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6-09-22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51
  • 胜诉律师:
  • 山东郓州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从事高空、高压、地下挖掘活动或者使用高速轨道运输工具造成他人损害的,经营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失的,可以减轻经营者的责任,根据各自的过错程度按比例对责任进行分担。依此,高压电供用中的侵权责任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只要受害人非经证明是本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损害,经营者就须担责。

2、供电企业与用户单位签订的高压电供用合同约定了产权及责任分界点,但高压电线路运行的管理和维护并非一般用户单位所堪当,若供电企业未提交证据证明双方严格按照产权及责任分界点的约定实际履行了合同义务,则应认定供电企业为事故发生线路的经营者。


案情介绍:

原告杜某系死者崔甲之妻,原告崔乙系死者崔甲之父,原告崔丙系死者崔甲之长子,原告崔丁系死者崔甲之次子。

原告亲属崔甲与展某、张某、孙某四人合伙承揽了被告孟某经营的山东顺发养殖基地的钢结构大棚,该大棚是在原有大棚的基础上翻建。2015年9月9日上午10时许,崔甲在施工钢构房时,因其举起的铁皮条触碰到上方的10KV高压线,被电击死亡。崔甲触电死亡的高压线路是被告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出资架设,被告嘉祥鸿雁纺织有限公司使用。钢结构大棚上方有东西走向的三根高压线,距地面高度分别为:6.9米、7.17米、7.17米,棚顶距高压线2.37米,棚顶距地面4.8米,棚宽9米,棚坡长5米。

另查明,原告崔乙有4个子女。崔甲死亡后,被告孟某支付原告40000元,被告嘉祥鸿雁纺织有限公司支付原告20000元。崔甲、展某、张某、孙某没有承建钢结构工程的相应资质证书。架空高压线距建筑物的水平安全距离为1.5米,人口密集区架空高压线距地面的安全距离为6.5米。

原告认为三被告都有过错造成了原告的亲属崔甲的死亡,遂向山东省郓城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杜某、崔乙、崔丙、崔丁诉称,2015年9月9日上午10时许,原告亲属崔甲在为被告孟某经营的山东顺发养殖基地内建设施工钢构房时,被电击死亡。崔甲触电死亡的高压线路产权人为被告嘉祥鸿雁纺织有限公司,被告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为该高压线路的架设施工人,该线路在架设时,下面已有房屋存在,被告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未尽到安全勘察义务,所架设的电线是裸线,存在安全隐患。因三被告的共同过错,造成原告的亲属崔甲的死亡。

被告孟某辩称,一、崔甲触电的高压线路,是被告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未经勘察设计,强行从孟某经营的养殖场建筑物上方通过,形成违章供电设施,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应承担主要责任。二、被告嘉祥鸿雁纺织有限公司是事故线路的受益人,也应承担赔偿责任。三、崔甲承揽安装养殖棚,在操作过程中未尽安全注意义务,明知上方有高压线,疏忽大意,其本人应承担一定责任。四、与崔甲共同承揽安装养殖棚的其他合伙人,也应承担一定责任。五、被告孟某既不是高压线路的所有者,也不是使用受益人,对违章线路架设也没有过错,对崔甲的触电死亡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辩称,一、答辩人不是事故线路的产权人,不存在任何过错,不应承担民事责任。二、被告孟某在高压线下违章兴建建筑物,是法律法规禁止的行为,对本案事故发生存在明显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崔甲在高压线下施工,未尽安全注意义务,对自身损害结果的发生,也应当承担一定责任。总之,答辩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嘉祥鸿雁纺织有限公司辩称,一、原告亲属崔甲未经批准,也不具备相关专业知识,听从房主孟某的安排,擅自在高压线下从事建筑作业,不采取任何保护措施,是法律法规禁止的行为,对其死亡的发生存在严重的过错,崔甲及孟某应承担主要责任。二、该事故线路是由郓城县供电公司出资架设并维护,嘉祥鸿雁纺织有限公司既不是高压线路的出资者,也不是该线路的经营者,对本次事故中造成的损害,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崔甲是因高压电击伤死亡,应由接通高压电的供电公司承担责任。总之,原告亲属甲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明知高压线下不能建房,却听信房主的安排,从事建房活动,崔甲、房主及郓城县供电公司均应承担一定责任,嘉祥鸿雁纺织有限公司不应承担任何责任。

山东省郓城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国网山东省店里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杜某、崔乙、崔丙、崔丁诉请:1、判令三被告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302254.8元;2、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二审上诉人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诉请: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或将本案发回重审。


争议焦点:

各被告对原告所遭受的损害是否应承担责任以及各自承担的责任比例为多少。


裁判理由:

山东省郓城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原告亲属崔甲等人在未有承建钢结构工程的相应资质证的情况下承建钢结构工程,且在施工过程中未尽安全注意义务,对崔甲触电死亡应承担相应责任。被告孟某作为承建工程受益人、定作人,将钢结构大棚施工工程承揽给没有相应资质的崔甲等人,对崔甲的死亡应承担一定责任,以15%为宜。被告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作为事故线路的出资人、安装经营者,对崔甲的死亡应承担一定责任,以30%为宜。被告嘉祥鸿雁纺织有限公司作为事故线路的使用者、受益人,对崔甲的死亡亦应承担一定责任,以15%为宜。崔甲的死亡赔偿金为:11882元/年乙20年=237640元;丧葬费52460元÷2=26230元;被扶养人崔志翔生活费7393元/年乙5年÷2=18482.5元;被扶养人崔乙生活费7393元/年乙12年÷4=22179元;鉴定费1000元,以上合计305531.5元。根据各方的过错程度,被告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应赔偿四原告91659.45元,被告孟某应赔偿四原告45829.73元,被告嘉祥鸿雁纺织有限公司应赔偿四原告45829.73元。崔甲上有年迈的父亲,下有未成年的孩子,其触电死亡会对四原告造成很大的精神损害,被告应给予一定的精神损害赔偿,被告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应赔偿8000元,被告孟某及被告嘉祥鸿雁纺织有限公司各赔偿1000元。对于原告诉请的交通费、误工费,因未提供相应证据,不予支持。对于原告诉请的停尸、整容费,已包含在丧葬费内,不予支持。

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三条的规定:“从事高空、高压、地下挖掘活动或者使用高速轨道运输工具造成他人损害的,经营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失的,可以减轻经营者的责任。”虽然上诉人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与原审被告嘉祥鸿雁纺织有限公司所签订的高压电供用合同中约定了产权及责任分界点,但事故发生线路运行的是10KV高压电,非原审被告嘉祥鸿雁纺织有限公司所能管理和维护,且上诉人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与原审被告嘉祥鸿雁纺织有限公司签订高压电供用合同后,双方严格按照产权及责任分界点的约定实际履行了合同义务,故应认定上诉人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为事故发生线路的经营者。上诉人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作为事故发生线路的经营者,未提交充分的证据证明触电事故是由崔甲故意造成,因此上诉人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在本案中不具有免责事由,上诉人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故对于上诉人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在本案中不应承担民事责任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原审被告孟某应承担的赔偿责任比例,本院认为,原审被告孟某作为承建工程的受益人、定作人,不仅将钢结构大棚施工工程承揽给没有相应资质的崔甲等人,也未明确告崔甲等人作业地点为高压线的架空电力线路保护区域,由此可认定原审被告孟某在选任、指示方面均存有过失,对崔甲的死亡应承担一定责任,一审法院根据原审被告孟某在本案中的过失程度,结合本案情况,酌定原审被告孟某承担15%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上诉人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上诉称原审被告孟某应承担更高比例的赔偿责任,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亦不予采信。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一、被告孟某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原告杜某、崔乙、崔丙、崔丁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费共46829.73元。已支付40000元,再支付6829.73元;

二、被告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原告杜某、崔乙、崔丙、崔丁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费共99659.45元;

三、被告嘉祥鸿雁纺织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原告杜某、崔乙、崔丙、崔丁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费共46829.73元。已支付20000元,再支付26829.73元。

案件受理费5834元,由四原告承担3492元,被告孟某承担50元,被告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承担2292元,被告嘉祥鸿雁纺织有限公司承担471元。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十八条 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为单位,该单位分立、合并的,承继权利的单位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

被侵权人死亡的,支付被侵权人医疗费、丧葬费等合理费用得人有权请求侵权人赔偿费用,但侵权人已经支付该费用的除外。

第二十二条 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第二十六条 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也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第七十三条 从事高空、高压、地下挖掘活动或者使用高速轨道运输工具造成他人损害的,经营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失的,可以减轻经营者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二十三条 高度危险作业致人损害的民事责任

从事高空 、高压 、易燃、易爆、剧毒、放射性、高速运输工具等对周围环境有高度危险的作业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如果能够证明损害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不承担民事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 因高压电造成人身损害的案件,由电力设施产权人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三条的规定承担民事责任。

但对因高压电引起的人身损害是由多个原因造成的,按照致害人的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原因力确定各自的责任。致害人的行为是损害后果发生的主要原因,应当承担主要责任;致害人的行为是损害后果发生的非主要原因,则承担相应的责任。

第三条 因高压电造成他人人身损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电力设施产权人不承担民事责任:

(一)不可抗力;

(二)受害人以触电方式自杀、自伤;

(三)受害人盗窃电能,盗窃、破坏电力设施或者因其他犯罪行为而引起触电事故;

(四)受害人在电力设施保护区从事法律、行政法规所禁止的行为。


案例来源:

杜某、崔乙等与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郓城县供电公司、孟某等触电人身损害责任纠纷(2016)鲁17民终1656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