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4-04-10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49
  • 胜诉律师:
  • 上海上华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同时投保机动车交强险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1)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2)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3)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2、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案情介绍:

原告杨某辉诉称,2013年12月12日,被告姚某志驾驶牌号为沪BKXXXX的重型半挂牵引车、沪HFXXX挂的重型低平板半挂车沿本市浦东新区沪城环路由南向北行驶至申港大道路口时遇红灯亮进入路口直行,适遇原告杨某辉驾驶牌号为苏A8XXXX的小型轿车(车上乘有案外人李某忠)沿申港大道由东向西行驶至此遇绿灯亮进入路口直行,两车发生碰撞,致原告及案外人李某忠受伤,两车损坏。经公安交警部门认定,被告姚某志负本案事故的全部责任。被告姚某志所驾车辆在太保琼山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

原告杨某辉把姚某志和太保琼山支公司作为共同被告诉至法院,称因本案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为医疗费人民币112,433.2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10元、鉴定费2,400元、营养费6,000元、护理费6,480元、残疾赔偿金160,752元、误工费12,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交通费752元、衣物损失费500元、车辆损失费33,121元、评估费1,150元、律师费6,000元。请求以上损失由被告太保琼山支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被告姚德志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审理中,原告将残疾赔偿金变更为298,186.8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变更为17,000元。

被告姚某志辩称,对本案事故的事实及责任认定无异议,同意依法承担责任。对原告提出的各项损失,鉴定费、评估费、律师费,依法处理;其余各项均同意被告太保琼山支公司的意见。事故发生后,其向原告支付过现金135,000元。

被告太保琼山支公司辩称,对本案事故的事实及责任认定无异议,认可被告姚德志所驾牵引车及挂车均在其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但保险单上的被保险人并非车辆实际所有人,故不同意进行赔偿,即使应当赔偿也不能超过牵引车的保险限额。对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医疗费,应扣除非医保部分及无医嘱的外购药费用;住院伙食补助费,认可;鉴定费,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营养费,认可30元/天;护理费,认可40元/天;残疾赔偿金,原告提交的居住信息显示其并非连续居住,且收入来源等相关证据也不充分,故只认可按农村标准计算;误工费,认可按最低工资标准计算;精神损害抚慰金,依法处理;交通费,认可200元;衣物损失费,认可200元;车辆损失费,无异议;评估费、律师费,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

法院查明,2013年4月11日23时13分许,被告姚某志驾驶牌号为沪BKKXXXX的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牌号为沪HFXXX挂的重型低平板半挂车,以约为47.81公里/小时的车速沿浦东新区沪城环路由南向北行驶至沪城环路申港大道路口时,遇红灯亮进入路口直行,适遇原告杨某辉驾驶牌号为苏A8KXXXX的小型轿车(车上乘有案外人李某忠)沿申港大道由东向西行驶至此遇绿灯亮进入路口直行,两车发生碰撞,致原告及案外人李某忠受伤,两车损坏。经公安交警部门认定,被告姚某志负本案事故的全部责任,案外人李某忠及原告杨某辉不负事故责任。原告受伤后至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进行治疗。2013年8月22日,上海枫林国际医学交流和发展中心司法鉴定所对原告的伤残等级、休息、护理、营养期限及后续医疗进行司法鉴定,并于2013年9月9日出具了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杨某辉之脾破裂切除,构成八(捌)级伤残;左侧第2、4-7肋骨骨折,构成十(拾)级伤残;左侧锁骨、肩胛骨骨折致左上肢丧失功能20%,日常活动能力轻度受限,构成十(拾)级伤残;酌情给予休息期4个月、营养期4个月、护理期3个月;后期内固定取出时可予以休息期60天、营养期30天、护理期30天。”

被告姚某志所驾沪BKKKXXXX、沪HFXXX挂的车辆均在被告太保琼山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强险,并分别在被告太保琼山支公司投保了保险金额为1,000,000元、50,000元的不计免赔商业三者险,事故发生于保险期内。另查明,原告杨某辉于事故发生前的经常居住地为浦东新区张江镇沔北村顾家宅XXX号XXX室,该处属于城镇地区,原告杨某辉于事故发生前主要与上海绿炎实业有限公司合作从事楼宇保洁等承包工作。本案事故另一伤者李某忠已在他案中与两被告达成一致调解意见,由法院出具民事调解书,调解书中约定,由被告太平洋保险琼山支公司赔偿原告92,582.18元(其中交强险医疗限额内赔偿20,000元,死亡伤残限额内赔偿51,102元),该调解书已生效。

