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工程因发包人提供错误的地质报告导致分包人停工
损失的,发包人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鑫龙建安公司诉洛阳理工学院、六建公司索赔及工程欠款纠纷案

裁判日期:2011-11-08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60
  • 胜诉律师:
  • 北京天依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因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提供原材料、设备、场地、资金、技术资料的,隐蔽工程在隐蔽之前,承包人已通知发包人检查,发包人未及时检查等原因致使工程中途停、缓建,发包人应当赔偿因此给承包人造成的停(窝)工损失,包括停(窝)工人员人工费、机械设备窝工费和因窝工造成设备租赁费用等停(窝)工损失。

2、发包人不履行告知变更后的施工方案、施工技术交底、完善施工条件等协作义务,致使承包人停(窝)工,以至难以完成工程项目建设的,承包人催告在合理期限内履行,发包人逾期仍不履行的,人民法院视违约情节,可以裁判顺延工期、赔偿停(窝)工损失。

3、业主应当向施工单位提供准确无误的图纸,业主提供的基础图纸有误,导致工程遭遇客观障碍并造成施工单位停工的,业主承担停工损失的主要责任。工程因故停工后,当事人对停工时间未作约定或未达成协议的,施工单位不应盲目等待而放任停工状态的延续及停工损失的扩大,否则应自行承担相应责任。

4、因发包人的原因造成分包人停工损失的,虽然发包人因二者不存在合同关系而免涉合同违约赔偿责任,但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案情介绍:

2001年3月10日,鑫龙公司向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称,因理工学院提供的地质报告有误、六建公司组织指挥和协调不力,造成鑫龙公司分包的理工学院成教楼、住宅楼工程停工,给鑫龙公司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另外,鑫龙公司已完成工程未结算,工程款被拖欠。

六建公司辩称,鑫龙公司要求六建公司赔偿其损失不成立。1.成教楼未发现质量问题时,鑫龙公司施工进度已违约,本应在1999年4月25日竣工的工程,在4月20日发停工通知书时主体还未完成。2.鑫龙公司的施工责任造成工程质量不合格,停工是鑫龙公司的施工质量不合格造成的,损失应自己承担。3.停工后鑫龙公司不积极整改,故无法复工。关于拖欠工程款问题,因该工程未决算、未审计,是否拖欠工程款不能确定,故不存在支付工程款的问题。

理工学院辩称,1.住宅楼、成教楼工程施工合同的主体是理工学院和六建公司,鑫龙公司不是合同主体,其与理工学院无直接利害关系,理工学院不应作为本案被告。2.鑫龙公司与六建公司签订的分包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与理工学院无关。3.成教楼裂缝产生的直接原因是施工工程质量不合格,因此才导致工程停工,停工损失应由鑫龙公司自行承担。4.地质报告的差异与楼板裂缝等质量问题没有直接因果关系。5.鑫龙公司称理工学院隐瞒真相,没有事实依据。6.理工学院不欠鑫龙公司任何工程款。7.理工学院无任何过错,更没有给鑫龙公司造成任何损失。

法院查明,1998年6月18日,洛阳理工学院(以下简称理工学院)与河南省第六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简称六建公司)通过招标方式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被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再审被申请人)理工学院将其成教楼、住宅楼发包给六建公司,并在合同中约定了工程名称、工程地点、工程内容、承包范围、工程造价、工期、质量等级及承包方式等内容。六建公司为组织施工,次日将上述工程分包给申诉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再审申请人)偃师市鑫龙建安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龙公司),双方签订了《洛阳大学工程分包合同》,该分包合同除了鑫龙公司执行理工学院与被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再审被申请人)六建公司签订的合同中的施工义务外,对鑫龙公司的责任进行了进一步明确,并约定六建公司以施工管理者的身份承担管理义务。基于该合同,鑫龙公司以六建公司洛大项目部的名义到理工学院工地进行施工。洛阳华诚建设监理事务所(以下简称华诚事务所)作为该工程的监理单位对工程进行监理。

1999年元月16日,因发现成教楼西半部浇板出现裂缝,华诚事务所向洛大项目部下发停工整改通知书,20日六建公司工程管理部向洛大项目部下发了停工通知书,至此,成教楼全部停工。

