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3-10-17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45
  • 胜诉律师:
  • 四川泰和泰律师事务所
  • 四川泰和泰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行纪合同是行纪人以自己的名义为委托人从事贸易活动,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行纪人应当按照委托人的要求,报告委托事务的处理情况。行纪合同终止时,行纪人应当报告委托事务的结果。

2、委托物交付给行纪人时有瑕疵或者容易腐烂、变质的,经委托人同意,行纪人可以处分该物;和委托人不能及时取得联系的,行纪人可以合理处分。但是行纪人需举证证明其处分的合理性。

3、行纪人按照约定买入委托物,委托人应当及时受领。经行纪人催告,委托人无正当理由拒绝受领的,或者出现其他相关法定情形的,行纪人可以提存委托物,委托物不适于提存或者提存费用过高的,行纪人依法可以拍卖或者变卖委托物,提存所得的价款。


案情介绍:

2011年6月11日,万禾公司和徐某签订《中药材代购协议》,约定:一、质量要求:按《中国药典》和企业具体有关标准执行。二、价格、合作方式:万禾公司委托徐某代购黄柏600吨(确保)以上,力争完成1000吨;半夏20-40吨。价格见附件。三、运输方式和费用:汽车运输,由万禾公司在新繁仓库自提,费用由万禾公司自理。四、验收办法:万禾公司派人到徐某仓库进行初验,其他详见附件。五、结算方式:万禾公司预付70%的货款给徐某,余款验收合格后3日内付清。六、违约责任及处理办法:万禾公司若不能按照协议规定支付货款,则视为万禾公司违约。若徐某所供的中药材质量达不到国家标准或万禾公司具体要求(参见附件),万禾公司有权退货。七、本协议有效期从2011年6月11日至2011年10月31日。附件另载明:一、黄柏质量验收标准及价格确定:价格(不含费用)控制(1)四川在20.20-22.50元/kg以内;(2)重庆、贵州在21-22元/kg以内;(3)湖南、湖北在22.50-23.50元/kg以内。二、收购任务完成后按万禾公司实际入库数量每公斤给予徐某手续费0.30元/公斤。协议签订后,万禾公司在2011年6月底前向徐某预付货款共计650万元,徐某亦进行黄柏和半夏的收购工作。

2011年7月18日,万禾公司提取黄柏210.105吨。因双方未结算,对该批货物单价未予明确。同年11月1日,徐某向万禾公司发出法典律师事务所《律师函》,该律师函载明:“一、……截止2011年10月28日,徐某已完成收购黄柏924吨,货品购入价为1800余万元;半夏13吨,货品购入价为190万元。二、……截止目前贵公司仅付货款650万元,尚有大量余款未付。同时提出律师意见:1.现中药材已按万禾公司要求存放于新都大鹏药材加工厂-新繁大鹏冻库,请万禾公司收到本函后五日内验收代购货物,并给予徐某关于此批货物如何处置的明确答复。如五日内不前往冻库验收,将视为货品全部合格。2.请万禾公司按协议约定支付中药材款。如万禾公司迟延支付代购中药材货款,将会产生违约责任及占用徐某资金的利息。3.万禾公司承诺的收购任务完成后按实际入库数量每公斤给予徐某0.30元的手续费,请万禾公司履行承诺支付所有手续费。4.因堆放此次代购货物,万禾公司与徐某签有库房租赁合同用于堆放代购货物,黄柏按每月每平方米10元,共计1000平方米,保管日期从2011年6月15日至2011年10月31日;半夏按每月每吨120元,共计21吨,保管日期从2011年8月20日起计算至今。以上仓储费请万禾公司五日内支付”。万禾公司收函后,于2011年11月20日向徐某复函并同时提出和解建议:“……希望按照约定价格提走250余万元的黄柏(或者提走全部半夏之后再提走剩余款项部分的黄柏)之后双方友好了结本次合作”。2011年11月24日,徐某再次向万禾公司发出律师函称:“双方签订的代购协议属于行纪合同,并非一般的买卖合同,请贵公司严格按照合同约定提走代购的货物并支付相应的报酬。收函后五个工作日内按合同履行后续义务,否则将解除合同并处置货物”。因双方多次协商未果,万禾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受理后,徐某提起反诉。法院判决后,徐某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另查明以下事实:1.2011年6月11日,万禾公司与徐某签订的《中药材代购协议》附件约定:一、黄柏质量验收标准及价格确定:1.不分产地干度均控制在9成作为基准,干度每上升1%则单价上浮0.20元/kg,如低于9成则退货。2.根枝皮比例:(1)四川控制在33%以内;(2)重庆、贵州控制在10%以内;(3)湖南、湖北控制在5%以内。3.价格(不含费用)控制(1)四川在20.20-22.50元/kg以内;(2)重庆、贵州在21-22元/kg以内;(3)湖南、湖北在22.50-23.50元/kg以内。二、收购任务完成后按万禾公司实际入库数量每公斤给予徐某手续费0.30元/公斤。

