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4-05-12
发布日期:2019-04-17
阅 读 量:46

案例释义:

动物侵权是无过错责任即要求加害人承担责任时不考虑其是否有过错,但是受害人仍需要举证对方有侵权行为、危害结果以及二者的因果关系,如无法证明,则将要承担败诉的风险。


案情介绍:

2013年4月16日下午2时许,原告孙亚林在自家的承包地内用其自有耕牛耕地时,被告陈学友饲养的耕牛逃至此处,与原告所有耕牛发生打斗,原告在制止双方耕牛打斗过程中受伤。被告遂于当日将原告送至黔西南州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5日,经诊断为:1.胸部损伤;2.左侧6-8肋骨、右侧12肋骨骨折;3.左侧创伤性胸腔少量积液;4.左下腹皮肤裂伤。被告陈学友支付医疗费9655.55元和担架人工费90元之后,原告于2013年5月1日出院。

此后,2013年6月2日起至2014年2月12日期间,原告孙亚林先后自行到兴义市乌沙镇卫生院治疗腰椎损伤,到民间医生和药店等处陆续治疗和购买药品,支付各项治疗费用8032.79元。2014年正月26日,经原、被告所在村民委员会组织调解,因原、被告双方意见分歧过大,未达成赔偿协议。

2014年3月3日,受兴义市中心法律服务所委托,原告到兴义市人民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进行了伤残等级鉴定,经司法鉴定其身体损伤程度评定为十级伤残。

由于双方不能达成赔偿协议,原告孙亚林遂向贵州省兴义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诉讼请求:

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因伤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合计49289.52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争议焦点:

原告受伤的事实是被告饲养的耕牛还是其本人饲养的耕牛所致,或是因原告本人的过错原因造成;原告主张所产生的各项经济损失和所主张的请求是否有法律上的事实和依据以及双方责任分担。


裁判理由:

贵州省兴义市人民法院认为:

本案涉及饲养动物损害责任,是指动物的饲养人或管理人因为饲养管理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依法应承担的侵权责任。法律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由于受害人的过错造成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不承担民事责任;由于第三人的过错造成损害的,第三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侵权责任法》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在本案中,原、被告双方都是动物的饲养人或者管理人,需要确认双方或某一方是动物致人损害的责任主体。本案适用举证责任倒置,即,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如果想要减轻或者不承担责任,就必须证明被侵权人的损害是因为他自己行为的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的。如果举证不足或者举证不能,动物的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就应当承担动物致害的赔偿责任。同时,动物侵权责任适用的是无过错责任原则,只要造成的损害是自己饲养或管理的动物所致,动物的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就应当承担无过错责任,因此,受到动物损害的当事人应当对是谁饲养或管理的动物造成损害承担举证责任。具体到本案,原告应当承担证明自己受到的损害是被告饲养的牛造成的举证责任,但原告未能举证。但是,原、被告均认可是双方饲养的耕牛在打斗过程中致原告受伤,对此,原、被告均无过错。 “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因此,本案的侵权责任应当为双方均无过错责任,兼顾法律公平原则,应当由原、被告分别承担百分之五十的侵权赔偿民事责任。


裁判结果:

一、由被告陈学友赔偿原告孙亚林因饲养动物损害造成的经济损失28643.75元的百分之五十,即14321.87元,减去被告陈学友已支付的9745.55元,实际赔偿原告孙亚林4576.32元;

二、原告孙亚林的其余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案件受理费300元,减半收取150元,由原告孙亚林承担75元,被告陈学友承担75元。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二十七条 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由于受害人的过错造成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不承担民事责任;由于第三人的过错造成损害的,第三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五条 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

(一)停止侵害;(二)排除妨碍;(三)消除危险;(四)返还财产;(五)恢复原状;(六)赔偿损失;(七)赔礼道歉;(八)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以上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四条 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

第七十八条 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第四条下列侵权诉讼按照以下规定承担举证责任:

(一)因新产品制造方法发明专利引起的专利侵权诉讼,由制造同样产品的单位或者个人对其产品制造方法不同于专利方法承担举证责任;

(二)高度危险作业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由加害人就受害人故意造成损害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

(三)因环境污染引起的损害赔偿诉讼,由加害人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及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

(四)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由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对其无过错承担举证责任;

(五)饲养动物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由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就受害人有过错或者第三人有过错承担举证责任;

(六)因缺陷产品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由产品的生产者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承担举证责任;

(七)因共同危险行为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由实施危险行为的人就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

(八)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

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

第七十六条 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他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但对方当事人认可的除外。


案例来源:

中国裁判文书网,孙亚林与陈学友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2014)黔义民初字第929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