对于成教楼裂缝问题,1998年元月24日,豫中地质勘察工程公司、理工学院土木工程系曾作出《洛阳大学成教楼、住宅楼岩土工程勘察报告》,结论为:“桩端持力层放在粉质粘土五层上”,该五层土的数值是1500Kpa。1998年11月18日,机械工业部第四设计研究院给理工学院基建处函件记载:“《洛阳大学成人教育大楼基桩检测报告》发现部分桩端极限端阻力与原土质资料相差较大”。“若不处理,很可能引起楼房基础沉降不均,建筑物倾斜,开裂等不良后果”。1999年元月发现成教楼裂缝,1999年6月26日由洛阳市建委召集勘察、设计、建设、监理、施工单位就成教楼现浇板裂缝原因进行分析讨论,形成《洛阳大学成教楼裂缝原因分析会审纪要》,该纪要第二条:“鉴于地质勘探由无资质的理工学院土木工程系勘探,所提供的承载力与桩检报告所反映的地基承载力有一定差异,要求理工学院委托有资质的勘探单位重新勘探”。6月29日又委托豫中地质勘察工程公司进行地质核查勘察,7月1日该公司复函确认原勘察报告符合有关规定。10月下旬理工学院又委托洛阳市规划建筑设计研究院进行补充勘察,11月该研究院作出《洛阳大学成教楼、住宅楼岩土工程勘察报告(补充)》,结论及建议为:“该场地第5层粉质粘土的极端阻力标准值qp=1300kpa,第6层粉土与粉质粘土的极端阻力标准值在北部,东部为qpk=1200kpa”,“在西部、南部为750-900kpa”,“对成教楼需进行基础加固”。之后,理工学院又委托原设计单位机械工业部第四设计院对基础机械更改设计。2000年3月13日该研究所依据洛阳市规划建筑设计院的勘察报告对成教楼基础进行了更改设计,在《设计更改通知单》明确更改原因:“因甲方(理工学院)所提供的地质报告有误。”本案在一审审理过程中,理工学院委托河南省建筑工程质量检验测试中心站对成教楼质量检验,2001年6月25日该站作出《质量检验报告》认为:“该裂缝不属于地基不均匀沉降引起的裂缝。”在对该报告质检时,鑫龙公司以该报告有倾向性,且诉讼期间理工学院单方委托为由对报告予以否认。2001年10月,一审法院委托国家建筑工程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对成教楼裂缝原因进行检验,结论为:“裂缝是由于两轴间基础的不均匀沉降引起的。”本案在一审审理过程中,六建公司已按更改的基础加固图对基础进行了加固。

该工程从发现裂缝被下令停工至诉前,为分析裂缝原因及专家论证和确定责任等用去了近两年的时间。六建公司和理工学院不能证明在此期间对鑫龙公司何时复工,人员是否撤场,机械是否搬迁等事项作出处理,也未按“工程停工两个月以上应向主管部门报告”的规定向主管部门报告。鑫龙公司从1999年4月16日停工起至起诉前2001年3月6日止,共计691天,其中停滞机械设备台班费423873.91元;建筑周转材料损失1533693.42元;人工窝工损失93030元。另,该工程租用洛阳市信昌建筑安装工程公司第六分公司六吨塔式起重机一部,已经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01)洛经终字第215号民事判决,由鑫龙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按每日100元的标准支付赔偿金,(从1999年4月19日起算至2003年1月18日)共计135000元,以上合计2118559.73元。

六建公司委托河南省建筑工程质量检验测试中心1999年第92号、100号《质量检验报告》对成教楼检验的结论是:“该工程二、四层6-14轴线范围内所抽检的桩混凝土强度低于强度等级,”河南省建筑科学研究院1999年第026号《检测报告》对成教楼检验的结论是:“一层楼板1-6轴线,二层楼板8-11轴线,四层楼板6-8轴线,8-1轴线混凝土推定强度低于C20。”以上证实鑫龙公司施工中存在部分质量问题。

理工学院土木工程系不具有工程勘察资格,无营业执照。关于鑫龙公司提出理工学院、六建公司拖欠工程款的诉讼请求,鑫龙公司于2003年元月4日表示由于水电部分的资料涉及案外人,影响工程量的计算,决算在短期内难以向法院提供,鉴于此,鑫龙公司先将要求理工学院、六建公司支付工程款的诉讼请求撤诉,待决算做出后另行起诉。