2.2011年6月11日,万禾公司与新都大鹏药材加工厂-新繁大鹏冻库签订《租赁合同》,万禾公司租赁新都大鹏药材加工厂-新繁大鹏冻库其中的常温库1000平方米堆放货物。徐某在该《租赁合同》上签字,加盖新都大鹏药材加工厂印章,马建国在该《租赁合同》上签字,万禾公司加盖印章确认。

3.新都大鹏药材加工厂成立于1994年3月3日,法定代表人徐某,经济性质系集体与个人联营,经营方式为加工,经营范围为中药材。

4.在本案二审诉讼中,双方当事人一致同意以万禾公司举证的《原辅包装材料检验报告书》检验的水分为准,取样时间为2011年7月25日,报告日期2011年8月2日。其中:编号为Y-012-001报告书中确定的黄柏检查水分为11.50%,取样量2.6公斤,代表量为62450公斤。编号为Y-012-002报告书中确定的黄柏检查水分为11.80%,取样量5.1公斤,代表量为147655公斤。

5.四川省中药行业协会《黄柏含水量的情况说明》载明:按《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10)版一部(现行)规定,黄柏含水量不得超过12%。如含水量为22%,则视为九成干。根据含水量的不同,折算干度。

四川省医药保化品质量管理协会《关于中药材黄柏商品含水量的情况说明》载明:按《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10)版一部(现行)规定,黄柏含水量不得超过12%,即商品的干度必须不低于88%。在中药材交易中存在使用“九成干”的习惯说法,这是购销活动中的习惯性用语,不应作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10年版有关规定的法定解释。

6.2011年11月20日,万禾公司向徐某回复的《万禾公司关于2011川法典函第832号函的复函》载明:“……双方和解的诚意万禾公司表示欢迎并一定珍惜,但根据双方合作前的一些不正常现象(未签订合同前,马建国已通过非正规手段将210万元从公司转出)及合同签订过程中的不正常现象(在追查款项去向时马建国拿出未盖章的贵我双方合同等)已经引起公司投资层的高度重视,且公安已经介入马建国资金使用的调查。本着友好协商的前提下,现提供如下情况及相应建议与您们协商:一、基本情况交流沟通。1.我公司技术人员查看了部分货物,黄柏存在霉变、生虫、潮湿等质量问题;2.我公司资金紧张,目前处于十分困难时期。……二、和解建议:我公司尚有250余万元预付款在贵处,因此,希望按照约定价格提走250余万元的黄柏(或者提走全部半夏之后再提走剩余部分款项的黄柏)之后双方友好了结本次合作。至于其他货物等希望贵方本着客观对待本合同签订前存在是非正常因素可能带来的风险,并理解我公司现实的困难(资金周转十分困难)自行消化处理。待我公司度过此次难关之后,再行正常友好的双赢合作”。

7.本案二审庭审查明的货物交付流程为:徐某在购买好货物后,便将货物存放在新都大鹏药材加工厂-新繁大鹏冻库,随后再通知万禾公司有代购货物已经存放在新都大鹏药材加工厂-新繁大鹏冻库,同时要求万禾公司对存放的货物进行检验提货。万禾公司在接到徐某的通知后,再到存放货物的库房对代购货物进行检验提货。

本案经四川省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作出一审判决,经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万禾公司诉请:

徐某品迭已提取价值3781800元的210.1吨黄柏及代购手续费63030元后,退还原告预付款2655170元及资金占用费的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1年11月七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

一审反诉原告徐德全诉请:

万禾公司赔偿损失352705.4元和偿付资金利息348153.28元。

二审上诉人徐某诉请:

