凯与中通快递股份有限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12月31日,蔡某凯再次向启东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要求确认蔡某凯与瑞隆速递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后于2014年2月19日撤回仲裁申请,该委准予撤诉。5月18日,蔡某凯又向启东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提起仲裁申请,要求瑞隆速递公司支付拖欠工资1320元、加班工资8793.31元、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14520元、经济补偿金2640元等。8月4日,该委作出启劳人仲案字(2014)第264号仲裁裁决:驳回蔡某凯的仲裁请求。

为确认劳动关系,蔡某凯向江苏省启东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判决驳回蔡某凯诉讼请求,蔡某凯不服,向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其上诉称:1.本案事实劳动关系的确认符合劳社部发(2005)12号《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规定。(1)其与瑞隆速递公司符合劳动法规定的主体资格。(2)其虽未与瑞隆速递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其实际上受聘于该公司,接受该公司的劳动管理,从事由该公司安排的有报酬劳动,各项劳动规章制度对其适用。根据《江苏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证据暂行规则》第五条、第七条规定,一审法院认定其未能提供相应证据证明中通快递公司的规章制度对其适用,而承担举证不能后果,显然错误。(3)瑞隆速递公司的经营范围仅有一项即国内快递,因此,其提供的劳动是该公司业务主要组成部分。其在劳动仲裁阶段和一审诉讼阶段提供了上述通知第二条第(二)、(五)项凭证,即工作牌、单号扫描器、中通速递详情单和网上物流信息,以及证人证言(调查笔录),双方进行了质证,其已经完成了确认事实劳动关系的举证责任。而瑞隆速递公司应当提供的上述通知第(一)、(三)、(四)项凭证包括工资支付凭证和考勤记录均没有提供,无法排除双方建立劳动关系的事实。根据《江苏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证据暂行规则》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等法律规定,应当由用人单位提供的证据其未提供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综上,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2.一审法院认为其在为瑞隆速递公司做速递业务的同时,也为其他物流公司做送快递业务,与事实不符。其从未收取过其他任何物流公司支付的任何费用,与其他任何物流公司均未发生过服务关系。3.因双方具有劳动关系,因此瑞隆速递公司应当支付其劳动待遇,一审驳回其关于劳动待遇的诉请与事实不符,适用法律错误。

2015年12月11日,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1.确认蔡某凯与瑞隆速递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

2.瑞隆速递公司向蔡某凯支付拖欠的2013年6月工资1320元、加班工资8793.31元、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14520元、经济补偿金2640元,为蔡某凯补交自2012年9月时起至通知解除劳动关系时止的社会保险。


争议焦点:

蔡某凯与瑞隆速递公司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裁判理由:

江苏省启东市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根据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及庭审陈述,蔡某凯主要收入来源于两部分,一是向相关快递业务对向收取快递费,该快递费用扣除交给瑞隆速递公司的部分,其余归蔡某凯所有,在此业务过程中,快递面单由蔡某凯向瑞隆速递公司购买;二是为瑞隆速递公司送快递件,每单0.5元。从蔡某凯收入来源情况来看,其收入既不符合劳动合同法所规定的固定制工资形式也不符合计件制或计时工资形式。蔡某凯在取、送快递业务过程所使用快递面单系向瑞隆速递公司购买,所使用交通工具亦是蔡某凯自备,双方关系更符合承揽关系的特征。根据劳动仲裁部门的调查笔录,蔡某凯在为瑞隆速递公司做快递业务的同时,也为其他物流公司做取送快递业务。庭审中,蔡某凯虽提供了中通快递股份有限公司规章制度,但并未能提供相应证据证明该制度适用于他,且该规章制度并非瑞隆速递公司的规章制度。虽蔡某凯称瑞隆速递公司要求其每天八点半之前到该公司,这与快递业务的性质有关,并不能因此表明双方之间存在劳动法意义上管理与被管理关系。综上,蔡某凯要求确认与瑞隆速递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依据不足,碍难支持。因蔡某凯与瑞隆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蔡某凯主张瑞隆公司拖欠的工资1320元、加班工资8793.31元、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14520元、经济补偿金2640元及补交自2012年9月时起至通知解除劳动关系时止的社会保险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劳动关系是指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为其成员,劳动者在用人单位的管理下提供劳动,由用人单位给付报酬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劳动关系具有从属性(人格上的从属性、组织上的从属性、经济上的从属性)特征。不接受用人单位管理、约束、支配,以自己的技能、设施、知识承担经营风险,基本不用听从单位有关工作指令,与用人单位没有身份隶属关系的,不是用人单位的劳动者。认定劳动关系应当采取综合认定的方法,即应该根据劳动者是否实际接受用人单位的管理、指挥或者监督,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否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用人单位是否向劳动者提供基本劳动条件,以及向劳动者支付报酬等因素综合认定。本案中,瑞隆速递公司为上海中通吉速递服务有限公司的加盟方,拥有中通快递特许经营权,后者将中通快递特许经营权包括注册商标ZTO等授予前者在启东范围内独占性使用。瑞隆速递公司向蔡某凯发放了ZTO中通速递标识的工作牌、扫描器,并向蔡某凯收取了扫描器押金。蔡某凯自备车辆,每早至瑞隆速递公司提取快件并投递。同时将揽到的客户交寄的快件交至瑞隆速递公司,由该公司对外发送。双方未就工资标准、工作时间、休息休假、社会保险、劳动保险等进行约定。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以及瑞隆速递公司提供的中转费充值卡等证据,可以认定蔡某凯所得报酬源自其向揽到的寄件客户收取的快递费扣除瑞隆速递公司收取的面单费、中转费等的差额,以及由瑞隆速递公司按其投递快件数量按单价向其支付的投递费用。蔡某凯在劳动仲裁中提供了其代理人对王某华的调查笔录,王某华称其与蔡某凯在帮中通公司送快递。其送港西路等片区。每天早晨八点半到单位报到,一般由做财务的记考勤,如果迟到要罚款50元,去的时候说每月15日领取工资,发现金,一般发工资时间相差不会超过两三天。瑞隆速递公司代理人在劳动仲裁中提供了对邵某鸣、周某的调查笔录,该两人都称,两人与蔡某凯各承包一片。该三人关于收入情况的陈述与上述认定基本一致。王某华上述所称由做财务的记考勤、迟到罚款、每月领取工资这些情况仅有其陈述,缺乏证据佐证,难以认定。因此,蔡某凯每日至瑞隆速递公司取件、交件,是为获取相应的经济利益,难以认定瑞隆速递公司对其进行用工管理。综合分析,瑞隆速递公司虽然向蔡某凯提供了工作牌、扫描器,为其工作提供便利,但是蔡某凯以自己的技能、自备交通工具自行揽件、送件,自担经营风险,难以认定其与瑞隆速递公司形成人格上、组织上及经济上的从属关系。故原审认定蔡某凯与瑞隆速递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并无不当。蔡某凯基于劳动关系要求瑞隆速递公司支付尚未支付的工资等请求,因为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亦难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一、蔡某凯与瑞隆速递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

二、驳回蔡某凯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第七条 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用人单位应当建立职工名册备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案例来源:

蔡某凯与启东市瑞隆速递有限公司确认劳动关系纠纷 (2015)通中民终字第00156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