1999年4月20日,因成教楼出现质量问题,六建公司向鑫龙公司发出停工通知,同月25日六建公司又向鑫龙公司发出了全部人员停工、撤场的通知。

1999年5月25日,六建公司召开洛大成教楼工程质量会议,根据该会议记录显示,六建公司经理吴志浩对鑫龙公司经理杨留欣要求“所有人员退场,找可靠人员把所有现场封闭,特别是成教楼,任何人不准进入”,杨留欣对此表示“能做到”。同日,六建公司向鑫龙公司发出了全部人员停工、撤场的通知,曹冠周于1999年5月27日签收。对于曹冠周的身份,鑫龙公司认可其是六建公司派驻到洛大项目部的工作人员。

1999年8月2日,六建公司召开了洛大成教楼、住宅楼复工会议,根据会议纪要显示,六建公司要求“分承包方”即鑫龙公司于8月中旬复工,工期100天,六建公司副经理蔡宝祥并要求“必须保证工期,……如果杨留欣再出现什么事,公司将采取强硬态度。”杨留欣则表示“一定按公司的要求保质、保量完成,尽快安排人员进场。”但从1999年10月26日、2000年3月4日鑫龙公司给理工学院、六建公司的信函以及各方当事人在一审、二审以及再审中的陈述来看,工程并未于1999年8月中旬复工,各方当事人仍因成教楼裂缝问题而就停工、复工未达成一致。

2001年1月20日、1月21日,鑫龙公司与六建公司签订了两份《协议书》,约定“(六建)公司于2000年元月22日支付给偃师鑫龙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工程款50万元”,“2月7日前就款项问题理工学院、省建六公司履约的同时,向省建六公司腾出成教楼施工现场”。后由于双方均未履行协议,六建公司诉至河南省洛阳市西工区人民法院,在西工区人民法院主持下达成调解,西工区人民法院于2001年3月20日作出了(2001)西经初字第175号民事调解书,明确“被告(即鑫龙公司)撤出现场”。

本案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理工学院不服,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后,鑫龙公司不服,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维持二审判决,鑫龙公司仍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鑫龙公司诉请:1、判令六建公司、理工学院赔偿因过错给鑫龙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303.5万元;2、判令六建公司、理工学院立即支付剩余工程款1252579.4元;3、本案诉讼费用由六建公司、理工学院承担。

二审上诉人理工学院诉请:查明事实,依法改判。

鑫龙公司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请求:撤销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

鑫龙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请求:撤销二审判决和再审判决,依法改判。


争议焦点:

理工学院、六建公司应否承担鑫龙公司诉请的停工损失,以及停工损失为多少、停工损失如何分担。


裁判理由: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理工学院与六建公司签订的成教楼、住宅楼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理工学院作为业主是明确的,在合同的执行中鑫龙公司以洛阳大学项目部的名义进行施工,在施工中出现成教楼裂缝,现已查明裂缝是“基础不均匀沉降引起的”,造成基础不均匀沉降是理工学院提供的《洛阳大学成教楼、住宅楼岩土工程勘察报告》有误,该勘察报告由豫中地质勘察工程公司和理工学院土木工程系共同作出,理工学院在没有勘察资质,没有营业执照的情况下,与他人作出岩土工程勘察报告,是造成该报告有误的主要原因,具有过错责任。其作为成教楼的业主,应当向施工单位提供准确无误的图纸,本案中由于理工学院给施工单位提供的基础图纸有误,导致成教楼裂缝,造成鑫龙公司停工,理工学院应承担停工损失的主要责任。由于鑫龙公司诉请是损害赔偿,追究的是侵权民事责任,不是合同的违约责任,故理工学院提出因没有与鑫龙公司建立成教楼工程施工合同关系而不应成为本案被告的抗辩不能成立。六建公司在发现成教楼裂缝后,处理不力,致损失扩大,应承担一定责任。鑫龙公司在施工中存在部分质量问题,虽然该质量问题不是导致成教楼裂缝的原因,但其工程中的质量问题已对理工学院产生不安影响,工程停工有其不安成分在内,故鑫龙公司对停工亦应承担一定责任。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造成理工学院成教楼出现裂缝,停工损失三方当事人均有责任,应依其原因力大小承担相应的责任。根据六建公司委托河南省建筑工程质量检测中心1999年第92、100号质量检验报告、河南省建筑科学研究院1999年第026号检测报告,上述鉴定结论均证明,鑫龙公司承建的理工学院成教楼工程混凝土强度低于设计强度等级,建议有关部门对此采取措施。华诚事务所在对鑫龙公司所承建的工程进行质量问题没解决、未整改的情况下,向鑫龙公司发出停工整改通知,要求鑫龙公司对由于施工不规范所造成的问题进行整改。以上的专家论证、鉴定结论等均证明鑫龙公司在施工中确实存在质量问题,此种现象的存在对于各方不能及时客观地认识成教楼出现裂缝的原因,从而导致工程停工以及鑫龙公司人员长期滞留工地造成相应的损失有一定的影响,为此,鑫龙公司对自身人员设备停滞所造成的损失,应自负一定的责任。但理工学院成教楼出现裂缝的真正原因是理工学院出具的地质报告有误所导致的地质不均匀沉降。在理工学院成教楼还未完工时,1998年11月18日,机械工业部第四设计研究院给理工学院基建处致函,指出理工学院成教楼部分桩端阻力与地质资料相差较大,若不处理,很可能引起楼房基础沉降不均、建筑物倾斜、开裂等不良后果。对此,理工学院没有采取措施。成教楼停工后,1999年6月26日,洛阳市建委组织由勘探、设计、建设、监理施工等单位参加的专题会议,对楼房裂缝原因进行分析并形成纪要,要求理工学院委托有资质的勘探单位重新勘探。2000年元月27日,洛阳市建委组织多名专家对裂缝原因进行论证,结论为“原工程地质报告深度不够,结论有误。”2000年3月13日,机械工业部第四设计院对设计进行了更改,更改的原因为“因甲方所提供地质报告有误。”2001年11月16日,国家建筑工程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对成教楼的裂缝原因进行了检验,结论为:“……基桩持力层的不均匀性,承载力经验参数取值偏高,是可能造成基础不均匀沉降的原因。”以上事实说明,理工学院成教楼的裂缝与理工学院提供的地质报告有误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如果属施工质量问题,地质报告及设计不可能一再变更。根据专家的论证和鉴定结论,理工学院在不能提供确凿的证据证明其成教楼裂缝的原因是与地质报告是否有误无直接的因果关系情况下,一审法院依据有关的专家论证及科学的鉴定结论认定理工学院作为业主,应向施工单位提供准确无误的施工图纸和地质报告,因其给施工单位提供的图纸和地质报告有误,导致成教楼裂缝,造成鑫龙公司停工,应承担主要的责任并无不当。但一审法院确定理工学院承担责任的比例和数额不当,应当予以纠正。六建公司作为洛大项目部的质量管理、监督并对工程全面负责的部门,应上对理工学院负责,下对施工单位负责,六建公司对在成教楼出现裂缝之后,在分析认定裂缝原因的过程中鑫龙公司是否还应当继续施工等问题的解决组织协调不力,并对停工后如何避免分包施工单位的损失,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使鑫龙公司人员设备长期停滞在施工现场,由此给鑫龙公司所造成的损失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关于损失计算的依据问题。因理工学院成教楼出现裂缝后需要查清裂缝的原因,停工后一直在寻找和分析裂缝的原因,在裂缝原因没有查明的情况下,理工学院、六建公司一直未给鑫龙公司明确的态度,虽然六建公司于1999年4月20日、25日两次向施工单位发出停工撤场通知,当时并未明确该工程不让鑫龙公司继续施工,撤场通知也未明确是人员撤场,还是人员和设备一并撤场。在此情况下,鑫龙公司于停止施工后留下人员看场并将机械设备、周转材料继续留存于工地,以备将来复工之用合情合理。并且导致停工的原因并不能完全归责于鑫龙公司,对因停工所产生的人员窝工损失、机械设备停滞损失、建筑材料周转损失等也不能只让鑫龙公司承受,根据造成停工和鑫龙公司机械设备、周转材料不能及时撤场的原因,鑫龙公司、六建公司、理工学院对因停工所造成的损失应承担与自身原因相适应的责任。鉴于成教楼裂缝的主要原因是由于理工学院提供的岩土工程勘察报告有误导致地基不均匀沉降所致,裂缝出现后,理工学院既不正视自身的原因,也没有对是否复工、是否还让鑫龙公司继续施工做出明确的指令,导致鑫龙公司是去是留难于及时决断,因此对因停工给鑫龙公司造成的机械设备停滞、周转材料、人员窝工等损失,理工学院应承担主要责任。具体承担责任的比例确定为50%。