1.撤销一审判决;2.驳回万禾公司的诉讼请求;3.支持徐某的反诉请求;4.由万禾公司负担本案一、二审案件诉讼费用。


争议焦点:

1、涉案合同的性质和210.105吨黄柏的价值如何认定;

2、万禾公司是否应承担徐某反诉主张的损失。


裁判理由:

四川省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关于合同性质问题。双方当事人签订合同约定徐某以自己的名义代万禾公司采购黄柏和半夏,万禾公司向徐某支付手续费作为报酬,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一十四条“行纪合同是行纪人以自己的名义为委托人从事贸易活动,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的规定,故案涉《中药材代购协议》应为行纪合同。案涉行纪合同虽因期限届满已于2011年10月31日自然解除,但在合同约定的履行期间,徐某为万禾公司代购并交付了黄柏210.105吨,万禾公司应按照行纪合同的约定向徐某支付相应的报酬。

关于已交付的210.105吨黄柏的价值问题。万禾公司认为应以当时的市场行业价格18元/公斤计算,但未提出充分证据证明当时的市场行业价格为18元/公斤,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双方在《中药材代购协议》附件中明确约定了黄柏“四川在20.20-22.50元/kg以内;重庆、贵州在21-22元/kg以内;湖南、湖北在22.50-23.50元/kg以内”的单价范围,故徐某主张按照合同约定的最低收购单价进行结算合情合理,原审法院予以采信。据此,徐某已交付的210.105吨黄柏价值为4362245元(其中:四川62450公斤乙20.20元/公斤=1261490元,贵州147655公斤乙21元/公斤=3100755元),再加上应得的报酬63030元,万禾公司累计应向徐某支付4425275元。在本案中,万禾公司已向徐某预付货款650万元,在预付款与应付款相品迭后,剩余2074725元,故万禾公司要求徐某返还剩余的预付货款理由成立,予以支持。

关于万禾公司是否应承担徐某反诉主张的损失问题。按照行纪合同的法律规定,在合同有效期内,徐某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代购义务,并及时向委托人万禾公司通报代购事务,即代购黄柏和半夏的数量、价格变动等情况,并通知委托人万禾公司提货,委托人经催告拒领委托物而产生的损失应由委托方负担。但在本案中,徐某除在合同约定的期限内仅向委托人万禾公司交货210.105吨黄柏外,未再交付代购物,徐某在合同有效期间届满以后虽以律师函的方式告知万禾公司,自称已按照合同约定完成代购黄柏924吨和半夏13吨,但无相应的购货合同、收购单价以及入库单等证据予以证明。在此后,双方虽进行多次协商但未达成一致意见。在原审庭审中,徐某自认为减少损失,已处理部分黄柏和全部半夏。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二十条“行纪人按照约定买入委托物,委托人应当及时受领。经行纪人催告,委托人无正当理由拒绝受领的,行纪人依照本法第一百零一条的规定可以提存委托物”的规定,行纪人徐某无证据证明其在合同期内催告委托人万禾公司领取委托物,亦无证据证明委托人万禾公司经行纪人徐某催告后拒绝领取委托物。即便是委托人万禾公司经行纪人徐某催告后拒绝领取委托物,按照前述法律规定,行纪人徐某可以提存委托物,但其擅自处理委托物的行为,与行纪合同的法律规定相悖,其损失应由行纪人徐某自行负担。

