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缺陷的受害人包括非直接购买的受害方,生产者和销售者
需承担连带责任

——董克坤等诉凯阳电动车店、奔富电瓶车厂产品责任纠纷案

裁判日期:2016-08-03
发布日期:2019-04-18
阅 读 量:52
  • 胜诉律师:
  • 浙江腾瑞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 产品缺陷受害人指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人身、财产损害之后,有权要求获得赔偿的人,包括直接买受缺陷产品的人,也包括非直接买受缺陷产品但受到缺陷产品损害的其他人。

2. 产品缺陷是指产品中存在不合理的危险,且这种危险危及到人身和他人财产的安全。

3. 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损害的,生产者和销售者承担连带责任,受害者有权请求任何一方赔偿。


案情介绍:

原告董克坤、董学艺、董文学、董琏琏共同起诉称:2015年10月14日,原告董克坤在被告凯阳电动车店购买了一辆丰帆牌三轮电瓶车一辆。2015年12月30日12时许,高某(系原告董克坤的妻子)驾驶丰帆牌三轮电瓶车沿宁波市鄞州区首南街道陈家村小路由南往北行驶时,翻入道路东侧河中,后抢救无效死亡。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交警大队认定此丰帆牌三轮电瓶车为机动车,后经北京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此丰帆牌三轮电瓶车的制动系效能不符合技术标准。原告认为,被告奔富电瓶车厂制造不符合技术标准的三轮电瓶车,又未在说明书上予以说明,被告凯阳电动车店销售不符合技术标准的三轮电瓶车,亦未在销售时给予说明,应对死者的死亡承担一定的责任。故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

被告凯阳电动车店答辩称:其系经销电动车的个体工商户,原告董克坤购买使用的三轮电动车系被告奔富电瓶车厂生产,该厂是专业制造新一代绿色环保型电动车的企业,其出厂的每一辆三轮电动车都备有与不同车架号相符合的产品合格证及使用说明书。答辩人在向原告董克坤提供购买车辆的同时,又提供了产品合格证及使用说明书,并解读了说明书中“用户必读”的内容,提醒其所购车辆仅限本人使用,不得将该车辆借给不会操纵三轮电动车的人。死者高某未向答辩人购买过丰帆三轮电动车,非涉案车辆的购买人与所有人。答辩人是合法的电动车销售商,销售由合法制造资格企业制造的合格产品,不存在任何过错。至于涉案车辆的潜在质量是否符合技术标准,不属于答辩人的责任范围。退一步讲,即使原告所诉的所谓“产品不符合技术标准”事实存在,也与作为销售者的答辩人无涉。

被告奔富电瓶车厂答辩称:一、涉案车辆不存在缺陷。答辩人的电动车产品是经过国家轻型电动车及电池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检测,在检验报告中第五页有前刹车检验记录,第四页有图片证明安装有前刹车,故涉案车辆出厂不存在瑕疵,涉案车辆的前车制动存在改装的嫌疑。二、退一步讲,即便缺少前轮制动属于产品缺陷,而原告无证据证明产品缺陷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三、原告存在过错。答辩人在使用说明书中用户必读部分第二项、第七项已经做了提醒,原告董克坤在购买涉案车辆后,在未进行机动车车辆登记的情况下,将车辆交给没有取得机动车驾驶证、不具备驾驶能力并对车辆性能完全不了解的高某使用。四、原告同时起诉涉案电动三轮车的生产者和销售者,要求两者共同承担产品责任,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43条的规定,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人身、财产损害的,被侵权人对产品生产者或者销售者享有损害赔偿请求权,但该种请求权是一种选择性的权利,原告不能同时向产品生产者和销售者主张权利。

法院查明:死者高某与原告董克坤系夫妻关系,共育有原告董学艺、董文学、董琏琏三名子女。

2015年10月14日,原告董克坤从被告凯阳电动车店购买了一辆由被告奔富电瓶车厂生产的车架编号为FFA15091710的丰帆牌正三轮摩托车一辆。2015年12月30日12时许,董克坤的妻子高某驾驶该车辆沿宁波市鄞州区首南街道陈家村小路由南往北行驶时,翻入道路东侧河中,造成高某受伤,当日被送往宁波市鄞州区第二医院治疗,花去医疗费10871.23元。后因抢救无效,高某于2016年1月2日死亡。经宁波天童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高某符合交通事故所致溺水后多脏器功能衰竭而死亡。2015年12月30日至2016年1月8日期间,北京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根据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交通警察大队的委托对该车辆的制动系、转向系效能进行鉴定,结论为该车辆制动系效能不符合技术标准。2016年1月14日,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在事故形成原因、当事人的过错及责任中认定“高某未取得驾驶证,驾驶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正三轮摩托车上路行驶时未确保安全,其过错行为是导致此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

原告方认为摩托车销售和生产单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为此,董克坤、董学艺、董文学、董琏琏共同向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起诉凯阳电动车店和奔富电瓶车厂。


诉讼请求:

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10871.23元、死亡赔偿金485660元、丧葬费26874元、亲属参加丧葬补偿费用5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电瓶车维修费1500元,共计579905.23元的50%,计289952.61元。