六建公司沟通协调不力,对导致鑫龙公司长期停工而又没让其及时撤场有因果关系,对停窝工损失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其承担责任的比例确定为20%,其余损失由鑫龙公司自负。但计算停窝工损失的期限一审认定为691天过长,根据河南省建设厅豫建标定(1999)21号《关于记取暂停工程有关损失费用规定的通知》,暂停施工的期限一般为3个月,超过3个月的,双方应协商工程缓建停建。本案理工学院成教楼出现裂缝导致工程施工不能继续进行的事由时,三方当事人均没有本着诚实信用、协力合作的合同法原则,以客观的态度查找原因,以积极的态度采取善后措施,而是不同程度地向别人推卸责任,回避自己应承担的责任。但由此导致停工持续一段时间后,鑫龙公司自身应当意识到在短期内已经不能复工,自己应立即采取措施避免损失的扩大,其无权就扩大的损失要求赔偿。据此,计算鑫龙公司停工窝工损失的期限,二审法院酌定为鑫龙公司从1999年4月16日停工起6个月,此后的停窝工状况,鑫龙公司应当采取措施加以改变,故不再计入赔偿损失的期限范围。根据一审查明的情况,鑫龙公司691天停滞机械设备台班费423873.91元、建筑周转材料损失1533693.42元、人工窝工损失93030元、租用六吨塔式起重机支付的赔偿金135000元,以上共计2185597.33元,则鑫龙公司6个月停工损失应为534162.6元(停滞机械设备台班费、建筑周转材料损失费、人工窝工损失费2050597.33元÷691天=每天的损失为2967.57元乙6个月);租用六吨塔式起重机支付的赔偿金135000元,以每天100元,共计6个月,合计18000元。以上两部分合计552162.6元,理工学院赔偿鑫龙公司损失50%即276081.3元,六建公司承担20%的赔偿责任即110432.52元,其余损失由鑫龙公司承担。一审法院未考虑到鑫龙公司在成教楼裂缝查找原因期间,自己应采取必要的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认定鑫龙公司691天的损失依据不足,应予纠正。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处理结果欠妥,应予以改判。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鑫龙公司在承建理工学院成教楼的施工过程中发现成教楼裂缝后,三方当事人对理工学院成教楼裂缝的原因,经多次勘查、检验、鉴定和专家论证,特别是在一审期间,一审法院又委托国家建筑工程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对成教楼裂缝原因进行了检验。通过以上情况可以证明,理工学院作为业主,应向施工单位提供准确无误的施工图纸和地质报告,因其给施工单位提供的图纸和地质报告有误,导致成教楼裂缝,造成鑫龙公司停工,一审、二审判决认定理工学院承担主要责任是正确的。鑫龙公司承建的理工学院成教楼工程混凝土强度低于设计强度等级,华诚事务所在对鑫龙公司所承建的工程进行质量自检时,也发现在建工程存在多处质量问题,在多处工程质量问题没有解决、未整改的情况下,向鑫龙公司发出停工整改通知,要求鑫龙公司对由于施工不规范所造成的问题进行整改。专家的论证和鉴定结论均证明鑫龙公司在施工中确实存在质量问题,此种现象的存在对于各方不能及时客观地认识成教楼出现裂缝的原因,从而导致工程停工以及鑫龙公司人员长期滞留工地造成相应的损失有一定的影响,据此,二审判令理工学院承担50%责任、鑫龙公司对自身人员设备停滞所造成的损失,负一定的责任并无不当。本案当事人鑫龙公司、理工学院和六建公司在停工的事由发生后,不是积极协商解决,而是相互指责推诿,导致停工损失进一步扩大。特别是作为实际施工方的鑫龙公司,在停工持续一段时间后,应采取必要的措施防止损失扩大而没有采取,对鑫龙公司停工的损失,二审法院参照河南省建设厅豫建标定(1999)21号《关于记取暂停工程有关损失费用规定的通知》的有关规定,酌定6个月,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亦是正确的。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关于停工时间。本案中,在发现成教楼楼板出现裂缝后,1999年4月16日,华诚事务所向洛大项目部下发停工整改通知书:4月20日,六建公司工程管理部向洛大项目部下发了停工通知书,决定“洛大成教楼从即日起停工”。至此,成教楼工程全部停工。为了查明成教楼出现裂缝的原因,在工程停工后,理工学院和六建公司均多次委托不同的第三方机构对成教楼工程进行了鉴定,由于结论存在差异,故自停工之日起至2001年3月19日本案一审立案时的近两年时间里,各方一直未能就成教楼出现裂缝的原因达成一致意见。在此期间,1999年5月25日,六建公司召开洛大成教楼工程质量会议,根据该会议记录显示,六建公司经理吴志浩要求鑫龙公司退场,鑫龙公司经理杨留欣表示同意。六建公司并于当日形成了书面的停工撤场通知,要求鑫龙公司“全部人员停工,撤场”,该通知于5月27日由六建公司派驻洛大项目部的人员曹冠周签收。但该通知也未能得到实际执行。1999年8月2日,六建公司召开了洛大成教楼、住宅楼复工会议,根据会议纪要显示,六建公司要求“分承包方”即鑫龙公司于8月中旬复工,工期100天,六建公司副经理蔡宝祥并要求“必须保证工期,……如果杨留欣再出现什么事,公司将采取强硬态度。”杨留欣则表示“一定按公司的要求保质、保量完成,尽快安排人员进场。”但从1999年10月26日、2000年3月4日鑫龙公司给理工学院、六建公司的信函以及各方当事人在一审、二审以及再审审理中的陈述来看,工程并未于1999年8月中旬复工,各方当事人仍因成教楼裂缝问题而就停工、复工未达成一致。直至2001年1月20日、1月21日,鑫龙公司与六建公司才签订了两份《协议书》,约定“(六建)公司于2000年元月22日支付给偃师鑫龙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工程款50万元”,“2月7日前就款项问题理工学院、省建六公司履约的同时,向省建六公司腾出成教楼施工现场”。但双方仍均未履行该协议,六建公司遂诉至河南省洛阳市西工区人民法院,在西工区人民法院主持下达成调解,西工区人民法院2001年3月20日作出了(2001)西经初字第175号民事调解书,明确“被告(即鑫龙公司)撤出现场”。