综上,徐某无证据证明在合同约定期限内催告委托人万禾公司领取委托物,或万禾公司经行纪人徐某催告后拒绝领取余下的委托物,故其反诉要求万禾公司赔偿其损失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关于案涉210.105黄柏的价值问题。对于210.105吨黄柏价值的计算,双方当事人对按照合同约定的最低基准价进行计算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双方当事人的主要分歧是依合同约定是否还应增加单价的问题,亦即双方当事人在协议中约定的干度以何为标准的问题。徐某主张“干度控制在9成”的干度参考值是以《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10)版规定的黄柏含水量12%为准,亦即88%干度黄柏的“9成”,即79.20%干度的黄柏或含水量为20.80%的黄柏;万禾公司主张的“干度控制在9成”的干度参考值是以100%干度黄柏为准,“9成”即含水量为10%或90%干度的黄柏。根据双方当事人在协议中“不分产地干度均控制在9成作为基准,干度每上升1%则单价上浮0.20元/kg,如低于9成则退货”的约定看,双方并未约定以《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10)版规定的黄柏含水量为标准参考值,亦即协议中与“9成”相对应的“10成”干度并非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10)版规定的黄柏含水量为12%的状态,即协议中“9成”对应的“10成”干度黄柏不是88%干度黄柏。此外,若徐某的主张成立的话,其交付“9成”干度黄柏即干度为79.20%或含水量为20.20%的黄柏,则与《中药材代购协议》第一条“按《中国药典》和企业具体有关标准执行”和第六条第2款“若徐某所供的中药材质量达不到国家标准或万禾公司的具体要求(参见附件),万禾公司有权退货”的约定不符,该“9成”干度黄柏的含水量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10)版规定的黄柏含水量不得超过12%的规定。因此,徐某主张协议中“9成”干度黄柏为79.20%干度的黄柏或含水量为20.80%的黄柏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以此为由增加黄柏单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万禾公司是否应赔偿徐某反诉主张的损失问题。首先,在本案诉讼中,徐某所举证据不能证明其已经代购的黄柏和半夏有其主张的吨数,亦不能证明万禾公司在合同约定期限内经催告后拒领代购货物,同时也不能证明徐某主张的损失是因万禾公司在经其催告后拒领代购货物所导致。其次,依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分析,徐某是新都大鹏药材加工厂的法定代表人,新都大鹏药材加工厂的生产经营范围是加工中药材,其在生产经营过程中必然购买相应的中药材。在本案行纪合同中,徐某是行纪合同的行纪人,在履行行纪事务中,徐某也需要购买相应的中药材。但因其身份混同,徐某在组织收购中药材过程中,究竟是履行本案的行纪事务行为,还是履行其法定代表人的职务行为,难以分清。加之新繁大鹏冻库本身就是新都大鹏药材加工厂的库房,徐某在本案中又不能证明新都大鹏药材加工厂在生产经营中购买的中药材未存放在案涉库房内,且该库房内仅有徐某为履行行纪事务而购买的中药材。依据现有证据和查明的案件事实,不能得出存放在新都大鹏药材加工厂-新繁大鹏冻库内的中药材系徐某履行行纪事务而购买的唯一结论。最后,因徐某身份混同,其在处置反诉主张的货物时,不能分清其是在处置行纪事务代购物还是履行其法定代表人职责处理新都大鹏药材加工厂的货物,但在本案诉讼中,徐某又未能举证证明其是在处置行纪事务代购物,即便是处置的委托物,该处分行为又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一十七条“委托物交付给行纪人时有瑕疵或者容易腐烂、变质的,经委托人同意,行纪人可以处分该物;和委托人不能及时取得联系的,行纪人可以合理处分”的规定,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二十条的规定,徐某无权处分委托物。因此,徐某反诉要求万禾公司赔偿其损失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一、徐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退还万禾公司预付款2074725元及资金占用费(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从2011年11月1日起至付清款项为止);

二、驳回徐某的反诉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一十七条 侵占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的,应当返还财产,不能返还财产的,应当折价赔偿。

损坏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的,应当恢复原状或者折价赔偿。

受害人因此遭受其他重大损失的,侵害人并应当赔偿损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 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第四百零一条 受托人应当按照委托人的要求,报告委托事务的处理情况。委托合同终止时,受托人应当报告委托事务的结果。

第四百一十四条 行纪合同是行纪人以自己的名义为委托人从事贸易活动,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

第四百一十七条 委托物交付给行纪人时有瑕疵或者容易腐烂、变质的,经委托人同意,行纪人可以处分该物;和委托人不能及时取得联系的,行纪人可以合理处分。

第四百二十条 行纪人按照约定买入委托物,委托人应当及时受领。经行纪人催告,委托人无正当理由拒绝受领的,行纪人依照本法第101条的规定可以提存委托物。

委托物不能卖出或者委托人撤回出卖,经行纪人催告,委托人不取回或者不处分该物的,行纪人依照本法第101条的规定可以提存委托物。

第四百二十二条 行纪人完成或者部分完成委托事务的,委托人应当向其支付相应的报酬。委托人逾期不支付报酬的,行纪人对委托物享有留置权,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案例来源:

徐某与万禾公司行纪合同纠纷(2012)川民终字第554号

同类案例

搜索