争议焦点:

1、原告主体是否适格;

2、涉案的电动车是否存在产品缺陷;

3、涉案的电动车存在的产品缺陷与本案事故的发生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4、原告的损失及两被告应承担的责任比例。


裁判理由: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认为:

产品缺陷“受害人”是指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人身、财产损害之后,有权要求获得赔偿的人,包括直接买受缺陷产品的人,也包括非直接买受缺陷产品但受到缺陷产品损害的其他人。本案中死者高某虽非涉案车辆的直接购买人,但原告主张其因使用涉案车辆受到人身损害,故其死亡后,四原告作为其第一顺位的继承人,有权作为原告参加诉讼。另外,产品缺陷是指产品中存在不合理的危险,且这种危险危及到人身和他人财产的安全。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公安交警部门认定涉案车辆为丰帆牌正三轮摩托车,属于机动车的范畴,并且经鉴定,涉案车辆制动系效能不符合技术标准。但被告奔富电瓶车厂作为生产者,并未在使用说明书上警示说明或明确告知涉案车辆为机动车,故存在因告知上的原因产生的不合理危险,在鉴定机构鉴定或事故发生后向被告凯阳电动车店维修时,均未表明购买人改装过制动系统的相关情况,即原告对此无过错,故本院对两被告的主张不予采信。综上可知,涉案车辆具有危及到人身和他人财产安全的不合理危险,足以构成产品缺陷。

关于因果关系是指行为人的行为作为原因,损害事实作为结果,在二者之间存在的前者导致后者发生的客观联系。因果关系的认定是为了合理界限侵权责任的范围,使具体案件的处理能够公平合理,因而因果关系的判断不仅仅是一个技术性问题,更融合了侵权行为损害赔偿责任归属的法的价值判断。涉案车辆在是否属于机动车方面未作明示说明,制动系效能亦不符合技术标准,上述产品缺陷明显增加了涉案车辆在使用中潜在的危险性及发生本案事故的可能性,因此可以认为该缺陷与本案事故之间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涉案车辆的生产者奔富电瓶车厂生产的产品存在缺陷,且与事故的发生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故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而死者高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的情况下驾驶涉案车辆上路行驶,在行驶前未对机动车的安全技术性能进行认真检查,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导致车辆翻入河中,故死者高某对事故发生应承担主要责任;被告凯阳电动车店作为涉案车辆的销售者,因没有证据证明其在销售涉案车辆过程中存在过错,且四原告已对涉案车辆的生产商提出了赔偿请求,故原告要求被告凯阳电动车店承担赔偿责任,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各方的责任比例,因本案中原告并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系涉案车辆前轮制动存在问题而直接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发生,故综合评定死者高某、被告奔富电瓶车厂的过错,以及涉案车辆产品缺陷与事故发生的关联程度,本院酌定由被告奔富电瓶车厂承担20%的责任比例。

关于四原告的损失,原告主张的医疗费10871.23元、死亡赔偿金485660元、丧葬费26874元均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受害人亲属参加丧葬事宜支出的费用,其主张5000元金额过高,本院在合理费用的范围内酌情支持2000元。被告凯阳电动车店认可原告在其处维修涉案车辆支出维修费1500元,故本院予以确认。综上,原告的上述经济损失共计526905.23元。被告奔富电瓶车厂需承担原告20%的经济损失计105381.05元。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侵权人和受害人的过错程度、造成的损害后果,本院酌情由被告奔富电瓶车厂承担10000元。


裁判结果:

一、被告余姚市奔富电瓶车厂赔偿原告董克坤、董学艺、董文学、董琏琏经济损失105381.0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以上合计115381.05元,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

二、驳回原告董克坤、董学艺、董文学、董琏琏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649元,减半收取2825元,由原告董克坤、董学艺、董文学、董琏琏负担1521元,由被告余姚市奔富电瓶车厂负担1304元。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二十六条 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第四十一条 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损害的,生产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

第四十一条: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人身、缺陷产品以外的其他财产(以下简称他人财产)损害的,生产者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生产者能够证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承担赔偿责任:

(一)未将产品投入流通的;

(二)产品投入流通时,引起损害的缺陷尚不存在的;

(三)将产品投入流通时的科学技术水平尚不能发现缺陷的存在的。

第四十四条: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受害人人身伤害的,侵害人应当赔偿医疗费、治疗期间的护理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等费用;造成残疾的,还应当支付残疾者生活自助具费、生活补助费、残疾赔偿金以及由其扶养的人所必需的生活费等费用;造成受害人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以及由死者生前扶养的人所必需的生活费等费用。

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受害人财产损失的,侵害人应当恢复原状或者折价赔偿。受害人因此遭受其他重大损失的,侵害人应当赔偿损失。

《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十七条 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

第八条

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

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第十条

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

(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

(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

(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

(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

法律、行政法规对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有明确规定的,适用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第十一条

受害人对损害事实和损害后果的发生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其过错程度减轻或者免除侵权人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


案例来源:

董克坤、董学艺等与宁波市鄞州姜山凯阳电动车店等产品责任纠纷(2016)浙0212民初3928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