从以上事实可以看出,在1999年4月20日成教楼工程停工后,鑫龙公司与六建公司就停工撤场还是复工问题一直存在争议。对此,各方当事人应当本着诚实信用的原则加以协商处理,暂时难以达成一致的,发包方对于停工、撤场应当有明确的意见,并应承担合理的停工损失;承包方、分包方也不应盲目等待而放任停工损失的扩大,而应当采取适当措施如及时将有关停工事宜告知有关各方、自行做好人员和机械的撤离等,以减少自身的损失。而本案中,成教楼工程停工后,理工学院作为工程的发包方没有就停工、撤场以及是否复工作出明确的指令,六建公司对工程是否还由鑫龙公司继续施工等问题的解决组织协调不力,并且没有采取有效措施避免鑫龙公司的停工损失,理工学院和六建公司对此应承担一定责任。与此同时,鑫龙公司也未积极采取适当措施要求理工学院和六建公司明确停工时间以及是否需要撤出全部人员和机械,而是盲目等待近两年时间,从而放任了停工损失的扩大。因此,本院认为,虽然成教楼工程实际处于停工状态近两年,但对于计算停工损失的停工时间则应当综合案件事实加以合理确定,二审判决及再审判决综合本案各方当事人的责任大小,参照河南省建设厅豫建标定(1999)21号《关于记取暂停工程有关损失费用规定的通知》的规定,将鑫龙公司的停工时间计算为从1999年4月20日起的6个月,较为合理。鑫龙公司认为参照该通知将停工时间认定为6个月属于适用法律错误的理由不能成立。二审判决及再审判决据此认定对此后的停窝工,鑫龙公司应当采取措施加以改变,不应计入赔偿损失范围并无不当。鑫龙公司对其未采取适当措施致使的损失应当自行承担责任,鑫龙公司主张不存在怠于采取措施致使损失扩大的理由亦不能成立。