太保琼山支公司辩称承保车辆的实际所有人与保单中的被保险人不一致,故不同意赔偿,即使应当赔偿也不能超过牵引车的保险限额。另对原告主张的部分损失持有异议。

姚某志辩称其向原告杨某辉支付过现金135,000元,但原告杨某辉仅认可125,000元,且被告姚某志所提交的收条金额总计也为125,000元,故法院确认被告姚某志向原告支付的现金为125,000元。

2014年4月10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判令被告太平洋保险琼山支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被告姚某志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争议焦点:

1、交通事故中过错方的赔偿责任应如何承担。

2、原告的事故损失如何确定。


裁判理由: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认为:

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承担赔偿责任,仍有不足的,由有过错的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事故发生于机动车之间,经交警认定,被告姚某志负本案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杨某辉不负事故责任;被告姚某志所驾车辆在被告太平洋保险琼山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现原告杨某辉要求在交强险内优先赔偿本案事故的另一伤者李某忠,与法不悖,本院予以照准。故对原告杨某辉的合理损失,应由被告太平洋保险琼山支公司首先在两份交强险剩余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不足部分,由被告太平洋保险琼山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内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仍有不足的,由被告姚某志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被告太平洋保险琼山支公司辩称承保车辆的实际所有人与保单中的被保险人不一致故不同意赔偿的意见,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原告杨某辉在本案事故中产生的合理损失,本院作出如下确认:1、医疗费,经审核,扣除无处方笺对应的外购药费用,原告在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治疗支付的医疗费为110,536.20元,由相应的票据和病历材料佐证,本院予以确认。被告太平洋保险琼山支公司辩称应扣除非医保费用的意见,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纳。2、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主张710元,两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照准。3、鉴定费,原告为司法鉴定支付费用2,400元,由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予以佐证,本院予以确认。因商业三者险合同中明确约定该费用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故该费用由被告姚某志负担。4、营养费,根据原告的受伤程度及所需营养期限,本院按900元/月的标准计算5个月(含内固定取出后所需营养期),确认原告的营养费为4,500元。5、护理费,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护理人员因护理原告所致收入减少的情况,故本院按本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一般劳务报酬1,500元/月的标准计算其护理期4个月(含内固定取出后所需护理期),确认原告的护理费为6,000元。6、残疾赔偿金,原告因本案事故构成XXX伤残,定残时未满60周岁,其于事故发生前的经常居住地及主要收入来源为本市城镇地区,故本院按2013年本市城镇居民标准43,851元/年计算20年再乘以对应的残疾系数,确认原告的残疾赔偿金为298,186.80元。7、误工费,经审核,原告所提交的劳动合同等无法证明其收入实际减少情况,但原告于事故发生前确系从事楼宇清洁等的承包工作,故本院参照2012年本市居民服务、其他服务业其他单位职工平均工资23,869元/年的标准,计算其休息期6个月(含内固定取出后所需休息期),确认原告的误工费为11,934元。8、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根据被告姚某志在本案中的过错程度及原告受损害的后果等因素,确认原告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为17,000元。9、交通费,本院根据原告治疗支出交通费的必要性和合理性,酌定原告的交通费为300元。10、衣物损失费,本院酌定100元。11、车辆损失费,原告主张33,121元,两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照准。12、评估费,原告为评估车辆损失支付评估费用1,150元,由评估费发票、评估意见书佐证,本院予以确认。因商业三者险合同中明确约定该费用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故该费用由被告姚某志负担。

原告因本案诉讼产生的律师费,亦属于原告的财产损失,本院参照本市律师行业收费标准及本案中原告的合理损失情况,酌定原告的律师费为4,000元。

综上,原告的上述合理损失总计485,938元(不含律师费4,000元),由被告太平洋保险琼山支公司在两份交强险剩余限额内赔偿172,898元(死亡伤残限额内赔偿168,898元,财产损失限额内赔偿4,000元),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309,490元,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的鉴定费2,400元、评估费1,150元及律师费4,000元计7,550元,由被告姚某志赔偿,因被告姚某志已向原告支付现金125,000元,已超过其应当承担的赔偿款金额,故其多支付的117,450元可由被告太平洋保险琼山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内直接理赔给被告姚某志。综上,被告太平洋保险琼山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告172,898元,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原告192,040元,理赔给被告姚某志117,450元。


裁判结果:

一、被告太平洋保险琼山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告杨某辉172898元;

二、被告太平洋保险琼山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给付原告杨某辉192040元;

三、被告太平洋保险琼山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给付被告姚某志理赔款117450元;

四、驳回原告杨某辉的其余诉讼请求。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二条 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六条第一款 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 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 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 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案例来源:

杨某辉与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琼山支公司、姚某志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2014)浦民一(民)初字第3034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