关于停工损失的数额。根据上述鑫龙公司停工损失的计算期间的认定结果,本院认定鑫龙公司6个月停工损失为534162.6元(停滞机械设备台班费、建筑周转材料损失费、人工窝工损失费2050597.33元÷691天=每天的损失为2967.57元乙6个月);租用六吨塔式起重机支付的赔偿金135000元,以每天100元,共计6个月,合计18000元。以上两部分合计552162.6元。

关于停工损失的分担比例。对于理工学院成教楼出现裂缝导致工程停工的责任问题,一审、二审及再审判决依据查明的案件事实认定理工学院提供地质报告有误,从而导致成教楼裂缝,造成鑫龙公司停工,对此应承担主要责任;六建公司处理不力致使损失扩大,鑫龙公司工程质量存在一定问题,均应承担一定责任。对此事实及认定,鑫龙公司没有异议,理工学院、六建公司对二审及再审判决亦没有提出申诉,本院予以确认。一审判决并据此认定理工学院承担损失的80%,六建公司和鑫龙公司各自承担损失的10%,属于在正常的自由裁量权范围内进行的责任分担比例划分,并无明显不当。二审及再审判决在认为一审认定责任正确的情况下,将理工学院所负主要责任的比例由80%调整为50%既与其相关认定结论不符,也没有充分证据,应当予以纠正。此外,鑫龙公司在我院提审庭审中主张,对于停工损失,理工学院应承担70%,六建公司承担20%,其自负10%。鑫龙公司该主张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应予支持。故理工学院应承担的损失比例为70%,六建公司仍按照二审及再审判决确定的20%承担损失责任,鑫龙公司自负10%。

因六建公司与鑫龙公司已于2008年4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生效后,本院提审前)就包括本案涉及的六建公司对鑫龙公司承担经济损失在内的有关债权债务纠纷在执行程序中达成执行和解并已执行完毕,而六建公司根据本判决应承担的义务(包括诉讼费用的负担)并未发生变化,故其与鑫龙公司在本案中的债权债务已经全部结清。


裁判结果: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一、六建公司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鑫龙公司经济损失211855.97元;

二、理工学院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鑫龙公司经济损失1694847.79元;

三、剩余损失211855.97元,由鑫龙公司自负。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

一、撤销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二、理工学院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鑫龙公司经济损失276081.3元;

三、六建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鑫龙公司经济损失110432.52元;

四、驳回鑫龙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

维持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民事判决书。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判决:

一、撤销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二、维持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民事判决书第一项、第三项、第四项;

三、撤销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民事判决书第二项;

四、洛阳理工学院赔偿鑫龙公司经济损失386513.82元。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百七十八条 隐蔽工程在隐蔽以前,承包人应当通知发包人检查。发包人没有及时检查的,承包人可以顺延工程日期,并有权要求赔偿停工、窝工等损失。

第二百八十三条 发包人未按照约定的时间和要求提供原材料、设备、场地、资金、技术资料的,承包人可以顺延工程日期,并有权要求赔偿停工、窝工等损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第十二条 发包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造成建设工程质量缺陷,应当承担过错责任:

(一)提供的设计有缺陷;

(二)提供或者指定购买的建筑材料、建筑构配件、设备不符合强制性标准;

(三)直接指定分包人分包专业工程。

承包人有过错的,也应当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

《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民事部分)纪要》

32.因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提供原材料、设备、场地、资金、技术资料的,隐蔽工程在隐蔽之前,承包人已通知发包人检查,发包人未及时检查等原因致使工程中途停、缓建,发包人应当赔偿因此给承包人造成的停(窝)工损失,包括停(窝)工人员人工费、机械设备窝工费和因窝工造成设备租赁费用等停(窝)工损失。

33.发包人不履行告知变更后的施工方案、施工技术交底、完善施工条件等协作义务,致使承包人停(窝)工,以至难以完成工程项目建设的,承包人催告在合理期限内履行,发包人逾期仍不履行的,人民法院视违约情节,可以依据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九条、第二百八十三条规定裁判顺延工期,并有权要求赔偿停(窝)工损失。


案例来源:

河南省偃师市鑫龙建安工程有限公司与洛阳理工学院、河南省第六建筑工程公司索赔及工程欠款纠纷(2011)民提字第292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